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心尖宠_第3章

小说下载:心尖宠作者:时衿更新时间:2017-11-28点击:

把衣服下摆完全掀起来,回头把脸埋进枕头里的同时把内裤扯了一半下来。
     对着姜易和医生是完全不一样的两种感觉。
     池烟面红耳赤,连呼吸都是热的,把枕头的温度都给染高不少,贴着鼻子的那一块尤其烫人。
     她甚至能清晰地感觉到冰凉的酒精擦过肌肤,姜易不给她反应的时间,屁股上就一疼,她没忍住闷闷地哼了一声,抓着床单的手也紧了紧。
     等针一打完,池烟就立刻拉好衣服坐了起来,屁股才碰到床又条件反射地起身,屁股受到重创,她疼得整张脸都皱了起来。
     姜易刚才下手确实有些重了,眼睛被女孩子白皙圆润的臀晃了一下,一时就没能控制住。
     他看了池烟刚刚趴过的地方一眼,然后把一次性针头拔下处理掉,突然问了句:“肚子疼不疼?”
     “我屁股……”
     池烟话还没说话,就感觉到小腹有一阵急流滑过去,她的脸色发白,还没来得及红起来就跑进了洗手间。
     大姨妈来得太不是时候。池烟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一刻钟后。
     屁股疼,肚子也疼,就连脑袋都是疼的。
     床单已经被姜易换过,池烟叹了口气,把自己丢进了床上,双脚一抬把拖鞋给蹬掉了。
     姜易进来的时候,池烟还一动不动地趴在床上,如果不是那连绵不断的轻哼声,看起来像是睡过去了。
     池烟的脸底下枕着那几本杂志,封皮冰凉,堪堪将她脸上的热度中和了不少。
     眼皮明明很重,但是意识却无比清醒,她听到身后头有脚步声,好一会儿才扭头看了一眼。
     几秒钟的功夫,姜易已经走过来,杯子被递到嘴角,池烟吸了吸鼻子,一股红糖混合着姜丝的辛辣味道便冲入鼻腔,她接过杯子,捏着鼻子把那杯红糖水一口灌了下去。
     姜易似乎还有公务要忙。
     池烟看见他的笔记本还亮着,上头一行行黑体字当中,她眼尖地看到了“客座教授”四个字。
     啧,还教授。
     教他们怎么三天两头地上头条吗?
     池烟把视线收回来,她睡不着觉,干脆就靠在床头看起了杂志来。
     半小时后,她越看越睡不着。
     姜易就坐在她的右手边,同样的姿势,隔几分钟就要瞥她一眼。
     池烟深呼了口气,到底是没忍住,合上杂志以后转头就说:“姜易,你在外面有多少女人排队等着被你睡我不管,我可以全当做没看见,只要别哪天出来个女人大着肚子来找我,到时候被你妈撞见就不好了。”
     其实都是借口。
     别说姜易他妈,就连她都觉得心里不舒服。
     不会有那个正室愿意接待小三的,池烟也不例外,虽然她对自己正室的身份有些心虚。
     池烟眼睛亮晶晶的,有光影闪动几下。
     她看见姜易轻皱了下眉,眼底的光似乎跟着暗了一下,然后一抬手,搂着她的肩膀揽到了自己跟前,池烟再抬眼的时候,看到了正对着自己的笔记本屏幕。
     上面的聊天窗口还开着,一堆图片排下来,池烟一张张地点开,很容易就辨认出这些都是《名优》这段时间发过的关于姜易的照片。
     和杂志上处理后刊登出来的不大一样,这几张全然没有暧昧的气氛,且背景地点单一,比起来私会,看起来更像是蓄谋已久的偶遇。
     照片下面还有对方的解释――
     【都是我在国外留学时的好朋友,你也知道我在娱乐部成绩不大好,再这样下去饭碗都要丢了,所以我就请她们帮了个忙,说你每周五都会去那里开会……】
     【跟你一起被拍到,就更具新闻价值了,你说是不是?】
     【哥?】
     【四哥?】
     【你说话啊哥!】
     【我之前打电话想问你的,但是一直都打不通……哥,我知道错了,我不该败坏你的名誉……】
     一长串消息拉下来,池烟才想起来去看发消息的人是谁。
     备注特别简洁,只有两个字:楚楚。
     池烟呼了口气,差点就把这个在《名优》工作的小姑子给忘了。
     她本来还在想,哪个知情人士敢放那么大的话,说姜易要是澄清就卷铺盖走人……如果是姜榆楚的话,那这些全部都有了解释。
     以姜榆楚在姜家的受宠程度来讲,姜易澄清这种事应该不会发生。
     池烟有些头疼地按了按眉心。
     除了姜榆楚跟姜易解释的几点,她也知道,最重要的一点她没说出来――这些头条,说不定就是刻意给她看,然后让她心里不舒坦的。
     池烟和姜榆楚没见过几次,但是也知道那丫头不喜欢自己,她不是背地里不喜欢,而是直接摆到了台面上。
     姜榆楚入职《名优》一年,池烟记得前半年全是整版的陆靳声,到了后半年她和姜易结婚开始,就变成了整版的姜易。
     她把视线偏开,然后坐直了身体,重新回到原来的姿势。
     姜易终于开口:“楚楚瞎写的,我不知道。”
     说的好像他知道了就不会让她瞎写了一样。
     池烟没把这么冲的问题问出来,换了一个相对委婉的:“你在国外的时候很忙吗?”
     “嗯。”
     池烟记得,开始的时候她也给姜易打过几次电话,同样没有人接。
     “忙到没时间接电话?”
     姜易把笔记本合上,偏头看过来:“你打过?”
     “妈说你在国外肯定特别忙,她不好打扰你,所以就把打扰你的活都推给我了。”
     她也知道姜易忙。
     出国半年,要处理国外新分公司的各种事宜,还要继续进修他的医学专业,应该都是恨不得每天都有48小时的状态。
     但是池烟没想到会这么忙,忙到电话都没时间接,来回几次之后,她也就没再打过。
     反正打了也是没人接。
     她轻咬着唇角,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倒真像一只小狐狸。
     姜易扯了下唇角,似笑非笑:“真打过?”
     池烟被质疑地有些火大,她皱眉点了点头,然后听见姜易又说了句:“再打一次。”
     有病。
     姜易的眼角微微上挑着,侧眸看她,眼底里似乎飞出了两朵桃花来,勾人地紧。
     池烟被他看了不到半分钟就缴械投降,翻开了通讯录把电话拨了过去。
     一分钟过去……
     两分钟过去……
     到了第三分钟,姜易的手机也没响起来。
     池烟愣了几秒,“你把我给拉黑了?”
     姜易嘴角的弧度勾得越发大,平白带了几分轻佻来,他瞥了一眼池烟的屏幕,“号码错了。”
     池烟:“……”
     她面不改色地把电话挂断,视线在整个房间晃荡一圈,刚要轻咳一声掩饰自己的尴尬,手腕就蓦地一热,男人的手微用力,把她转得侧过了身。
     池烟还没反应过来,姜易的脸就凑近了一些。
     他说话时呼出来的热气全部打在她的嘴角,有些痒,还有些烫。
     “池烟,你以前都怎么叫我的?”
     池烟轻咽口水后偏过头去,没说话。
     姜易的呼吸就全部落在了她的耳侧,“说。”
     池烟依旧不说话,耳根上的绯红却已经开始蔓延至脸侧。
     “困吗?”
     “困。”
     “叫完就让你睡觉。”
     池烟抿了下唇角,她甚至能感觉到自己的胸口一下下地震动――被心跳带动起来的。
     她深呼了口气,“姜……”
     男人温热的唇轻贴在她的耳垂上,池烟往后缩了一下,咬着牙颤着声音脱口而出。
     “姜易……哥哥。”
  
  
   第四章
     池烟的上下眼皮已经开始打架,小腹又不断有阵痛传来,她闭了闭眼睛,晕沉沉地刚要往后靠,腰就被人搂住往前一带。
     隔着一层薄薄的衣料,男人掌心的温度很快传到她的后腰上,灼热滚烫。
     池烟的手轻搭在他胳膊上,一睁眼就能看到他黑沉的眼底,像是有漩涡旋了几个圈之后聚集在一起,她偏了偏头:“我感冒了……”
     池烟的意思很明显。
     姜易的意思比她更明显,把她脸转过去之后,吻就铺天盖地地落了下来,他在她的下唇上一下下地轻咬,细细地将她的唇形勾模了一遍,然后撬开牙关深吻下去。
     池烟脑子越来越热,意乱情迷间,她被姜易推倒在床上,她睁开眼睛去看他,眼底带着一层雾蒙蒙的水汽。
     男人明显要比她专心得多,眼睛微阖,眯成了一条很好看的弧线,睫毛很黑很长,像艺术家精心描绘出来的一样。
     池烟突然想起来,八年前姜易第一次吻她的样子。
     跟现在几乎如出一辙。
     姜易的话向来不多,池烟住在姜家的那段时间,姜家父母刚好有几天碰上事情出差,因为怕池烟自己待着无聊,就让她去实验室去跟姜易玩儿。
     说是去玩儿,其实就是姜易忙自己的,她在旁边写作业。
     姜易跟普通同学不大一样,他有一间独立的实验室,因为平时只有他一个人,即使是在带着药水味的医学院,实验室门口围着的女同学也能排满一条走廊。
     池烟只闷头在姜易旁边写作业,温柔乖巧,因为像他的妹妹,所以还收到不少笼络她的礼物。
     把礼物连续交给他的第五天,也就是池烟要回到临市池家的前一天,她依旧雷打不动地做物理题。
     她那会儿即将高考,学业马虎不得。
     姜易那天破天荒地没有再对着小白鼠,对着一堆人体骨骼标本,低着头写写画画。
     池烟一抬眼,就能看到他的样子,她晃了晃神,不自觉就跟他一样丢了枯燥的物理题,对着那堆骨骼画了起来。
     她学过很长时间的绘画,比例合适线条流畅,很轻易就画得入了迷,连姜易什么时候站在了她跟前都没注意到。
     直到整张纸都被一团黑影笼罩住,她才抬了抬眼,姜易的口罩还没摘下来,声音第一次不像平时那样清朗:“去吃饭。”
     池烟忙不迭起身。
     见姜易根本没注意到那个礼物,她还特地好心提醒:“姜易哥哥,新闻系的一个姐姐送你的礼物。”
     池烟觉得自己自己记性真不错,连跟她只有过一面之缘的姐姐是新闻系的都记住了。
     姜易回过头来看她。
     是看她,从头至尾没有看那包装精致的盒子一眼。
     “池烟,你过来。”
     姜父姜母都习惯叫她“小烟”,但是姜易不一样,他一直都连名带姓地叫她。
     池烟有点儿怕他,手里的笔都还没放下,捏紧了笔杆抬脚走过去,然后站定在他跟前三步左右的距离。
     “再过来点。”
     池烟又挪了一步,心想姜易应该没有那么暴力,因为她私自收了礼物就对她动手。
     更何况,那个礼物还是那姐姐强塞进她手里的。
     池烟走了几秒钟的神,直到胳膊突然被他拽住才回过神来,池烟抬了下眼的功夫,人就被他压在了墙上,姜易扯下口罩,低头吻了下来。
     他那时候不抽烟不喝酒,身上只有独属于少年干净清冽的味道,带着满身的张扬和清冷,当着大半个实验室的骨骼标本的面,吻得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