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重回1988_第4章

小说下载:重回1988作者:寻香踪更新时间:2017-12-01点击:

的票了,求你们放了我吧,我以后再也不做这种事了。”
     之前说话的那个男人喝了一声:“少废话!有话跟我们站长说去。”
     李俊伟过来的时候,恰好就看到了高凉被抓的这一幕,他吃惊地看着高凉被带进了火车站,追了几步,突然想起什么,然后转身就往候车室跑,李俊毅的饭还没吃完,就看见弟弟气喘吁吁地跑回来了:“哥,哥,出事了,快去救人!”
     李俊毅腾地一下站了起来:“怎么回事?”
     李俊伟上气不接下气:“是、是高凉出事了。她被火车站的人抓走了,去见站长了。”
     李俊毅皱起眉头:“火车站的人抓高凉干什么?”
     李俊伟拖着他哥的胳膊:“边走边说。高凉来退票,想把票转给别人,结果被当成票贩子抓了。”他三言两语就把事情交代清楚了。
     李俊毅明白过来,将手里的饭盒塞到弟弟手里:“我知道了,你在这儿等我,我去看看。”最近火车站出现了很多黄牛党,从车站原价买出车票,然后高价卖给那些需要的人,有人投诉到了省火车站,省里最近正在命令人严查呢,高凉这是撞枪口上了。
     高凉被带进了火车站,一路上她已经冷静下来了,这种事说大可大,说小可小,往大了说就是投机倒把,这个年代可是要坐牢的,往小其实也没什么,一个穷苦的女孩子,为了省下退票的手续费而转卖自己的车票而已,如果管事的人动一点恻隐之心,她顶多被教育一番就放出去了,只是不知道她会遇到什么人。这会儿她有点后悔,不应该为省那点钱去卖票的。
     如果这是个梦,倒是没什么可怕的,最怕的是这不是梦,而是真实的。要是那样的话,万一自己坐了牢,弟弟妹妹们要怎么办?她不仅没帮上他们的忙,反而给他们添了麻烦。高凉想到这里十分懊恼。
  
  
   第四章 凉拌粉皮
     高凉和买票的男人被带到了一个房间,买票的男人还在大声嚷嚷要求放了自己,但是没人理他,一个稽查出去了,叫来了一个女工作人员,开始搜高凉的身,高凉很配合地翻出了自己所有的口袋,无奈地说:“大姐,我真的不是票贩子。我就是来退我自己的票的。”女工作人员只从高凉身上搜出来一元钱零钱,这是她本来打算坐公交车用的。
     那个一同被带进来的男人目睹了这一幕,说:“看吧,她真不是什么票贩子。我也很无辜,我就想图方便买一张票,是按原价买的,绝对没有买高价票,可以让我走了吧?”
     “先别闹!”男稽查板着脸,敲着桌子对高凉说,“不管你是不是票贩子,你们的行为已经严重违反了火车站的规定,扰乱了市场秩序,所以一定要接受相应的处罚。”
     高凉听他的语气没有之前那么凶了,估摸着坐牢应该不用了,但罚款是逃不掉了,不知道要罚多少,真是得不偿失,可这世界上哪有后悔药吃呢。
     这时关着的门被推开了,高凉朝门口看去,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男人站在门口,工作人员都叫“站长”。高凉发现跟在站长身后的一个穿着红色篮球背心的年轻男人小声说了一句:“就是她。”对方非常高大,体格健壮又不夸张,裸露的脖子和膀子上汗津津的,高凉看着对方觉得十分面熟,一下子想不起来是谁,对方却叫出了她的名字:“高凉,俊伟说你来退票,怎么退到这里来了?”
     高凉一听俊伟的名字,猛地想起来这是李俊毅,她连忙说:“俊毅哥,我看售票员还没上班,就想早点把票转了回家,没想到他们说我是票贩子。我真不是票贩子,俊毅哥你是知道的,你帮我做下证吧。”李俊毅在车站工作,应该能够为自己作证吧。
     李俊毅看了一下高凉,虽然被当成票贩子抓了进来,难得的是这个丫头居然一脸沉着,没哭鼻子,也没吓得尿裤子,冷静得出人意料,他转过脸对站长说:“陈叔叔,这就是我邻居家的小妹,她人小不懂事,一时糊涂犯了错误,我保证她以后再也不犯了,这次就算了行吗?”
     陈站长看着白白净净的高凉,就是十几岁不谙世事的小姑娘,怎么也不像是票贩子,便点了点头说:“行,这次就算了,你领她回去吧。”
     李俊毅朝高凉使了个眼色:“走吧,回去了,高凉。”
     高凉还没动,买票的男人就抬腿往外走:“那我也可以走了吧。”
     “你不能走,等一下!”一名工作人员发话了。
     那人抬出去的腿又收了回来,表情有些不安:“这应该没我什么事了吧?”
     高凉突然也想起了什么:“站长,我的票还没有退。”刚才她将票交了出去,钱也没拿到手,不能就这么空手而归了啊。
     那名女工作人员好笑地看着她:“你私自卖票被收缴了,还想要票?”
     高凉说:“我不卖票了,按照火车站退票的手续退票可以吗?”那张票二十多块钱,就算扣除退票的手续费,剩下的也可以给高强交一学期的学费了。
     陈站长挥了一下手:“走吧,票就别想要了。我们不追究你的责任就不错了。”
     高凉并不愿意放弃:“站长伯伯,您行行好吧,把票还给我吧,这钱对我来说非常重要,我还要用它给我弟弟妹妹交学费。”
     李俊毅抓着高凉的手腕:“我们先出去再说。”
     高凉不愿意走,李俊毅压低了声音在她耳边说:“你放心,我会帮你将票要回来的。”
     高凉睁大眼半信半疑地看着他,李俊毅朝她点点头,给了一个安抚的眼神:“相信我。”
     出了门,李俊毅说:“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回去帮你要票。”不等高凉说话他就折了回去。
     高凉只好站在原地等他,这本来是极简单的一件事,结果弄得这么复杂,还给李俊毅兄弟添了这么多的麻烦,觉得自己挺郁闷的,又想着幸亏没带高盼过来,否则肯定要把她吓坏了。
     过了大概五分钟,李俊毅回来了,他脸上带着笑容:“站长已经同意给你退票了,还是原价退的,你数数钱。”说着将几张钞票递了过来。
     高凉看着那几张钞票,难以置信地看着李俊毅:“他们为什么又肯给我原价退票了?”
     李俊毅笑着说:“你猜?跟你买票的那家伙才是个真的票贩子,刚才他们从他身上搜出来几十张火车票,所以你也算是间接立了功。”
     高凉被这神转折弄得惊讶万分:“他们就直接搜他的身的?”按说他只是个买票的,怎么也不会搜到他身上啊。
     李俊毅笑着说:“你那张票不是交到那人手里了嘛,他们问他要票,结果他掏出来好几张票,还是不同时间不同目的地的,就这么暴露了。”
     高凉哑然失笑:“还真够戏剧化的。今天真是谢谢俊毅哥了。”
     李俊毅突然抬起手,往前伸了一点,然后又转了个方向,在自己头上摸了一下:“我们出去吧,俊伟该等急了,是他来告诉我你被抓了的。”
     高凉心里默默叹了口气,兄弟俩的人情都欠下了。
     李俊伟站在外面望穿秋水,终于看到大哥和高凉一起出来了,这才松了口气:“高凉你没事吧?”
     高凉冲他笑着摇了摇头:“没事,谢谢你!”
     李俊伟笑了:“没事就好。哥,你吃饭吧。”
     李俊毅接过还剩了一半的饭,找了个阴凉的树荫席地而坐,继续吃饭。高凉这才知道为了帮自己,李俊毅连饭都没吃完,心里越发歉疚了。
     李俊伟说:“高凉,等我哥吃了饭,我们一起回去吧。”
     高凉点点头:“好。”
     李俊伟又说:“刚才是怎么回事,跟我说说呗。”
     高凉便将事情经过大致说了一遍。李俊伟感慨说:“你好大的胆子,你就不怕吗?”
     高凉说:“还是有点怕的,怕被抓去坐牢。”八九十年代的犯罪量刑是相当严重的,高凉也是真的后怕,所以李俊伟兄弟帮她的这个恩情一定要记下。
     这时有个卖凉粉的小贩推着一辆自行车过来了,在他们旁边的树荫下停下,开始吆喝:“凉粉喂――卖凉粉――”
     高凉一看,赶紧跑去买了两碗凉粉过来,这种凉粉跟北方的凉粉不一样,是用凉粉草做成的,可以消烦解渴,是消暑的夏日佳品。高凉将凉粉送到李家兄弟面前:“俊毅哥,俊伟,吃碗凉粉解解渴吧,谢谢你们今天帮我。”
     李俊毅正好吃完饭,将饭盒盖子合上,交给弟弟,看一眼高凉说:“我不爱吃那个,你自己吃吧。好了,我去睡午觉了,你们回去的路上小心。”说着转身走了。
     高凉有些尴尬地看着手里没送出去的凉粉,李俊伟接过其中的一碗:“我吃。你不该买这个的,浪费钱。”
     “不浪费,谢谢你们。”高凉微微笑了一下,看着碗里茶褐色的凉粉,吃了一口,凉凉的滑滑的,有点儿甜味,入口就滑进喉咙里去了,跟果冻似的,味道还不错。
     李俊伟一边吃凉粉一边说:“这个吃着不太过瘾,还是冰棍好,我家里有冰箱,回去给你冻冰棍吃。”
     高凉愣了一下,他家居然就有冰箱了,如果她没记错,这年头的冰箱可是个奢侈品啊。
     吃完凉粉,将碗还给小贩,高凉重新坐上李俊伟的车后座,一路晃晃悠悠地回到家。
     天气太热,又出了点意外,汗早就浸透了高凉的碎花布衬衣,她换了衣服,擦了个澡,被高珊勒令上床躺着休息。高凉也有点想用睡觉来证实自己回到1988年这件事的真实性,便上床睡了,没有风扇,躺下来才知道天气有多热,这还亏得她家是瓦房,要是平房,这屋子真是不能住人了。高凉摇着蒲扇,好不容易睡着了。
     一觉无梦,睁开眼,发现自己还是躺在木架子床上,一切都没有消失,她是真的回到二十多年前了,弟弟妹妹都还安然无恙。高凉躺在床上,觉得自己的血压有些升高,她正咀嚼这种被天上掉的馅儿饼砸中的滋味,突然听见外面有人说话,侧耳倾听,好像是高珊在和一个男的在说话,高凉下了床,发现脖子上都是汗,不过身体上的乏力感已经消失了,心情的舒畅使得身体的康复能力也增强了。
     她走出门,看见高珊端着一个碗进屋来:“珊珊,是谁来了?”
     高珊站住了:“大姐你醒了?是俊伟哥,他奶奶今天做了粉皮,送了点给我们。这个要怎么吃?”
     高凉走过去,看见妹妹端着一大碗半透明状的绿豆粉皮,一大块一大块的,还没有切,看起来十分诱人,令高凉想起了凉皮,粉皮在这种天最宜用来凉拌了。她来了兴致:“我来做吧。”虽然现在这个身体非常健康年轻,但芯子里还是那个卧床已久的她,她已经很长时间没像今天这样有食欲了。
     高珊高兴起来:“好啊,大姐你来做。”大姐的手艺是姐妹几个中最好的,就算是炒个青菜都格外好吃,最近她生病,有几天没给他们做过菜了。
     高凉洗了脸,卷起袖子走进厨房,先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