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炽道_第9章

小说下载:炽道作者:Twentine更新时间:2017-11-17点击:

年纪轻轻,打绷带的手法却很老练,用的又是肉色绷带,不仔细看很容易蒙混过关。她没关注他试跳成功,而是注意他下了垫子后的走路姿势,他的右脚明显不敢用力。
     段宇成的心情倒是不错,试跳成功后还配合观众一起鼓掌。他眺望径赛裁判席的位置,脖子抻得像长颈鹿,可惜没找到人。再一回头,目标人物就站在离他五米远的位置,表情像块大理石一样。
     段宇成吓得一激灵。
     罗娜从指甲盖到头发丝,无一不透露着她的情绪。段宇成的视线稍稍后移,看到面带愧色的施茵,脑海中浮现出两个字――坏了。
     罗娜走过来,段宇成脖子发硬。
     “教练……”
     罗娜开门见山。
     “去找裁判,告诉他你弃权。”
     “什么?”段宇成被说愣了,“我不要。”
     “你不要?”
     他紧皱眉头说:“我不弃权,我从来没有弃权过比赛。”
     罗娜不再跟他废话,径直走到裁判身边,说:“刚刚那个经管学院的,把他的成绩取消。”
     段宇成追过来,“教练!”
     裁判疑惑,看看罗娜又看看段宇成。
     “也没犯规,为什么取消啊?”
     “他不比了。”
     段宇成两步冲到裁判身边,“我不弃权!”他看着罗娜,有些激动地说:“你相信我,真的没事,我已经做过处理了,你让我跳完吧。”
     罗娜看着他,眼睑的弧度像刀片一样锋利,一字一句地说:“段宇成,你可以不听我的,继续比赛。但你记着,我绝不会让自作主张的运动员进队。你这么能耐,也不用教练指导了,比赛结束爱上哪上哪去吧。”
     段宇成从没听过罗娜用这样的语气对他说话,愣了好几秒才低下头。
     裁判还等着结果,“到底怎么说,还比不比了?”
     罗娜说:“你问他。”
     段宇成平日总是热情洋溢的脸上此时完全没了笑容,就算刀架在他脖子上也不会这么难受。
     裁判问:“比不比?”
     段宇成被逼无奈,费了老大力气才磨出一句话。
     “不比了,我弃权。”
     这时场地再次传来欢呼声,刘杉2米也是一次成功,他下了垫子,欢乐地跑过来跟罗娜打招呼。
     “罗教练!你怎么来了?”
     “没事,你继续比赛,今天状态不错啊。”
     “是吧!我也这么觉得!感觉会破记录!”
     “你加油吧。”
     段宇成听不下去了,转身往外走。罗娜拾起他的随身物品,冲他的背影说:“在外面等我。”
     段宇成路过施茵,施茵愧疚道歉,他摇摇头走开了。出了体育场,一屁股坐到马路边。身后的赛场气氛热烈,衬得这里愈加安静寂寞。他低下头,大手捏着脖子,脑中一片空白。
     后背忽然披上了一件运动服。
     “衣服穿好。”
     “我不冷……”他小声说。
     “穿好。”
     段宇成慢吞吞地穿衣服,罗娜在旁边给吴泽打电话,说要去趟医院。挂断电话,她蹲到他面前检查伤势。她一碰,段宇成微微一缩,罗娜抬眼问:“疼不疼?”
     段宇成不说话。
     “问你疼不疼?”
     段宇成心里憋着气,皱眉道:“不疼。”
     罗娜叹气,起身道:“你在这等着。”
     段宇成坐在原地,七八分钟后听到一声鸣笛,罗娜开着一辆黑色大众,摇下窗喊他。
     “上车。”
     去医院的途中,两人沉默无言。
     医院附近很难停车,人来人往,车流不息。罗娜在一家饭店门口停下,段宇成在下车的瞬间忽然感觉脚踝处钻心的疼。罗娜注意到他的停顿,问:“怎么了?”
     段宇成没敢说。
     罗娜说:“是不是疼了?”
     她过来扶他,段宇成下意识推脱,“不用……”罗娜没有参考他的意见,强行搀起他的右臂往医院走。段宇成觉得有点丢脸,可也不敢再硬逞强。
     他们来的是全国有名的三甲医院,人流量多到爆炸。罗娜让段宇成等着,自己去挂号。专家号是想都别想了,普通号都排了她半个多小时。
     “走吧,去B栋。”
     医院有两栋门诊楼,B栋是老楼,没有扶梯,只有三个直梯,每个都排了老长的队。医院的电梯永远处在饱和状态,有时碰到轮椅或者病床患者,一两个人就占了整箱位置。
     好不容易排到他们,前面又冒出两个中年妇女插队。
     “老人急,请让一下。”
     罗娜拨开她们,妇女瞪眼:“哎你怎么动手呢?”
     罗娜缓缓看向她,一股求战的氛围。眼见火山要喷发,段宇成赶紧拉住她胳膊。
     “算了,我们走楼梯吧。”
     “你这脚能走楼梯吗?”
     “蹦一蹦就上去了。”
     罗娜被段宇成连拖带拽来了楼梯间。骨科在五楼,不高不矮的楼层,罗娜搀着段宇成蹦到二楼,嫌太慢,松开他,直接弯下腰。
     “上来,我背你上去。”
     段宇成有点懵了。
     “什么?”
     “我背你上去。”
     段宇成头摇得跟小蜜蜂似的。
     “你别吓我,我自己能上去。”
     “快点!别让我再废话了!”罗娜被医院磨得耐心全无,端出教练的气势。段宇成不敢再顶嘴,磨磨蹭蹭趴到罗娜背上。
     “我挺重呢……”
     话音未落,罗娜一下子给他背了起来。
     罗娜净身高有173公分,常年锻炼,身体强健,背只段蜜蜂可以说是轻轻松松。
     段宇成趴在她背上,刚开始有些不好意思,眼神飘来飘去老半天才慢慢落到她脸上。这是个绝佳位置,他能肆无忌惮看罗娜的侧脸。她的鼻子从侧面看很俏,右侧的鼻梁上有颗淡淡的小痣。她身上有股香味,从头发散发出来的。段宇成悄悄把鼻尖凑上前,她的发丝搔得他又痒又舒服。
     一次转弯,阳光照来,段宇成忽然注意到罗娜鬓角有几根头发变成了浅浅发光的红色。
     因为出了汗。
     楼梯间没有空调,罗娜背着他上楼,出汗也正常。
     段宇成用嘴唇碰了碰罗娜肩膀,她的衣服也被汗水浸得微微潮湿,嘴唇一落一起,稍有些黏。
     “教练你累吗……”
     “累。”
     “你把我放下来吧。”
     “闭嘴。”
     段宇成局促起来,扭动了一下想要自己下去。
     罗娜怒道:“别动!”
     “放我下来吧,我太重了。”
     他有七十多公斤,就算罗娜身体素质再好,到底也是女人。
     罗娜冷笑一声。
     “怎么着你心疼我啊,你心疼我早干什么了,你不闹腾咱俩至于到这种地步吗?你现在怂什么,你带伤上阵的时候不是挺厉害吗!”
     她语气严厉不留情,段宇成被骂得不敢吭声。在属于运动员的那股子寸劲消散后,他的心脏被汗水浸得又酸又软。
     “对不起……”
     罗娜冷哼,毫不买账。
     上了两层楼,她的呼吸明显比之前重了。段宇成的胸口紧贴着罗娜,骂完他,她的心率变得更快,砰砰跳着,震得段宇成难受异常。
     段宇成又一次道歉:“姐姐我错了。”
     “你少来。”
     罗娜根本不想理他,又爬了半层楼,忽然听到肩膀处传来抽鼻子的声音。
     “对不起。”少年的脸埋在她肩膀里。“教练,对不起,你别生气了……”
     罗娜站住脚步,她能感觉到段宇成在极力克制,他没哭出声,但身体还是微微颤抖。
     罗娜深呼吸,一鼓作气爬到五楼,将段宇成放下。说实话,她没想到会把段宇成骂哭,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那个,你在这等着,我去看看到排到多少号了。”
     她再回来的时候带了两瓶水,自己喝了半瓶,另一瓶扔给段宇成。段宇成已经冷静下来,自觉刚刚太过丢人,一声不吭,垂着脑袋理头发。
     罗娜走过去,段宇成小声说:“你别看我……”
     罗娜蹲到他面前,段宇成躲来躲去躲不过,伸手托着罗娜的下巴,给她转到一边。
     “别看我。”
     罗娜起身,靠在旁侧的墙上。
     “我不是非要凶你,我也希望你能拿到好成绩,但是安全第一。运动员要有拼搏精神,但更得懂得珍惜自己,懂吗?”
     段宇成闷闷地嗯了一声。
     罗娜问:“你多大?”
     “十九。”
     “十九了还哭?”
     段宇成臊得脸通红,罗娜低声说:“你不要觉得自己年轻就可以胡来,对运动员来说伤病情况往往决定了运动寿命,你这么年轻,以后还有无数机会,知不知道?”
     段宇成抠着自己的手,“知道了。”
     静了一会,他声音低哑地问:“你还生气吗?”
     “我哪那么多气可生。”
     “那就好……”
     罗娜再次来到他面前,勾起他的下巴,泰山压顶般俯视着他。
     “你答应我,以后不管遇到什么事一定要跟我说,不能自己擅做主张。”
     段宇成眼圈泛红,呆呆看着她,罗娜手指微微用力,把他掐成小包子脸。
     “记没记住?”
     段宇成缓缓举起右手三根手指,说:“I'll be good, I swear……”他英文发音很地道,配上微微沙哑的声音和明亮沉静的眼神,一瞬间竟戳得罗娜心跳快了两秒。
     “听话就好。”
     她说完,靠回墙上。手指碰到凉丝丝的墙壁,微微勾起,纤细的指尖上似乎还存留着刚刚稚嫩的触感。
  
  
   第十章
     等了两个多小时,终于轮到段宇成看病。
     医生检查了不到两分钟,让他去拍片子,顺便再做磁共振检查,折腾下来又是一个多小时。
     下午终于出了结果――骨头没事,右脚右侧脚面韧带轻微撕裂,软组织损伤。庆幸的是段宇成经验丰富,除了今天那不知深浅的一跳外,初期的处理还算及时到位。
     医生安排了理疗和中药外敷,并嘱咐段宇成养伤期间避免过度行走,注意休息。
     “我不能动了吗?我觉得没有那么严重啊。”段宇成还在做最后的挣扎,罗娜在后面敲他的头以示警告。
     “你可以适当做一点无负重的关节运动,循序渐进锻炼,不能急,以免影响韧带愈合。”医生慢条斯理地给他讲解,“要多吃富含蛋白质及含钙的食物,还有蔬菜水果,少吃酸辣刺激性食物。看你身体素质比较好,伤势也不严重,好好养的话三周左右应该就差不多了。”
     “Oh my God……”段宇成夸张地瞪大眼睛,“你要我休息三周?三周?三――”
     “闭嘴!”罗娜忍无可忍,段宇成封上话匣子。
     自从刚刚在楼道里把话说开,段宇成又恢复成之前没心没肺的欢脱模样,看完病就想直接回学校,被罗娜拎着后脖颈押进理疗室。
     等待医生期间,段宇成收到施茵发来的短信,她告诉他今天所有比赛都结束了。
     “跳高江天2米12第一,刘杉2米03第二,你要是不弃权的话,2米的成绩就拿第三名了。”
     段宇成躺在病床上,一个大写的歪嘴。
     第三……
     第三有什么用。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