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七零年代万元户_第9章

小说下载:七零年代万元户作者:池陌更新时间:2017-11-28点击:

枕头里翻出来的!我不想去游街!不想去游街!”
     陈玉梅气得直跺脚!这蠢货!他这么点孩子,就是偷钱也不可能推他去游街的!只要大力抵死不认,没人能把他怎么样,可坏就坏在这孩子自己承认了。
     郑长卫听了这话,心里十分不喜,陈玉梅一直说钱是她给的,帮着大力说谎骗他,他一个大队长做事要是黑白不分,会惹人诟病,陈玉梅这是存心要他丢官?
     郑长卫沉声说:“玉梅!你糊涂!孩子做错事是小,你带回去好好教育就行!可你竟然为了维护孩子帮他说谎!这是大错!你现在就去山脚下,把那10亩地的秧苗插上,算是对你的惩罚!”
     陈玉梅脸都黑了,10亩地的插秧?这不是要了她的命吗?
     她领着大力正打算往家走,偏偏林楚瑜在一旁说:“三婶,我爸的救命钱被林大力花了,你看这……”
     郑长卫皱眉看向陈玉梅:“赶紧把钱还给楚瑜!”
     陈玉梅呵呵笑笑:“郑队长,我回头就还给她,这不是手里没钱吗?”
     林楚瑜平静地说:“三婶,你这是不想还了?我可以等,但是我爸这腿没法等,他还等着这钱救命呢。”
     周围人听了这话,都对着陈玉梅指指点点的,也有说王秀娥偏心的,王秀娥没讨到好处,灰溜溜地回了老大家,陈玉梅见没人撑腰,又被一村人指责,最终无奈地回屋里,不情不愿地把钱掏了出来。
     -
     回到家,秦美丽简直对林楚瑜刮目相看,平常她总想着忍让,结果所有人都来欺负她,没想到女儿竟然能把今天这么棘手的事情处理的很成功,还让所有邻居都说她家的好,这实在是不易!
     秦美丽忽然觉得自己真是没用,她要是有楚瑜这样,这几年也不会被两个妯娌和老太太欺负了。
     楚瑜对这事倒没什么感觉,只觉得能把这2块6毛8分钱要回来就好!
     晚上,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饭。
     “楚瑜,可这平车没接到咱办啊?”秦美丽急了。
     楚瑜叹了口气:“实在不行我就背着去吧!”
     “我明天也不去老师家,帮你背!”工作回来的林楚青咬牙说:“咱们姐弟几个,每人背一麻袋,五块钱能赚到了!苦就苦点,也不能让人瞧不起!”
     林楚瑜叹了口气,这年头交通实在不发达,连平车都没有的日子,实在是太不容易过了。
     谁知,就在这当下,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美丽?你在家吗?”
     秦美丽闻言,推门出去,傍晚的斜阳中,远远立着一个高大的身影。
     “二哥?”秦美丽喊了句。
     楚瑜也出了门,来人正是楚瑜的舅舅秦立农。
     “哥,你咋来了?”美丽问。
     秦立农笑笑,“娘听说你要用车,就朝别人借了辆驴车给你。”
     屋外,一头驴被拴在门柱上,楚瑜见了,一喜。
     早上吵架,下午老太太就知道了,秦美丽有些不自然:“哥,娘都听说了?没说啥吧?”
     “哎!能说啥啊?就是让你自己注意点,别跟公婆起冲突,到时候落不到理,没人说你好。”秦立农说。
     “我知道了,我没事,你让娘不要担心。”
     秦美丽要留秦立农吃饭,谁知秦立农死活不肯,头一回,扔下驴车就跑了。
     一家人对着驴车十分感慨,同时又庆幸,有了这驴车,他们一定能多拉点桑叶去城里,来回也轻松一些。
     -
     当晚,全家人半夜起来帮楚瑜撸桑叶,撸好的桑叶就用麻袋扎好了,就这样,到约好的这天后半夜,鸡一叫,秦美丽就开始做饭。
     秦美丽一共装了近二十个麻袋,差点没把驴车给压翻,楚瑜见了有些担心:
     “妈,这驴能拉动吗?这有上千斤吧?”
     “怎么不能?你姥给你找的车是大轱辘,能拉2000千斤呢!”秦美丽说道。
     楚青今天请假陪楚瑜去市里,就这样,吃完饭,天还没亮,楚瑜、楚青和少安,三个人赶着驴车往市里去。
     有驴车就是快,大概早上8点多,他们赶着驴车到了临淮市。
  
  
   第009章 遇军官
     林少安在前面赶驴车,楚瑜和楚青跟在后面走,毕竟是借人家的驴,东西又实在重,他们很怕驴半路会不配合,还特地带了些粮食青菜喂它。
     快到临淮市区,少安忽然惊了一下:“姐,有民兵在城外守着。”
     “什么?”
     楚瑜一怔,却见几个穿着绿色服装、戴着帽子的人在城门外转来转去,专门查看过往的车辆,显然就是打击她这种私自做生意的人。
     “怎么办?”少安急道。
     他们的驴拖了上千斤货物,就是跑也跑不快,再说来都来了,如果就这样回去,楚瑜实在不甘心,重生后的她算是穷怕了,身上这2块6毛8分钱让她极其没有安全感。
     但是没有介绍信,要是被查到,后果也很严重。
     楚瑜思忖片刻,道:“少安,你去引开他们,我和楚青去南城老路找孙哥!回头还在这里集合。”
     “成!”少安一咬牙,拖着一个装青草的麻袋往城里去,那几个民兵说是民兵,其实都是半大的孩子,估计也就是哪个学校或者宣传队义务出来帮忙的,不是正儿八经的警察,那几人见了少安,当下盯着他。
     少安见状,连忙拖着麻袋往边上的巷子里跑。
     “站住!”几个民兵追着少安就跑。
     楚瑜见了,和楚青坐到车上,赶着驴趁机进了城。
     像他们这样的人很显眼,很容易引人来搜查,楚瑜和楚青一合计,决定走外围,不走市中心,两人对路不熟悉,问了许久才找到南城老路,那边是一片废弃的工厂,说是工厂,也没有后世的规模,不过是砖墙围起几间破旧的瓦房而已。
     -
     楚瑜和楚青一头是汗,俩人跟做贼似的,进了屋,楚瑜把驴车赶进去。
     孙哥果然在,他见了楚瑜,紧张地说:“最近查的严,我还怕你们被抓到呢!”
     “孙哥,怎么到处都是民兵?”楚瑜问。
     “何止是民兵,武装部的当兵的都来了,也不知最近是出什么事了,临淮风声很紧。”孙哥抹了一把汗。
     “我们也是好不容易进来的。”
     他们顾不得闲聊,孙哥查看了桑叶,发觉这批桑叶不仅新鲜而且嫩,正是最适合养蚕的那种,这乡下人果然是实诚,卖东西还替买家考虑。
     孙哥称了重,1029斤!“这样吧!就按照1000斤算给你,给你20块钱,你看怎样?”
     楚瑜和楚青对视一眼,楚青笑得很灿烂,楚瑜没多大反应,点头道:
     “行,孙哥,都听你的!”
     孙哥不觉多了分真心,他道:
     “这是我最后一次收了,这几天天已经热了,桑叶不好保存,蚕马上也不需要桑叶了。”
     “我明白。”这在楚瑜的意料之中,她趁机问:“孙哥下面准备卖点什么?”
     孙哥让人把桑叶搬到自己的车上,用东西罩起来,这才笑着说:
     “小姑娘,你猜猜我下面要卖什么?”
     楚瑜愣了片刻,事实上她最近也在想这件事,桑叶马上不能卖了,她还能做点什么生意赚钱?这76年局限性太大,施展空间小,想来想去,楚瑜觉得唯一靠谱的东西就是那个了。
     楚瑜笑得眉目弯弯。
     “我说了孙哥可别笑话,我想来想去,马上就要到端午节了,这粽叶应该最好卖!”
     孙哥闻言,忽而大笑起来:
     “小姑娘,你可真适合做生意!你说的没错,我下面就要收购粽叶了!”
     楚瑜没想到孙哥会毫无遮掩地把生财之路告诉她,也没想到粽叶真的可行,她问:
     “孙哥,你说真的?粽叶你真要收购?”
     “可不是吗?”孙哥一边数钱一边笑道:“我去年就开始卖粽叶,这东西临淮这边不行,卖不出去。”
     “那您是……”
     “我要找车运去上海这类大城市卖!”孙哥回忆起以前的业绩,心情不错地说:“你不知道,去年我也以为这种东西没人要,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去上海卖,结果上海那边的本地人竟然很捧场,端午节前后,上海粽子叶不好买,我的粽叶可以卖到4、5毛钱一斤!端午节前一天和当天,好的时候能要到1块钱一斤!”
     “这么贵?”楚瑜状似很吃惊,装出一副乡下人的口气:“这个价格比肉还贵呢。”
     “可不是嘛!”孙哥笑道:“谁叫这年头不给卖东西呢,单位发的不够用,上海那么多人,家家都要包粽子,单位能发的有限,他们没处买,一遇到不要票就能买到的,当然很捧场!”
     孙哥之所以把生意经都告诉了楚瑜,到底还是觉得她这样的小姑娘,做点小生意就行,把车运去上海这种地方,不是她目前财力能吃得消的,所以他不怕被抢生意,就是运去也没关系,上海那么大,总有竞争的人。
     楚瑜不觉点头,上海的购买力强除了与粽叶短缺有关,与上海的高收入也有关系,听说上海人月工资至少三十多块钱,好的能有一百块,这样的收入花1块钱买斤粽子叶不算是难事。
     孙哥点好了钞票递给楚瑜。
     这年头零钱很多,楚瑜看着手里这一叠毛票有些犯难,她直接丢给楚青。
     “姐,你数数。”
     楚青数完,激动地说:“正好20!”
     楚瑜看着这叠钱,笑了。
     -
     孙哥告诉楚瑜,到了端午要是她能弄到粽子叶可以来这地方找他。
     和孙哥告别后,楚瑜和楚青直接坐到了驴车上,俩人笑容灿烂,楚瑜笑道:
     “姐,咱们买斤肉回家吧!”
     “行!买肉去!”
     谁知,话刚说完,却见一个民兵指着她们喊道:“你们干什么的?给我站住!”
     楚瑜一愣,楚青急道:“楚瑜!快走!要是被抓住就完蛋了!”
     楚瑜顾不上别的,一脚踢向小毛驴,驴立刻哒哒哒往前走,只是毛驴跑得慢,也不比跑步快多少,楚瑜急坏了,要是被抓到,有理都说不清,她死命赶着毛驴,毛驴拐进一条巷子里,进了另一条大路。
     后面的人暂时没追上,毛驴急匆匆往前跑,谁知,一声轰鸣穿进,伴随着一声刺耳的急刹。
     车差点翻了,还好毛驴停在原地,楚瑜和楚青脸都白了,楚瑜一颗心扑通扑通直跳,后世面对着一大街的车,她也不觉得惊慌,可1976年的街上,根本没有几辆车,楚瑜来往县城这么多次,也不过见到四五辆车,车少,路上都是行人,楚瑜没料到会撞车。
     眼前杵着一辆军用越野车,看样子像是北京吉普212,敞篷的越野车,这车很高,军绿色,特霸气!像一辆钢铁猛兽!搁在街上也异常显眼。
     楚青被吓到了,害怕地瑟缩:“楚瑜,完蛋了,咱们撞到大人物了!”
     这时候,全国的车辆都数的过来,我国与苏联关系又恶化,进口的车辆很少,供不应求,能开车的不是官老爷就是有钱人,而这种吉普车一般是当兵的在用。
     楚瑜拍拍她的手,安慰道:“别怕!有我在!”
     -
     一个穿着军装的驾驶员走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