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七零年代万元户_第7章

小说下载:七零年代万元户作者:池陌更新时间:2017-11-28点击:

,可他们平民百姓的,哪来的门路呢?
     秦美丽终于答应,只一再叮嘱楚瑜要小心一些。
     楚瑜见家人知道,便把今天卖桑叶的事说给家人。
     楚青道:“2分钱?那咱们干脆多运点过去。”
     楚瑜笑道:“你以为我不知道多运?我巴不得给他运一卡车去,只是咱们家连辆驴车都没有,这么重的东西,怎么扛过去?”
     这倒是个问题,秦美丽想了片刻,说:
     “你奶那有辆平车,可以运几百斤没问题,就是要苦了你们,得自己拉过去。”
     “这没事!”楚瑜不觉高兴,只要能多赚钱,她愿意吃点苦。只是想到今天王秀娥的偏心劲儿,楚瑜担心道:“奶能借吗?”
     “怎么就不能借?”秦美丽哼道:“再偏心也不至于一辆平车都不借吧?”
     几人商议好明天的事,这个话题就算揭过去了。
     秦美丽把饭从草编的保温捂子里端出来。
     饭还透着温热,楚瑜忽然想到什么,笑道:“对了,我买了豆腐!”
     她小心地打开纱布,却见因为时间太久,豆腐有些散开了,但看到这发暗的豆腐,一家人很久没回过神。
     “是豆腐!”楚乐跑过来,眼巴巴看着:“豆腐好香啊!”
     是很香!连楚瑜这种不爱吃豆腐的人都忍不住咽了口水,秦美丽见状,笑着说:“今晚太晚了,这豆腐留着明天吃!”
     “可是我现在就想吃……”楚乐馋坏了。
     其他人也不停咽口水。
     楚瑜笑道:“妈,我去用酱油拌点碎辣椒和葱花,切一块豆腐下来咱们蘸着吃,剩下的留明天吃吧!”
     “也行。”秦美丽同意了。
     楚乐开心坏了,笑着拍手:“有豆腐吃咯!”
     楚瑜调了酱汁,这么晚了没有火,没法把豆腐蒸一下,好在这年头的豆腐很香,生吃也好吃,豆腐蘸了酱汁后,吃近嘴里有一股子大豆的香味,辣辣的,带着蒜香,楚瑜忍不住回味了很久。
     她都这样,别人就更不用说了,楚乐吃完还眼巴巴看着豆腐,想再来一块,被秦美丽吼回去了!
     当晚,楚乐睡觉说梦话都在说着豆腐。
  
  
   第007章 借平车
     秦美丽嘴里的平车就是农村经常用的驴车后面那块,俩轱辘上坐落着木板车,木板车两边都有扶手,有驴的人家加个驴赶路,就变成驴车,加个马就变成马车,这年头,马、牛、猪都是公有财产,私人养的很少,尤其是牛,十分稀罕,在这年代,牛是用来耕地的,是用来搞社会主义建设的,杀牛都是犯法的,因此这年头没有牛肉可吃,只有病牛或者要死的牛,会被杀掉,好好埋葬。
     没有牛,条件好点的人家会养驴用驴来赶路,林楚瑜家很穷,自然是没有驴车的,大伯林保中家有一辆,是爷奶之前买的,他们住一起,自然连驴车都是公用的。
     次日十点多,秦美丽下工回来,便去了林保中家里,她远远看见王秀娥,说:
     “孩她奶,我想借平车用用。”
     秦美丽知道王秀娥的性子,要是借驴车,王秀娥肯定舍不得借,之前林保国住院回来,秦美丽找王秀娥借车拉林保国回来,王秀娥愣是没借,秦美丽简直想不通,这林保国好歹是她儿子,偏心大儿子和小儿子也不是这么个偏心法,做的事让人能戳脊梁骨。
     王秀娥见了她,头都没抬地说:“没有!”
     “没有?”秦美丽一听急了,“车呢?”
     王秀娥道:“车你大嫂过会回娘家用。”
     秦美丽闻言,硬着头皮笑了笑:“那没事,我后天才用,大嫂今晚就能回来吧?不冲突。”
     王秀娥脸顿时冷了,嗤道:“后天也没车!”
     “后天谁用?”
     王秀娥冷着脸说:“后天你爹要推大力去七孔闸玩!没空借你!”
     一听这话,秦美丽的眼睛酸酸的,被人这样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地甩脸色,秦美丽的好脸色也挂不住了,她实在想不明白,作为儿媳妇她到底哪里做的不好?王秀娥一直看不上她,不仅不喜欢她,也不喜欢她的孩子,这段时间家里穷,王秀娥的态度越发不好,以前最起码面上好看些,没想到现在居然这样。
     宁愿推孙子去玩,也不借车给她家,这不是撕破脸是什么?
     秦美丽忍着泪意说:
     “老大家能用,老三家能用,怎么就我们家不能用?我做正事借你一下车你不借,推大力去玩你就能推?”
     秦美丽嗓门大,这话一喊,几家人都跑出来了,其实她一来找老太太,两个妯娌就知道了,俩人说什么她们也都听到,大儿媳赵开花不痛不痒地说:
     “美丽啊,你可别惹老太太生气,这车毕竟是她的财产,她愿意借给谁就借给谁,也不是我们能左右的。”
     “就是啊!”陈玉梅翻了个白眼,她皮笑肉不笑地说:“我家大力是老太太的金孙,老俩口推大力出去玩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陈玉梅说这话,赵开花也不爱听,林大力是金孙?敢情别的孙子就不是?他林大力算哪根葱,家里做农活用的车要推林大力出去玩?但陈玉梅是个泼辣的,她不想惹陈玉梅不高兴。
     秦美丽气道:“是!她愿意借给谁就借给谁!谁都能借,就是不借给我们用!我不明白了,我家保国是不是捡来的?凭什么好事都轮不到我们家,花钱的时候就想到我了?”
     -
     这当下,林保中和林保卫也都回来了,林保中和林保国长得有些像,都是个头很高脸很端正的那种,遗传了林寿全的大高个,林保卫却是和王秀娥一个模子出来的,个子不高,大概只有1米7。
     秦美丽的话一说,其他两家的脸上就有些怪异了。
     林保卫呵呵笑:“二嫂啊,你也别这样说,给爹娘看病是你们应该做的!爹娘喜欢你们家,叫你们家多花几个子儿,也是看重你们,怎么,你还不愿意花了?”
     在农村,不孝是大罪,是要被人唾弃的,就是私底下矛盾再大,也很少有闹出来。
     这个年代更是这样,动不动就能治你个罪让你去劳教。
     秦美丽满肚子火,便道:“她小叔,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看重我们就叫我们多花?要我说,她最看重的就是你和大哥,有好的都想到你们,给你们盖了瓦房,给我们几间泥坯房!这还不够明显吗?”
     林保中见有邻居围观,指指点点的,气道:“她二婶,你今天怎么回事!爹娘没钱,有钱怎么会不给你们盖房?”
     秦美丽实在忍不住,把心里的话都说出来:
     “是,她没钱给我们盖房,但她有钱给老三盖房,一盖就是三间瓦屋,还有钱给你家闺女翠霞买缝纫机!就是没钱给我们家!保国腿断了,她一个子不愿意给,还叫我们家倒贴钱给她看病,这就算了,孝顺老人是我该做的,但也不至于我借个平车都不借吧?”
     秦美丽说着说着就哭了。
     她是老实人,平时一句怨言都不说,任劳任怨,今天怕是被刺激到了,才一下子都爆发了。
     都是邻居,大家不是不知道老太太偏心,秦美丽说的也在理,借个平车都不借,这也太过分了。
     王秀娥见周围人指指点点,干脆眼一闭,一屁股坐在地上,哭道:
     “老天哎!夭寿哎!谁让我这老不死的老太太不顶用,我这儿子不孝顺,花几个钱给我看病也不舍得,干脆就让老天爷把我劈死算了!我活着干啥子!这么大年纪被儿媳妇指着鼻子骂!”
     她这话一说,围观的人便都指着秦美丽指指点点,秦美丽见状,眼泪一下子下来了,不停用衣袖抹眼泪。
     王秀娥见效果达到,便又说:“我养这二儿子有什么用?娶个老婆回家骂他老娘!干脆让我死了算了!”
     周围一个老太太忙说:“美丽,你可不能这样对你娘,你娘拉扯大三个儿子不容易!你平时不给她吃不给她喝也就算了,都是老大和老三在养她,你总不能一遇到事情就想到你娘,那你娘这心里肯定不舒坦。”
     秦美丽听了这话,不敢相信地盯着王秀娥,地上的王秀娥满眼都是得意。
     她不赡养王秀娥?哪次家里发粮食她不让儿女送给老太太?哪次老太太生病不是她给的钱?
     原来老太太对外是这样说她家的,秦美丽有苦说不出,到最后,一个子儿没花的老大和老三家,竟然成了老太太嘴里的功臣?
     -
     林楚瑜远远听到这边有声响,但她没顾得上出去,因为她发现,她放在枕头下的2块6毛8分钱,竟然不见了!
     这是她所有的家产,是她好不容易才赚来的,为了赚这2块多钱,她来回走了八十多里路!
     林楚瑜急了,找遍所有地方都没找到钱。
     她忙问楚乐:“楚乐,你有没有看到姐姐的钱?姐姐钱塞在枕头下面怎么找不到了?”
     楚乐摇摇头,“姐,我没看到你的钱。”
     “那刚才有谁来过了?”
     楚乐想了想,“哦!三叔家的大力哥来过了,他来了之后一直乱翻,我让他不要翻他不听!”
     林楚瑜闻言,眉头紧皱,她跑出去一看,远远看见不远处有个骑着自行车的货郎,林大力正站在他边上,把钱递给他买了一大堆宝物来,货郎收了钱,想必料到这钱来路不正,试想一个农村的孩子,怎么可能有2块多钱的巨款?他拿了钱也不敢耽误,飞快地骑车跑了。
     林楚瑜急了,几步冲上去,一把抓住林大力的衣领,气道:
     “林大力!你是不是偷了我的钱?”
     林大力本就娇气,听了这话,说:“我没偷!”
     “没偷?”林楚瑜盯着他手里的东西看,在农村,再有钱人家也不可能给小孩好几块钱买零食,这可是70年代!
     林楚瑜面色一冷,拎着林大力的衣服把他往小河边拽。
     “行!你不说,不说我就把你扔河里!”
     林楚瑜当然只是为了吓他,林大力也是个怂蛋,听了这话,哇的一声哭了:“我说!钱是我拿的!”
     “拿?说得好听,你就是偷!”林楚瑜被气坏了。
     见不远处秦美丽被妯娌和婆婆指责数落,林楚瑜气不打一处来,她面无表情地拎着嚎啕大哭的林大力,往秦美丽那走过去。
     林大力哭得一脸都是鼻涕。
     陈玉梅远远见到自家孩子哭,迎上来,怒瞪着林楚瑜骂道:
     “是你欺负了我家大力?你怎么把大力弄哭了?你这杀千刀的恶婆子!我今天饶不了你!”
     说完,伸手就要去打林楚瑜。
     林楚瑜面无表情地挡着她的手,道:“我劝你放尊重点。”
     陈玉梅没占到便宜,便抱着林大哭装哭:
     “哎呦!我家大力啊,你被人怎么打的,哭成了这样?”
     她一句话没说完,坐在地上的王秀娥陡然跳了起来,她来到孙子边上,气道:
     “林楚瑜你这个短命的!你竟然打大力?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林楚瑜动都不动,只冷眼瞅着她,也不知怎的,在她的视线下,一向张狂的老太太愣是没敢把打人的手伸起来。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