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一个钢镚儿_第1章

小说下载:一个钢镚儿作者:巫哲更新时间:2017-11-28点击:

本书籍由耽美啦小说网书友整理制作上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书籍仅供学习交流之用,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自行删除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www.danmeila.com)
  
   《一个钢G儿》作者:巫哲
  
   文案
  
   这个小结巴我罩了。HE。
  
   主角:初一,晏航 ┃ 配角:写了读者也不记得
  
   作品简评
   一个母亲早逝、父亲经常失踪、患过抑郁症的十七岁少年,与一个常年伴随家人打骂、同学欺凌、话都说不利索的小结巴,意外相遇了。在日常生活中,他们逐渐成为彼此唯一的朋友,继而擦出了星星点点的爱慕火花,但是扑朔迷离的身世,注定不能让他们继续保有平淡的生活,随着当年往事浮出水面,两位男主的感情正在悄然改变着……神秘的身世、居无定所的生活、两个缺乏安全感的少年。伴随着两位父亲的失踪杀人事件,抽丝剥茧般拨开故事的真相,不告而别的晏航与善良的初一又会有怎样的未来?多年以后再次相遇,两人又将何去何从?
  
   第1章
     “这是我现在住的房间,目测不超过八平米。”晏航坐在转椅上拿着手机,脚尖在地上点了一下,椅子原地转了一圈。
     -比原来的好,就是有点乱,这么多天了都还没收拾呀
     屏幕上有人说。
     “冬眠还没醒,”晏航打了个呵欠,“懒得动。”
     -今天还会看到那个小孩儿吗?
     又有人问。
     “那个小孩儿啊……不知道,”晏航偏头往客厅看了看,“去窗口等等吧。”
     -希望今天不要再被欺负了,心疼
     晏航没说话,起身慢吞吞地溜达到客厅的窗户前站着。
     这是他17年的人生里,跟着老爸第不知道多少次搬家,住进的第不知道多少间房子。
     这回是一楼,临着一条小街,挺干净,比之前菜市场后头的那套房子要强,至少没有怪味儿。
     除了放学的时间有点儿吵。
     居民区很大,上学放学经过这条路的大大小小的孩子很多。
     晏航推开窗户,坐到了窗台上。
     天儿还有点儿冷,吹进来的风里带着沁凉,吸一口气跟含了颗薄荷糖似的。
     这个窗台他挺喜欢,没有防盗网,包暖气片的柜子跟窗台连着,可以算是个伪飘窗了,午后靠上头晒太阳很舒服。
     大家想看的那个小孩儿,还没有经过。
     不过应该差不多了,他每天会比别的学生晚一些经过,不知道是为了跟他的同学错开一起回家的时间,还是在学校就被人拦着出不来。
     晏航把手机放在窗台上冲着外头,没看屏幕,也没再出声。
     过了也就两三分钟,几个穿着校服的学生走了过来,手里来回抛着一个书包。
     晏航把手机拿了起来对着那边:“来了,我们来看看今天这帮祖国的枯枝败叶们会有什么样的表演。”
     这几个扔书包的学生后面,跟着一个个子稍矮的,屏幕上刷过好几条――今天好像平安?
     “不平安啊,”晏航说,“那个书包是他的。”
     书包挺旧的,被扔来扔去的时候变化着形状,方的,长的,斜的,每当书包在空中画出一条抛物线,就会有书或着笔掉出来。
     不过今天的枯枝败叶相对平时的要温和一些,没动手。
     本段直播的主角沉默地跟在后头,时不时弯腰把掉出来的东西捡起来。
     对于那几个一边抛他书包一边冲他起哄的人以及自己的书包,他一眼都没有看,仿佛那些人和事根本都不存在,就那么拿着满手的东西慢吞吞地走着,那几个人停下,他就沉默地站在旁边。
     书包里没多少东西,抛了没两分钟就空了,那几个学生扔了书包,有一个过去对着他手里的东西一巴掌拍了过去,把东西都扫到了地上,然后一帮人愉快地踩着一地的东西继续往前走了。
     那小孩儿蹲下捡东西的时候晏航从窗台上跳下来,回到了屋里。
     -不拍了吗?
     屏幕上有人问。
     “不了,”晏航说,“丧。”
     说完他也没再看屏幕,直接退出了,把手机扔到一边,靠到了椅子上。
     看校服,这些学生应该是旁边82中初中部的,晏航中午出去吃东西的时候想溜达一会儿,因为迷路,他从82中校门前走过了三回,印象很深刻。
     这学校管得挺严的,因为他第三次从校门走过的时候,校警走了出来,瞪着他,一直目送了能有一百多米,晏航都想给他回个飞吻了。
     从搬来那天开始,连续四天,每天无论是中午放学还是下午放学,差不多都能看到这个被扔书包的小孩儿被各种欺负,欺负他的人和被欺负的形式倒是每次都不一样。
     晏航倒了杯水,搬家前后差不多半个月,他第一次觉得有点儿犯困,大概是因为太丧了。
     他看了一眼时间,塞上耳机躺到床上闭上了眼睛。
     Do you love me?
     Do you need me?
     Do you want me?
     Do you love me?
     他跟着耳机里的音乐小声哼哼着,每一句歌词唱完他都加一句。
     “No。”
     半睡半醒之间,晏航听到门响了一声,接着就是消失了一天半的老爸的声音:“朕回来了。”
     晏航没出声,困得很。
     “宝贝儿?”老爸一边放东西一边又叫了一声,“亲爱的太子殿下?”
     晏航在心里叹了口气,正想挣扎着清醒过来的时候,老爸走进了他的房间,声音突然就变了:“晏航!”
     没等他睁眼,就感觉自己胳膊被老爸一把抓住,猛地拽了起来:“晏航你怎么了!”
     “我操,”晏航拧着眉睁开了眼睛,胳膊被拽得一阵发麻,脖子都咔嚓响了一声,“我要真自杀了这会儿有一口气也让你给我Y没了。”
     “你这个时间干嘛躺床上?”老爸问。
     “困了,”晏航看了看他,“你今天心情不错啊皇上。”
     “弄了点儿钱,”老爸笑了笑,转身走了出去,“起来,咱俩下馆子去……对了我帮你找了套大学英语回来,人说是什么英专的书,还有什么精读……我也听不懂,你看看行不行?”
     “什么都行。”晏航摘下耳塞下了床。
     “我儿子就是牛逼,学都没上过,”老爸在客厅里说,“硬是能看大学英语了。”
     “我有小学毕业证。”晏航靠到门边。
     “对,”老爸点点头,“我一直收藏着呢,我们的传家宝。”
     “……吃饭去吧。”晏航叹了口气。
     刚搬来没两天,哪儿有好馆子也不知道,晏航本来想拿手机查一下,但老爸想要看看运气。
     “就顺着这条路出去左转看到的第二家馆子,怎么样?”老爸说。
     “嗯。”晏航点头。
     从小到大,老爸都喜欢这样,带着他制造各种未知,算是个玩了十多年的游戏。
     结局有时候是惊喜,有时候是惊吓。
     有时候是……肉疼。
     比如今天。
     他们租下这套房子的时候中介吹得很响亮,仿佛他们要租下的是宇宙的中心,好在他们有多年的租房经验,基本问问价格差不多就能判断出房子的情况了。
     果然就是个老旧小区。
     但是意外的是,中介并没有吹得太离谱,因为顺着老爸指的那条路走到头,居然是一条充满了现代气息的繁华大街。
     于是左转之后,他们看到的第二家馆子,是一家高端日料店。
     “怎么办?”老爸转头看着他。
     “自己挑的店,捂着心口吃完吧。”晏航说。
     “走。”老爸一挥手,走进了店里。
     走进去的时候是挺潇洒的,其实像今天这样情况不少,每次老爸都挺潇洒的,但出来的时候就不一定了。
     “皇太子,”老爸站在路边,摸了摸肚子,“你感觉咱这顿到底是吃了还是没吃?”
     “吃了。”晏航如实回答。
     “结账的时候是多少钱你还记得吗?”老爸又问。
     “940块,办了个卡存了一千给打了个九折,”晏航说,“一共花了846块。”
     “看来不是我的错觉,”老爸从上衣内袋里摸出卡,递给了他,“还有154块,你想吃的时候去吃吧。”
     “大手笔啊。”晏航看了他一眼,把卡塞到了自己裤兜里。
     “回去?”老爸问。
     “请你吃面。”晏航说。
     “嗯?”老爸看着他,“我们刚吃了小一千的日料,你不觉得出来就去吃面,对那846是一种侮辱吗?”
     “吃不吃?”晏航问。
     “走走走走,”老爸推着他往回去的小街走,“过来的时候我看到一家牛肉面……”
     这家牛肉面还不错,碗很大,面也多,关键是大片牛肉满满铺了一层,看上去很过瘾。
     “这一碗才15块。”老爸说。
     “嗯,”晏航边吃边点点头,“先吃吧,吃完了回去再给你那一千块钱默哀。”
     “好。”老爸低头大口吃了起来。
     快吃完的时候他又抬起头:“航啊。”
     “啊。”晏航应了一声。
     “你想不想去上学?”老爸问,“这地方我觉得还不错,可能会待时间长一些。”
     “不。”晏航很快地回答。
     “那就不去了,”老爸也很干脆,“我看你在家总看书,还琢磨你是不是突然想上学了,正好也能跟人多接触接触。”
     “两回事,我打工也能跟人接触,”晏航说,“再说我从来就没想过上学,小学都不想上。”
     “是啊,还非让我去问学校能不能退学,”老爸笑了起来,“害我他妈被你们吕老师一通骂。”
     晏航笑了笑。
     吕老师是他唯一还能记起来的老师了,非常慈祥和蔼的一个老太太,最后一次见她就是小学毕业典礼。
     老太太直白地表达了她对老爸的不满。
     “这么好的孩子,”她说,“真担心以后会被你爸爸教坏了。”
     回到家没待多久,老爸就又出门了,没说去哪儿。
     晏航也没问,这么多年他从来没问过,老爸完全没有规律的出现和消失,是去做什么了。
     反正总会回来的。
     习惯了。
     老爸给了他强大安全感的同时,也一直带给他深深的不安。
     他把自己屋里的东西收拾了一下,既然有可能在这儿待的时间长,那东西就还是要拿出来放好的。
     他的东西不多,一个行李箱放衣服,一个包塞着他的各种小玩意儿。
     老爸的东西更少,行李袋里几件衣服就是全部,有时候他觉得老爸这一生都像是在旅行,还都是短途的。
     他跟着老爸去过多少地方,换过多少住处,他一时半会儿都数不过来,有时候连房都不租,直接住旅店,有时又会好几次地回到老地方。
     “我想要回到老地方,”晏航往床上一倒,摸出手机看着,“我想要走在老路上……”
     微博上一堆私信,晏航随便扫了一眼,没什么有兴趣的内容,顺手给一条问他今天还会不会直播的回了个“不”之后就把手机扔到一边,戴上了耳机。
     最近又有点儿失眠,就下午那会儿有睡意,还被老爸一胳膊给拽没了。
     晏航戴着耳机瞪着天花板,为了
已达第一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