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陛下总是被打脸_第6章

小说下载:陛下总是被打脸作者:左耳听禅更新时间:2017-11-29点击:

我有什么不敢娶?”
     此时的魏宫,魏祁也正说出这句话。
     他刚刚才得知父亲竟然明知他不愿娶那珍月公主,却还答应了这门婚事,且连婚期都定下了。
     惊怒之后大步回到了自己的书房,虽然面色不好,却也没有吵闹,看上去很快就冷静了下来。
     萧谨言是魏祁回到魏国之后才结识的好友,亦是他的军师,虽是近几年才跟在他身边的,但对他的性子也有些了解。
     世子这人,隐忍,克制,也因此而有些憋闷无趣,年少老成,现在看着……倒是有了几分少年人的生气。
     他看着他这样的神情,不禁失笑,摇着头道:“我大概有些明白,君上为什么要给你定这样一门亲事了。”
     魏祁看向他:“为何?”
     “因为那珍月公主……能惹你生气。”
     魏祁一愣,旋即冷言道:“我没生气。”
     萧谨言看着他一副“我生气但是我不说”的样子,忍不住哈哈大笑。
     “是,是,世子没生气,是我在为你生气。”
     你这样子像是在为我生气?我看更像是在看我的笑话!
     魏祁眸光微沉,握着茶杯的手下意识的收紧,下一刻却又闭了闭眼,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笑够了没有?笑够了就去做事,南边的灾情都处理好了?”
     萧谨言赶忙收敛神色:“没,属下这就去做事。”
     说完转身就向外走去,走了两步却又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怕身后的魏祁听见,忙逃也似的跑出去了。
     魏祁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深吸了几口气,告诉自己不要去想那些往事。
     可耳边还是不断地传来那些嘲笑,一声一声,接连不断。
     “魏彘,魏彘,你去哪儿?”
     “魏彘,我刚刚打了一头野猪,你要不要看看?”
     “魏彘,你离我们远点儿,我都闻见猪圈味儿了。”
     咚!
     魏祁一拳砸在了桌上,额头青筋隐隐浮现。
     意难平,到底是意难平!
     纵然往事已矣,理当随风而去,可那些羞辱,却像是抹不去的印记,每每找到机会,总要涌入他的脑海里,一遍遍的折磨他,提醒他曾经受到的羞辱。
     珍月公主,珍月……像明月一般珍贵皎洁。
     于他而言,却是一生的污点。
     而这个污点,现在又要黏到他的身上了!
     怎么就是甩不掉呢?为什么就是甩不掉!
     魏祁刷的随手翻开了一本书,心中默念起来。
     “所谓修身在正其心者,身有所忿痢咀1】,则不得其正,有所恐惧,则不得其正,有所好乐,则不得其正,有所忧患,则不得其正。”
     “心不在焉,视而不见,听而不闻,食而不知其味。此谓修身在正其心……”
     …………………………
     楚沅来到凤栖宫时,孟氏正独自跪坐在几案前出神。
     她年轻时有楚国第一美人之称,即便如今年华逝去,眼角生出了细纹,但从明艳的五官中,依旧能看出当年绝色。
     特别是当楚瑶回国之后,她的心情也跟着明媚起来,整个人都仿佛年轻了几岁。
     但此时的她孤零零的坐着,神思远游,仿佛又回到了楚瑶在大燕为质的那段日子,无精打采,如同伤了翅膀的蝶儿,让人心疼怜惜,却又不敢靠近,怕会被带到她周围那无尽的绵绵阴雨里,再也见不到日光。
     楚沅一时间竟有些想要离去,犹豫间孟氏抬头看见了他,只一瞬,泪水潸然而下。
     楚沅不好再走,只得抬脚走了过去,在她身边坐下。
     “婉宁……”
     之后便如同当初在梧桐山上唤出那声“绵绵”一般,再无下文。
     孟氏眼中含泪,红唇轻启:“绵绵说她是自愿的。”
     楚沅沉默,没有说话。
     孟氏凄苦的笑:“可我知道不是,她是为了你,为了我,为了大楚,才答应下来。”
     楚沅嗯了一声,眸光低垂:“绵绵向来懂事。”
     “可我宁愿她不懂事……”
     孟氏哭着伏在了楚沅怀里:“我宁愿我的绵绵不懂事啊……”
     楚沅以为她会跟自己争吵,大闹,却没想到她只是哭,伤心的倚在他怀里,泪如雨下。
     如此看来,应该是被绵绵劝住了吧?
     哭泣的女人总是惹人怜惜的,貌美者尤甚,楚沅伸手揽上她的肩,轻声安抚:“等将来大业得逞,绵绵若不愿留在魏国,我还会将她接回来的。”
     孟氏抽噎,眼中却仿佛看到了一丝希望。
     “当真?”
     “当然,”楚沅肯定的答道,“绵绵是我们唯一的女儿,我也不舍得她。”
     不舍得?那还会明知魏国是狼窝虎穴,却还将她送出去?
     孟氏心中冷笑,面上却不显。
     “可绵绵就这样嫁过去,我不放心。”
     楚沅蹙眉,心中有些不喜。
     难道她还是打算劝他收回成命,取消联姻?
     孟氏这时却继续说道:“所以我想将她的嫁妆准备的丰厚一些,免得她将来去了魏国,身边无人可依不说,连手头的银钱都不充裕,受魏人的白眼。”
     这个啊……
     “应该的,她是我们唯一的女儿,嫁妆自然应该丰厚一些。”
     孟氏这才露出几分笑意,又道:“我这辈子就这一个女儿,将来估计也不会再有别的孩子了,所以想把我的嫁妆都留给绵绵,只是……如此一来,怕是会动用国本,惹人非议……”
     孟氏出生于江州百年望族,且在她这一辈中只有她一个女儿,家里如珍似宝的宠爱着,当初的嫁妆亦是轰动京城,让楚京中人开足了眼界。
     但是后来楚国战事频繁,灾祸四起,国库空虚,她的嫁妆被挪用了大半,此时只剩很少一部分了。
     待楚瑶入燕为质,楚国渐渐得以休养生息,国库也日渐充盈起来之后,她也没有提出把自己的嫁妆补回来,自然也没有别人提起。
     可现在若要按照她当初嫁给楚沅时的嫁妆来准备,势必就要从国库中的财物挪出一部分,将之补齐。
     楚沅虽然也说是给楚瑶准备丰厚的嫁妆,但并没有打算丰厚到这个地步,此刻听了她的要求,有些犹豫。
     但低头看见她期盼的眼神,微红的眼角,睫毛上犹挂着的晶莹泪珠,到底不忍心拒绝。
     毕竟那原本就是婉宁的嫁妆,这个要求也并不过分。
     遂低头吻去她眼角的泪,拥她入怀:“好,随你。”
     本就是我的,自然该随我。
     孟氏低头靠在她怀中,冷冷的想着。
     楚沅喜欢她的乖巧顺从,抱了她一会儿才松开。
     “正好绵绵说想让你将弟妹他们之前帮她准备的嫁妆再重新检验一下,既然如此,你索性就都重新开始准备吧,你亲手督办的话,她也能放心。”
     孟氏点头应下,楚沅见她不再愁眉不展,心情也跟着好了很多,当晚歇在了凤栖宫里,翌日如常离开了。
     孟氏在他走后才起身用膳,饭后看了眼宫人递来的楚瑶先前的嫁妆单子,低声冷笑。
     “将我要重新核对公主嫁妆的消息放出去,看看哪些人会着急。”
     宫人应诺,躬身退去。
  
  
   第7章 争议【捉虫】
  
     “要给公主增添嫁妆?”
     “要开国库?”
     “这怎么可以?”
     殿中议论纷纷,众人都在表态,但没有一个人表示支持。
     “君上,公主的嫁妆原本已经够丰厚了,实在没必要再添啊。”
     “是啊,咱们楚国这些年虽然国泰民安,比之以前富足了一些,但君上东征仍需大笔的银子,此时为了给公主备嫁,就动用国库的银两,实在不妥。”
     楚沅自然也知道这些,但他既然已经答应了孟氏,又怎么好反悔?
     何况……
     “夫人想把她自己的嫁妆留给公主,我虽是一国之主,却也不好干涉。”
     嫁妆原本就是出嫁女的私人财产,当初楚国有难,孟氏义无反顾的将自己的嫁妆拿了出来。
     此时她要嫁女儿,想把嫁妆收回去,也是天经地义,实在没有阻拦的道理。
     朝臣不是不明白这一点,但是楚瑶即将嫁往魏国,这么大笔的嫁妆给了她,跟给了魏国有什么区别?
     “万一将来我们楚魏之间发生了什么冲突,公主用她的嫁妆帮魏世子怎么办?”
     那岂不是他们亲手给魏国提供了财力?
     虽然这笔银子还不到足矣影响大局的地步,但也是一笔不菲的收入,于魏国而言是白来的一般,毕竟他们的聘礼可没丰厚到这个程度。
     楚沅听了这人的话,哂笑一声:“不可能。”
     且不说绵绵做不出帮着夫家对付自己母国的事,就冲她与魏世子之间的仇怨,她也不可能与之相处融洽,自然更不会用这笔财物去帮她的仇人了。
     殿中有人也知道这其中涉及的隐秘,亦是觉得不可能。
     但是即便如此,他们还是不愿意珍月公主带着这么大一笔嫁妆出嫁。
     先不说会不会便宜了魏国,至少对楚国而言这是一笔损失。
     楚滔亦觉得不妥,可也找不到合适的理由规劝楚沅。
     况且楚二娘擅闯梧桐苑的事他还没找到机会跟大哥好好解释,也就更加不敢轻易开口。
     思前想后,最终等众人散去后将此事告知了三叔楚岱山,希望他能劝一劝大哥。
     楚岱山得知后反应十分激烈,当下找到楚沅。
     “君上,即便元娘不会这么做,但她嫁去了魏国,许多事情便无法自己做主,万一魏国背着咱们私自动用了她的嫁妆,楚魏两国相隔甚远,我们又何从知晓?”
     “再者,万一元娘在魏国出了什么事,难道……”
     “三叔!”
     楚沅喝止。
     “珍月是本王唯一的嫡女,还请三叔慎言!”
     女儿还未出嫁,三叔就说她要出事,楚沅即便心知有这个可能,也不愿意此时听人说出来。
     不然好像他明知前方是火坑,却还把女儿推了出去一样!
     楚岱山却仗着长辈的身份,不惧于他的怒火,继续道:“我这话说的可能的确不中听,但是君上,忠言逆耳,不能因为不中听就不听,不愿想就不想。”
     “魏世子与元娘旧怨颇深,即便您在婚书上写明了让魏国保证元娘在五年内平安无事,但如今楚魏两国正值结盟之际,若是元娘真的这个时候出了事,难道还要因此打破两国结盟之势,与魏国断绝往来吗?难道能因为元娘不在了,就派人去把她的嫁妆取回来吗?”
     当然不能!
     那么这笔嫁妆,最终还是便宜了魏国,落入了魏国之手。
     楚魏两国虽然现在结盟,但将来大燕被攻下,势必还要产生冲突,届时结盟的格局必将打破,成为竞争甚至敌对之势。
     到那时,今日之举就是给魏国提供了财力,让魏国拿着楚国送去的财物,反过来攻打楚国。
     这样赔本的买卖,为何要做?
     楚沅面色阴沉,单手扶额。
     “可我已经答应了夫人,总不好再收回。”
     “这个简单。”
     楚岱山道。
     “夫人当初用自己的嫁妆补贴了国用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