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陛下总是被打脸_第7章

小说下载:陛下总是被打脸作者:左耳听禅更新时间:2017-11-29点击:

如今收回去也是理所当然,君上大可如她所愿将她的嫁妆补齐,只是不能让她给元娘带去魏国。”
     “这样您既归还了她的嫁妆,并不亏欠她什么,也不至于便宜了魏国,让他们平白得了好处。”
     话是这么说,可是婉宁要处理自己的嫁妆,他又凭什么干涉?
     楚沅一时间觉得十分头痛,有些后悔这么轻易就答应了孟氏。
     楚岱山似乎看出他的顾虑,又道:“夫人若坚持要把自己的嫁妆都给元娘,您就让她想想姜氏膝下的十三娘和十五娘。”
     “同是君上您的女儿,即便她们两个是庶出,嫁妆应该比元娘少一些,但也不能少太多吧?”
     “若是夫人此时给元娘准备了如此丰厚的嫁妆,将来两个庶女出嫁该怎么办?该比照什么标准去准备嫁妆?难不成到时还要从国库里挪吗?”
     当然不行!
     楚沅皱眉,摆了摆手:“本王知道了,三叔先回去吧,容我再想想。”
     楚岱山了解他的性子,知道不能将他逼得太紧,不然适得其反,遂躬身退了出去,离开前往梧桐苑的方向看了看。
     想带着嫁妆去魏国享清福?做梦!
     他甩袖而去,走出宫门时看到自家小厮正在宫门前焦急的来回走动。
     “慌慌张张的,像什么话!”
     楚岱山斥责一句。
     小厮却顾不得挨不挨骂了,见他出来赶忙跑了过来,凑到他耳边低语几句。
     楚岱山面色一变,险些揪住他的衣领:“你说什么?”
     小厮苦着脸重复一遍:“孟夫人要重新开箱检验之前已经给公主准备好的嫁妆,三夫人四夫人让小的来找您拿个主意!”
     孟氏乃是楚沅之妻,本应冠夫姓,称为楚夫人。
     但为了和楚家其他几位夫人区分开,大家私底下都称其为孟夫人。
     而三夫人四夫人则是楚岱山的儿媳,前些日子也参与到了给楚瑶准备嫁妆的事中。
     楚岱山胸口一闷,一口气没上来险些背过气去。
     他牙关紧咬,转头再次看向梧桐苑的方向,愤愤低语:“妖女!”
     …………………………
     “老爷,这可怎么办啊?”
     此时的楚宅中,吴氏也正焦急的询问楚滔。
     楚滔刚知道她们在嫁妆中动了手脚,气的恨不能休妻。
     “现在想到问我怎么办了?当初做手脚的时候,怎么不问问我怎么办?”
     他压着嗓子怒吼道。
     吴氏满脸委屈:“是三弟妹和四弟妹提出来的,说是三叔的意思,而且那些吞下来的嫁妆也不是我拿了,我心想着和我也没什么关系,所以……所以就没提。”
     她没有说,另一个原因是楚岱山让她那两个妯娌告诉她,将来楚二娘出嫁的时候,他们会拿出其中的一部分给楚二娘做嫁妆,所以她才动了心。
     楚滔听了却更加生气了:“与你没关系?怎么与你没关系?”
     “你也帮着一起给珍月准备嫁妆了,万一哪天事情败露,你就没想过会被牵连吗?到时候就算你不是主犯,却也逃不脱一个同谋的罪名!”
     “她们说不会被发现的……”
     “她们说你就信?!”
     楚滔没等他说完就打断,只恨她没脑子。
     “珍月手里有嫁妆单子,魏国那边也有,万一魏国使臣开箱检验的时候,发现了被你们做过手脚的嫁妆,你们让两国的联姻还怎么继续?”
     “到时候坏了君上的大事,看他不砍了你们的头!”
     按照惯例,女方出嫁的嫁妆男方是要提前检验过的,免得等女方嫁了过去,发现嫁妆里的东西不齐,说是被男方贪墨了。
     楚瑶作为联姻公主,嫁妆颇丰,魏国使臣是肯定要来检验一番的。
     但因为她的嫁妆很多,不可能一样一样全都拿出来重新验视,所以魏国那边应该只会随机挑选一些箱笼抽查。
     不然等他们一样一样全部查完,婚期都要过了。
     可即便是这样,万一抽到了那些有问题的嫁妆,岂不是当场就要翻脸?
     就算此时不翻脸,等去了魏国,发现楚国在嫁妆上做了假,不也一样要发作?
     这件事无论如何都是会影响到两国关系的,三叔是疯了吗?竟然敢打公主嫁妆的主意!
     吴氏知道她在担心什么,趁他停下的工夫赶紧解释。
     “弟妹他们说这件事是魏国使臣主动提出来的!”
     “……什么?”
     楚滔一愣。
     “这件事是魏国使臣提出来的!”
     吴氏重复道。
     “那使臣写信给三叔,还给三叔立了字据,表示他们什么都不要,只要让公主带着空箱子出嫁,让她没有嫁妆就是了。”
     当然,她们也不敢真的给珍月装一堆空箱子,不然不等别人检验,搬嫁妆的人一抬就知道不对劲了。
     所以他们还是准备了一些,只是不像原来那么多,很多说是已经装箱的东西,其实根本就没装进去,或是换了赝品代替,先放在了君上的妾室姜氏那里,就等着珍月出嫁以后一点儿一点儿偷偷的搬出来。
     楚滔被吴氏刚刚告诉他的消息弄懵了,许久才回过神来。
     魏国使臣提出的?
     而且提出后还什么都不要,只要让珍月没有嫁妆就行?
     难道……是魏世子让人这么做的?
     珍月与魏世子有仇,世子必不会善待她,她到了楚国之后无依无靠,说不定连日常嚼用都会被克扣,届时就只能靠自己带去的嫁妆度日了,但是若没有了这笔嫁妆……
     楚滔心中一寒,打了个哆嗦。
     这魏世子可真是……记仇啊!
     还有三叔……难怪她得知大嫂要把自己的嫁妆全部给珍月以后会反应那么大,原来是因为已经跟魏国使臣有约。
     珍月原本的嫁妆就颇丰厚,若是再加上大嫂的,那就太多了,他根本吃不下,也藏不起来。
     毕竟姜氏的宫殿就那么大点儿,就算把寝宫也全都摆满,也放不下那么多嫁妆。
     藏不起来就只能让珍月带走,但他又答应了魏国使臣不让珍月带那么多嫁妆,若是失约,魏国那边势必会不高兴,到时候他还要想办法去安抚,那就太麻烦了。
     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君上打消给珍月增添嫁妆的念头,他是因为这个,才会急着进宫面见君上。
     “老爷,老爷?”
     吴氏见他半天不说话,开口叫了两声。
     楚滔回神,低声道:“这件事情不行,不能这么做。”
     且不说那魏国使臣给三叔立的字据是真是假,就算是真的,万一他们翻脸不认了,当场开箱检验,三叔还能将那字据拿出来作证不成?
     那岂不是坐实了他与魏国使臣暗中勾结?
     三叔是对珍月的成见太深,才会不顾后果的答应这种事,但他决不能也掺和进去。
     何况如今还不等魏国检验,大嫂已经要重新验视了!
     不等明日,这件事就会东窗事发!
     “你即刻入宫,给大嫂道歉,就说此事是三弟妹四弟妹主谋,你因大家都是妯娌,不敢拆穿她们,所以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吴氏一惊:“那……那岂不是得罪了三叔他们那一房?”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管得不得罪他们那一房?先想想你得罪了大哥大嫂怎么办吧!”
     楚滔简直要被她气吐血,又道:“何况若不是三叔他们拖了你下水,你现在又何必面对如此境况?被人连累了还担心得罪了人家,你到底长没长脑子!”
     吴氏被骂的缩了缩脖子,想想觉得好像也是这个道理。
     虽然觉得不能给二娘挣来那些嫁妆了有些可惜,但眼下是把如今的难关应付过去最重要。
     她应了一声,不敢耽搁,赶紧换了件衣裳入宫去了。
     进了宫才发现,三弟妹孙氏和四弟妹刘氏都已经在这里了。
     她们不会是把黑锅丢给了她吧?
     吴氏心中一颤,赶忙走了过去。
  
  
   第8章 四方
  
     孙氏怕她说漏嘴,趁她还没开口,赶紧接着刚才的话对孟氏认错。
     “夫人,我们真的是受了姜氏的威胁才一时糊涂,听了她的话把公主的嫁妆扣下了一部分,送到了她的宫殿里。可我们自己真的一点儿都没拿啊,天地良心,您去她宫中一搜就知道了!”
     “是啊是啊,”刘氏也忙跟着附和,“您想想,这种半点儿好处都没有的事,若非她逼迫,我们又何必去做呢?”
     吴氏听蒙了,站在原地半晌没反应过来。
     直至孟氏唤她,她才回神,跪坐下来。
     “怎么?二弟妹也是为了嫁妆的事来向我道歉的?”
     孟氏随意的问道。
     吴氏一噎,脸色发红。
     但又想到三弟妹四弟妹都已经来道歉了,丢脸也是大家一起丢,她又什么可怕的?遂点头道:“是啊,说来惭愧,我虽是珍月的婶母,但眼看着这种事发生却没有阻拦,确实是我的错。”
     一句话就把自己放到了旁观者的位置,表示自己只是纵容了别人犯错,但自己并没有参与。
     孙氏与刘氏暗暗咬牙,但却不敢说什么,怕把她惹急了,对大家都不好。
     刘氏抹着眼泪道:“夫人,我们也不想动珍月的嫁妆,可姜氏说您膝下无子,君上又一直着力于培养她所生的九郎,将来九郎势必会继承君上的王位。”
     “我们若不听他的,等将来九郎成了国主,她就……就让我们后悔今日没有出手帮她。”
     这借口牵强的孟氏都有些想笑,但也没有当场拆穿。
     狗咬狗的时候,就让这些狗自己去撕扯吧,免得自己凑得太近了,被蹭的一身脏。
     等到几人都哭够了说完了,孟氏才大度的道:“既然你们也是受人胁迫,那此次我便不予追究了,你们回去好好静思己过,每人抄写金刚经三十遍,在珍月出嫁前送来,就当是给她祈福吧。”
     抄写金刚经三十遍?那她们这几个月岂不是不用做别的了?
     三人面色微变,却也不敢反驳。
     孙氏低声问道:“那公主的嫁妆……”
     “嫁妆我自然是要拿回来的,不过姜氏虽然有错,却为君上诞下三子,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看在她生育有功的份上,这次的事就算了,我会让她悄悄把嫁妆送回来,再给她一次侍奉君上的机会的。”
     孙氏等人面色一怔,显然没想到她会这样说。
     尤其是孙氏与刘氏,面色难看,难掩眸中一抹慌乱。
     按照公公的意思,最好是让夫人带人直接去姜氏院子把东西搜出来,当着楚嘉钰的面给姜氏难堪。
     姜氏身边有他们安排的人,到时会直接堵了姜氏的嘴不让她辩解,再让她当场“意外”身亡,这样的话姜氏就能永远的闭嘴,君上或许也会因为夫人行事过于狠辣而对她心生不满。
     楚嘉钰是姜氏的孩子,又是君上的庶长子,君上这些年一直致力于培养这个孩子做他的继承人。
     到时候他亲眼看着夫人带人查抄了他们的院子,还害死了他的生母,等他长大了,一定会记恨夫人。
     未来的国主与嫡母不和,于三房而言是一件好事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