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七零年代万元户_第2章

小说下载:七零年代万元户作者:池陌更新时间:2017-11-28点击:

食少,挨饿受冻是常事。
     眼下,秦美丽还没下工,大姐林楚青在学裁缝,不需要赚工分,现在还在老师家里帮人做衣服,二姐林楚香在小学当老师,按理说老师待遇应该不错,只可惜她是代课教师,虽然不用赚工分,但待遇一般,平时住在学校,只能顾上自己吃喝,顾不上家里,三哥林旭东跟秦美丽一起上工,勉强能拿7个工分。
     日头西下,上工的人陆续回来了,林楚瑜叹了口气,决定先把晚饭做上再说,进了伙房,看了眼家里的草锅,还好她会生火,用草锅做饭可难不倒她,林楚瑜找了半天没找到一盒火柴,便问林少安:
     “家里的火柴放在哪了?”
     “火柴?哪用得上这种稀罕物?你又不是不知道妈每天都去别人家借火。”
     林楚瑜想了想,拿了堆干草往边上去,她远远看到一个妇女正在门口生火,林楚瑜走过去,正要借火,谁知那妇女见了她,竟瞪了她一眼,随后面无表情地把用脚把火堆踩灭,进了屋。
     林少安见了,气道:“她又犯病了?姐,咱们别找她借,有这样的婶子算我们晦气!”
     林楚瑜这才知道,那女人是林楚瑜的三婶陈玉梅,陈玉梅的父亲是隔壁村的生产队队长,家里日子过得不错,对越过越差的林楚瑜家,自然是瞧不上,这不,连个火也不愿意借了。
     林楚瑜借了一个庄子,才不好容易借了火,她用干草包着一堆草木灰跑回家。
     林少安跟在后面,笑:“姐,我们学校跑步比赛,第一名都没你快。”
     林楚瑜失笑,不快点火就灭了,她可不想晚上没饭吃。
     到了家,林楚瑜把草灰放进锅底,轻轻吹了几下,很快,草灰再次燃了起来,生火成功了!
     林楚乐拍着手笑说:“姐!你太厉害了!”
     “那当然!姐给你们做东西吃!”
     “吃啥东西?”林楚乐舔了舔嘴唇。
     做菜可难不倒林楚瑜,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家里连火都要借,更别说其他的了,林楚瑜见状,有些犯难了。
     做什么好呢?
  
  
   第002章 进城了
     林楚瑜揭开米缸,看着空荡荡的缸叹了口气,这样的缸连老鼠都不屑光顾,家里没有米,面就更别说了,这年头面粉是精细粮,是奢侈品,农民家一般吃不起,更别说林家这种特困户了。
     最后,林楚瑜好不容易在厨房找了些山芋干,这年代别的不多,就山芋特别多,每年供应山芋时,家家户户会囤很多,林楚瑜舀了些玉米面,兑水后倒在热水中,做了玉米面稀饭,待稀饭烧熟把山芋干放进去。
     在后世,山芋干稀饭这样的东西属于稀有物,很多人开车去农家乐里吃也不一定能吃到这种味道,这年头,山芋干是正宗自家晒的,因为没用化肥,是真正的纯天然食品,晒干的山芋干有一股淀粉的香味,林楚瑜忍不住扔了几个放入口中嚼嚼,实在好吃!
     “姐,好香啊!”楚乐一副小馋鬼的模样。
     楚瑜捏了捏她的小脸,笑道:“你不是刚吃过吗?”
     “还饿。”
     楚瑜捏了个山芋干给她,“再等等饭就好了。”
     楚瑜说完,去地里揪了些山芋叶,这年头国家不准农民自己经商,种地都种集体的,农民只可以在自家门边的地里种一些蔬菜,养几只鸡,种植和养殖的数量受到严格控制,基本上家家户户种的仅够自家吃的,如果你家种的蔬菜太多,养的鸡鸭鹅太多,不免让人有怀疑,觉得你是要把东西拿去卖,而卖东西在这年代,无疑是要被“割资本主义尾巴”的,再者,鸡鸭鹅要吃粮食,如今物资极其紧缺,人都吃不饱别谈家禽了,即使你家不喂粮食,也是上头不允许的事情。
     林楚瑜家门口有一块小菜地,种了丝瓜、西葫芦、辣椒等,虽然种类不少,但因为没有油,这些东西没人肯吃,现在山芋还没有成熟,叶子却可以吃,她把山芋叶切碎,也没放油,只煮了一下,再捏了点盐,就算一个菜了。
     林楚瑜家的东边是一条小河,边上有许多木桩,楚瑜走了一圈,发现很多木桩上长出了一排排黑木耳,林楚瑜心里一喜,这东西农村很多,没人当回事,但在林楚瑜眼里却觉得是个宝,她忙用刀子把木耳刮下来,抓了一大把回去,用热水烫了下,去掉木耳的异味,简单地加点醋和葱蒜辣椒做成凉拌的,这酸辣的口感闻得林楚瑜不由生了口水。
     就在这当下,做工的人回来了。
     -
     秦美丽和林旭东回了家,远远看到厨房冒着烟,一股饭香从厨房传来。
     林旭东咽了口口水,自从林保国摔断腿,秦美丽就没什么心情做饭,加上家里也确实没什么可做的,来来去去都是稀饭糊和咸菜疙瘩,因此,这段时间林家的孩子个个都面黄肌瘦的,楚乐直接被饿出了鸡胸。
     “妈,是大姐回来做饭了?”林旭东问。
     秦美丽走进厨房,却见林楚瑜系着围裙在盛稀饭,很快,她把饭菜摆好放在桌上,林旭东跑过去一看,好家伙!竟然有四个菜!
     凉拌木耳、炒山芋叶子、咸菜疙瘩、凉拌野菜。
     稀饭做的是山芋干稀饭。
     见了这情景,林旭东两眼放光,他虽然比楚瑜大,但到底是半大的孩子,天天饿肚子,现下做了一天活回来,见了吃的比亲爹亲妈还亲。
     “楚瑜,这都是你做的?好香啊!”林旭东馋的流口水。
     “哥,是我做的,你和妈把手洗洗干净吃饭吧!”
     秦美丽见了这几个菜,愣了下,别的倒还好说,只那木耳,农村人根本不当回事,很少有人吃这个。
     “楚瑜,这木耳在哪摘的?”
     “就在河边的木桩上,妈你放心,这都是没人要的东西,下场雨就会生出很多来。”
     一家人围着桌子坐好,林旭东把林保国也扶了起来,大家喝了口稀饭,也不知怎的,虽然平常也喝过这种,可就是觉得今天的稀饭特别香。
     “楚瑜,你今天做的饭特别好吃!”林旭东夸赞。
     “谢谢哥,我自己瞎琢磨的,你和妈上工累了,多吃点,我们少吃点就行。”楚瑜说。
     秦美丽夹了筷子木耳,有些惊讶:“这木耳被你做的味道还不错。”
     “确实老好吃了!”几个孩子吃的贼香。
     林楚乐和林少安下午吃了饼,都懂事地没再去碰那大半边饼,秦美丽和林旭东多吃了一些,毕竟是明早要赶早上工的人,总不能让他们饿晕在田里。
     等他们吃完饭,林楚瑜正要刷碗,却见林楚乐拿起楚瑜的饭碗,用手指在碗内壁抹了一下,这一抹,就抹了一手指的稀饭糊,楚乐把手指放入口中咂咂,一脸享受:
     “姐,你做的饭真好吃!我每天都想吃你做的饭!”
     林楚瑜闻言,只觉得心酸。“你喜欢吃,姐每天都给你做。”
     楚乐闻言,歪着头笑了。
     -
     过了会,大姐林楚青回来了,林楚青在老师那做学徒,学裁缝,这年头虽然有偷偷做衣服的,但毕竟少,林楚青的老师也是挂靠在大队里,以做衣服来换取工分,林楚青学徒这段时间也拿不到钱,只学到了手艺,晚上老师能管她一顿饭吃。
     “今天家里做了好吃的?一股子香味!”林楚青人长得大大方方的,穿的很干净,让楚瑜心生好感。
     “是你妹妹做的!”秦美丽笑呵呵说。
     秦美丽底子不错,五官端正深邃,也因此,林家这几个孩子长得都不差,只可惜因为常年做工风吹日晒,她皮肤有些粗糙,眼角有了深纹。
     “楚瑜长大了?”林楚青惊喜道:“已经能独当一面了!”
     林楚瑜笑笑:“大家都忙,我一个人没事做,为你们做点饭是应该的。”
     林楚青叹息一声,又拉着楚瑜的手说:“你因为家里穷,半途辍学,眼看都要考高中了,这样下去也不是个事儿,等我出师了能赚钱了,继续供你上学。”
     林楚瑜笑笑,应了一声。
     -
     吃了晚饭天就要黑了,林楚瑜从锅底拿出一个大瓮罐子出来。
     “楚瑜,这是啥?”秦美丽问。
     “妈,家里柴火不够了,我用大瓮装了水放在锅底灰里,把水捂热了,留洗手洗脚用。”
     秦美丽闻言,欣慰地点点头,虽然日子苦了点,但子女都懂事,让她省了不少心思。
     一家人简单洗漱,因为没有热水,洗脸水一家人用,脚简单洗一下,在这样的条件下,农村几乎没人清洗下面,前世楚瑜听人说,以前城里人嘲笑乡下人,说乡下人不喜欢洗澡,也不洗下面,下面都能用锅铲铲出灰来了,当时楚瑜觉得这话夸张,现在亲身体会,这年头确实不太讲究。
     楚瑜找了点冷水简单对付下,把身上洗干净,这才回了屋里休息。
     才七点,为了省煤油,村里所有人都回家睡觉,往外看,一片漆黑,楚瑜躺在床上,想到前世今生,忍不住在心里叹气。
     怎么就穿来了呢?这年头就是有心做生意赚钱,也放不开手脚,要让她穿越到别的年代多好,80年代到处是新事物,90年代遍地是黄金,可70年代呢……留在楚瑜记忆里的只有文革和改革开放,再退一步,穿越到70时代是她无法选择的,那好歹穿到77年以后吧?要知道76年是个特殊的年份,这一年文革还没结束,三大元首会相继去世,唐山大地震也会到来,整个国家的气氛很不好。
     然而,她没有选择,既来之则安之,总能活下去的!
     临睡前楚瑜想,好歹先赚点钱填饱肚子再说。
     -
     这两天楚瑜一直在想赚钱的方法,但这年头家里连自行车都没有,去哪都不方便,她只能因地制宜,靠农村仅有的东西赚钱,想到这,楚瑜忍不住抬头看着路边的桑树叶子,陷入了沉思。
     当晚,秦美丽一脸郑重地把楚瑜叫到屋里,她揭开竹篮子上的布,说:
     “楚瑜,明天你去城里把这几个鸡蛋卖了。”
     楚瑜看了一眼,大概有13个鸡蛋。
     “妈,这卖不了几个钱吧?”
     “卖不了也得卖,你爸没钱吃药了,家里也揭不开锅了,先卖了缓一缓急。”
     “好!”林楚瑜答应下来。
     当天半夜,楚瑜偷偷进了少安房间,把少安喊了起来。
     “少安……”
     少安吓了一跳,“姐,你干啥呢?大半夜不睡觉装鬼吓人?”
     楚瑜拍了他一下,压低声音说:“瞎说什么呢!你穿好衣服出来,我有话跟你说。”
     林少安披了褂子出来,小声说:“姐,你喊我什么事?是不是又不敢一个人上厕所了?让我陪你给你揪树叶子擦屁股?”
     什么跟什么汗!
     林楚瑜失笑,低声说:“不是那事,我想让你跟我一起去撸桑树叶子去城里卖。”
     “卖桑树叶子?”林少安愣了一下,“姐,私卖东西是犯法的,要被割尾巴,还要被批斗的!”
     “所以我才半夜叫你起来,现在都1点了,咱们去撸点桑树叶子,一起背去城里。”林楚瑜建议。
     “可是这种东西卖给谁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