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七零年代万元户_第8章

小说下载:七零年代万元户作者:池陌更新时间:2017-11-28点击:

林楚瑜冷声道:“我没有打你孙子。”
     “没打?没打大力怎么哭了?”老太太不信,一脸怒相。
     林楚瑜道:“因为你孙子偷了我的钱!”
     “什么?偷钱?”
     陈玉梅看了儿子怀里的酸梅粉、麦芽糖之类的东西,哪里不知道林楚瑜说的是真的,然而这么多人都在,这事要是传出去多难听啊!想到这,陈玉梅道:
     “偷钱?你咋冤枉我家大力?这钱是我早上给大力的!你以为我家大力跟你一样,一分零花钱都没有?”
     林楚瑜闻言,笑了,陈玉梅自以为是为孩子好,殊不知坑蒙拐骗那些人自小都有一个这样的母亲。
     “你给的?那我问你你给了多少钱?”
     陈玉梅一滞。
     邻居们忙说:“是啊,玉梅,你给说说,你给了大力多少钱?”
     陈玉梅瑟缩一下,硬着头皮说:“早上我给了大力1块钱!”
     -
     林楚瑜冷笑,她很想找陈玉梅吵,然而在农村,给村民留下一个彪悍的印象并不是一件好事,将来给你说媒的人都没有,再者,农村人淳朴,也喜欢抱团,一个人这样说,其他人都会跟着这个人的说法,也就是说,楚瑜决不能给村人留下不好的印象,否则以后出什么事都没人为林家说话。
     想到这,林楚瑜放低姿态,看向邻居们,好声好气地说:
     “各位婶子伯伯,我家最近日子是不好过,我爹他腿断了躺在床上,一家人赚钱想给他治腿,我那点钱也是我娘给我存着的!一共2块6毛8分!可谁知刚才我回去一看,我枕头下的钱被林大力给翻去买东西吃了!大家可以看看!”
     林楚瑜指着大力手里的东西说:“这怎么可能是1块钱能买到的?”
     林大力手里拿着拨浪鼓、弹珠、酸梅粉、麦芽糖……一个网兜里放着十几样东西,虽说这年头钱不值钱,但这个木制的拨浪鼓也得值好几毛钱。
     邻居们不由齐刷刷看向陈玉梅,陈玉梅在这么多人的注视下,眼神躲闪,看向别处。
     作者有话要说:  很多人不喜欢极品亲戚, 其实我也不喜欢,但是农村有点家长里短不和睦是很正常的,但是绝不部分农村人都没有到你死我活的地步,我观察过,大部分家庭矛盾都来自于老一辈的偏心。
  
  
   第008章 斗极品
     陈玉梅忙补救:“是我……记错了!今早我给了大力好几块钱!”
     林大力在陈玉梅等暗示下,改口:“没错,是妈妈给我的钱,我没有偷你的钱!”
     小小年纪就已经有这坏心思了,林楚瑜冷笑,懒得跟他们叨叨:
     “走吧!现在就去找人评理去,听说这年头偷窃是大罪,你一个孩子就知道偷东西了,以后还了得!”
     陈玉梅和王秀娥见了这情景,急了。
     王秀娥拉着林大力急道:“你个死丫头!你弟弟说了没偷酒没偷!”
     “就是!你家穷的叮当响,你说掉钱了就掉钱了?你有证据吗你?”陈玉梅耶拉住儿子。
     周围的人越来越多,秦美丽见状有些担心:
     “楚瑜,要么算了,有什么事情回家说。”
     她一向忍耐,不愿意把事情闹大,毕竟现在林保国躺在床上,真要是闹大了可没人帮孩子。
     林保卫自小就是老太太最喜欢的孩子,嚣张惯了,见林楚瑜这死丫头竟然敢拉大力去见官,他急了,拿着锄头就要打向楚瑜。
     楚瑜见状,冷声道:“你打看看!我警告你,你不是我爹也不是我妈,你敢打我一下,我今天一定要报官要个说法来!”
     一听说报官,林保卫怂了,愣是没敢砍下去。
     王秀娥闻言,气道:“反了!反了!我儿保卫是你长辈,还要受你这死丫头拘束!保卫,给我打!打死了不怪你!”
     这话一说,林保卫彻底有了底气,拿起锄头就朝楚瑜砍过来,刚下工的林旭东听人说了消息,赶过来就看到这一幕。
     他奶个熊!欺负他家没人当家是吧?竟然敢打他妹妹!
     林旭东冲过去一把吧林保卫撞到地上。
     可怜林保卫着锄头还没砍下去,整个人扑通一声摔到了地上,锄头好巧不巧砸到他头顶,砸的林保卫当下就捂着头顶。
     “保卫!”王秀娥急了,心疼坏了,指着林旭东就骂:“你这个小兔崽子,挨千刀的!竟然敢打你叔叔!你反天了你!”
     “谁叫他要砍楚瑜!”林旭东急火火看着楚瑜,“楚瑜,你没事吧?没被砍伤吧?你哪里疼告诉哥,哥给你做主!别以为咱爸没法打架我就打不过他们!真要打起来,我们也不怕他们!”
     林旭东虽然才拿7工分,但17岁的他力气已经比拿十工分的人还多,要不是年纪小,肯定早就拿十工分了,林保卫不管个头还是力气都不如他,见了这样说,也不敢放肆了。
     而林楚瑜一脸无语。
     她忽然发觉,这个林旭东是个护短的妹控啊!
     -
     说也巧合,就在这当下,生产队队长和会计指导员竟推着一个穿着粗布衣的中年汉子往这边走。
     那汉子楚瑜看着眼熟,这当下,所有邻居也转头指着那汉子说:
     “这不是他七叔吗?”
     “是啊!七叔走在队长前面,你看还低着头,这是犯了什么错?”
     “一看就是在游街示众!难不成七叔犯了什么罪?”
     在农村,犯错很少进官找警察,尤其这个年代,一般犯点小错,生产队便会直接发配去地里劳教改正,再不行就游街示众,原本闹的正欢的王秀娥见所有人注意力都被七叔吸引去,也不撒泼了,反而收敛不少。
     生产队队长名叫郑长卫,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他外貌正直,是那种一看就让人信任的长相,农村生产队队长不好当,不仅要统筹整个村一年的工作,春天翻地播种插秧,夏秋收玉米播种收获,冬天筑塘修路,要让一村人都服你可不是容易的事,郑长卫见一群人围在一起,拿起喇叭就喊:
     “瞧一瞧!看一看!林家庄出了个偷粪贼!”
     要不是现场气氛太紧张,林楚瑜又跟王秀娥她们闹别扭,林楚瑜肯定要当场笑场,偷粪贼?偷粪?不至于吧?
     然而,没有人笑,大家都一脸凝重地看向七叔。
     “七叔偷大粪?”
     “应该是为了家里那点自留地吧?他家不是种了不少山芋吗?”
     “哎,真是糊涂,大粪是生产队共有的,是用来建设社会主义的!他真是自私,竟然要偷回家自己用!”
     “可不是!”
     七叔是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子,他这把年纪已经不去上工了,因为家里有点田,他希望产量能高点,便产生了偷粪的念头,谁知道被村里子人举报,这不,拖来游街了。
     七叔低着头,头扭向一边。
     郑长卫见了,厉声说:“大家看好了!千万要引以为戒!不要学七叔!革命觉悟低!为了自己,阻碍社会主义建设!”
     说完,继续用喇叭喊:
     “林家庄出了个偷粪贼……”
     -
     怎么回事?”见很多人围在这,郑长卫走过来问:“婶子,林叔,你们林家门口怎么围着这么多人?”
     王秀娥见状,哭道:
     “长卫,你是不知道,我家大力差点被楚瑜给打死,这楚瑜也不知道是不是被脏东西上身,竟然说大力偷她钱!你来了正好给评评理!”
     听了这话,邻居们的表情有些微妙起来,这老太太平日里偏心大家都知道,可睁眼说瞎话这倒是第一次看到,任谁都能看得出这钱是大力偷的,老太太转眼就能颠倒是非,也是绝了。
     郑长卫听了这话,眉头紧皱,一脸不喜地看着楚瑜。
     “楚瑜,这话是真的?你三婶那天还跟我说,你这么大丫头不上学也不去赚工分。”
     林楚瑜依稀记得,郑长卫跟陈玉梅父亲关系不错,两人都是生产队队长,经常在一起吃饭,楚瑜知道郑长卫是听信了陈玉梅,可这年头做官跟后世不一样,这年头就是生产队长也要下地干活,越是队长做事越要公道,否则下次没人选他当队长,再者,郑长卫人品不算差,只要拿出理来,他绝对不敢颠倒黑白。
     林楚瑜低眉顺手地笑笑:“长卫叔,我这几天身体不舒服,还得照顾我爸,就没去上工,但我不明白为什么三婶要把这事说给你。”
     郑长卫听了这话,知道自己说了不该说的,便咳了咳说:
     “楚瑜啊,你孝顺长卫叔是知道的,只是冤枉偷钱是一件大事,这可不能随便说。”
     “长卫叔,你看我家都穷到什么地步了?我爸这腿再不治就废了!家里只剩2块6毛8分钱,平时一家人舍不得吃舍不得喝,就为了攒钱给我爸买药看腿,我把这钱塞在枕头里,谁知道大力去我家把这钱翻出来还买了一堆零嘴!长卫叔你自己看!”林楚瑜把大力推给郑长卫。
     郑长卫一看这么多零嘴,就猜到了事情经过,他还没说话,却见老太太陡然跳出来,指着林楚瑜骂:
     “楚瑜你这死丫头!你是不是要弄死你弟弟?你弟弟就是真花你这钱又怎样?都是一家人!你给钱给你弟花也是应该的!”
     “是啊。”楚瑜低着头,喃喃地说了一句:“奶,你说这话我认的,既然都是一家人,我给大力钱花,没什么,小事一桩……”
     她忽然转了性,弄得其他两家都有不祥的预感,尤其是老大家。
     楚瑜勾唇笑:“既然都是一家人,这钱我就不要了!但现在我家一分钱都没有了,就请大伯小叔家照顾我们一些,你看我爸这腿受伤了,作为一家人可不得出点医药费吗?我爸是大伯和三叔的兄弟,是你们家孩子的叔!别的我也不多要,医药费给几十块钱还是行的吧?”
     邻居们一听,当下点头,是啊,既然是一家人给点医药费也没什么!
     林保中和赵开花当下黑了脸,林保国腿受伤他们好不容易才把这事躲过去,怎么可能因为林大力偷钱就让他们给钱?再说了,钱是林大力偷的又不是他们家孩子偷的。
     赵开花当下说:“我们可没钱!你和老三家的事别扯上我们!林大力要是偷钱你就让陈玉梅赔给你们!可别找上我!”
     林楚瑜心里冷笑,关键时候都选择自保。
     陈玉梅听了这话,皱眉道:“郑队长,这事你可不能听楚瑜胡说!我家大力没有偷钱的习惯,钱不是他偷的,是我给的!”
     -
     这时,一旁的林大力打了个哆嗦,看着七叔一脸惧意。
     林楚瑜见了,心里有了主意,她道:
     “林大力,钱到底是不是你偷的?你要不承认,等最后查出来,小心推你去游街!”
     林大力毕竟是孩子,哪里经得起这种恐吓,他突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喊道:
     “啊……钱是我偷的!是我偷的!”
     陈玉梅闻言,看了大家一眼,急了:
     “大力你胡说什么!那钱是妈妈给你的!妈妈给你的!”
     一旁的林保中和赵开花动都不动看热闹。
     林大力哭得一脸都是鼻涕眼泪,他嚎啕:
     “不!妈,是我偷的!我从楚瑜姐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