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陛下总是被打脸_第9章

小说下载:陛下总是被打脸作者:左耳听禅更新时间:2017-11-29点击:

少,而且姜氏昨日还给公主送了大量的添妆。
     姜氏?
     绵绵的婚事已经定下那么长时间了,先前也没见姜氏说要给她送什么添妆,怎么忽然间这么大方?
     楚沅沉吟片刻,摆手示意:“再查。”
     “是,”
     宫人应诺,退了出去,再带回的消息让楚沅一怒之下砸碎了手中茶杯。
     “我就说他们怎么忽然间都默不作声了?原来是被人抓住了把柄!”
     竟然趁着给绵绵准备嫁妆的时候私自贪墨,而且还贪墨了如此之多,真是好大的胆!
     他们难道不知道这样会影响楚魏两国的结盟吗?
     楚沅怒急,将桌上的东西全部掀了下去,许久之后才渐渐平息下来,站起身来。
     “去凤栖宫。”
     “是。”
     宫人即刻退下,准备仪仗。
     …………………………
     凤栖宫里,孟氏和楚瑶正坐在一起看喜服的样式。
     先前吴氏等人为楚瑶挑的款式孟氏不喜欢,尽管已经开始做了,但她还是让人停了下来,打算重新为楚瑶赶制一套。
     “母亲,真的不用这么麻烦,穿哪套都是一样的。”
     “那怎么行?我的绵绵这样好看,应该穿天底下最漂亮的喜服才是。”
     孟氏坚持,将眼前的图样一张张翻过。
     楚沅来到这里时,就见母女两人依偎在一起,有说有笑,仿佛先前根本就没有发生过嫁妆被人侵吞的事情一般。
     他没有让下人通传,径自走到两人身边。
     孟氏与楚瑶看到他,赶忙施礼。
     “君上。”
     “父亲。”
     楚沅伸手将两人扶起来,笑问:“在做什么?这么开心。”
     孟氏指着几案上的图样道:“绵绵之前那身喜服太寻常了,我想从自己的嫁妆里出些银子给她赶制一套新的。”
     楚沅点头:“不喜欢就重新做,哪里需要动用你的嫁妆,你不是要把那些东西都留给绵绵吗?这身喜服从宫中的账上走就是了。”
     “那怎么行?”
     孟氏说道:“我给绵绵挑的喜服价值不菲,若是直接记在宫中的账上,传出去会落人口实的,我可不想我的绵绵出嫁了还被人指摘。”
     楚沅想到那些朝臣们先前不同意孟氏将嫁妆给楚瑶,之后却又全都默不作声的样子,眸光微沉。
     “绵绵是我的女儿,我同意让宫中给她准备嫁衣,谁敢说什么?”
     “可是……”
     “这件事就这么定了,你无需多说。”
     楚沅打断道。
     “绵绵为我大楚在燕国为质七年,如今又去魏国联姻,难道还担不起一身嫁衣吗?谁若有意见就让他们来找我好了。”
     孟氏见他态度坚定,这才不再反驳:“那我就替绵绵谢过君上了。”
     楚瑶这时也在旁边跟着道谢:“多谢父亲。”
     懂事的妻子,乖巧的女儿,楚沅越发觉得只有在他们这里自己才能轻松一点儿,也只有他们从来不给自己添乱。
     “绵绵,我有些话想跟你母亲单独说,你先回梧桐苑去可好?”
     他温声对楚瑶说道。
     楚瑶看了他又看了孟氏一眼,点了点头:“好,那晚上我还能来跟父亲母亲一起用膳吗?等出嫁以后我就再难跟你们一起吃饭了。”
     楚沅宠爱的摸了摸她的头:“当然,只要我有空,你出嫁前我们每天都一起吃。”
     “这可是父亲您说的,不许耍赖。”
     “你这丫头,”楚沅笑着捏了一下她的鼻子,“父亲何时骗过你?”
     骗过啊,你答应过我我的婚事让我自己做主的,却又反悔了不是吗?
     楚瑶笑着站起身:“那女儿先走了,晚上再过来。”
     说着带人退了出去,房中只余孟氏与楚沅二人。
     楚沅看着楚瑶离去的背影,叹了口气:“咱们的绵绵真是懂事。”
     “那当然,她是咱们的女儿啊,咱们唯一的女儿。”
     是啊,只可惜……若是个儿子就好了。
     楚沅心中再次感慨,转过头来看向孟氏。
     “之前让你重新核对几位弟妹给绵绵准备的嫁妆,核对的怎么样了?”
     “都对上了,一样不少,辛苦几位弟妹了。”
     孟氏毫不犹豫的答道。
     楚沅看着她脸上的神色,轻叹一声:“真的都对上了?”
     “是啊,君上怎么忽然问起这个?”
     楚沅无语,轻轻将她拥入怀里,许久才开口:“你何必帮他们隐瞒?我都知道了。”
     怀中的人身子微僵,愣了愣才起身:“君上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懂?”
     “你不是听不懂,你是怕说出来让大家交恶,怕影响了我们兄弟几人的关系,怕传出去让我这个国主被人笑话。”
     堂堂一国之君,被自己的叔伯兄弟以及妾室一起算计,让人知道了还不定怎么笑话他,笑话楚家。
     而且那几个兄弟家的弟媳又一致将这件事推给了姜氏,姜氏独木难支,百口莫辩,势必就要担下大部分罪责。
     到时候为了以示公允,他只能严惩,连姜氏的性命都难以保全。
     而姜氏身段极好,姿容娇艳,他对她也确实是有几分喜爱的,不然也不会这么多年,周氏才只生了一个孩子,姜氏却已经是三个孩子的母亲了。
     孟氏选择了隐忍,既保全了他的颜面,周全了他与几位兄弟的关系,又适当的给了他们一个警醒,还替他留住了姜氏,全心全意的都在为他考虑,让他如何能不动容。
     “若是所有人都像你一样明事理就好了,婉宁。”
     楚沅抱着孟氏说道。
     孟氏却依旧对这件事避而不谈,笑着打岔。
     “君上您过来就是特地说这些我听不懂的事吗?那您可赶紧回去吧,我还要给绵绵挑她的喜服样式呢,不然怕婚期前赶不出来了。”
     除了孟氏,这天底下还有几个人敢说让他赶紧回去?还有谁会不挽留他反而让他走?
     楚沅大笑,揽着她道:“我和你一起挑,给我们绵绵选身最漂亮的。”
     这一挑他就没再从凤栖宫出来,晚上跟楚瑶和孟氏一起用过饭之后,就歇在了凤栖宫里,接下来的几个月直到楚瑶出嫁前,都没再去两个妾室那里一步。
     这既是对孟氏的补偿,也是对姜氏的惩罚。
     姜氏往常还敢装个头疼脑热的把人骗过来,这几个月却是老老实实的,半分歪心思都不敢有,生怕惹怒了孟氏,又提起当初的嫁妆之事。
     …………………………
     七月二十七,天气燥热,守在城门口的官兵没有阴凉可躲,几乎要热晕过去。
     昏昏沉沉间,听到城楼上的人大声喊:“大人,大人!骑兵……有骑兵过来了!”
     城门下的小将一听,一个激灵清醒过来。
     “什么?什么骑兵?”
     说着爬上楼去,顺着兵丁所指的方向看去。
     只见远处一队黑压压的人马正向京城而来,这些人穿着清一色的玄色衣裳,骑着高头大马,一眼望去遥遥看不见尽头,少说也有近千人。
     竟然……竟然真的是骑兵!
     天呐!这些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他们是怎么从边境到这里的?
     前面那些关隘的守城官兵都死了吗?
     小将吓得差点儿尿了裤子,用力扶着城垛才没有瘫倒在地上。
     “关……关城门!禀报君上!敌军来袭了!”
     他说着便要去敲一旁的锣鼓,却被那兵丁拦了下来。
     “大人,他们好像没有要攻打的意思。”
     那队骑兵虽然披挂严整,但并没有疾驰而来,而是不紧不慢的向前走着,不然他们也不会没听到动静,直到现在才发现。
     小将再次向那队骑兵看去,越看越觉得奇怪。
     这队人马队伍整齐,纪律严明,远远看去便有一股肃杀之气,一看就是经过严格的训练的。
     但是他们每隔几人之间便拉着一架马车,车上摆满了大大小小的箱笼,看上去倒像是在押送什么东西。
     似乎有点儿像商队,又有点儿像镖局的镖车。
     总之不管什么……
     “先关城门,报给君上再说!”
     万一是敌军使诈,等走到近前再强攻怎么办?
     兵丁听令,立刻拔腿像楚宫跑去。
     等他走了之后,小将仍旧在原地观察那队骑兵,待骑兵再走进一些,他忽然惊讶的啊了一声。
     “怎么了?大人?”
     旁边有人问道。
     小将用力的眨了眨眼,指着那队兵马。
     “你看看他们的箱笼上是不是都系了红绸?”
     兵丁眯着眼睛看去,半晌后点了点头:“是!真是红绸!”
     “这怎么看上去……有点儿像是嫁妆?”
     难道是哪户人家把女儿嫁到了京城,派了人马来送嫁?
     那也不可能啊!谁家嫁个女儿这么大阵势?万一被人怀疑谋反怎么办!
     “大人,会不会是……魏国使臣带着聘礼来迎亲了啊?”
     “瞎说!”
     小将斥责道:“魏国使臣入城的日子定在了八月初六,怎么会轻易更改?就算改了也会跟咱们打招呼的。再说了,这若是魏国的队伍,那定然会有魏国的旗帜的,你看这队人马哪有?”
     兵丁仔细看去,果然没有。
     那这队人马到底是什么来头?来干什么的?怎么走了这么半天还没看到头?这都已经有两千人左右了吧?
     城墙上的人战战兢兢,等城中几位大将闻讯赶来,楚沅也亲自登上了城墙时,那队黑压压的人马已经在距离城墙一射之地的地方停下,足有三千余众!
     楚沅面色阴沉,让一旁的将士喊话。
     “尔等何人?为何来我楚京门下!”
     为首的男人剑眉星目,身形伟岸,勒着缰绳看着城墙上的人,扬声答道:“宁安寨寨主穆成。”
     紧接着,跟在他身后的男人一个个站了出来。
     “二寨主穆渊。”
     “南牛头何大锤。”
     “北虎翼王大山。”
     “西狮鹫许明义”
     “东花豹周达。”
     几人齐声:“为珍月公主送嫁!”
     话音落,三千众随之高喊:“为珍月公主送嫁!”
     声势浩大,喊声震天,即便是在城墙之上,亦感受到了那高亢的声音所带来的震撼。
     为珍月公主送嫁……
     为珍月公主……
     送嫁?!
  
   第10章 宁安
  
     这是怎么回事?
     城墙上众人面面相觑,最终全都看向了楚沅。
     楚沅跟其他人一样一脸莫名,根本不知道楚瑶什么时候跟宁安寨有了关系。
     宁安寨,位于燕国边境的一个山寨,亦是一个土匪窝子。
     这处山寨始建于四年前,起初人们并没有把他放在心上,只当是跟这乱世中的其他山寨一样,不过是占山为王,打劫一些路过的富商罢了。
     还有人嘲笑这个山寨取了这样一个名字,宁安:宁,安宁,安,平安。
     一点儿也不威武霸气,起不到半点儿震慑作用,反倒有些娘娘腔。
     而宁安寨所处的位置又是一处楚燕两国商贾必经之地,一直以来被各个匪寨频繁争夺,跟宁安这两个字半点儿不沾边儿。
     想在这样一个地方过宁静安稳的日子,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