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七零年代万元户_第5章

小说下载:七零年代万元户作者:池陌更新时间:2017-11-28点击:

的!是蛇吃的!你吃了会被毒死的!”
     楚瑜一愣,“蛇泡?”
     “是啊!就是这东西!”少安把红莓端过来。
     楚瑜当下就笑了,她道:“少安,我们老师说过,这蛇泡是能吃的,你说的那些都是谣传!是假的!”
     难怪当年的小番茄很多年都没人吃,第一个吃小番茄的人一直以为自己会被毒死,已经交代了后世,有些事想想也是好笑。
     “真的吗?”少安半信半疑,在农村没有水果这种说法,连饭都吃不起更别说别的了,少安自然想吃,可大家都说蛇泡会毒死人的,上面有蛇的毒液,就连最调皮的小孩都不敢吃。
     楚瑜笑说:“不信,姐吃给你看!”说完捏了一个放入口中。
     一直到吃完饭,楚瑜都没有任何事,到了下午,见她还活得好好的,少安当下转身跑向野地里,揪了一小麻袋的红莓回来。
     楚瑜要被这个家伙笑死了。
  
  
   第005章 去市里
     下傍晚,楚瑜才发觉楚乐出去好久没回来,她疑惑地走出门,来到三叔家的瓦房前,却见楚乐正和一个小男孩说话。
     这小男孩十二三岁的样子,正是三叔林保卫家的老三林大力。
     林保卫共有四个孩子,老大林招娣18岁,老二林盼娣16岁,老三林想娣15岁,陈玉梅想儿子快要想疯了,却一直怀不上,好不容易在生完老三的3年后,生了林大力,林大力今年12岁,颇受陈玉梅夫妻的宠爱,也很受林老爷子和老太太的喜欢,平时两老人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第一个就送给林大力。
     这不,老太太拿了块麦芽糖过来,小心翼翼地递给林大力,笑着哄道:
     “乖孙!快吃糖!奶刚给你买的,可甜了!”
     “我最喜欢吃麦芽糖了!”林大力见了麦芽糖,一下子抢了过来,放在嘴里一直舔着。
     楚乐站在一旁眼巴巴看着,一直咽唾沫。
     小孩子没有不馋的,尤其楚瑜家这样穷,楚乐自小就没吃过零食,见了糖怎么可能不想吃?
     她可怜巴巴地说:“大力哥哥,你的糖就给我舔一口吧!”又拉了拉老太太的衣角,求道:“奶,你让大力哥给我也舔一口吧!我也想吃麦芽糖!”
     老太太听了这话,陡然板着脸气道:
     “你这个死丫头,天天要吃要喝的!麦芽糖吃多了牙疼,你不能吃!”
     “那为什么大力哥可以吃?”
     “你这恶婆子!嫉妒心这么强,什么都跟大力比!大力是我金孙,哪是你这丫头片子能比的?”老太太没再理会她,站在一旁,笑着看林大力吃。
     楚乐拉着林大力的衣角想舔一口,林大力见了,陡然推了她一把,还吐了口唾沫,说:
     “给你舔?我妈说了,你们全家都是扫把星!全家都晦气!你们这种穷鬼一辈子都不可能翻身,我的糖就是扔了也不给你们吃!”
     这当下,陈玉梅听了这话,笑眯眯地称赞林大力:
     “大力说得好,就她那死样还想吃糖!你家饭都吃不起了,你还有命吃糖?”
     楚乐坐在地上,听了这话,憋着嘴就要哭了。
     “哭哭哭!就知道哭!你们全家都这死样子!到哪都晦气!”陈玉梅骂道。
     “你胡说!你最坏了!”楚乐满眼都是泪。
     林楚瑜闻言,面无表情地走出来。
     老太太和陈玉梅见了她,面色变了变,她们欺负楚乐不是什么大事,但长辈欺负晚辈,说出去到底不光彩,也不知道楚瑜看到没有。
     陈玉梅眼珠子转了转,假笑:
     “楚瑜,你这大白天的不去赚工分,在家偷懒啊?”
     林楚瑜面色不变地说:“三婶你不是也没出去赚工分吗?”
     陈玉梅面色一滞,只觉得奇怪,以前林楚瑜是个半天放不出一个屁的性子,被欺负被骂从不知道还嘴,这是怎么了?竟然牙尖嘴利的,气势还特别强。
     陈玉梅冷笑一声:“我不赚工分家里也有吃有喝!你家都穷的光裤子了,就这样还好吃懒做待在家里呢?像你这样的婆娘以后小心嫁不出去!”
     “放心吧,婶子!”林楚瑜笑了笑,“你这样的都能嫁的出去,可见这世上瞎了眼的男人还是很多的!”
     “你这死丫头……”陈玉梅伸手就要打她,却被林楚瑜弯腰躲了过去。
     老太太听了,板着脸骂道:
     “死丫头,怎么跟你三婶说话呢?你三婶也是为了你好!你也太没良心了,不知道领情!”
     “我知道你们都是为了我好。”楚瑜笑得真心,眉眼弯弯的,说:“就像你刚才说的,糖吃多了会牙疼,是为了我们好!我知道!”
     说完这句别有深意的话,林楚瑜板着脸把楚乐拉回家里。
     回了家,不管老太太和陈玉梅在外面怎么骂,楚瑜都当没听见,她板着脸对除了说:
     “楚乐,想吃糖?”
     楚乐含着泪点点头,她似乎知道自己不对,又低下头不敢说话。
     林楚瑜叹了口气,温声说:
     “楚乐,咱们人穷志不短,以后,姐一定会赚钱买很多好吃的给你,但现在,姐姐还买不起,姐姐希望你以后不要再找别人要东西吃,这是不对的!”
     楚乐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又说:
     “可是大力哥哥不是别人啊,他是我哥哥,姐,你说奶给大力哥糖吃,为什么不给我?”
     林楚瑜看着她一脸稚气的脸,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半晌,只叹了口气说:
     “你奶是封建残余的老毒物,重男轻女呗!”
     “老毒物?”楚乐歪着头想了想,噗嗤一声笑了:“姐,你说的可形象了!我奶那样子一看就很歹毒!”
     说了这话,姐妹俩都笑了。
     -
     到了约定好送桑叶和鸡蛋的日子,林楚瑜和少安准备好桑叶和鸡蛋,鸡叫第二次就开始往县城赶去,这年头的人都讲诚信,约好了就必须要去做,楚瑜去了职工大院送了鸡蛋,又把桑叶送给养蚕的男人,和之前一样,赚了2块钱,之后便和少安一起回家了。
     把鸡蛋钱还给秦美丽之后,林楚瑜身上已经有2块钱的存款了,然而她深知这点钱远远不够。
     当天夜里,睡到第二次鸡叫,楚瑜忽然睁开眼,又跑去把少安叫了起来,这次少安没作声,悄声跟她一起出了门。
     “姐,今晚你又要做什么?”
     林楚瑜道:“少安,我听说咱们这里离市里也不远?”
     “是啊,姐,我们这属于交界地,离县城比市里远,走到市里大概也就13里路。”
     林楚瑜点头道:“少安,咱们再撸点叶子去市里卖吧?”
     “市里?”
     林少安有些心慌,他长这么大,去过最远的地方就是县城了,连镇子上都很少去,只有每月2次赶集的时候,会在秦美丽的授意下去镇上赶集买东西,市里对他这样的农村小孩来说,跟上海北京一样,是很遥远的地方。
     “姐,我还没去过市里呢,虽然不远,可到底是市区啊,跟县城可不一样!万一走丢了就回不来了!”林少安十分担心。
     楚瑜闻言,温声说:“少安,你别怕,姐会保护你的!”
     林少安哼了哼:“姐,我是男子汉,怎么可能要你保护?”说着,林少安哼哼唧唧地走在前面,“走吧!不就是撸树叶么?难不倒我!就我这爬树的功力,很快就给你撸一麻袋!”
     天很快就要亮了,天一亮大家就要去上工了,楚瑜和少安便加快速度撸叶子,为了能早点做完,楚瑜也爬上一颗桑树,踩在树干上撸叶子,这次速度快,两人很快撸了一大麻袋,便扛着麻袋往市区去。
     林家庄所在的县叫做新安县城,就是昨天林楚瑜卖鸡蛋的地方,现在他们要去的这个是临淮市区,临淮离林家庄要近一些,按理说应该走得更快才对,可今天的桑叶很沉,楚瑜和少安一人背一段路,下面换人接着背,背到最后已经累得连腿都伸不直了,可为了钱,楚瑜一直咬牙坚持,少安也没喊累,竟然咬牙坚持到了县城。
     楚瑜瞥了少安一眼,这孩子还挺能吃苦的,她是因为有前世大人的灵魂,知道穷比什么都可怕,知道要去赚钱,所以才有这份心性去吃苦,可少安呢,还是个半大的孩子,居然能背着一麻袋桑叶子走十几里的路,实在是不易。
     有了上一次的经验,两人老道许多,他们直接去了黑市交易处,临淮市的黑市比县城大很多,卖的东西也丰富,从水产到米面应有尽有,就连卖豆腐的都有。
     “姐……”少安看到豆腐,口水都要流下来了,他直勾勾盯着那豆腐,说:“姐,咱们要是赚钱了,买块豆腐回去吧,这豆腐不要豆腐票。”
     “行!等卖出去姐买豆腐给你吃!”楚瑜爽快地答应。
     少安听了这话,干劲十足,一有客人经过,就把麻袋敞开给人家看。
     两人等到下午,也没有一个问话的人,少安早上就没吃饭,饿得头昏眼花,便哀嚎:
     “姐,我看昨天咱们能卖出桑叶纯属是凑巧,应该没人做这冤大头了吧!你说卖不出咱们怎么办?总不能抬着桑叶再回去吧?实在不行,就把这桑叶给扔了吧?反正林家庄多的是!”
     楚瑜也很饿,但钱没赚到,她实在舍不得拿钱出来买东西吃。
     活了两辈子,楚瑜的经济状况都不好,前世跟着外婆一起生活,十分拮据,外婆精打细算的习惯很好地传给了楚瑜,使得楚瑜小小年纪就有危机感,一直打工赚钱,否则也不可能把大学读完,到培训班教课后,她不仅教一对一的初中生高中生,课余还一直在学习考试技巧,打算以后有机会就跳槽,教托福雅思考试的学生,她很努力,也小有存款,穿越到这里,楚瑜别的不心疼,就是人死了,钱没花完,让她很痛心!
     越痛心,越舍不得花钱,楚瑜宁愿挨饿也要扛着把东西卖出去再说。
     到了天黑,都没有人来买桑叶,楚瑜叹了口气,心道今天这桑叶真的是卖不出去了!
     她收拾了一下打算回去,少安恋恋不舍地看了眼豆腐。
     林家已经半年多没吃过豆腐了,那样的美味,少安简直快不记得了,他盯着豆腐看了许久,最终收回目光,平静地低着头跟楚瑜一起收拾东西。
     -
     其他摊位的人都陆续离开,卖豆腐的也推着一个木板车打算走。
     楚瑜哪里看不出少安的心思?也难怪他馋,昨晚楚瑜没在家,家里烧的稀饭都能照见人影了,稀得跟水一样,少安必定是吃不饱的。
     楚瑜想了想,走过去,笑问:“婶子,你这豆腐怎么卖?”
     卖豆腐的见了她,知道她也是农村人,便笑道:
     “姑娘,我这豆腐不要票,卖的要贵一些,你要的话2毛钱一斤。”
     “2毛钱?”楚瑜有些头疼,这年头猪肉也不过6毛4一斤,这已经是很贵的东西了,2毛钱就等于买一斤豆腐要花费秦美丽一天一半的工钱,这怎么不贵?只是楚瑜知道,林家没有豆腐票,这年代只要是不用票就能买到的东西都贼贵。
     “姐,好贵啊,咱们别买了!”少安有些不安,花2分钱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