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七零年代万元户_第6章

小说下载:七零年代万元户作者:池陌更新时间:2017-11-28点击:

个饼和冰棒他都舍不得,别说是2毛钱了。
     “没事,你想吃姐就买,再说了楚乐昨天也嚷着要吃豆腐,再买一些给爸补补身子。”楚瑜说完,指着豆腐笑说:“婶子,你这豆腐发黑呢,跟别人家白花花的豆腐不一样。”
     卖豆腐的听了这话,愣了一下,神色不自然地说:
     “谁说的?是因为天暗了,我这豆腐是纯大豆做的!”
     楚瑜笑笑:“婶子,我家邻居就在大队里做豆腐,我知道豆腐怎么做,你这豆腐一看就是掺了其他东西,不全是大豆,该不是做的时候把油给抽走了吧?”
     卖豆腐的闻言,吞吞吐吐地说:
     “我说姑娘,你不懂别瞎说,我这豆腐可是实打实大豆做的!”
     楚瑜见效果已经达到,便笑道:
     “婶子,咱们都是农民家的孩子,在一起摆摊也是缘分,你看这大傍晚的,你豆腐拖回家也容易坏掉,最后这点不如就3毛钱2斤卖给我?”
     卖豆腐的听了这话,顿了片刻,但楚瑜说的没错,豆腐今天卖不掉回家就容易坏,还不如便宜点卖给这孩子,再说也不亏本,想到这,她笑道:
     “你这姑娘会过日子!行,你说3毛2斤就2斤!来,我割块好的给你!”
     楚瑜把豆腐小心翼翼地装在随身的纱布里带着。
     他们这一天没卖出去任何东西,却花了3毛钱买豆腐,少安都要哭出来了,直说:“姐,都怪我,吃什么豆腐啊!有这钱还不如给爸治腿呢!”
     楚瑜笑了笑,“少安,等你以后有钱了,随随便便都能住得起楼房开得起好车,每天都能吃豆腐的时候,豆腐就不那么香了,所以呀,趁你现在爱吃,姐就满足你一次!”
     林少安听了这话,愣了一下,“姐,什么时候才能过上天天都能吃豆腐的好日子?那是神仙才能过的日子吧?”
     林楚瑜笑了:“很快,相信我!”
     少安吸了吸鼻子,“姐,你对我真好!”
     林楚瑜摸摸他的头,上辈子她是独生子女,什么事都自己一个人扛,现在想想,有兄弟姐妹的感觉也不错。
     林楚瑜揣着豆腐打算回家,两人正要走,却见一个穿着蓝色工装的男人走了过来,小声说:
     “喂,你这桑叶怎么卖?”
  
  
   第006章 卖桑叶
     林楚瑜和少安对视一眼,两人眼睛同时一亮。
     连夜赶路而来,又在这里摆了一天的摊子,为了怕被人抓到,中途还换了个地方,现在太阳都要落山了,她做好了没人买的打算,谁知竟然有人问。
     楚瑜心里一喜,忙说:“3分一斤。”
     男人直接说:“2分一斤,你要是有货的话,有多少我要多少!”
     林楚瑜惊住了,这桑叶还真有人要?她忙多问了一句:“你买去养蚕用?还是打算卖给别人?”
     都是私下做生意的,男人也不怕她去告,便实话实说:
     “不瞒你说,这东西在临淮市这种穷地方根本没人要,你以为我不知道这东西田里到处都是的?但现在风声紧,就是没人要的空地上的野草,那也是公家的,我要的量多,自己弄不过来,收去是为了卖去省会南江市,那边有不少顶着红帽子偷偷养蚕的工厂,正缺桑叶,因为蚕对桑叶要求高,不新鲜很容易死,所以他们才大量收购好的桑叶。”
     听了这话,林楚瑜趁机说:“我今天没准备,就五十多斤,你要的话我明早再给你拉来。”
     “行!”
     男人巴不得这样,他也是抽个中间利润,这年头赚钱不容易,一天能赚个两三块已经是巨款了。
     “不知道您怎么称呼?”楚瑜问。
     “你叫我孙哥吧!”男人说。
     “好,孙哥,那我到时候去哪找你?”
     孙哥说:
     “你要有的话,大后天早上直接拉去南城老路28号边上的废旧工厂给我,我在那里收。”
     “行!我一定准时到!”
     说完,楚瑜先把手里这袋桑叶放在孙哥车后座,孙哥给了一块钱,楚瑜也没说什么,只希望能做下一次生意。
     他一走,少安激动地说:“姐,还真卖出去了?咱们好歹把买豆腐的钱赚回来了!”
     楚瑜也激动,这两次卖桑叶,竟然没遇到什么事,很顺利就卖掉了,实在出乎她的意料。
     还有十几里路要走,楚瑜顾不上别的,干劲十足地说:“少安,走!咱们回家做豆腐吃!”
     “好嘞!”少安又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忙活了一天,晚上赶路比早上累多了,但没有桑叶背着,走起来比早上快了很多,这一路上,楚瑜的心情都很不错,虽然钱不多,却让她看到了希望,这重来的人生好歹有些盼头了。
     而且,从刚才孙哥口中,楚瑜也得知了一件事,就是在这个年代,虽然上头经常割尾巴,打击资本主义封建残留,就连国外的钢琴、小提琴音乐也给禁了,说那些是资本主义靡靡之音,这样的情形下,竟然也有聪明人顶着红帽子办厂做生意,可见,风气再严,也压不住人体内对财富和美好生活的渴望,这也让楚瑜心里舒坦了一些,她也在思索,既然别人能赚到钱,她好好摸索,发家致富迎娶高富帅,应该不难吧?
     -
     这时候,整个县城都没什么化学厂,整个县只有一间化肥厂,水泥厂这类的更是少之又少,环境还没受到污染,抬起头,楚瑜看到一轮明月高挂空中,月亮洒下的亮光足以让楚瑜摸着路回家。
     76年,新安县城通往临淮市只有一条大路,这倒省了楚瑜不少麻烦,直接沿着大路走回家,否则,没有导航仪,放在后世绝对要迷路。
     这样想,两人在8点多就走到了村子口。
     路上黑黢黢的,所有人都睡了,村子里没有一点灯光,楚瑜走到村口的小桥上,发觉村口的西边有一个很大的厂房,里面有几间瓦屋里,竟然还有光亮,她问少安:
     “少安,那里是干啥的?”
     “姐,你糊涂了,那不就是养殖场吗?”少安低声说:“姐,你可不要去那里,那边都是北京来的知青,队长说了,他们身上有资产阶级的娇气,根本适应不了农村生活,还有几个人成分不好,天天搞资产阶级那一套,没事就搞音乐吹口琴啥的,你可别被他们传染了。”
     楚瑜笑了笑,少安有这样的思想她并不奇怪,在这样的环境下,每个人的思想受环境和教育制约,在她看来,只要不去迫害别人,就已经是个不错的人了。
     “我知道了。”
     楚瑜没想到林家庄居然还有知青,只是觉得奇怪,以前看电视剧里,北京的知青不都喜欢去北大荒开垦种植,去黑龙江保卫边疆吗?怎么还有人来林家庄这种偏僻地方?
     两人顾不上别的,静悄悄往家去。
     他们蹑手蹑脚地推开栅栏的门,刚要进去,却见堂屋的木门陡然打开,秦美丽出来,厉声说:
     “你们给我进来!”
     林楚青听了话,从屋里走出来,也跟着进了堂屋。
     楚瑜和少安对视一眼,进了屋,却见林保国也还没睡,明显都在等他们。
     秦美丽气道:“你们去哪了?怎么一天看不到人,也不见你们上工赚工分?”
     少安嘟囔一句:“我一天才赚5工分,赚不了几个钱!”
     “你还有理了!你说你不上学又不去赚工分,你还想干啥?”
     在农村人眼里,赚工分可是天大的事情,这关系到一家人的吃喝住行,他们没别的祈盼,就希望能多赚点工分,年底多分几块钱,多分点粮食,能给孩子上学,家里吃饭。
     秦美丽很生气,“你们说,你俩今天去哪了?是不是去城里玩了?你们知道这有多危险吗?万一遇到坏人,那可怎么办!”
     楚瑜原想瞒着他们的,但现在一想,这是瞒不过去的,再说过几天她还得给孙哥送桑叶呢,到时候少不了需要林家人支持。
     “妈,你也别数落少安了,都是我的主意,我们不是去玩的,是让少安陪我去城里卖桑叶。”
     秦美丽像是被吓到了,忙说:“你俩跑去城里卖东西了?楚瑜你知不知道,卖东西是犯法的!是要被割尾巴的?”
     “我知道,妈,我们是偷偷去的,就跟卖鸡蛋一样,不被抓到就行了!”
     秦美丽气得心脏都疼,她又说:“你要是被抓到,可是要游街再送到村子里劳动改造的!”
     “妈!我知道!”许是楚瑜活了两辈子的关系,对这事倒没有想象中那么害怕,游街就游街呗,只要豁得出去脸皮,也总比饿死好。
     楚瑜知道秦美丽的软肋,便趁机说:
     “妈,我也是没办法,你看我现在辍学在家,手不能拿肩不能挑的,赚工分也赚不了几个钱,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我也不像姐心灵手巧会做衣服,我什么特长都没有,想来想去,还是要赚点钱上学才行。”
     提到这事,秦美丽果然哭了,自责道:“都怪妈没能耐,连孩子的学费也交不起!”
     林保国在一旁叹了口气。
     “怎么怪你?该怪的是我,我一个男人没能养活老婆子女,还让你受累!”
     楚瑜对楚青使了个眼色,楚青见状,忙说:
     “妈,我觉得楚瑜这样做也没什么不对,我听我们老师说,现在很多人都在偷偷做生意,就是我们老师,也在帮人做衣服做裤子呢,一条裤子赚2块钱,妈,你说放在以前你敢想吗?”
     “什么?2块钱?”秦美丽吓一跳,“做裤子咋这么贵?”
     “可不是吗?我们老师从城里拿的纸样回来做,都是好看的流行款,村子里没有,很多人偷偷找他做呢,衣服一件1块5,裤子2块,我们现在都接裤子做,裤子简单,一会就做完一条了,我偷偷帮老师数过,他有时候一天能赚10块钱。”
     这事大大出乎秦美丽的意料,一天10块钱,什么概念啊!快赶上她一个月的收入了。
     “那要是一天10块,那一个月不就是300块吗?”秦美丽被吓到了,赚这么多钱在她看来是很危险的事情,是要被割尾巴的!
     “是啊!所以说,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也就咱们这样的老实农民因为政策紧不敢赚钱,其实人家都偷偷赚呢。”
     “那你老师咋不怕被人告状?”秦美丽担心地说,要是被人告了,难保楚青不会受牵连。
     “老师是给城里人做的,比较隐秘,农村人想不到这些,你放心吧!我们做的很小心。”
     秦美丽听了这话,这才觉得林楚瑜卖卖桑叶简直就是小事情,比起一天赚10块巨款的,楚瑜一天赚个1块钱算的了什么?这样一想,她胆子也大了一些。
     楚瑜见状,便笑道:“妈,马上蚕就结茧了,我估摸着我这桑叶也就能卖最后一批了,等赚了钱,咱们去医院给爸治腿!”
     听了这话,秦美丽这才退让,林保国再拖下去不是办法,可他们全家一年也剩不了几块钱,现在林保国吃药倒是花不了几个子,村里的卫生所打一针一天5分钱,最后再扣点工分,难的是要做手术的费用,据说要好几百,秦美丽听人说要是有门路的话,也用不了那么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