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一个钢镚儿_第4章

小说下载:一个钢镚儿作者:巫哲更新时间:2017-11-28点击:

个的过程他都没来得及看清,像晏航这样的人,大概是不能理解什么叫逃命的速度。
     “你存一下我电话吧,加个好友,”晏航想了想,掏出了手机,“有事儿你可以找我。”
     初一没出声,他觉得晏航有点儿奇怪。
     他记忆里好像就没有碰到过会对自己这么……主动示好又似乎不是为了进一步羞辱他的陌生人。
     “怎么了?”晏航看着他,“没手机?”
     “有。”初一犹豫着。
     “你是不是被欺负出阴影了,”晏航有些不耐烦地眯缝了一下眼睛,“我要抢你手机还用叫你拿出来吗?我连你手机带衣服带你那条烟都抢走都用不了三分钟。”
     晏航的态度让他有些紧张,赶紧拿出了自己的手机。
     “我扫你吧。”晏航在手机上点了几下。
     “嗯。”初一按了一下手机。
     然后他俩一块儿沉默地看着手机漆黑的屏幕。
     五秒钟之后,晏航忍不住开了口:“我一般不会这样问人……”
     你是不是智力有什么缺陷?
     “等。”初一揉了揉鼻子。
     “等什么?”晏航说,“等你跟你的手机意念交流吗?”
     “嗯,”初一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就在晏航想转身走人的时候,他手机的屏幕亮了,“亮了。”
     “……用的意念吗?”晏航问。
     “牛,牛逼吗?”初一抬头看了他一眼。
     晏航没说话。
     初一点了一下桌面的微信图标。
     晏航把自己手机凑过去准备扫,然而又陷入了等待之中。
     五秒钟之后,微信界面显示出来,然后再十秒之后,晏航收回了准备扫一扫的手机,抱着胳膊看着初一和他意念交流的手机。
     画面有了变化,初一戳了一下,再等,终于把二维码给点了出来。
     晏航叹了口气,把自己早已经锁屏的手机凑过去扫了扫:“手机该换了。”
     “还,能用,”初一笑了笑,看着手机,“刑,刑,刑……”
     “刑天。”晏航帮他说完了。
     “好听。”初一说。
     晏航看了一眼初一的昵称,就一个简单的“1”,一不留神都看不见,想礼貌性地回夸一下都不知道从哪儿下嘴。
     “要不咱俩逃个命,我看看是什么样的速度。”晏航把手机放回了兜里。
     “我回,回家。”初一说着晃了晃手里的袋子。
     这个提议听上去让人觉得他刚对着树洞说的话应该是心声,晏航大概是很无聊。
     晏航看了看袋子,啧了一声:“我没看错吧?不大点儿小孩儿还抽烟啊,一买一条。”
     “跑腿儿。”初一说。
     “给你姥姥买的?”晏航问,想想又竖了竖拇指,“你姥姥非常有性格了。”
     初一没说话,不太高兴。
     “你回吧,”晏航一挥手,“我逃命去了。”
     初一拎着袋子转身,走了没两步,晏航的声音又传了过来:“这条路平时跑步的人多吗?”
     初一扭头:“没人。”
     “为什么,环境不是还挺……”晏航是侧身边往前跑边回头说话,话没说完就猛地晃了一下,大概是踩到了坑,踉跄了两步,“我操?”
     “因为,”初一看着他,“会摔。”
     因为没灯啊,河水还馊啊,路还烂啊,传说还闹鬼啊。
     原因挺多,但初一没办法像心里想的那样自如表达,他一般都选择简短的词汇。
     “行了你走吧走吧。”晏航估计挺郁闷,一边活动脚踝一边继续往前跑着走了。
     初一按着老习惯低头顺着墙根儿慢慢溜达,到楼下的时候,身后有车按了声喇叭。
     虽然觉得自己这个位置不可能还挡着路,他还是又往旁边让了让,肩膀顶到了墙上。
     “小狗!”有人叫了他小名儿。
     初一转过头,看到身后有一辆白色的小车,副驾窗户放了下来,里面有一张圆圆的带着笑的脸。
     “小姨。”他走了过去。
     小姨就是二萍,不是他亲姨,是表姨,姥姥是小姨的亲姨。
     不过两家关系一直不好,姥姥跟姨姥见面就吵,小姨跟老妈从小打到大,但是初一却挺喜欢她。
     “正想打电话叫你出来呢,”小姨下了车,“去哪儿了?”
     初一晃了晃手里的袋子。
     “又给你姥姥买烟啊?”小姨说。
     初一点了点头。
     “来,上车。”小姨打开了车的后门,拍了拍他的肩。
     初一钻进了车里,跟开车的小姨父问了个好。
     “小狗是不是长个儿了?比过年的时候高了吧?”小姨父说。
     “幻,幻觉。”初一说。
     “是高了点儿,下学期初三了,小男孩儿都这会儿窜个儿了,”小姨也上了车,从包里拿出个盒子递给他,“给,小姨送你的。”
     初一不用打开看就知道是个手机。
     过年的时候小姨就说要送他个手机,为这事儿老妈还跟她在大年初四吵了一架,老妈觉得小姨在骂她,小姨觉得老妈有毛病。
     “拿着用,”小姨说,“你妈要是问,就说我送的,她要砸了,你跟我说,我再给你买一个。”
     “谢谢小,小姨。”初一说。
     “不客气,小姨就是想让你跟别的小孩儿一样,”小姨看着他,叹了口气,“造孽。”
     初一往车窗外看了一眼,平时小姨总会跟他多聊一会儿,但今天因为是出来买烟的,他去了树洞,又跟晏航说了会儿话,已经超过正常时间不少了,他怕再不回去,姥姥会发飙。
     但小姨刚来,他如果说要走,又怕小姨会不高兴。
     这种纠结让他很无奈,低头在手机盒子上轻轻抠着。
     “回去吧,”小姨说,“就出来买个烟,回去晚了你姥又该疯了。”
     “嗯。”初一点点头。
     回到楼下的时候,他先站垃圾桶那儿把手机盒拆了,手机和配件拿出来塞到了裤兜里,盒子扔掉,这才进了楼道。
     一开门,姥姥的声音就从门缝里冲了出来:“裹脚老太太跑一趟火葬场都比你快!”
     “那可不,不一定。”初一小声说。
     “你说什么!”姥姥抱着狗就过来了。
     “没。”初一速度抬手护着脑袋,另一只手把装着烟的袋子递了过去。
     姥姥拿了烟转身走了两步又转回头:“找回来的钱呢!想吞我的钱是吧!”
     初一指了指那个袋子:“里头。”
     姥姥大概是着急抽烟,没有再继续骂他,把狗往地上一扔走开了。
     狗是个老狗了,被姥姥往地上一扔,没站住直接滚到了墙边。
     初一过去把它抱起来放回了它自己的窝里,又给它捏了捏爪子。
     “倒杯水。”老妈在身后说了一句。
     初一起身去洗了手,倒了杯水给老妈。
     “写作业吧,”老妈斜了他一眼,“期中考再给考个20分回来,我给你裱墙上供着。”
     初一没出声,坐到书桌前,拧亮了台灯。
     松了口气。
     虽然他不喜欢上学,不喜欢写作业,但在家里他最喜欢的就是坐在这里,唯一完全属于他自己的地盘。
     灯一亮四周有什么不开心的紧张的害怕的就全消失了。
     家里对于他几点睡觉没有规定,他一般都等姥姥和姥爷的呼噜都打完了才会进屋睡觉。
     今天姥爷去他亲大姨家住了,所以姥姥的呼噜略显单薄,没有了平时的气势。
     初一拿出了手机,小姨出手很大方,但这个手机他根本不敢用。
     他只要敢拿出来,老妈一眼就能看到。
     老妈见了人就先看手机,顺嘴还要问一句,是苹果吗?
     在老妈看来,只有苹果才算是手机,什么梨啊香蕉啊甘蔗啊都是垃圾。
     初一把自己的手机拿出来,抠出了手机卡,装到了新手机里。
     开机时他突然想起什么,蹦起来把手机捂在肚子上跑进了厕所,等了半天才发现,没有开机音乐。
     虽然不太习惯,但这个手机很好用,初一蹲在厕所里扒拉着手机。
     之前的手机是老爸淘汰的,在淘汰之前已经用了三年,到他手里也一年多了,他努力地像祖宗一样供着那个手机,但还是无法阻挡它步入意念交流的阶段。
     蹲着有点儿累,初一坐到了地上,折腾了半天打开了微信。
     速度唰唰的。
     他看了看朋友圈,最新几条都是同学发的,他从来不参与讨论,估计他的同学都已经不记得好友里还有他了。
     平时他很少看朋友圈,今天却一直往下翻,也许是手机反应太快了,停不下来。
     还看到了老妈下午发的一条朋友圈。
     几张图,都是包包,看得出是在店里展示架上拍的,还拍得很清楚,连他这种土货都能认得出是LV。
     还有一句话。
     -猜猜这几个包包多少钱?
     初一叹了口气,这条朋友圈肯定是分组的,起码是屏蔽了她最讨厌的二萍一家。
     但还是让他觉得尴尬。
     于是赶紧往下翻。
     刑天。
     他停下了,这时他才反应过来,一直往下翻并不是手机反应太快。
     -time is slipping away but I could not even seize a second.
     晏航的这条内容在他的朋友圈里,简直像是从另一个世界穿越而来,初一瞪着这句英文,有些震惊。
     他点了进了晏航的相册。
     晏航发朋友圈的频率大概是一天一次,不过他只看到第二条。
     -my solitude pervades the sky when the night falls
     往下的内容他没再细看,只是一眼扫过。
     然后就退了出去,拿着手机有些愣神。
     晏航的朋友圈,居然是全英文的,一个中国字都没有。
     非常高级。
     比李子豪那些人高级多了。
     玩了一通手机之后,初一又把电话卡换回了自己的旧手机上,把这个新手机藏到了书桌抽屉的最里头。
     晏航顺着河边的路跑了一半就从一条横着的小胡同拐弯了。
     之前没路灯,边跑边踩坑也就算了,好容易有灯,他看到了河堤边快能完成填河造地重任的一片垃圾。
     大概知道为什么没人上这儿来跑步了,过俩月天儿一热,不定什么味儿呢。
     初一居然在这种地方挑了个树洞,挺有创意。
     对于长期被欺负的人来说,这种没人会来的地方才最安全。
     从胡同里跑出来之后,他迷路了。
     站在他搬到这儿这么多天从来没见过的一条小街上,好在他也没跑多大一会儿,就算迷路,这里离他住的地方也不会太远。
     他拿出手机打开了导航,看着地图。
     一眼就找到了回去的路。
     按说他这种五岁就会看地图,跟着老爸去过的陌生的城市乡镇甚至村子数都数不过来的人,想迷路都很难,偏偏他每到一个地方都会迷路。
     也许就是因为这样吧。
     很多时候他对一个新环境还没有立体的认知,就又离开了,时间长了就也不会再去熟悉新环境了。
     反正都会离开的,迷路就迷路吧,反正都忘掉的,不记得就不记得吧。
     回到家的时候他看到灯是亮的,应该是老爸回来了。
     不过他还是习惯性谨慎地一边开门一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