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心尖宠_第9章

小说下载:心尖宠作者:时衿更新时间:2017-11-28点击:

向不喜欢和异性有过多的接触,但是姜易挺例外,她从来不排斥和他亲密。
     池烟倒不是想躲,“我那个还没……”
     话还没说完,姜易已经把粥送进了她嘴里,他的声音很低,带着几分的蛊惑和诱导,“好好吃饭,我这周就不碰你。”
     “……”
     好不容易连哄带威胁地把一碗粥都喂进了她嘴里,用来吃药的水都该凉了。
     吃过了药,池烟身体好像一下子都舒服了不少,力气也恢复了不少,她靠在床头坐着看手机,手指无意识地在手机壳轻蹭了几下。
     陆之然的名字就在她的指尖底下,被她轻蹭过了无数遍她还不自知。
     姜易洗过了澡出来之后,池烟的手指还在那个名字上打转。
     他眼底暗了一暗,边擦头发边走过去。
     池烟的左脚脚踝还肿着,跟右脚一比,像是长在了两个人身上一样。
     姜易把毛巾随手扔在了床头柜上,拿了止痛消肿的药膏,扯了把椅子坐下,握着她的左脚脚踝上方的部位往自己跟前拉了过来。
     池烟毫无防备,她的睡衣本来就不是保守派,这么一来,两条腿被他分得有些开,睡衣下摆已经翻到了大腿根的位置。
     池烟个子高,身材比例也好,两条长腿长得尤其漂亮,细长,而且笔直。
     姜易的视线在她白花花的腿上扫了一眼,只一眼,他就收回来,拿了根棉签沾了药膏擦在她的脚踝上。
     男人眉眼微垂,头发还湿着,有水滴沿着他的下巴滴落下来,然后落在池烟的脚背上,冰凉凉的一点。
     池烟把手机翻转过来,盯着上面的名字看了几秒,还没能数清一共有多少笔画,手机就被人拿过去随手扔在了床上。
     男人的声音就在头顶上方响起来,干净清冷,听不出多少情绪:“别看了。”
     池烟:“你刚才说过可以当做没看见的。”
     姜易把棉签扔进了垃圾桶,抬眼看她,他是内双,这么看过来的时候,一双眼睛显得越发深邃,他扯了一下唇角:“我没说过。”
  
  
   第十章
     “说了。”
     “没说。”
     池烟年纪轻轻的也没有耳鸣,还想再反驳几句,结果一抬眼,刚好对上姜易轻悠悠扫过来的视线。
     姜易长得好看她不是第一天知道,眼角微挑着看过来的时候,总像是在蓄意勾引别人。
     池烟仿佛被人灌了一整瓶的酒,整个人都不大清醒,她有些晕头转向地把视线偏开,轻而易举地就被他给带偏了:“哦,那可能是我听错了……”
     姜易同样把头偏开,嘴角微勾,眼底有浅淡的笑意晕染开,他扯了张纸巾擦手,“早点休息,明天我送你过去。”
     池烟觉得姜易跟以前不一样了。
     可是再仔细一想,又分明能和以前重合起来。
     她调整了有些乱的呼吸,长长地吸了口气,然后才抱着被子睡了过去。
     到了第二天,池烟状态明显好了不少。
     除了脚踝依旧有些肿痛外,身体其他部分几乎全都恢复正常,说话时连声音都没那么瓮声瓮气了。
     池烟醒的挺早,但是姜易比她更早。
     去洗手间洗漱的时候,刚好和里面的男人碰上,他似乎是刚洗过脸,还没来得及擦太干,微低着头在打电话。
     回复都是最简洁明了的话――
     “嗯。”
     “好。”
     “知道了。”
     跟以前和池烟说话时一模一样,他本来就是偏冷淡的性子,似乎多说一个字都觉得浪费口水。
     不过她住在姜家的那段时间,听得最多的还不是这三句话。
     同样是三个字。
     不过不是“知道了”,而是“叫哥哥”。
     姜榆楚那会儿已经在国外,池烟从来没多想过,只以为姜易是想妹妹了,所以想从她这里找点慰藉。
     毕竟她和姜榆楚年纪相仿,虽然性格差了挺多。
     池烟微晃了下神,一抬头,刚好看到镜子里面,姜易看了她一眼。
     他的电话还没有打完,那头的人也不知道说了什么,姜易手指在洗手池上轻点几下,一连几分钟都没有回复那人。
     池烟越过他横在自己前面的手去拿洗漱用品,怕打扰到他讲电话,用最小的声音刷完了牙洗完了脸。
     那枚婚戒还在手上带着,因为尺寸不大合适,这会儿有些不好拿下来,她低着头把戒指从食指上转了好几圈,好不容易把戒指转到了指骨处,手就突然被男人拉过去放在了水龙头底下。
     姜易的电话依旧没打完,这次干脆直接开了免提放在了一边。
     那头的人应该是在汇报工作,中文混合着英文一起狂飙出来。
     语速快到离谱,池烟根本就没听懂几句。
     她的手还被姜易拉着,指尖上沾满了被男人用香皂打出来的泡沫,他两指轻捏着戒指的边缘轻轻地转出来,明显比刚才轻松了不少。
     电话里面,那人仍旧在滔滔不绝地说着。
     姜易轻捏着那枚戒指,示意池烟把手给洗一下,简单擦了把手就拿着手机出了洗手间。
     池烟洗完手出来的时候,姜易正在往外面挤药膏。
     这通电话持续的时间似乎有点差,光是池烟知道的,都打了有一刻钟多了,而且看现在的趋势,可能还要再延续一刻钟。
     姜易似乎知道她出来,偏头看她一眼,然后抬手轻勾了下手指。
     池烟抬脚走过去。
     走到他手边上差不多两步远的时候,池烟看到他把床头柜上的药箱往后面推了下,手机再次被他开了免提放在药箱上。
     池烟又往前挪了一步,刚想着坐到床上,就被他拦腰抱起坐到了床头柜上,她的左腿被拉直了抬起来,姜易动作挺快,三两下就把药膏抹在了她的脚踝上。
     池烟看着捏在自己自己脚踝上的那只手,白皙干净,连指甲都修剪地整整齐齐,无名指上的那枚戒指这会儿看着尤其扎眼。
     视线再往上移,她看到男人的脸。
     认真而专注,池烟的呼吸蓦地滞了一下。
     手机就在背后,池烟这会儿能清晰地听到电话那头男人的声音。
     听了小半分钟,她依旧听得迷迷糊糊,好不容易那人语速放慢了一些,说出来的还都是专业术语。
     池烟干脆放弃,药膏已经抹好,姜易把她的腿放下来的时候,还顺带把她的睡袍下摆往下拉了拉。
     池烟晃荡了下双腿,刚要从床头柜上跳下去,男人就俯身凑近了她,与此同时,他的左手从她旁边伸向身后。
     应该是去拿手机的,池烟刚要把脸偏开,后腰却突然被按住往前一推,男人的唇压了下来。
     跟前几次的浅尝辄止不大一样,他这次吻地特别深入,薄唇从她唇上重重地碾过去,池烟紧张地半天没缓过神来,牙关紧闭,连呼吸都比刚才重了不少。
     男人按在她腰后的指尖轻抬,隔着一层睡衣在她身上轻打了个圈,然后在精准无比地在她腰眼上不轻不重地按了一下,池烟身子颤了一下,男人的舌头已经撬开她的牙关挤了进来。
     两人嘴里的牙膏味道是一样的,连身上沐浴露的味道都一样。
     池烟甚至分不清那个是来自自己身上,她双手紧抓着姜易的衬衫袖口,脚尖绷得直直,她甚至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和呼吸同样的乱。
     姜易身上带着惯常干净清冽的味道,和着特别清淡的薄荷香一起钻进鼻子里,池烟突然就觉得有些安心。
     她向来排斥和异性有肢体接触,从中学开始就特别排斥。
     但是姜易第一次吻她的时候,她除了吃惊居然意外觉得没什么。
     池烟甚至一度觉得这个毛病好了,直到上大学的时候,有个男同学抱着一捧玫瑰花跟她告白,紧张地都结巴了,说完了就激动地过来抱她,池烟当时条件反射地就推了他一把。
     那个男生不如看起来强壮,被她推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吓得再也没从她面前出现过。
     还有一次是拍戏的时候,她演的女N号要跟一个男演员抱几秒,结果那男演员刚碰到她,她就往后缩了一下。
     那是她拍戏第一次被卡,卡了四次最后才通过。
     池烟这才知道,她不是不再排斥和异性接触。
     她只是单纯地不排斥和姜易接触。
     所以姜易跟她提结婚的时候,她才没犹豫几秒就答应下来,起码跟姜易结婚的话,婚后亲密的时候不至于条件反射地把他踹到地上去。
     各取所需,又两全其美的事。
     池烟脑袋里一下子晃过很多场景,她有些缺氧,身体有些脱力地往后仰了仰,一不小心就碰到了后面的药箱,药箱撞到墙壁的声音响过一声之后,身后头的手机突然安静了一瞬。
     隔了十几秒,那人才带着疑问叫了一声。
     这次她听清楚了。
     Professor Jiang。
     还姜教授。
     大清早的,姜教授已经都把手伸到她的睡衣里面了。
     池烟被他吻得有点喘不过气来,脸憋的都有些红,刚要推开他,姜易就把脸撇开,他的唇还轻贴在她的脸上,回了电话那头的人一句:“好。”
     池烟甚至怀疑他根本没听到那人问的是什么。
     姜易已经把电话给挂断,然后把她从床头柜上抱下来,“下楼去吃饭。”
     池烟脑子还有些懵,下意识就问:“……那你呢?”
     姜易唇角微勾着,他的眼睛很黑,有浓重的欲望狂风骤雨地刷过,他低头在池烟嘴角吻了下,声音低哑性感:“我去解决生理问题。”
     ・
     池烟再次上了热搜,因为陆之然那条被她手滑点了赞的微博。
     她忙起来的时候根本没时间刷微博,这个消息还是白璐告诉她的。
     不用想都知道,现在她的微博肯定已经炸开了锅。
     池烟暂时还没想好怎么处理,她一个连公司都没有的自由艺人,更不可能有人替她公关,她干脆眼不见心不烦地把大号登出了,注册了个小号登录上去。
     她以为,只要时间长了,这种没有实锤的新闻热度总会下去。
     连白璐都是这么想的。
     直到三天后,她再次刷微博的时候,看见自己和陆之然的名字还在上面挂着。
     姜易很少过问她的工作,不过这几天眼神也明显不对劲儿。
     池烟眼皮狂跳,拿着手机把微博的热搜从头刷到尾,最后还是没按捺住自己的手,一把点进了关于自己的那一条――#陆之然,池烟#。
     在这之前,她以为两家的粉丝会掐起来,然后以她的粉丝落败为最终结果。
     结果一点进去,发现评论的画风跟她想象地不大一样。
     陆之然的粉丝似乎还挺满意她,十条里有九条都是夸她长得漂亮的。
     反倒是她自己的粉丝,成了这汪清泉里的一股泥石流――
     【陆影帝的女友粉们可以放心了,经过对比,我们烟烟上次画的眼睛跟你们影帝没有半点重合的地方。】
     【女神已经三天没有上过微博了,估计是被吓到不敢出声了……烟烟快回来吧,我们不让你继续画四哥了。】
     【烟烟,你是不是把密码给忘了?】
     不愧是真爱粉,果然了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