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炽道_第7章

小说下载:炽道作者:Twentine更新时间:2017-11-17点击:

半,雷打不动会训练。她找到他时他正在做力量练习,脚下踩着拉力绳。一见到罗娜,反射性抬手打招呼,结果绳子崩到脚上,疼得大叫。
     贾士立和施茵也在,贾士立见到他这模样,忍不住说:“你是傻逼吗?”
     罗娜过来。
     “干嘛呢,这么热闹。”
     贾士立说:“晚上吃了好多,运动一会减减肥,罗老师来散步吗?”
     “我来找他。”罗娜冲段宇成扬扬下巴,“你,国庆一号到三号田径队休息,我也不在校,给自己放两天假吧,出去玩玩。”
     她说完便走了,刚出体育场,被段宇成追上。
     “你要出去玩?”
     “对。”
     “去哪儿啊?”
     “爬山。”
     段宇成想了想最近的山。
     “源鸣山?”
     “是啊。”
     段宇成惊喜道:“巧了!我们班也去。”
     段宇成的班级也预备了假期活动,包了一家源鸣山上的小民宿准备开Party。段宇成之前一直想着要训练,本来不打算去的。现在听说罗娜要去,飞速跑回宿舍找胡俊肖报名。
     十月一号,大部队浩浩荡荡前往景区。
     黄金周出行简直就是一场灾难,放眼望去,摩肩接踵,人头攒动。罗娜和吴泽是开车去的,光停车就停了快一个小时,罗娜远远望着山坡上黑压压的人群,痛不欲生道:“在学校待着多好,非要来这遭罪。”
     吴泽道:“就是来体验嘛。”
     罗娜抬高视线往上看,高处人明显比下面少,想想他们订的酒店在山顶,心里又燃起希望。
     她下车伸了个大大的懒腰,说:“加快速度,赶紧爬,然后去酒店睡觉。”
     吴泽看向她。
     “你手机是不是响了?”
     “啊?”
     罗娜掏出手机,果然来了电话。
     “你耳朵可真好使。”她说着接通,“段宇成?”
     “教练?你到了吗?”
     “到了,山脚下面,正准备爬呢。”
     “我们也刚到,你在南门还是北门?”
     “南门。”
     “哦,我们在北门。”
     罗娜笑着说:“好,你们好好玩吧。”刚要挂电话,段宇成叫住她:“等等,中午要不要一起午饭,在山顶。”
     罗娜看了眼手表,现在是上午十点,源鸣山海拔1673米,山路虽不陡峭,但坡缓,路程非常长,普通人爬一趟至少要五六个小时,到时哪还有什么中午饭。
     罗娜问:“你们要坐缆车吗?”
     “谁坐缆车,两个半小时,上不去吗?”
     “两个半小时?!”罗娜难以置信地喊了一嗓子。
     吴泽斜眼。
     段宇成语气轻松,“你不十八岁吗?我在山顶等你。”说完便挂断电话。
     罗娜握着手机,哑口无言。
     吴泽点了支烟:“怎么了?”
     罗娜眯眼。
     “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崽子……”
     “什么?”
     罗娜收起手机,蹲下系鞋带。吴泽笑道:“干什么?要两个半小时爬到山顶?你什么时候有这闲心思陪小屁孩玩了。”
     罗娜不言,起身喝了几口水,对吴泽说:“你慢慢爬,我先走一步,酒店汇合。”
     吴泽挑眉。
     来不及说再见,罗娜一阵风似地冲向登山口。
     在山脚下,段宇成又给罗娜发来一张照片,是他在北门的自拍。男生还喜欢自拍,臭美得无以伦比。罗娜嫌弃地看了一会,然后悄悄放大他的照片。
     “这小子睫毛有这么长吗……”
     照片下面配着一句话――“我要出发啦。”
     罗娜回信息给段宇成。
     “我这边检票口人多,估计要排十几分钟,你不用急。”
     段宇成回了个OK的表情。
     “那我等你,我先跟同学吃个冷饮。”
     罗娜嗤笑,“年轻。”收起手机向山顶进发。
     这一趟行程,罗娜什么风景都没看,她把山路当成一条坡型的塑胶赛道,周围都是她的对手。她一口气从山脚爬到南天门,再从南天门爬到峰顶,片刻都没有停歇。直到面前再没有台阶了,周围再没有更高的山峰了,她才抬起头。
     山岭就像翠色的浪涛,绵延不绝,壮阔巍峨。
     罗娜有点累,但更多的是爽快,她很久没有这样酣畅淋漓出过汗了。心口舒爽,进出全是新鲜空气。
     段宇成在十三分钟后爬上山顶,他背着一个大包,满头是汗,手拄膝盖喘粗气。忽然,角落里传来响亮的口哨。回头,罗娜面带笑容在树下坐着。
     段宇成仰天长叹,闭上眼睛就地躺倒。
     罗娜来到他身边,身影挡住阳光,拿脚碰碰他。
     “谁说要在山顶等我的?”
     段宇成捂住脸,一个咸鱼翻身趴在地上,痛苦道:“啊,好丢人……”
     罗娜看到他丢到一旁的背包,掂掂,巨沉。
     实在的小孩。
     罗娜拍拍他,“起来吧,我请你喝小米粥。”
     峰顶有个粥铺,木头棚子下有几张小桌,很像武侠小说里的茶馆。段宇成胃口大开,一连喝了六碗才停下。
     他们到的太早,有漫长的时间消磨,喝完粥就挑了处人少的山崖口,坐着看风景。
     “你们晚上住在哪?” 罗娜问。
     “半山的民宿。”段宇成拨弄着头发散汗。
     “不在山顶吗?那你等会还得下去啊。”
     “很近的,没事。”他无所谓地说。
     罗娜打量少年,爬山爬得脸蛋粉扑扑的,但看不出一点疲劳的意思。她忍不住感慨:“年轻真好,我爬这一次要累死了。”
     段宇成故作震惊状,“你不是十八岁吗?”
     罗娜一脚踹过去,段宇成嘻嘻哈哈扭着腰躲开,从地上捡了根树枝掰着玩。
     “马上就开校运会了。”他说。
     “是啊。”
     “我就要进校队了。”
     “哟,你哪来的自信一定能赢。”
     “肯定赢,相信我。”
     段宇成拿树枝在地上随意涂画,罗娜看了一会没看出个所以然来。
     “你为什么这么喜欢跳高?”她问。
     段宇成沉默思索半分钟,最后犹豫地看过来。“没理由啊,就是喜欢。”罗娜笑起来,喜欢就是最好的理由。他又说:“他们都说我不行,我就跳给他们看。”罗娜抬头揉少年的脑袋,男孩的头发很顺,因为出了汗,摸起来凉丝丝的。
     他的头发被抓乱了,也不整理,呆呆看着她。
     “真像个小狗。”罗娜最后说。
     十来分钟后,吴泽也到山顶了,状态奇佳,脸不红气不喘。罗娜嘱咐段宇成好好玩,便跟吴泽一起去酒店了。段宇成坐在树下又涂涂画画了一会,最后用力抹开,扔了树枝走掉。
     他班里一多半人到了山腰就停了,没选择爬到峰顶。胡俊肖组织人把民宿布置了一番,晚上在二楼的大阳台开Party。段宇成之前也跟着寝室的人出去玩过,但由于作息问题,次数比较少。聚会的常规项目,像是喝酒唱歌桌游,他一样也不会。
     贾士立一边洗扑克一边损段宇成,“烟酒不碰也就算了,游戏也不会玩,你是年轻人吗?你别仗着自己长得帅就什么技能都不学啊。”贾士立玩牌厉害,兴致勃勃搞教学。段宇成学得很快,但没玩几局就开始打哈欠。
     他生物钟太准了,十点必须要睡觉。但今晚大家都玩嗨了,不让他走。
     野外空气好,抬头就能看到满天星河,大家喝了酒,吃了烤串,聚在一起聊天八卦。施茵的眼睛一直落在段宇成身上。贾士立无意看到,叹了口气,将迷迷糊糊的段宇成搂住。
     “来,我今天替全班妹子问了,你老实交代,有女朋友没?”
     段宇成摇头。
     “没……”
     “真的?”
     “啊。”段宇成困得睁不开眼睛,“我没谈过恋爱。”
     此语一出,满座皆惊。
     贾士立再次确认,“没谈过恋爱?”
     “嗯。”
     段宇成是真没谈过恋爱,他知道自己应该还算受欢迎,跟女生也可以相处得很好,但他年纪太小了,又比较晚熟,所有的热血都洒在训练和比赛上,根本没功夫开恋爱的支线剧情。
     他看贾士立,“没谈过恋爱很丢人吗?”
     贾士立说:“不啊,我也没谈过啊!”
     旁边有同学看不过去了,“你跟人家能比吗!阿成,有人跟你表白过吗?”
     段宇成再次摇头。
     “很多都这样啦。”另一个男生说,“太帅太漂亮的人反而没人追,大家都只敢远观了。”
     段宇成配合着笑笑,“哪有。”
     “那要是有人跟你表白,你会答应吗?”
     段宇成回头,施茵喝了一点酒,脸色在灯光的照射下显得很柔和。
     “不知道。”他实话实说,“没碰到过。”
     贾士立看了施茵一眼,又问段宇成:“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女生?”
     他刚要回答,远处刮来一阵山风。风吹起发梢,就像一只温柔的手从中抚过。一瞬间,段宇成混沌的脑子里炸开了一朵小小的烟花,整张后背都麻了。他使劲摇头。“……啊,不行,好困。”他眉头紧皱,起身道:“我真得睡觉了,你们玩吧。”
     这回大家没再留他,只有施茵还挂念着对他刚刚那句“不知道,没碰到过”。
     酒精和夜给了女孩勇气,施茵悄悄跟了上去。
     她跟在段宇成身后,越靠近越紧张,为了显得自然一点,她在开口前先轻轻戳了戳段宇成的腰。段宇成正在想事情,毫无防备,这一下简直撞了死穴。他惊呼一声,整个身体弹了起来,往下滑了四五阶台阶才停下。
     两人都彻底清醒了。
     施茵没想到他这么大反应。
     “你、你没事吧?”
     段宇成看清来人,摇头道:“没事,就是太突然了。”
     “对不起,我没想到你这么大反应。”
     “没关系,我有点怕痒。”段宇成笑笑,声音恢复平和。“你怎么不玩了,也困了吗?”
     施茵张了张嘴,最后嗯了一声。
     台阶很窄,段宇成侧过身,一抬手。
     “女士优先。”
     施茵犹豫片刻,觉得时机已经错过了。她从他身边经过,轻声说了句晚安。
     段宇成目送她进了屋子,才缓缓抬起右脚,手在脚踝处捏了捏,声音低哑。
     “靠……”
  
  
   第八章
     年轻人忙着闹通宵,大人们则睡了个懒觉。
     本来计划早起看日出,罗娜没起来,一觉睡到该退房的点。睁眼后给吴泽打电话,发现他也没睡醒。
     “你腿疼不?”罗娜问。
     “不疼。”
     “你说实话。”
     吴泽挂了电话。
     罗娜一头倒在软绵绵的被子里。
     不该爬那么猛……
     还是坐缆车下去吧……
     回程途中,罗娜收到段宇成的短信,说想请假几天。
     罗娜看着这几行字,看了半分多钟。段小朋友训练刻苦,自制力强,从不需要教练多说话。从他来A大开始,风吹雨打,一天晨训也没有耽误过,现在竟然在赛前请假。
     吴泽开着车,问:“怎么了?”
     罗娜说:“段宇成要请假,国庆最后几天不跟队训练了。”
     吴泽不以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