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一个钢镚儿_第6章

小说下载:一个钢镚儿作者:巫哲更新时间:2017-11-28点击:

记本,没有笔。”
     “嗯。”初一点点头。
     每次新到一个地方,晏航都会有那么几天特别无聊,不知道该干点儿什么打发时间。
     不过他会去管初一的闲事,会专门过来等初一放学,会忍下面对初一时偶尔的烦躁,倒不全是因为无聊。
     老爸一直希望他能多“接触”人,他每次都用打工就能接触到很多人作为回答,其实老爸为什么会这么说他很清楚。
     他没有朋友。
     但刨去内在原因,他似乎也没有交到朋友的条件,这一点老爸也清楚,所以每次也就是提一嘴,之后就不再多说。
     初一算是他这两年除了打工的工友同事和房东之外,接触到的屈指可数的几个人里最有意思的。
     初一带着他走到了一家小文具店门口,停下来看了看他:“就这儿。”
     “嗯,”晏航点头,“我在外边儿等你,一会儿你请我吃饭。”
     “我没,没钱。”初一说。
     “十块钱就能吃碗面了。”晏航说。
     “哦。”初一应了一声,转身进了店里。
     晏航往店里看了看,收银台旁边有张凳子,他过去把凳子拎了出来,坐到了门口看风景。
     老板从店里探出头看着他,他看了老板一眼:“嗯?”
     老板没说话,又回店里去了。
     文具店对于选择困难症的人来说应该算是地狱,不知道初一有没有这个病症,但应该也得挑一会儿了。
     晏航拿了手机出来想看看消息,刚把屏幕点亮,一个人影就站到了他旁边。
     他抬头看了一眼,居然是初一,手里拿着已经买好了的笔记本。
     “这么快?”晏航愣了愣,“你这不是没有选择困难症,你干脆是瞎的吧?进去摸到哪本算哪本。”
     “要不你,”初一看着他,“再坐,坐会儿。”
     “……你总被欺负是不是因为嘴欠?”晏航站起来,把凳子放回了店里,跟老板说了声谢谢,然后出来冲初一一偏头,“走吧,吃东西去。”
     初一也没出声,继续跟在他后头。
     晏航说让初一请客也就是随便逗一句,他是打算找个地方吃饭,如果初一愿意,就一块儿吃。
     一路沉默着往回走,到了那家牛肉面门口时,初一突然停下了。
     “吃面?”晏航问。
     初一在兜里掏了掏,摸出了一张叠了两下的十块钱递了过来:“给。”
     “干嘛?”晏航很震惊。
     “你吃,面。”初一说。
     “你看着?”晏航问。
     “回家。”初一平静地说。
     晏航看着他好一会儿才问了一句:“你是地球人吗?”
     “火,火星吧,”初一笑了笑,“大……概。”
     晏航都没脾气了,接过他手里的钱,又看了一下店门口的价格牌子:“十块也不够啊。”
     “素的,十,十块。”初一看都没看就说。
     “……我不吃肉活不下去。”晏航说。
     初一想了想,对他招了招手:“来。”
     晏航跟着他继续往前,走出了这条小街又拐进了一个胡同,忍不住问了一句:“去哪儿?”
     初一没说话,又往前走了一段,抬手一指旁边的一家小店:“看。”
     晏航转头。
     也是个牛肉面的店,比之前那家要破旧一些,也小得多,收银的台子都摆到门口来了,上面写着牛肉面10元。
     “……我操。”晏航彻底无语了。
     “意,意不意,外?”初一说,“惊不……”
     “闭嘴。”晏航说。
     初一准备过去买牛肉面的时候,晏航伸手拉住了他的胳膊:“初一同学。”
     “嗯?”初一回头看着他。
     “我,开玩笑的,”晏航说,“开,玩,笑,的。”
     “啊?”初一平静的表情有了变化,语气里也充满了恍然大悟,“哦……”
     “你回去吧。”晏航往后靠到了一棵树上,从兜里摸出了烟盒,拿了一根叼上了。
     一抬眼发现初一还在看着他。
     “看什么看,”晏航说,“我压压惊。”
     “谢谢。”初一说。
     “谢什么,有什么可谢的,都谢两回了。”晏航点上烟。
     “不,不用再,再去,”初一轻声说,“学校。”
     晏航扫了他一眼。
     “还有一,一年半,”初一说,“你天,天天去,吗?”
     晏航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初一笑了笑,转身走了。
     晏航靠在树底下把烟抽完了才拍了拍衣服,慢慢往回溜达着。
     初一的话让他有些不是滋味儿。
     回到家的时候,老爸正在包饺子。
     “来,上回你包的那种金鱼饺子是怎么包的来着?”老爸说。
     晏航去洗了个手,坐到茶几旁边,拿了张饺子皮,包了个金鱼饺子,放到老爸面前。
     “怎么?不是出门儿当正义使者去了么?”老爸看了看他,“失败了?”
     “啊,”晏航应了一声,笑了笑,“是。”
     老爸没说话,拿了张饺子皮学着他慢慢包着金鱼。
     “老晏,”晏航靠在椅子上看着他,摸了摸兜里忘了还给初一的那十块钱,“你见过那种,能特别坦然地接受自己生活,一点儿都不受影响的人吗?”
     “你啊。”老爸说。
     “我不坦然,”晏航啧了一声,“我只是看上去无所谓而已。”
     “你怎么知道别人不是呢,”老爸笑了笑,“谁心里真的没有想法。”
     晏航没说话。
     “上午你是去找工作了吗?”老爸问。
     “是啊,拿着晏几道的身份证。”晏航说。
     “怎么样?”老爸笑着问。
     “明天上班,”晏航说,“很近,就846旁边的一个咖啡店。”
     “这么顺利,怎么说的?”老爸问。
     “就那么说呗,我问招不招人,人家说你能做什么,我说你这儿所有吃的我都能做。”晏航说。
     “很好,要的就是这种不要脸吹牛逼的气势,”老爸点头,“然后呢?”
     “让我做芝士奶酥饼,我就做了,”晏航说,“然后老板问我是想去后厨吗?”
     “你说不,我就想做服务员。”老爸说。
     “是。”晏航点头。
     短暂的沉默之后,他跟老爸一块儿乐了,嘎嘎笑了好半天。
     “你是越来越能装逼了。”老爸边乐边说。
     “我才17岁,”晏航把腿架到了茶几上,“正是装逼的……”
     老爸把他的腿从茶几上一脚踢了下去。
     “年纪。”晏航说。
     初一回到家的时候,姥姥姥爷和老妈都坐在客厅里,老妈的脸色很阴沉。
     在他记忆里,老妈几乎没怎么笑过,大部分时间里她都保持着嘴角向下的表情,随着年龄增长,法令纹跟嘴角接上了之后,看上去就更不开心了。
     “冰箱里有饺子,去煮了。”看到他进来,老妈说了一句。
     “嗯。”初一放下笔记本,把地上扔了一堆的鞋都码到鞋架上,然后进了厨房。
     “水站那儿就完全没戏了?”姥爷问。
     “说是这月给消息,现在门脸儿都没了,”老妈说,“还能有什么戏。”
     初一在厨房里一边烧水准备下饺子,一边听着客厅里的动静。
     老妈一直在一个送水站上班,上月水站说生意不好放半个月假,老妈就担心水站要黄,这会儿听着应该是真黄了。
     “二萍说给你介绍工作,介绍了没?”姥姥问。
     “让我去她们幼儿园做保育员,”老妈语气里全是不爽,“这不是成心气我吗!有这么办事的吗!”
     “她做老师,让你做保育员?”姥爷喊了起来,“什么玩意儿!”
     “她之前不说她们那里招幼师吗!怎么自家人去就成了保育了!”姥姥很不满地扯着嗓子,“明摆着欺负人啊!”
     初一很轻地把厨房的门关上了,站在灶边看着一锅水出神。
     水开了,他打开冰箱,找出了两袋速冻饺子。
     如果没记错,这是他去对面小超市买的,至少是三个月之前的事了。
     他在冰箱里找了一通,发现并没有别的饺子,老妈说的就是这两袋。
     他只得把这两袋饺子拆开看了看,饺子都已经粘成一团了。
     他犹豫着拉开厨房门探出脑袋:“饺子很,很久了。”
     “能有多久啊!又没坏,”老妈皱着眉,“能吃就行了,你是哪家公子还这么讲究,要讲究上你小姨家过去。”
     初一没出声,退回了厨房里,把饺子倒进了锅里。
     等水开的时候他拿出了手机,用意念跟手机交流了半天,在朋友圈里发了一个表情。
     【强壮】
  
  
   第5章
     晏航挺喜欢在咖啡店打工的,环境好,客人不多,上班时间也晚,早上起床之后可以从容地给自己做个早点,从容地吃完了再出门。
     今天老爸在家,他做早点的时候做了两份。
     “早饭是什么?”老爸起得比他早,已经出了一趟门又回来了。
     “大虾蛋包饭。”晏航把盘子端给他。
     “我爱大虾,”老爸马上拿起叉子把蛋皮戳开,然后看着他,“大虾呢?”
     “大虾丁蛋包饭。”晏航又纠正了一下自己的说法。
     “……都切成丁了还怎么能证明它是大虾?”老爸有些不满。
     “你没有味觉吗?”晏航拿了自己那盘边吃边说。
     “没有。”老爸很快地回答。
     “那就虾丁蛋包饭。”晏航感觉应该安排老爸跟初一来一场嘴炮决斗。
     “嗯,可以接受了,”老爸点头,愉快地吃了起来,“一会儿去上班是吧?”
     “十点半。”晏航说。
     “我去探班?”老爸问。
     “饶了我吧父皇,”晏航叹了口气,“我们老板是个男的,你换个目标怎么样?”
     “不换,我可以去跟他比帅啊。”老爸挑了个虾丁出来放到嘴里很认真地嚼着。
     “他没你帅。”晏航说。
     “听得出来这个评价很真诚。”老爸拍了拍他的肩,拿遥控器打开了电视。
     老爸看的是本市新闻台,无论他到哪里,屋里一定得有电视,然后基本只看本地新闻。
     晏航不太明白他为什么这么爱看本地新闻。
     大城市还凑合,小城市的本地新闻都是些邻里纠纷,要不就是这里的路烂了,那里的灯不亮了,要是在县城就更别提了,全是鸡零狗碎的内容,仿佛坐在路边乘凉的老头儿老太太边儿上。
     但老爸就是爱看,要不是村里没有自己的电视台,他们之前住村子里的时候老爸估计也得看本村新闻。
     这家的牛吃了那家的苗,这家的鸡撵了那家的鸭,这家的公狗强了一村母狗……
     “我走了啊。”晏航穿上外套。
     “拿上154的卡,”老爸说,“万一你们那个店不管午饭,你可以去旁边装一个逼,咖啡店的服务员午餐吃日料。”
     “……哦。”晏航应了一声,开门走了出去。
     出门走了一段,晏航发现路上碰到好几个学生,这才反应过来,今天是周末了,又拿出手机来确认了一眼。
     他每天都会用很多次手机,但日期和时间他基本注意不到。
     他的生活里这两样东西大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