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心尖宠_第5章

小说下载:心尖宠作者:时衿更新时间:2017-11-28点击:

场雨戏。
     三月的天,洒水车在旁边不停地降水,打在人身上带着一种彻骨的凉。
     一场戏下来,池烟觉得姜易那一针白打了。
     她拿着纸巾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碰巧沈文馨的电话打了进来,她按了接听,一想打喷嚏就拼命地吸气,说话的时候断断续续地不大顺畅。
     沈文馨顿时想歪了:“小烟,你们这部戏这么开放吗……”
     她打电话过来就是问她拍完戏了没,池烟跟其他人打了个招呼,把头发吹得半干,又换了一身干的衣服,这才收拾了东西去找沈文馨。
     虽然同样是姜家人,但是沈文馨爆料的点明显比姜易少了不少,何况姜家人都不大喜欢私生活被打扰,沈文馨跟普通中年人差不多,也不会有狗仔跟着。
     池烟跟她逛街十分放心,退一万步说,即使有人跟她,也会被沈文馨给处理了。
     因为怕沈文馨发现不对劲儿,她下午出门的时候还特地把和姜易的婚戒装在了包里,在进去商场之前拿出来戴在了无名指上。
     大小正合适,戒指一带上,池烟顿时觉得自己身份都不一样了。
     女人逛街,主题就是买买买。小半天走下来,直到晚上七点多,两个人才一起回了家。
     池烟八点半有安排,八点一刻的时候,白璐就开始发微信提醒她。
     【烟儿,别忘了你今天要直播啊!】
     池烟回复了之后,先去冲了个热水澡,头有些晕,出来的时候差不多就到了直播的时间点。
     她以前也直播过,次数不多,不过每次看的人都不少,直播吸过来的粉丝比跑龙套还多了不少。
     池烟倒了杯热水,隔个几分钟就要打几个喷嚏,摄像头都开了之后,她才注意到无名指上的戒指没摘下来。
     她按了按眉心,反应慢了半拍,好几分钟后才把戒指摘下来,随手戴在了食指上头。
     无名指比食指稍细,为了避免到时候不好摘下来,她就戴到了第二个关节稍微下面一点。
     第四次直播,她从打游戏变成了画画。
     比起用电脑软件,她更喜欢手绘,只拿了一支铅笔和一张纸,干脆利落地就起了稿子。
     粉丝们纷纷表示不可置信,愣怔之后开始狂拍马屁。
     【女神画画居然也这么好!】
     【烟烟是不是感冒了啊,一直在打喷嚏?】
     【女神要注意好好休息啊,心疼。】
     弹幕乱飞,但是池烟低着头没去看。
     画到了一半,池烟恨不得剁了自己的这双手。
     纸张上面已经出现了一双眼睛,眼尾上挑,睫毛浓密细长,一双好看的桃花眼。
     和姜易的神似,但是不及他的十分之一。
     她突然停住,然后看了眼屏幕。
     就这么巧,她看到了上头刷过去的一条评论。
     【啧啧啧,这眼睛,真像我四哥……】
  
  
   第六章
     姜易在姜家排行第四,上面有叔叔家里的三个姐姐,下面有姜榆楚一个妹妹。
     虽然池烟从来没见过姜家其他人,但是对他家里了解的还算清楚。
     她皱了皱眉,打算装作没看见这条弹幕。
     但是她显然低估了网友的八卦能力,短短几秒,弹幕就由之前的一条“四哥”,变成了成百上千条的“四哥”。
     一条接一条地晃下来,池烟几乎要不认识这两个字。
     直播间的人越来越多,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质疑画上主人公的身份。
     池烟把那张纸背过去放在桌子上,端起杯子喝了口水。
     她画画的速度快,一双眼睛画下来,连水都还是热的。
     粉丝们见她半天没动静,越发躁动不安。
     【烟烟什么时候有男朋友了?】
     【女神,你的画还没画完呢,想看全脸。】
     【神秘的四哥这双眼睛漂亮到炸裂啊!】
     池烟揉了揉眼睛,看了一眼屏幕右下角的时间。
     晚上八点四十七分。
     姜易还没回来。
     她的嗓子有些干,也懒得开口说话,就又随手扯了张纸下来,在下面写了一行字――
     【嗓子哑了,所以就写给你们看吧。】
     【不是男朋友。】
     她停顿了几秒,视线落在电脑左侧立着的相框上。
     里面姜易的一张证件照,即使是最普通的发型,最规矩的动作和表情,看着都异常赏心悦目――
     这是姜易怕她又把他给忘了,故意放在她电脑跟前让她天天对着的。
     池烟把视线收回来,睁着眼睛就瞎写:【随便画的,没有原型。】
     与此同时,陆靳声在发完那条弹幕之后,刚刚把屏幕偏了下,以确保姜易能看见。
     女孩子的字依旧清秀,只是不比以前工整,多出了几分随性来。
     姜易只看了一眼,就把视线给撇开。
     陆靳声添油加醋:“池烟啊……这是嫂子?”
     他跟池烟以前没有任何交集,最近的一次还是在昨天,姜易跟他提了一次池烟所在的剧组,陆靳声之前没见过她,所以就多问了几句关于她长相上的特征。
     这人当时是怎么说的来着。
     长得最好看的就是。
     而现在,姜易眼里长得最好看的那一个,说上面的他是随便画的。
     姜易把合同合上,没理会陆靳声,推门下车。
     门被关上的同时,陆靳声把视线收回来,屏幕上头赫然又多出了一行字――
     【好看吗?】
     不出片刻,弹幕被刷炸,几乎盖过了那行字。
     陆靳声随手关注了池烟,然后发了条私信过去:【嫂子,我四哥喝多了。而且心情好像不太好。】
     ・
     九点整,池烟退出直播间。
     整杯热水都喝得干干净净,嗓子也不见好转,她拧着眉轻咳了一声清嗓子,然后直接跳过了几百条的消息,把电脑关了机。
     头昏脑涨,今天实在是没有精力去看。池烟把笔记本放在一边,一头倒在了桌子上。
     池烟做了一个梦。
     梦里面,她的视野里没有任何鲜艳的颜色,满目的黑和白,沉重而压抑――那是她舅舅的葬礼。
     也就是在那天葬礼结束之后,池烟被池家的人接到了其他城市生活。
     生母未婚先孕生下她后不知所踪,而生父,更是很早之前就组建了新家庭。她姓池,也真的回到了池家生活,但是池烟自始至终都知道,那里不是自己的家。
     充其量,只是暂时借住的地方。
     无论是梦里还是现实,她都太清楚这个事实。
     所以她才觉得压抑,呼吸一轻一重,眼泪不断从眼角滑出来。心里难受得紧,可是又无论如何都清醒不过来。
     姜易推门进来的时候,池烟就趴在桌子上,左脸贴在桌面上,皮肤白的似乎能透过一层光来,秀气的眉头微皱,眼角湿润。
     女孩子身上带着淡淡的香味,应该是刚刚才洗过澡。
     姜易把领带扯下来,然后轻抱起她放到了床上,拿了换洗衣物进了浴室。
     ・
     池烟醒过来的时候,人已经在床上。
     浴室里有哗哗的流水声传出来,她揉了揉有些酸胀的眼睛,然后拿过手机看了一眼。
     九点半。
     池烟打开微博看了几眼,粉丝增长的数量有些出乎她的意料。
     打开评论才知道,原来是大名鼎鼎的陆靳声关注了她。
     池烟捏了捏额角回关,然后看到了陆靳声的那条私信。
     与此同时,浴室的门被打开,姜易披了件睡袍走出来。
     他明显是没心思去整理睡袍,衣领还大敞着,锁骨突出性感,胸口的肌肉线条流畅有力,水滴顺着头发滴下来,沿着他的下颌滑下去,拖出了一条细细的水渍。
     不出片刻,果然如陆靳声所说,有浓烈的酒味钻进鼻息间。
     池烟皱了皱眉,她不大想动,但还是强撑着身体起了身,趿拉着拖鞋要去楼下给他弄醒酒汤。
     喝这么多,要是直接睡觉,保不准明天会头疼成什么样。
     池烟捂着嘴连着打了几个呵欠,刚走了几步,手腕就被姜易握住。
     男人掌心有些烫,灼灼地覆在她腕间,不轻不重,食指沿着她的细腕内侧轻轻摩挲几下。
     “池烟?”
     池烟没听出他语气里的异常来,倒是能听出他的声音不大正常。
     带着很明显的沙哑,完全不同于平时。
     池烟皱了皱眉,然后踮起脚试探性地摸了摸他的额头。
     果然,是烫的。
     应该是被她给传染的。
     池烟脚落地,刚要把手收回来,就被姜易抬手握住放在嘴边,他的嘴唇同样很烫,带着一层温热的呼吸,悉数落在了她的掌心和手背。
     她抬眼去看他。
     男人的眼睛很亮,带着薄薄的一层光,里面还映着她的影子,不大,但是占据了他整个幽黑的瞳孔。
     池烟手心是痒的,连心都跟着有些发痒,愣了几秒以后,她把手从姜易手里抽回来,快步出了房间。
     池烟煮了一杯醒酒汤,又冲了一杯感冒冲剂。
     不是多复杂的事情,她却迷迷糊糊地做了十来分钟。
     端着两个杯子上楼的时候,姜易正站在落地窗前打电话。
     男人的声音好听,低沉清朗,池烟听得想睡觉。一屁股坐到床上,等姜易打完电话过来,她把醒酒汤先递了过去。
     半分钟后,她重复之前的动作,把感冒冲剂也递了过去。
     姜易接过去,这次却没直接喝。
     他站着,池烟坐着,两人的身高差一下子拉大,池烟由弱势一方变为了底层弱势一方。
     她歪了歪头,解释:“感冒冲剂。”
     姜易洗了个澡,身上酒气虽然浓,但是酒意已经醒了大半,他挑眉看过来,要笑不笑。
     池烟干巴巴地解释:“真的只有感冒冲剂。”
     解释苍白无力,毕竟池烟是有过案底的人。
     姜易上大学那会儿,身后头跟着无数的小尾巴。
     池烟是唯一明目张胆的一条。
     第一次把某个姐姐的礼物转交给姜易的那天,池烟被他瞪了一眼。
     不是恶狠狠的,而是凉嗖嗖的。
     池烟觉得自己没做什么坏事,平白无故被他面无表情地瞪了一眼,心里异常不平衡。
     正好赶上姜易那几天感冒,晚上给他冲感冒冲剂的时候,就报复性地顺带混进了其他药进去。
     她身子虚,所以来例假的时候要吃不少补药,在姜家那段日子她身上就一直带着中药味,倒是不难闻,和着她身上淡淡的沐浴露香,意外地和谐。
     姜易喝那杯加了补血中药的感冒冲剂时,池烟就站在他对面。
     小姑娘那时候没现在高,也就一米六的个子,比他矮了一个头还多。
     整杯见底之后,她问了一个让姜易终身难忘的问题:“好喝吗?”
     姜易下意识勾唇,弧度还没完全扯开,就像是有把火从身体某一处架了起来一样,浑身燥热。
     “姜易哥哥,你流鼻血了。”
     池烟一本正经,眼睛亮闪闪的,像只小白兔,要多无辜就有多无辜,浅粉色的嘴唇轻抿了下,带出了一层水光。
     一张一合间,姜易的鼻血留得更欢了。
     池烟:“我要去告诉阿姨,你居然对着我流鼻血。”
     姜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