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一个钢镚儿_第3章

小说下载:一个钢镚儿作者:巫哲更新时间:2017-11-28点击:

原因之一,不过长得挺端正,特别是跟刚才的老太太一比。
     “找我?”晏航问。
     主角看了他一眼,没出声。
     “我刚说的话算数,”晏航回手指了指身后的楼,“我住那边一楼,有事儿可以找我。”
     主角又看了他一眼,笑了笑还是没出声。
     这个笑容让晏航有些迷茫,深黑的眸子里也带着笑,就像之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或者说之前的一切似乎都没有影响到他。
     就像是他的生活本来就如此。
     “你叫什么?”晏航问。
     主角君看着他依然是沉默,如同失忆了,在他想着“去你的吧罩个屁啊”准备转身走人的时候才艰难地开了口:“初,初……初一。”
     “什么?”晏航愣了愣,结巴大概是被欺负的原因之二,没准儿还要加上个智力低下,“我问你叫什么,谁问你几年级了。”
     “初,初二。”主角说。
     晏航看着他。
     他也看着晏航。
     经过漫长的对视,晏航终于找到了他的频道,叹了口气:“懂了,你叫初一,上初二,是吧。”
     “嗯。”主角点头,好像松了口气的样子。
     “刚那几个傻逼是你同学?”晏航问。
     “嗯。”初一继续点头。
     “那个老太太呢?”晏航又问,没有问他为什么被欺负,感觉自己差不多能判断出来,而且有时候并不需要任何原因。
     “我……”初一的眼神暗了下去,过了一会儿才轻声说,“姥姥。”
     “哦,”晏航应了一声,应完之后觉得没什么可说的了,于是挥了挥手,“行了你回家吧,我去吃东西了。”
     “你叫……叫,”都走出去能有十米了,初一还在在他身后不急不慢地说着,“叫,叫,叫……”
     “晏航。”晏航回头打断他的话。
     “晏,晏……”初一点头。
     “航,晏航。”晏航说。
     初一笑了笑。
     “走了。”晏航转身顺着路往前走了。
     初一到家的时候,姥姥已经回来了,抱着家里十六岁的老狗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老妈也回来了,正一脸阴沉地在厨房里做饭。
     “去把菜洗了。”听到他进门的声音,老妈头也没抬地说了一句。
     “嗯。”初一放下书包。
     “废物,成天的眼睛里没一点事儿,人不说他不动。”姥姥说。
     初一没吭声,进厨房拿了菜开始洗。
     “真是个废物!”姥姥在外头提高了声音,“今儿又让人打呢!我说上学校要个说法,他还不让!废物!”
     “他嫌你撒泼丢人。”老妈说。
     “我撒泼怎么了,”姥姥抱着狗站到了厨房门口,“我撒泼怎么了,我撒泼没人敢惹我知道吗!”
     “你看电视去!”老妈也提高了声音。
     初一一声不吭地盯着手里的菜,飞快地洗好了放到案台上,然后走出了厨房,进了房间。
     他没有自己的房间,这间屋子是姥姥姥爷的卧室,墙边加了个沙发床和一个简易布衣柜。
     其实这会儿他应该去客厅写作业,他的书桌在客厅里,但姥姥在的时候他不太愿意过去。
     “你今儿不写作业了啊!”姥姥在客厅喊。
     初一没出声,沉默地走到客厅坐下,从书包里拿出书本拧开了台灯,迅速地趴到桌上开始写作业。
     但他全力以赴的表演没能让姥姥安静下来。
     “别以为我看不出来,白眼儿狼!就躲我呢!想去你爷家是吧,你去啊!”姥姥点了根烟,抽了两口,“给你吃给你喝,上赶着去给人家种地,白眼儿狼!”
     爷爷家没有地,只是在天台上用花盆种了点儿菜,初一挺喜欢那个小菜园的,每次去都帮着浇水,姥姥一直看不惯。
     不过白眼儿狼……应该也没说错,他的确是跟爷爷奶奶亲,对于姥姥来说,他就是白眼儿狼没错。
     “吃饭了!”老妈走出厨房坐到沙发上。
     初一放下笔,起身去把饭桌支好,然后把饭菜碗筷都拿出来放好,给老妈和姥姥盛好饭之后坐下埋头开始吃。
     “他爸又不回啊?”姥姥问。
     “嗯,车队有事。”老妈说。
     “一个破司机,不知道的以为他是总理办公室的秘书呢。”姥姥叼着烟。
     “吃饭吧,还抽呢!”老妈提高声音。
     “一会儿吃完饭去给我买条烟回来。”姥姥在桌面上掐掉了烟。
     这话是对初一说的,他点了点头,拿过烟缸把烟头和烟灰扒拉了进去,又搓了搓桌面上烟头烫出来的痕迹,没搓掉。
     他家不光饭桌,茶几和沙发扶手,所有平面的地方,都有姥姥掐烟时留下的烫痕。
     “少抽点儿吧,你要是死了就是抽烟抽死的。”老妈说。
     “花你钱了吗?知道你现在工作丢了,我自己有退休金!”姥姥说着抓过自己的布包,从里面翻出一百块钱拍到初一面前,“拿着,给我买烟去!”
     初一拿过钱站了起来。
     “吃完再去。”老妈拦了他一下。
     “吃饭吃饭。”姥姥夹了一筷子菜扔到地上给狗。
     初一坐下,继续埋头吃饭。
     “今天二萍她们几个非拉我一块儿去逛街,”老妈边吃边说,“气人。”
     “逛哪儿了?”姥姥问。
     “她们不就去什么LV之类的店吗,”老妈啧了一声,“成心气我呢,说了不去,非拉着我。”
     “不就仗着家里有俩臭钱吗!一天到晚抖得跟踩了电门似的,”姥姥呸了一声,“早晚败光!”
     初一眼睛都没抬地埋头苦吃,想着赶紧吃完了好出门。
     “还说给初一买了礼物,我说我拿回来,还不让,要亲自给,”老妈说,“也不知道想什么呢。”
     “自己生不出来就拿别人家的孩子过瘾呗,”姥姥说到这茬的时候语气变得愉快起来,“我看啊,她胖成那样,多半是生不出了。”
     初一把碗里的饭吃干净,喝了两口汤,起身拿了姥姥那一百块钱出了门。
     外面有点儿凉,不过他觉得很舒服,呼吸都顺畅了很多。
     所以他每天晚上写完作业了都会出来跑跑步,这边路灯十个有九个是坏的,黑灯瞎火的让他很有安全感。
     今天出来得有点儿早,外面人还挺多的,他贴着墙根儿走,不想被人看到。
     不过去买烟还是避免不了被人看见,好在走进小卖部的时候,只有他一个顾客。
     “给你姥买烟啊?”老板问了一句。
     “嗯。”初一把钱递过去。
     老板接过钱,一边给他拿烟一边说:“你姥还真是二十年如一日啊,就没见她抽过别的烟。”
     “专一。”初一点头。
     老板笑着把烟给他装上,他拎着袋子走了出去,继续贴着墙根溜达。
     一直走到了河边。
     说是河,其实很窄,河边虽然修了不少石凳,但基本不会有人来,冬天太冷,别的季节河水一股馊味儿。
     初一来二十次大约能碰上一回有人经过。
     对于他来说是很棒的地方。
     他经常来这儿,他在这里有一个已经用了快十年的专属树洞。
     树洞是一个真的树洞。
     河边的一棵老槐树,树干上有一个洞。
     从一开始要踩着顶出地面的树根才能够得着这个洞,到现在把脸扣到树洞上需要弯腰,初一对着里面说过很多小秘密,小愿望。
     小秘密忘掉了很多,小愿望一个也没实现过。
     大概因河水是馊的吧。
     初一看了看四周,没有人,他弯腰把脸扣到了树洞里,闭上了眼睛。
     因为经过的人少,而且树洞冲着围墙,所以一直挺干净的,没有异味,还能闻到木头的味道。
     “我不,不想上,学了,”初一很慢地轻声说,“我想去,别的地方,打工,旅,旅行,不过……”
     他叹了口气:“我妈要我上,上大学。”
     “我考,考不上的,肯定考,不上,”他在树皮上轻轻抠着,“我根本就,就,就……不想读书。”
     这种没有回应的倾诉,每次初一都至少得念叨个好几分钟,然后会觉得轻松不少。
     今天也一样,他说完之后,站直伸了个懒腰。
     这个懒腰只伸了一半,他就举着胳膊定格了。
     旁边站着个人。
     穿着运动服和跑鞋,戴着口罩。
     是今天打了李子豪的那个人,说以后要罩他的那个。
     晏航。
     “你……”晏航看着初一,一时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才好,跑步跑一半看到树上长出个撅着腚的人本来就挺震惊的,结果这人居然还是初一。
     “胳膊先放下来吧,”晏航说,“我也没带刀。”
     初一放下了胳膊。
     “你……”晏航看着他还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就是看着他脸上一圈被压出来的印子有点儿忍不住想笑。
     最后他走到了树干旁边,看了看,发现那是个挺大的树洞。
     “你挖的?”晏航转头问初一,“跟你脸型这么合适。”
     “不是,”初一回答,“我大,大,众脸。”
     “一般的洞都合适是吧。”晏航说。
     “嗯。”初一点头。
     晏航没忍住乐了,笑了一会儿才拍了拍树干:“这里头有你不少小秘密吧?”
  
  
   第3章
     “没有。”初一回答。
     秘密被人发现了,就都不是秘密了。
     树洞被晏航看到了,树洞里的秘密就不是秘密了。
     虽然他也不记得里面到底都有些什么秘密。
     无非都是些不起眼的鸡毛蒜皮,跟别人眼里的他一样。
     “要说出声吗?”晏航撑着树干往洞里看了看。
     初一对于晏航要霸占他的专属树洞有些不高兴,但还是点了点头:“我是出,出声的。”
     晏航应该不会稀罕他的破树洞,玩一次大概就没兴趣了,像他这种脑子不好使的才会没事儿就上这儿来念叨。
     “我好无聊啊。”晏航对着里面说了一句。
     树洞对于初一来说都有点儿低了,晏航要对着树洞说话,不得不摆了个马步,这姿势挺好笑的。
     但是初一忍住了没有笑,如果笑了,晏航可能会不高兴,他不想让任何人不高兴。
     晏航摸了摸树洞的边缘,又看了看手,大概是在检查树洞脏不脏。
     这个动作让初一有些不好意思,就像是有人来家里做客的时候先摸了摸椅子。
     他从来没考虑过这个问题,树洞的洞口到底脏不脏?
     他悄悄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还真没注意过。
     晏航扫了他一眼:“脸没脏。”
     “哦。”初一笑了笑。
     “你倾诉完了吗?”晏航问。
     “来日,方长。”初一说。
     “你还挺有意思,”晏航也笑了笑,“我问你,这条路一直过去,能到大街吗?”
     “能。”初一说。
     “还有多远?”晏航又问。
     “不知道,”初一想了想,“跑,跑过去五,分钟。”
     “跑过去?”晏航叹了口气,“行吧,那什么速度跑过去啊?”
     “逃命,”初一说,“的速度。”
     晏航没出声,盯着他看。
     初一也没说话,晏航的战斗力很强,收拾李子豪那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