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心尖宠_第4章

小说下载:心尖宠作者:时衿更新时间:2017-11-28点击:

青涩又纯情。
     池烟大脑当机,手一用力,笔尖就在姜易的白色实验服上拖出了长长的一道线来。
     那时候不觉得有什么。
     现在再一想,池烟觉得姜易简直禽兽。
     对着一个未成年,居然也能下得去手。
     现在她成年了,依旧觉得姜易禽兽。
     对着一个病号兼大姨妈患者,居然也能下得去手。
     池烟被吻得头脑发胀,男人的指尖从她的睡袍缝隙探进去,停留不过三秒钟,又把手抽了出来,姜易起身扯了条被子盖在她身上:“睡觉。”
     说完没再看她一眼,他抬脚走进洗手间。
     池烟在原位置躺了一会儿,眼皮重到根本睁不开眼睛,她抱着被子翻了个身,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沉沉睡了过去。
     姜易冲过澡出来的时候,池烟还沿着床的对角线躺着,占了几乎整张床。
     他把她抱到一侧,给她盖好了被子之后才又把笔记本打开。
     姜榆楚的消息多到有些看不过来,他也没细看,随手敲了两个字过去。
     【等着。】
     发送过去之后,他把电脑和灯关上,把池烟捞过来搂在怀里,抬手轻放在她的额头上,确认她没发烧才拿下来,搁在她的小腹上一下下地轻揉起来。
     ・
     池烟晚上睡得难得这么踏实,直到天都放亮了,她才悠悠转醒。
     另一侧的床单都凉了,姜易明显早就起床。
     池烟突然记起来,他们领证那天,姜易也是抱着她睡了一个晚上。
     她跟姜易相处的时间真不算长,但是居然意外地记得所有细节。
     细节记得太清楚,倒是不太记得那张勾了无数女孩子魂的脸来了。
     池烟把眼睛遮住,这次把他的脸记得清清楚楚,从眼睛到鼻子再到嘴巴,分毫不差。
     已经早上七点半,因为戏份都在下午,池烟也就没急着起床,在床上滚了几圈之后,才慢慢腾腾地爬了起来。
     洗漱完下楼的时候已经八点多,池烟身上穿着最简单的家居服,楼梯踩到了一半就注意到不对劲儿的地方。
     小保姆一看见她就跟她挤眼睛,可惜池烟没看懂她的意思,还是当事人从餐厅走出来,看见她的时候温和地招呼了一声:“小烟醒了啊?”
     池烟一个没留意,差点从台阶上栽了下去,“……妈?”
     沈文馨笑眯眯地点了点头:“快过来吃饭吧。”
     她对这个儿媳妇向来挺满意,人长得好看性格也好,看着就让人喜欢。
     池烟被她看得有点不自在,走过去拉开椅子坐在姜易旁边,默默地吃起早饭来。
     一顿饭下来,池烟最后吃完。
     保姆很快把碗筷撤了下去。
     沈文馨依旧笑眯眯地看了她一眼,不过这人变脸十分迅速,转眼去看姜易的时候,嘴角顷刻间就沉了下来。
     她从旁边的简易书架上抽了本杂志出来,里面有一页还折着,沈文馨翻到那一页,然后把书丢到了姜易跟前的桌子上。
     “解释解释。”
     她不是关心这些娱乐八卦的人,要不是今天等他们下楼等的无聊,随手翻了几眼,到现在都不知道他在国外干了什么。
     “解释什么?”姜易把那本杂志又推回沈文馨面前,往后轻靠了一下,唇角轻勾“妈,你还不如让你的宝贝女儿跟你解释。”
  
  
   第五章
     “这跟楚楚……”
     下一秒,她的话还没完全说出来,就看到姜易手指轻点的地方,印着熟悉无比的两个字。
     姜榆楚回国不久,进杂志社不过一年的时间,杂志社的笔名还是她随口给取的,这会儿看到简直讽刺。
     姜易都不用再多解释,沈文馨自己都把前因后果给脑补出来了。
     她有些头疼地按了按太阳穴,转头对池烟解释道:“小烟,楚楚这丫头不懂事,肯定又是没挖到大料,所以拿她哥来充数的,回头我肯定好好教育她,你别往心里去。”
     见池烟特别乖巧地点了点头,沈文馨才端起杯子轻抿了口茶水,嗓子不再发干以后,她把矛头转向了姜易。
     “还有你,你也收敛着点儿,小烟工作这么忙,还坚持每周都给你打电话,你没事的时候就多陪陪她。”
     池烟被她这么一说,瞬间成了独守空房苦等丈夫回家的思春妻子……她把脸轻撇开,没好意思去看对面的沈文馨。
     而左手边,男人的视线落在她身上,存在感强烈到无法忽视。
     池烟被他看的头皮发麻,一转头,果然看见姜易正挑眉看过来,他的眼睛半眯着,轻舔了一下唇角,动作幅度不大,但是看起来总像是有意引诱别人。
     姜易的视线在她脸上停留几秒,然后转开,他倒是没拆穿她,开口时声音里带了几分隐晦的笑意:“好。”
     ・
     沈文馨正好在休假期间,又有一段时间没见过他们两个了,所以打算住一晚上再回去。
     同为女性,她和池烟有不少话题要聊。
     一直聊到十点多,她跟池烟定好下午拍完戏后去逛街的时间,又看了一眼对面沙发上处理公务的姜易,才拿着那本杂志上楼打发时间。
     客厅里少了一个主力军,很快就恢复安静。
     池烟刚拿出手机,就看到白璐发过来的几条消息――
     【烟儿,你老公终于从这期的《名优》上面下去了。】
     白璐像个二傻子一样,充当起了解说员:【陆靳声以六比五的成绩扳回一局!】
     池烟很快敲了一行字过去。
     【不去电视台当解说员真是委屈你了。】
     插科打诨一阵,白璐又问:【姜总活儿怎么样?】
     【什么意思?】
     【都结婚半年了,还跟我装什么处!】
     池烟还真不是装处,她是真的处。
     她都二十四岁了,在现在这个小学生都虐狗的年代,说出去估计都能遭到他们的鄙视。横竖都不是什么光荣的事,也没什么可装的。
     池烟伸手托了下下巴,抬眼瞥了对着笔记本工作的男人:【真没做过。】
     男人认真的时候最好看。
     不得不承认,这句话放在姜易身上尤其合适。
     池烟轻轻咽了口口水,好不容易才把视线收了回来。
     【你们分床睡的?】
     【没有。】
     那白璐就更没办法理解了。
     【硬不起来?】
     【……我不知道。】
     就同床共枕了两晚,每次都是她先睡着,池烟是真的不知道。
     白璐觉得她在对着一头牛弹琴,她说话也不遮遮掩掩,对好友表示同情:【那以后就只能辛苦你的右手了。】
     池烟其实对性没有太大的渴求。她抿了下唇角,然后十分配合地回复白璐:【不辛苦,还有左手。】
     消息刚发送出去,她冷不丁就听到姜易的声音:“池烟?”
     池烟手一滑,差点把手机扔在地上。
     她抬眼看过去,姜易不知道什么时候把笔记本放到了茶几上,男人的两条长腿交叠搭在一起,深色的西装裤腿挺括平整,白色衬衫的前几颗扣子没有系上,随意懒散。
     “过来,给你看个东西。”
     池烟不明所以地起身,走到他跟前的时候,视线随着笔记本晃了小半圈,还没看清上面的内容,手腕就蓦地被人握住往前拉了一下。
     下一刻,池烟以一种极其暧昧的姿势跌坐在姜易腿上。
     白璐方才一连串的问题还在眼前乱晃,池烟的视线定在男人脸上半秒,开始不受控制地往下瞟。
     姜易的视线同样向下,似笑非笑:“用不用脱了给你看?”
     池烟脸一热,偏过头去:“我不看。”
     池烟待的十分不舒服,她的双脚离地,人虽然瘦,但是由于姜易姿势的问题,她根本不敢把身体的全部重量都压在他身上。
     拖鞋已经从她脚上滑下去,她的脚趾都并在一起,小腿的线条微微绷直,说话的时候声音还有些颤:“姜易,你先放我下来……”
     池烟的话音都还没完全落下,男人带着热气的吻就落在了她的耳垂上。
     似乎是因为医学生都太了解人体结构,他总能轻而易举找到她的敏感点,沿着她的耳垂轮廓轻轻吻过去,说话时呼出来的热气全送进了她的耳朵里。
     “叫老公,我就放你下来。”
     池烟上半身都是软的,轻咬了下唇角,没开口。
     “行,”姜易改了口,“那叫哥哥。”
     这个变态。
     哪有哥哥对妹妹做这种事的。
     池烟:“你要是想听,去听你亲妹妹叫就行了。”
     想听几遍就听几遍。
     池烟能听到姜易喉结吞咽的声音,轻微撩人。他的手从她的上衣下摆探进去,带着几分蛊惑,“你不是想知道我能不能硬么?”
     池烟眼皮一跳,一垂眼,果然看到姜易手边上自己的手机,屏幕还亮着,上头她和白璐的聊天内容一览无余。
     头皮发麻,池烟恨不得挖个洞把自己埋进去。
     姜易的性子冷,包括在性爱方面是冷的。
     最开始的时候,陆靳声那一伙人看片的时候还会叫他,来回几次之后,他们发现女人对于姜易来讲,还不如那群小白鼠来得重要,时间一久,都自动把姜易给忽略了。
     姜易乐得清净。
     他记得自己第一次对这种事有反应,是池烟给他打电话问题的时候。
     陆靳声那天也在。
     池烟理科不大好,那天就卡在了某个点上怎么都没转过来,一着急连声音都带了哭腔。
     她说:“姜易哥哥,我不会做。”
     他的声音几乎立刻就哑了:“没关系,我会就行。”
     陆靳声当时本来正在打游戏,一听这句话立刻就抬头看了过来,一脸见了鬼的表情。
     再低头一看,姜易跟前的纸上只有一道数学题。
     妈的,这个变态。陆靳声心想。
     对着女人不硬,结果对着一道数学题硬了。
     姜易的定力不错,不过那是以前。
     放在现在,姜易觉得自己是在找罪受。
     池烟的眼神柔的似乎能滴出水来,干净无辜,越是这样,他就越是想对她干坏事。
     他下腹一紧,连呼吸都重了些。
     “池烟――”
     男人的声音低沉微哑,性感撩人。
     池烟的心脏像被人软绵绵地捅了一刀,和这刀子一起落下的,还有一道突兀的女声:“对了小烟,我突然想起来……”
     女声突然顿住,“我什么都没想起来,你们继续……”
     池烟立刻就回过神来,推开了姜易就跳到了地上,她拢了拢耳边的发丝,欲盖弥彰:“妈,你别误会……”
     “没事,我愿意误会。”
     沈文馨话音才落下,很快就传来关门的声音。
     楼上的走廊里已经空无一人。
     池烟眼尾的余光第二次瞥向姜易的某个部位,然后拿过了手机跑到了沙发的另一侧坐下。
     她的心跳还没平复下来,连带着指尖都有些颤,她给白璐发消息:【柳下惠。】
     【怎么了?】
     【他刚才抱了我半天,没硬。】
     【……烟儿别哭,我们还有手。】
     给池烟发微信的几分钟功夫,白璐还特别贴心地从某宝给她下了一单成人用品。
     ・
     池烟下午拍了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