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陛下总是被打脸_第4章

小说下载:陛下总是被打脸作者:左耳听禅更新时间:2017-11-29点击:

够了!”
     楚沅沉声打断,吩咐一旁的宫人:“让他们的母亲过来把他们各自带走,以后不许在宫中随意闲逛!”
     “还有这些跟在他们身边,明知他们要进梧桐苑却没阻拦的宫人,全部拖下去杖毙!”
     话音落,梧桐苑前顿时乱作一团,女孩子们委屈的抽泣声,宫人们声嘶力竭的哭喊音,侍卫将人强行拉走的拖拽声。
     楚瑶并不关心这些,跟楚沅打了个招呼就进了梧桐苑。
     楚沅背着她将婚事定下,知晓此刻怕是再也瞒不过,只能心虚的跟她一起走了进去,想着待会儿该如何跟她解释。
     …………………………
     梧桐苑的确不同于楚宫的其他地方,不仅翻修过,而且修建的格外精致,富丽堂皇。
     楚瑶在殿中坐下,将主位让给了楚沅。
     为了迎接半年后的婚礼,楚沅已经命人开始给她准备嫁妆,此时的梧桐苑已经与以前不大相同,殿中还多了许多用大红绸布盖着的箱笼,摆放在一处没来得及仔细整理。
     楚瑶却仿佛没看见一般,兀自坐着喝茶。
     楚沅轻叹一声,低声开口:“绵绵,你是不是……已经知道了?”
     楚瑶点头,将杯盏放下。
     “昨日府中下人下山采买,进城后却听说楚魏两国即将联姻,而要嫁过去的人……正是我。下人回府后禀报给我,我才知道,原来父亲已经答应了两国联姻。”
     全城的人都已经知道了这个消息,而她却被蒙在鼓里。
     楚沅垂首,神情愧疚:“为父也是出于无奈,我本想拒绝的,可魏国那边已经应了下来,此时再反悔,只怕不好。”
     “我怕告诉了你,你会生我的气,所以……”
     “我的确是有些生气的,”楚瑶轻抚茶杯杯沿,轻声说道,“不过不是气父亲答应了这门亲事,而是气您答应了却不告诉我。”
     “我是您的女儿,您是楚国的国主,您若有为难的地方,只管告诉我就是了。”
     “我虽然不愿嫁给魏世子,但若大势所趋,除此之外没有更好的办法的话,我也不是那任性妄为,不懂退让之人。”
     “可您应下之后却瞒着我,这让绵绵……有些伤心。”
     楚沅闻言更是愧疚,低着头道:“此事是为父做得不好,我实在是……实在是不知该如何跟你开口。”
     楚瑶轻叹一声,不再提起这个话题,转而说起别的:“母亲呢?怎么不见她跟您一起过来?”
     楚沅面色一僵,道:“她……去恩业寺祈福了。”
     “什么时候回来?”
     楚沅沉默,许久没有说话。
     他的夫人孟氏与他青梅竹马,自幼一起长大,感情深厚。
     两人曾许诺一生一世一双人,白首到老不相离,奈何婚后八年,他们膝下却只有一女,就是楚瑶。
     楚瑶作为质子被送往大燕之后,孟氏郁郁寡欢,身子也每况愈下,一直没能再诞下孩子。
     眼看着二弟以及几位堂弟的儿子都已长成,自己膝下却再无子嗣,楚沅实在是等不及了,与孟氏商议后,纳了两房妾室。
     如今两个妾室都生下了孩子,周氏诞有一子,姜氏诞有一子两女。
     庶长子楚嘉钰今年八岁,次子楚嘉凡今年六岁,虽然年纪都小了些,但他好歹有了继承人。
     于楚沅而言这是放下了一桩心事,于孟氏而言她却始终只有楚瑶一个孩子,所以把楚瑶看得格外重要。
     当初孟氏刚知道楚岱山提出楚魏联姻之计,欲将楚瑶嫁到魏国的时候,就跑去指着楚岱山的鼻子把他大骂了一顿。
     倘若让她知道自己最终还是答应了这个提议,只怕会闹得不得安生。
     所以楚沅借恩业寺一位大师之口,假传楚瑶近来会有一劫,需她这个生母在寺中祈福三个月才能化解,将孟氏留在了恩业寺。
     他知道只要是关于楚瑶的事,孟氏一定都会十分在意,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心态,留在寺中。
     而三个月后,魏国的迎亲队伍就要到了,届时孟氏即便再怎么不愿意,也没办法改变大局。
     只是他没想到……楚瑶会忽然回来。
     楚瑶见他沉默,似乎猜到什么。
     “父亲是不是将母亲支走了?”
     楚沅没有说话,表示默认。
     楚瑶叹道:“父亲大可不必如此,您若觉得不好解释,让女儿去说就是了,女儿就说是自己愿意嫁到魏国去的,想必母亲不会说什么的。”
     楚沅眸光微亮:“绵绵,你……”
     “左右婚期已定,女儿是势必要嫁往魏国的,既然如此,何必因为此事让父亲母亲闹得不愉快?”
     “绵绵最在意的就是您和母亲了,若是因为绵绵而让您两位生了罅隙,绵绵于心难安。”
     楚沅神情微痛,目露不忍。
     他的绵绵自幼懂事,当年去大燕做质子时,亦是这般温声细语的劝慰他,明明只有六岁,别人家的女儿还在含着糖果要父亲抱着玩耍的时候,她就已经强忍着泪水,不哭不闹的自己上了马车。
     他的绵绵啊……若是个男儿该多好!
     楚沅心内感叹,楚瑶这时已起身坐到他身边,挽着他的手臂靠着他的肩说道:“绵绵即将出嫁,临走前只想父亲和母亲能多陪陪绵绵,不然此去经年,不知何时才能与您二位相见。”
     “父亲,您就把母亲叫回来吧,绵绵保证会好好劝她,不让她生您的气的。”
     她说着轻轻晃了晃楚沅的胳膊,清澈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她,好似年幼的小女儿在对父亲撒娇。
     楚沅对自己的另外两个女儿并不是多么喜爱,除了一应日常嚼用不曾少过之外,再没有过多的关注过,但楚瑶于他而言却是一个例外。
     一来她是他跟孟氏唯一的孩子,他虽纳了妾室,但对孟氏的感情却从来不假,对她生下的孩子自然也比其他孩子看重一些。
     二来楚瑶小小年纪就被送往大燕为质,在大燕的那些年又颇能讨得燕帝的欢心,给楚国争取到了休养生息的时间,他心中对她愧疚之外,还有几分与有荣焉的自豪。
     当然,还有一点,就是楚瑶继承了孟氏的美貌,且有过之而无不及,说一句倾国倾城亦不为过。
     这样的女儿拉着自己的胳膊向自己提出一个并不过分的要求,他怎么忍心拒绝?
     遂拍着她的手道:“好,我这就让人把你母亲接回来,正好让她帮你准备嫁妆。”
     “先前你母亲不在,我又不太懂这些,怕宫人准备的不周到,还是拜托你的几位婶母帮的忙。”
     楚瑶抱着他胳膊的手一僵,头垂了下去。
     楚沅看出她神色不对,问道:“怎么了,绵绵?”
     楚瑶沉默了几息,才喃喃开口:“女儿有个不情之请。”
     “你说。”
     “等母亲回来了,能不能让她帮女儿把几位婶母之前给我准备的嫁妆都重新清点一遍?”
     “不是女儿不愿相信几位婶母,实在是……不敢相信。”
     她说着看了一眼放在桌上的象牙团扇,那是青青刚才从梧桐苑前的地上捡回来的。
     楚沅顺着她的目光看去,面色一黑,显然也想到了什么。
     他的那几位弟媳以准备嫁妆唯由,说想带自己的女儿也来搭把手,既能帮帮忙又能学一学如何当家理事,将来出嫁了也不至于两眼一抹黑什么都不会。
     他对这些事并不放在心上,也就没有在意,随口答应了下来。
     谁知她们竟然趁着给绵绵准备嫁妆的时候,乱动梧桐苑的东西,未经同意就拿去收为己用。
     既然连明面上的东西都敢随便拿,那那些已经装箱的,轻易不会再拆开检验的,是不是动起手来就更大胆了?
     楚沅心内微沉,拍着楚瑶的手安抚:“好,等你母亲回来了,让她亲自带人检验。你的嫁妆,为父是决不允许任何人动手脚的!”
     楚瑶笑着点头,留了楚沅在梧桐苑用膳,待吃过饭后亲自将他送了出去,才折返回自己的正殿。
     那柄团扇还在桌上放着,她随意瞥了一眼,道:“拿去烧了。”
     声音清冷,面色淡漠,哪还有半分刚刚娇俏女儿家的模样。
  
  
  
   第5章 笑谈
  
     “娘,不过是一柄扇子而已,她至于发那么大脾气吗,竟然还在君上面前告我的状!”
     楚二娘一上马车就扑进了自家母亲怀里,委屈的把刚才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吴氏,末了红着眼睛哭了起来。
     吴氏是楚滔的夫人,楚二娘的母亲,刚刚正在嗬嫉钣肫渌几位楚家女眷一起为珍月公主准备嫁妆,冷不丁被叫出来,说让她们带着各自的女儿回家,即便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也能猜出定是女儿们惹了什么事,触怒了君上,不然她们不会被这样生硬的“请”出来。
     待听了女儿的讲述,知道此事盖因一把扇子而起,吴氏也蹙了蹙眉。
     “君上还是如此,太宠着珍月公主和孟氏了。”
     在她看来,自己的女儿即便犯了错,不该私自拿那柄扇子,但君上也不至于如此大动干戈,让人不留情面的直接将他们赶了出来。
     这柄扇子若是姜氏膝下那两个庶女的,他定然不会计较,最多让二娘把扇子放回去也就是了。
     楚二娘哭得伤心,抹着泪道:“什么珍月公主!她算哪门子的公主!不过是大燕给的封号罢了,回了楚国还摆什么公主架子,真把自己当大燕人了吗?”
     吴氏听了赶忙去捂她的嘴:“我的小祖宗,这话可不能乱说!”
     楚二娘心知此刻在马车里,周围也都是他们自家人,说些什么也不怕被人听去,把吴氏的手拉了下来。
     “为什么不能说?娘您也看到了,偌大一个楚宫,什么地方都没有修,就她的梧桐苑修的仿佛天上楼阁似的。”
     “放着这么好的宫殿不住,她却住到梧桐山上的公主府去,我们这些姐妹想去拜访,她却一次都没让我们去过,我们至今连公主府的大门朝哪边开都不知道。”
     “这是把自己当楚家人吗?这分明是还把自己当做大燕的公主呢!”
     吴氏心知她这话说的不妥,却也觉得确实如此,这珍月和她娘简直一模一样,心高气傲的,将谁都不放在眼里,什么境况下都不知道低头。
     当初珍月刚回来的时候,三叔楚岱山不过是觉得她身边的下人都是从大燕带回来的,用着不放心,想给她换一批下人,结果她就命人直接将三叔架了出去,并表示今后再也不许三叔登门。
     要知道那可是她的叔祖,她就算对这安排有什么不满,也不能这样直接把人扔出来啊。
     还有她那母亲孟氏,这么多年也没生下个儿子,偏偏却仗着君上的宠爱一直一副清高的样子。
     等将来君上老了,王位交由旁人继承了,她又依靠谁去?
     吴氏心内对这两个人是十分不屑的,但却不好直接跟女儿说出来,遂揽着她的肩劝慰道:“二娘莫气,左右元娘过不了多久就要出嫁了,到时候那公主府空着也是空着,你若想去,娘让你爹找君上求求情,准你带几个小姐妹一起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