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七零年代万元户_第1章

小说下载:七零年代万元户作者:池陌更新时间:2017-11-28点击:

本书籍由耽美啦小说网书友整理制作上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书籍仅供学习交流之用,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自行删除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www.danmeila.com)
  
     书名:七零年代万元户 [参赛作品]
     作者:池陌
     文案:
     林楚瑜一睁眼,重生到了1976年。
     文革还没有结束,家里穷的连火柴都没有。
     买布要布票,买肉要肉票,买茶叶要工业券……
     这样的日子可咋过啊?
     日子不好过,但梦想还是要有的,那就先成为万元户吧!
     cp:糙汉兵哥哥X学霸型上进女
     内容标签: 重生 励志人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楚瑜,陆战 ┃ 配角:林楚青,林少安 ┃ 其它:70年代,穿越,年代文
     作品简评:
     学霸林楚瑜一睁眼,重生到了1976年,文革还没有结束,家里穷的连火柴都没有,买布要布票,买肉要肉票,买茶叶要工业券。还好,1977年国家恢复高考,楚瑜这才发觉,学习好就是老天给她最大的金手指,从此,成为高考状元、开设培训班、出高考资料,没事再去香港卖卖古董,一不小心就成了万元户!至于那个一身腱子肉、雄性荷尔蒙爆棚、总爱找她探讨学习问题的兵哥哥,勉为其难就收了吧!本文行文流畅,文风细腻,以女主为视角,描写了小人物在七十年代末的奋斗日常,与男主角相知、相识、相爱的过程也让人忍不住会心一笑。
     ==================
  
   第001章 老鼠药
     天灰蒙蒙的,阴云高挂,稀薄的日光从云缝中散落下来,一半阴云一半晴雨,让楚瑜如处梦中。
     面前的水田,左边是烂泥,右边是栽种的密密麻麻的秧苗,秧苗约有五寸高,是该薅秧的时候了,楚瑜在农村待过,知道农村人勤勉,为了水稻亩产更好,种出的稻米更好吃,便会在春播后,待秧苗长到四五寸高时,把秧苗从地里扒出来再次栽种。
     这些事情她不陌生,她想不通的是,她明明正在出租屋里休息,怎么一醒来就到了这里?
     忽然,腿上传来一阵疼痛。
     楚瑜蹙眉,往裤脚一看,一排软体的黑虫子吸附在她腿上,弯腰细看,是蚂蟥!她吓得抓起边上的烂泥和秧苗,使劲往腿上砸,蚂蟥紧紧扒在她腿上,很难弄掉,楚瑜差点把腿砸断了,好不容易才把蚂蟥全部清理干净,这些蚂蟥已经吸得鼓鼓的,看得楚瑜后背发凉,好在这时的蚂蟥还不算壮,最大的也就指节长,要是遇到手指长的大蚂蟥,她在水田里坐了这么久,不死也得没了半条命。
     楚瑜一秒钟也不敢待,连忙往田埂跑去。
     “姐!姐!”一个十四五岁的男孩带着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往这里跑。
     俩孩子都穿着破旧的粗布衣,男孩子正是长个的时候,可身上那套洗的发白的灰色粗布衣已经短的不像话,露出整个小腿和脚踝,看起来很像六分裤,上衣也很紧巴巴的,即便是粗布衣服也能看出,身上落了一层黑泥巴。小女孩瘦的跟豆芽菜似的,穿着过分宽大的衣服,一看就是家里的姐姐传下来给她的。
     “姐,东西拿来了!”男孩说了一句,把手里的东西递给楚瑜。
     姐姐?自己是独生子女,从来没有兄弟姐妹。
     楚瑜不敢声张,忍住心惊,问:“这是什么?”
     “不是你让我们找的老鼠药吗?”俩孩子眨着眼,有些不解。
     楚瑜一怔,记忆像潮水般涌来,她的身体里陡然有了两个人的记忆,一个属于她楚瑜,另一个则属于林楚瑜。
     楚瑜自小跟外婆一起生活在农村,她没有父亲,仅有的母亲在城里打工,一年回家两次,每次匆匆而别,楚瑜青春期的时候也曾问过外婆,为什么别人都有爸爸而她没有?外婆闻言只是哭,村里的谣言让她知道,母亲是未婚先孕有了她,父亲并不想负责任,一走了之。外婆死后,楚瑜哭了很久,觉得天都塌了,然而天并没有塌,日子还得接着过,楚瑜被妈妈带去了城里,长久的不接触让楚瑜和母亲的感情也很淡,后来母亲嫁人,觉得她是个拖累,干脆又把她送回乡下。
     楚瑜知道自己这辈子再也没有能依靠的人,唯有考上大学才能改变命运,她也算争气,成了村子里第一个大学生,她上大学时,英语很热门,她凭着自己的意愿读了英语系,可谁知毕业后,英语系大学生遍地都是,楚瑜最后找了个培训班老师的工作,不算特别忙,但任务很重,为了帮孩子们提高成绩,她经常备课到半夜,就这样她成了培训班最热门的英语老师,老板为了留住她刚给她提高了工资。楚瑜闲暇时还会在晋江文学网写小说,有一份外快工资,应该说,日子过得还算滋润,她正打算好好努力攒钱买房子,没想到一睁眼就来了这里。
     而林楚瑜生于物资极其匮乏的年代,挨过饿受过冻,上学正巧赶上文革和票证年代,这个年代谁家日子都不好过,但不好过和不好过之间也是有区别的,像是城里人,不用种田,每月有粮票供应,平时也能拿到肉票,可农村人就不一样了,天天下地赚工分,吃粮食由生产队统一供应,年底收成好的生产队会抓几头猪来杀了,猪肉分到各家,到这时农村人才能吃到一口肉。
     林家原本日子还能过,林爸爸林保国和林妈妈秦美丽都能吃苦,两人拿的都是一天10工分,今年年初,大队评选今年的工分,能干的林爸爸刚被大队长升为12工分,引得全村人羡慕,怎料好景不长,林爸爸在扒河做工时,踩空摔断了腿,这一断就断了骨头,断了骨头需要做手术,至少要拿出几百块钱来,可怜秦美丽拿出全部家当,只不过9块钱,没钱治,秦美丽只好让娘家兄弟把林保国拖回家,这一来二去,林保国腿越来越严重,只能天天躺在床上。
     家里只有秦美丽带着几个娃赚工分,怎么也不够一家人吃喝的,更别说林保国还需要吃药,也因此,林家日子越来越艰难,林楚瑜和弟弟林少安,妹妹林楚乐为了能吃上饱饭,便来帮生产队薅秧苗。
     生产队有规定,拔一堆秧苗给一块饼,这一堆大概一米宽,7米长,三个孩子拔了很久,奈何早上只吃了几口稀饭糊,实在太饿,拔了一段时间饿得不行,说起没饭吃的事都直掉眼泪,其中最大的林楚瑜哭着说:
     “少安,楚乐,我实在太饿了,要么咱们姐弟三人喝老鼠药死了算了,这样也帮妈减轻了负担,咱们也就不用挨饿了。”
     她一哭,少安和楚乐也哭了,俩娃一合计,想起生产队经常会买药药老鼠,他俩跑去偷偷拿了一瓶来。
     “姐!你怎么不接?你不是说了我们三人一起死的吗?你把老鼠药分分,我们三人一人一口,死前吃点老鼠药垫垫肚子。”
     楚瑜这才肯定自己是穿越了。
     楚瑜虽然也在农村长大,可90年代的农村条件已经很不错了,到了2017年,农村几乎家家户户都盖了三层楼,每家都用着卫浴,有车在农村也是很普通的事情,比起城里的商品房,大部分农村人有钱以后,即便在城里购房也愿意继续在农村待着。
     可眼下这连饭都吃不上的1976年的农村,显然不是她熟悉的。
     现在才是五月初,再热也不可能把人热晕,想必原身是被活生生饿死的,只不知道她怎么穿越到了林楚瑜身上,楚瑜心里有众多不适,可眼下最要紧的是把手里这瓶农药处理掉。
     -
     “少安,楚乐,姐改变主意了,不想死了!”林楚瑜说。
     “什么?”少安听了,竟一下子发火了:“你都说好了要死,现在又不死了,难不成你还想继续回去挨饿吗?”
     楚乐吸吸鼻子,左看右看,没敢说话。
     林楚瑜神色认真地说:“少安,我想明白了,死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可我们死了,你让妈怎么办?一下子没了三个孩子,她能受得住吗?”
     “妈还有大姐、二姐、大哥。”林少安依旧生气。
     “那你就没想过,我们死了这个家还怎么过下去?谁赚钱给爸爸治腿?”
     林少安哪里想过这些,只说:“我们死了,家里还能轻松一些,爸说不定就有钱治病了!”
     林楚瑜叹了口气,实在没法子,只好把那瓶农药推给他:
     “行,要死你死吧,等你死了我看看你什么样再决定死不死!”
     林少安一想觉得自己吃亏了:“姐,你怎么这样?我死了,你一看就害怕了,哪里还敢死?”
     “这你管不着,你都死了,就什么也看不到了,你要是想死就把老鼠药喝了,不想死赶紧把老鼠药还回去,要是让人看到你偷东西,小心推你去游街!楚乐,咱们继续拔秧苗。”
     林少安听了这话,想了半天,拿着老鼠药往回跑。
     20分钟后,林少安回来了,气鼓鼓地继续干活,林楚瑜见了,笑了笑,心里却愈发沉重了,这样的日子实在太苦,原身过不下去饿死了,她能过下去吗?想到这,她心里叹息一声,忍着饥饿继续拔秧苗。
     -
     他们干了一下午,经过生产队验收后,得了3块饼子,虽说是饼,可并不是面做的,像是某种粗粮磨出来的,吃进去沙沙的,磨得喉咙疼,然而这对他们来说已经是美味了,林少安几口就把一块饼吃完,吃完又把林楚乐的揪去一半,兄妹俩吃了两块饼,这才活过来。
     林楚瑜见了,只揪了几口放在嘴里,把剩下的饼塞进衣服里带回家。
     三人洗去腿上的淤泥,等到家时衣服也就干了,林楚瑜浑身黏答答的,很想洗个澡,可回家看到面前的草屋时,心都凉了。
     这是农村最原始的草坯房,屋顶是厚厚的稻草,墙体是黄泥和草做成的泥坯,草房共有三间,一间堂屋是父母住的,左边一间是四姐妹住的,堂屋右边这间是俩兄弟住的,兄弟房边上,是一个简单的厨房,屋外用木板竖着扎成简单的围墙。
     林楚瑜推开堂屋的门,一股霉味铺面而来,林楚瑜环顾一周,屋里一目了然,泥土墙因为阴天的关系,湿气很重,草堆的屋顶能看到天光,墙上有两扇田字形的小窗户,屋子里只有一张破旧的木板床和一个柜子,再也简单不过。
     林保国正躺在床上,见了楚瑜,无力地问:
     “楚瑜,回来了?”
     “爸,渴了吧?”林楚瑜从水缸里给林保国舀了杯冷水递给他,“爸,喝点水吧!我这有饼,你先吃点。”
     高大的林保国平静地看了她一眼。“你自己怎么没吃?”
     “我跟楚乐分着吃了,爸你先吃吧。”
     林保国点点头,吃了扑克牌大小,再也不肯吃了,说是留着给其他人做晚饭。
     林楚瑜出了门,心里直叹气,她是一分钟都不想在这个年代待下去了,可没办法,好死不如赖活,捡到这条命是她赚到了,可不能这样轻易就死了。
     林楚瑜理了理原身的记忆,大概摸透了这个家的情况。
     林楚瑜妈妈秦美丽,父亲林保国,秦美丽共生了六个孩子,孩子多分到手
已达第一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