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心尖宠_第7章

小说下载:心尖宠作者:时衿更新时间:2017-11-28点击:

步,就仿佛有一根针在脚底扎了一下。
     池烟皱了皱眉,鼻尖渗出了不少的汗。
     她看见一辆出租车开了过来,刚招了招手,就有一辆私家车横在那出租车前面停了下来。
     副驾驶的车窗降下来,开车的人微俯身看过来,“小池?”
     池烟认得这人,曾经在一场饭局碰上过,做音乐的人,跟她倒是还算聊得来。
     池烟扯了下唇角,视线落在身后头那辆出租车上,“菲姐。”
     “去哪儿,我送你。”
     池烟干脆也没再客套,她看见副驾驶上放了东西,就只能拉开后面的车门上去,关上车门才一转头,池烟就和旁边另一人的视线撞上。
     她愣了几秒,“陆……之然?”
  
  
   第八章
     池烟的声音先于她的大脑,还没带出任何的感情色彩。
     隔了好几秒,她才轻咳了一声,略有些不自然地碰了碰嘴角。
     前面的陆菲笑了一声:“上次还听你说喜欢之然来着,怎么这次见到了也没看出激动来?”
     上次……她只是随口提了一句。
     现在被她这么一说,池烟想激动也激动不起来。
     她看了眼手机,尽量轻描淡写地带过这个话题:“菲姐,麻烦送我去明伦医院吧。”
     听到地点,陆菲也没再多废话,立刻踩了油门。
     池烟坐在后座,车窗还开着一些,旁边的男性气息和着风一起飘过来,她心思还在医院那边,乱糟糟地一片中,她还想着:不愧是她的男神,光坐着不说话存在感就这么强。
     她手指在手机壳上轻蹭了一下,车子开到某个路口的时候,开车的陆菲打破沉默:“小池,之然你肯定认识,我就不多介绍了,”年轻干练的女人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陆之然,“之然,这是池烟……”
     陆菲顿了顿,手指在方向盘上轻点,刚要把“你的小迷妹”说出来,池烟突然抬头看了过来。她的眼底干净透彻,还带着午后细碎的阳光,暖洋洋一片,视线只停留一秒,然后转过头去冲陆之然笑了一下:“您好陆前辈,喜欢您很久了……”
     这话有歧义。
     池烟又加了一句:“是喜欢您的电影很久了。”
     这两句话下来,陆之然觉得自己仿佛老了十岁。
     他人长得好看,演技又超群,年纪轻轻就拔得了影帝的头筹,是演艺圈里公认的一颗大太阳。
     而此刻,这个大太阳弯着唇角看向池烟,由于背对着阳光,头发丝上似乎都带起了一层金灿灿的剪影,他说:“我认得你。”
     池烟觉得不可思议。
     陆菲解释道:“上次之然来接我,看到你了。”
     池烟弯了下唇角,紧接着就听陆之然接着道:“你今年多大了?”
     池烟右手搭在左手上,手指无意识地动了一下,突然碰到了那枚戒指,她低头看了一眼,昨天睡得早,忘记把戒指摘下,现在已经移到了左手食指的最底端,她下意识遮了一下,“二十四岁。”
     “我才比你大四岁,没必要喊前辈。”
     前头的陆菲顺口说了句:“喊之然哥哥也行的,他这人比较随和,小池你不用担心他生气。”
     哥哥……
     池烟怕这么喊,姜易听到了会生气。
     她眼睛轻转了下,还没想到该怎么回答,陆之然已经接话道:“不用听我姐的,直接喊名字就行。”
     “好。”
     池烟抿嘴笑了一下,心想:确实随和。
     她早就过了狂热追星的年纪,对陆之然的喜欢停留在特别理智克制的层面上:看过他所有的电影,但是并没过度关注他的私生活。
     甚至远远不如白璐了解的多。
     车子快开到医院的时候,陆菲打趣了句:“小池,医院快到了,真的不需要之然给你签个名吗?”
     池烟:“……”
     她压根没想到这一茬。
     回头一看,陆之然眼底异常温和,“需要吗?”
     “那就麻烦前……你了。”
     池烟打开包翻了翻,也没能从里面翻出一张纸来,车子已经停下,她也没再浪费时间,把手机翻过来一看,然后递了过去:“签在这里吧。”
     质地关系,陆之然的名字写的还算流畅。
     池烟道了谢,打了个招呼之后很快跳下了车。
     不知道今天怎么回事,医院走廊里人满为患。
     池烟从人堆里挤过去,才到了一处空荡的地方,手就被人拽住了,她下意识往回缩,直到皱眉抬头,看清了来人是谁。
     男孩子年纪还不大,也就十七八岁,正是青春朝气的时候,“姐,你可算来了……”
     池燃,她同父异母的弟弟。
     池烟任由他抓着自己的手,眉头轻皱了下,但是到底没推开。
     “姐,你就算不愿意回家,也不至于不接我的电话吧?”
     池烟有些无奈地解释:“小燃,我只是没听见你的电话。”
     她拍戏的时候习惯把手机调成静音,以免耽误整组的进度。
     池燃显然不是太相信。
     池烟对池家没有什么好感。
     一个从开始都在计划着怎么利用她的家,有好感才奇怪。
     不过池燃和现在还躺在病房里的爷爷不一样,他们是这个家里唯一和她亲近些的人,要不池烟也不会被一通电话叫过来。
     池燃委屈巴巴:“姐,你都半年没回家了……”
     从嫁进姜家开始就没回过,电话也很少接。
     “你在姜家过得是不是很不好……我前几天还看见新闻,说姜易……”
     池烟轻咳了一声:“什么姜易,他是你姐夫。”
     池燃不说话了。
     池烟隔着病房门上的玻璃,在外面看了几眼,里面的老人还在熟睡。其实没什么大事,就是老人家年纪大了,身体不如以前硬朗,进医院的次数多了点儿。
     她站了半晌,然后看了眼时间:“小燃,有事给我打电话,我先回去了。”
     再不回去,她怕和池家的其他人撞上。
     懒得应付。
     池燃也知道她不喜欢这个家,嘴巴张了张,还是没把挽留的话说出来。
     少年的个子已经长上来,比穿了高跟鞋的池烟还高了不少,池烟抬手拍了拍他的脸:“好好学习,别惹事,想我了就给我打电话。”
     “那你就会回家来?”
     “我会把你叫出来。”
     少年有些郁闷地点了下头:“知道了姐。”
     池烟这才放心了,又嘱咐了他几句就出了医院。
     医院和民政局正对着。
     池烟没立刻回去,她没开车过来,就随便找了个长椅坐下来,人行道和对面民政局人来人往,池烟支着下巴看过去,微微有些走神。
     就在半年前,她和姜易也一起出现在过这里。
     她是在十六岁的时候回到的池家,母亲生下她后就不告而别,但是好歹还知道和谁生的她,给她留了一个完整的名字才丢给了舅舅。
     舅舅走后,她自然而然地回到了池家。
     毕竟是亲生女儿,池家倒是没不认她。不过池烟这种尴尬的身份,已然类似于私生女,即使了解的人知晓她的父母是在父亲另娶她人之前相识的。
     池家人好面子,容忍不得私生女这类说法,对外就一直声称她是池燃的亲姐姐。
     至于对内……池烟在池家的待遇,可想而知。
     算不上太坏,但是也好不到哪儿去。
     反正回都回来了。
     池家人向来不做亏本的买卖,怎么也要好好利用她一把。
     池家一开始并不是在临安市,前一年才过来,因为根基不稳,根本在这个繁华的大都市站不稳脚。
     越是站不稳,就越是想攀高枝。
     这似乎是人的天性。
     只不过在池家人身上越发明显。
     半年前池烟二十四岁生日那天,自己就成了一根树枝,被池家抛了出去。
     这种做法,类似于卖女求荣。不过池家人虚伪,还给她了一个虚伪的名义,说这叫联姻,嫁得好对她对池家都好。
     她似乎根本没有拒绝的权利。
     生日那天,池家还特地给她办了场奢侈豪华的晚会,邀请了临安市以及临近几个大城市的商政界名流。
     他们都对池烟有信心,毕竟生了一张这样好看的脸,即使小门小户,也算有了些攀上高枝的资本。
     池烟在池家话一向少,那天尤其少。
     池燃跟她说话,她不理。
     白璐跟她说话,她也不理。
     池烟对着红酒杯出了整晚的神。
     白璐心疼她,连打趣都变得有气无力,还说她哪天要是去出演盲女,绝对能拿个最佳新人奖回来。
     晚会觥筹交错,作为主角的池烟,却一句话都不想说。
     时间长了,她被碰杯时的议论声和或欣赏或露骨的目光搞得心烦,跟白璐说了一声,跑到了阳台去透气。
     池烟那天同样穿了双十厘米的高跟鞋,背挺得特别直,快要到阳台的时候,手腕却突然被人拽住,她甚至都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已经被人从后面轻抱住。
     那人身上带了不少的酒气,似醉非醉,只低低说了两个字:“池烟。”
     池烟脑袋一懵,“……你哪位?”
  
  
   第九章
     她当时脑袋里空了一瞬,下意识压低了右肘往后顶,只是还没攻击到那人,胳膊就被他顺势握住,下一秒,她被拉到了几步之遥的阳台外面。
     阳台露天,那会儿已经是九月底,入了秋的夜风带了些微的凉意。
     池烟只穿了件偏现代风的旗袍,裙子下摆开叉到了膝盖上方,因为惯性晃了一下之后,被男人按着手腕压在了墙上。
     她还以为遇上了喝醉的色狼,心跳快的不行,正想着要不要喊出声来,抬了下眼的功夫,她看见了男人的长相。
     阳台上只有几盏壁灯,是很暗淡的荧白色,比月光亮不到哪儿去,完完全全用来装饰用的,没有任何实际意义。
     男人的脸就隐匿在半明半暗的光线里,但是分毫没有影响到他的精致。
     他侧眸看向她。
     似乎是因为喝得有点多了,男人眼底都染上了一层朦胧的醉意,他嘴角轻扯,半眯着眼睛斜了过来:“你说我哪位?”
     池烟脑袋还是懵的。
     她是真的没能立刻认出他来。
     时隔八年,对于从来不对异性上心的池烟来讲,把一个关联不大密切的人模糊掉太容易。
     即使这个人,有着她记忆里最好看的脸。
     池烟盯着他看了几秒,没说话。
     印象还是有的,但是不够深刻。
     池烟绞尽了脑汁,那个名字似乎就到了嘴边上,可偏偏又像是梗在了喉咙里一样,怎么都说不出口。
     她眉毛轻轻地拧了起来。
     姜易的眉毛同样拧了起来,不过几秒就又松开,他抬手,指尖轻轻落在她嫣红的唇上:“还是没想起来?”
     池烟摇了摇头。
     还差一点。
     姜易说话的时候,有一股淡淡的酒气和着风一起飘过来,轻飘飘地钻进池烟的鼻子里。
     她轻眨了下眼睛,还没来得及让他放开她,男人的脸就毫无征兆地压了下来。
     距离不足三厘米的时候,池烟偏了偏头。
     姜易的脸和动作,已经跟他第一次吻她时重合起来。
     池烟那时候心跳正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