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重回1988_第15章

小说下载:重回1988作者:寻香踪更新时间:2017-12-01点击:

习的。”
     高凉听见这话,伸出手搂住小弟和大妹的肩:“这样才对嘛。你们以后的主要任务就是好好读书,赚钱的事就交给大姐了,不要辜负大姐的期望啊。”
     高珊低着头:“我一定会好好学习的,大姐。”
     高凉放开他们,击掌说:“好了,今天下午不用摆摊,你们暑假作业写完了没有?没写完赶紧去写。”
     “我还差一点,现在就去写。”高强说着赶紧跑到屋里去拿暑假作业。
     高珊说:“大姐,我毕业了,没有暑假作业。”
     “你昨天不是从俊伟那儿借了本《雾都孤儿》,去看,看完了写一篇读后感给我看。”高凉给小妹布置作业。
     “好。”
     高盼说:“我有些物理题目不会写。”
     高凉看着高盼,弟妹三个中,她的成绩比较让高凉担心,高盼的理科比较差,当初就是没考上高中才跟着自己出去打工的,如今可不能重蹈覆辙了,怎么也得上个高中:“拿来我看看。”
     高盼赶紧拿了作业过来,高凉一看,发现陌生得就像是看天书,她差点忘记自己有二十多年没学过物理了,必须要拿过课本重新研究一下定理和公式才行,便说:“初中的知识我也忘得差不多了,要不去问俊伟吧,他考上大学了,肯定会做。”
     高盼有些意外地看看大姐,还是点头:“好。”抬腿准备去隔壁。
     高凉想起什么来:“你下午再去吧,俊伟还没回来呢,跟他哥出去吃饭了。”这年头又不流行什么毕业旅行,俊伟在家里闲得长毛,他为人又热情,多半会答应,高凉若是给他家教费,应该是不会要的,她琢磨着要给俊伟做点什么好吃的,不然让人家白给妹妹讲题也不好。
     高强突然问:“大姐,俊伟哥真的考上大学了?”
     高凉点头:“对,考上了,应该还是重点大学。你们要多向俊伟哥学习,知道吗?”
     弟弟妹妹眼里流露出向往的神色,大学生,在他们的心目中,那就跟镀了金的佛像一样尊贵,简直就是金光闪闪的。
     高珊捏捏拳头:“我也一定会考上大学的。”
     高强连忙说:“我也要,我也要!”
     只有高盼没有作声,相较于弟弟妹妹的雄心勃勃,她显然对现实认识得更清楚一点,她低下头,开始做自己的作业。
     李俊伟还没回来,他考上大学的事就已经传遍了整条街巷,他可是他们这片第一个大学生,左邻右舍全都过来跟王奶奶道贺,无人不羡慕。
     中国自古就有“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的传统观念,一直到新中国的八九十年代都是很盛行的,当然,中间某个混乱的十年不算。后来随着经济迅速崛起,物质越来越丰富,传统价值观念受到了极大的冲击,整个社会一切向钱看,评判一个人成功与否的标准变成了唯金钱论,也渐渐出现了“读书无用论”的说法。但是在1988年,读书人的地位还是非常高的,因为读书是底层人民最好的出路。
     王奶奶一下午都在招待客人,她家的客人这一天就没断过。一直到下午三四点钟,李俊毅才载着李俊伟回来。李俊伟显然有点喝高了,分开腿坐在自行车后面搂着他哥的腰仰着头放声高歌:“几度风雨几度春秋,风霜雪雨搏激流……”俊伟说话的声音好听,但是唱歌却有点跑调,他很有自知之明,平时是不会在公共场合唱歌的,今天却在寂静的午后引吭高歌,自然引起了街坊邻居的注意,也引来了大家的笑话。
     下午不用摆摊,高凉难得清闲,睡了一个悠长的午觉醒来,这会儿正和弟弟妹妹一起处理前天买回来的新鲜田螺,蝉叫声声,衬得夏日的午后格外宁静。李俊伟的歌声一出现,立即打破了这份宁静,高凉扭头看了一眼,不禁莞尔。
     高珊听见李俊伟的歌声,忍不住伸舌头做了个鬼脸:“强强,你看俊伟哥像不像咱们家那只打赢了仗的花公鸡?那个神气哟。”
     高强还没答话,高盼就说了:“你要是考上了,没准比他还神气。”
     高珊显然对二姐的说法非常不满意:“我才没那么幼稚呢。”
     高凉笑了,这丫头小孩子说大人话,她知道什么叫幼稚啊。
     高强坐在树根上,撅着屁股在桶里捞田螺,然后递给高凉:“大姐,这么多,咱们吃得完吗?”
     高凉接过田螺,将螺尾钳掉:“肯定吃得完,我还怕不够呢。”光自己估计一碗都不够,更何况还有李俊伟兄弟呢。
     钳完螺尾之后,高凉开始清洗处理好的田螺。新鲜田螺买回来,洗净用清水养上两天,滴上两滴香油,使其吐尽杂质和粘液,再钳掉尾部,去掉螺口的掩体角质,用竹刷子反复涮净,然后入锅爆炒,加上各种香料烹饪入味,就成了香辣可口的唆螺,一口吸一个,吃着会上瘾。高凉喜欢吃田螺,前天在市场上看见有个大体肥的新鲜田螺,便买了几斤回来。准备一会儿做好了端去贿赂李俊伟,忽悠他给高盼补课。
     高凉做唆螺很有心得,最好是在催吐完脏东西之后用新鲜的瘦肉泥将田螺喂饱,然后再处理它们,煮的时候用高汤,这样的话味道将会更加鲜美。高凉这回没做得那么讲究,毕竟现在瘦肉他们都不够吃呢,哪有多余的肉给田螺吃,今天没买骨头,高汤也没有。不过就算缺了这两样,高凉也照样能做得香味四溢,让人口水直流。
     高凉等去李家串门的街坊邻居都走了,这才叫上高盼端着做好的唆螺去隔壁。李奶奶正在厨房里做晚饭,李俊毅捧着收音机坐在走廊上听广播,他忍不住抽了抽鼻子,朝高凉看过来:“今天又做了什么好吃的?”
     “唆螺。”高凉看了看,没看见李俊伟,“俊伟呢?”
     李俊毅一听是唆螺,赶紧将收音机放下,起身接过高凉手里发烫的碗:“俊伟喝多了,还没睡醒。”也不洗手,直接抓了一个田螺塞进嘴里,舌尖一接触到田螺,眼睛享受地眯缝了起来,然后用舌头将田螺在嘴里灵活地打了个转,下一刻便将螺壳吐了出来,满意地点头:“好吃!”
     高凉看他吃唆螺的技术简直比自己还要娴熟,可见也是个爱吃唆螺的:“你也爱吃这个?”
     李俊毅点头:“对。”说话间又抓了第二颗。
     高凉看了,忍不住说:“你也不洗下手。”
     李俊毅端着碗朝水龙头走去,一边吃一边洗手。高凉说:“我想找俊伟有点事。”
     李俊毅问:“找他什么事?”
     高凉拉了一下一直没说话的大妹:“盼盼的物理作业不会做,我平时也没什么时间,想让俊伟有空教教她。”
     “可以,我替他答应了,回头等他醒了我跟他说,他肯定同意的。这个谢了。”李俊毅朝高凉扬了一下碗,又抓了一个放进嘴里。
     高凉见他的架势,大有一口气吃光的样子,便说:“记得给俊伟留点。”
     李俊毅没说话,一便吃一边点头。高凉转过身去忍不住偷笑,李俊毅平时酷得就像一条狼狗,结果在一碗唆螺面前完全变成了二哈,也是怪有意思的。
     出了门,高盼悄悄地朝高凉说:“刚俊毅哥好好笑。”高盼胆子小,比较内向羞涩,一直都对冷峻寡言的李俊毅怀着深深的畏惧心理,甚至都不敢正眼看他,更别提主动说话了,所以刚才一声都没敢吭,现在居然敢背地里吐槽他,看来李俊毅刚才的表现给高盼的冲击不可谓不大。
     高凉心想:李俊毅知不知道他的社会他毅哥的形象在她们姐妹心目中已经完全崩塌了?
     高凉晚饭还没吃完,李俊伟就急匆匆跑来了:“唆螺还有没有?”
     高珊看着碗里剩下的最后一个田螺:“这是最后一个。”
     “都归我了。”李俊伟拿过了盛田螺的碗,直接从高凉家的饭锅里舀了米饭进去,抓了一双筷子,将米饭和剩下的汤汁一起搅拌,然后扒了一大口饭,恨恨地说:“李俊毅这个混蛋居然吃独食,一碗螺蛳他就给我留了五个!那也叫给我留了?!气死我了。”
     高凉一听,“噗”地笑出了声,兄弟俩为了一口吃的差点反目成仇:“你喜欢吃的话,过两天我再给你做。”
     李俊伟眼巴巴地看着她:“明天不能做吗?”
     高珊白了李俊伟一眼,声音清脆:“明天买回来还要用清水养两天,不然全是泥巴,怎么吃?”
     “好吧,过两天就过两天,高凉你帮我做唆螺,我教高盼做作业。”李俊伟为了这一口吃的,也是拼了。
     高凉笑眯眯地点头:“好。”
     第二天高凉去市场的第一件事就是买田螺,做唆螺要挑个大新鲜的田螺,个大当然是处理起来方便,吃起来也更过瘾,新鲜的才能养得了两三天,否则不等养干净就已经死掉发臭了,那也不必吃了。
     中午,弟弟妹妹们都去午睡了,高凉将清水养着的田螺清洗了一遍,到了几滴香油进去,然后开始动手做卤菜。院子里传来了自行车铃声,李俊伟在外面喊:“高凉,有你的信。”
     高凉从厨房里出来,看见李俊伟推着车停在院子里的樟树下,他身后还跟着汪莉娜,汪莉娜看见高凉,脸上露出暧昧的笑容:“原来你家住在这里啊。有人从深圳给你写信,是情书吗?”
     高凉一愣,明白过来应该是邓兴华的信,她从李俊伟手里接过信,板着脸:“不是。”连声谢谢都没说,转身进了屋。
     汪莉娜嘻嘻笑:“情书就情书嘛,有什么不好承认的,高中都毕业了。”
     李俊伟皱了一下眉:“不一定吧,兴华也给我写了,难道也是情书?我们几个玩得好而已。”
     汪莉娜继续笑:“跟你是朋友,跟她就未必啦。好了,快点去你家吧,外面热死了。”
     高凉在屋里听见他们的对话,突然间就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了:汪莉娜该不会是喜欢李俊伟,一直拿自己当假想敌吧?
  
  
   第十六章 雨中送暖
     高凉越想越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大,李俊伟在大家眼里是个俊朗帅气的男孩,学习又好,为人彬彬有礼,简直就是当下流行的琼瑶笔下的男主角,肯定得到了很多女生的垂青和爱慕。
     高凉和李俊伟从小一起长大,知道他小时候是个爱哭包、跟屁虫,小学五年级时还尿过床,一直到高二的时候还是个1米6出头的矮土豆,高二一个暑假就长了8厘米,然后长到现在176的个子,完成了从丑小鸭到白天鹅的蜕变,成为了女孩子心目中的白马王子。不过在高凉眼里,还是那个幼稚热情的小伙伴,他们在学校的时候也没刻意避嫌,两人之间互动也不少,估计被很多女同学当成假想情敌了。
     高凉想到这里笑了,俊伟的春天来了呀,不过这个汪莉娜不怎么行,心眼太小了。她看着手里的信,看也没看,随手撕成两截,扔进了灶膛里。邓兴华于她来说,只能当个路人,连朋友都不愿意做,所以根本没有任何兴趣看他的信。
     今天下午陪高凉出摊的是高珊,高凉对高盼说:“盼盼,有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