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重回1988_第18章

小说下载:重回1988作者:寻香踪更新时间:2017-12-01点击:

使她做出来的食物口味独特,令人难以忘怀。以前没有比较,人们还不知道,现在两种凉拌菜一比较,这就衬出了高凉手艺的独特来。从某一种意义上来说,出现了竞争者,反而是给高凉打广告了。
     接下来几天,高凉这边的生意逐渐稳定下来,顾客是分流了一些,但大部分老顾客还是好她家这一口,毕竟能常吃凉拌菜的也不差这点钱。高凉觉得挺宽慰的,就算是对方抢走了一部分客源,她的生意不如从前那样红火,早摊还是能摆下去的,只要攒够了钱,她就能开个店了。按照目前的赚钱速度,这个暑假应该就能攒够盘店面的钱,当然,前提是有店面可以盘。
     一天早上,高凉和高盼如往常一样出门去摆摊。快要立秋了,天气虽然还炎热,但早晚的温差大了起来,早晨的空气十分凉爽,虽然早起辛苦,高凉还是喜欢早上干活,毕竟凉快。
     高凉打了个呵欠,推着车在空寂无人的街上走着,只有车轮转动的辘辘声和姐妹俩走路的声音。高凉其实还挺喜欢这种环境的,没有人打扰,好像整个世界都属于自己,她可以思考一些问题。
     今天却不是,走到半路的时候,迎面来了两个人,准确来说,是两个男孩,一高一矮,看年纪不会比高凉大,高的应该也就是高盼差不多的年纪,矮的比高珊能大一点。高凉本来没觉得不寻常,不许人有事早起啊。但是等走得近了,才发现他们走路的姿势有点怪异,手好像一直放在身后,对方在她们前面停了下来,高个子的打量了一下:“你们是卖凉拌菜的?”
     这个问题很正常,但是语气有点不对,不像是疑问,而是在确认某件事似的。高凉觉察出了语气的不对劲,还没来得及回答,高盼就答了:“是的。”
     随着这一声“是的”,对方藏在身后的右手突然拿了出来,手里拿着一根手臂粗的短棒,直接一棒子朝推车的玻璃砸了过来,“哐”一声脆响,玻璃碎了。高凉扶着拖车的手都震得一麻,她吓了一大跳,大声呵斥:“你干什么?”扑上去想阻拦对方。高盼则吓得往后一躲,缩着身子惊叫出声“啊――”
     对方根本就没有理会高凉,抬手一推,将高凉推了个趔趄,高凉这才发现男女力气的差距原来这么大,她怒吼:“你凭什么砸我的车子?!我又不认识你。”
     高个子男生不理会高凉,对小个子的男生说:“快点啊,动手!”
     “可是,哥……”小个子显然有点被吓到,先是犹豫了一下,一看高个子的“哐哐”砸得一点犹豫也没有,便也举起手里的棒子砸了起来,他们砸完还不算,将推车里的凉拌菜全都掀翻倒在了地上。
     “你们给我住手!”高凉心疼得在滴血了,她再次扑上去制止对方,却被高个子挥开的手一下子击中了颧骨,高凉“啊”地惊叫出声,只觉得眼睛一酸,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捂着脸蹲了下去。
     小个子被吓住了,他眼里露出害怕的神色:“哥,打到人了,我们走吧。”
     高个子终于停了手,看了一眼蹲在地上的高凉,恶狠狠地说:“以后还来卖,我就继续砸。”说完转身扬长而去。
     躲得远远的高盼看见他们走了,赶紧跑了过来,带着哭腔问:“姐,姐,你不要紧吧?伤到哪儿了?”
     高凉抬起头,满脸都是泪痕,不知是疼的还是伤心的缘故,她右边脸颊上已经青了一块,看起来有点骇人,但她顾不上自己的伤:“我没事,快看看车子。”
     高盼伤心得呜呜直哭:“姐,车被砸坏了,菜也倒了。怎么办?”
     高凉抬手抹掉了脸上的泪痕,起身去看推车,玻璃全都给砸碎了,几个搪瓷盆子全都掉在了地上,菜撒了一地,落满了碎玻璃渣,已经全弄坏了。高凉看着眼前的惨状,满心懊丧,一屁股坐在地上,这到底是得罪谁了,完全就是飞来横祸,做点小生意怎么都这么难呢。
     高盼更是哭得六神无主,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办。过了一会儿,高凉平静下来,伸手将搪瓷盆捡起来,菜倒了不能要了,但是东西还是要收回去的,推车的玻璃砸坏了,撑架有的地方扭曲变形了,不知道能不能修好。
     高盼止住哭声,起来帮大姐收拾东西,发现她满手都是血:“姐,你受伤了!”
     高凉用左手捏住被划伤的手指头:“没事。”
     “姐,你别动了,我来。”高盼赶紧来帮忙。
     高凉说:“你慢点,别划伤了。”
     姐妹俩没精打采地推着残破不堪的推车往家走。高盼已经不哭了,她红着兔子眼睛问:“大姐,谁这么跟我们过不去啊?”
     高凉摇了摇头:“我也不太清楚。”不过也不是完全没有线索,那两个男孩长得有点像,很明显是一对兄弟,他们是专门针对自己卖凉拌菜的,还威胁自己不能再卖,那就极有可能是竞争对手,会是那个卖凉拌菜的大婶吗?要怎样求证才知道是不是呢?直接找上门去?她又没有证据,对方抵死不认怎么办?
     李俊毅刚从睡梦中睁开眼,便听见了熟悉的推车声,他拿起手表看了一眼,六点一刻,有点晚了,高凉这才出门?不过那车辘辘声不是越来越远,而是由远及近的,今天生意这么好,这么快就回来了?
     李俊毅从床上起来,打开门,看见高凉果然回来了,他正想张嘴打招呼,却发现有些不对劲,推车上那几个熟悉的红色大字不见了,仔细一看,推车的玻璃好像都不见了。他赶紧跑过去:“怎么了?”这一看不要紧,差点把他给气爆了,“你的脸怎么了?”
     高盼看见熟人,眼泪又下来了,她抬起手臂擦眼泪:“我和姐姐在路上碰到两个男的,他们把我们的车砸了,菜也倒了,还打了我姐。”
     李俊毅走过去,伸手抬起高凉的下巴,低下头仔细检查她脸上的伤,眉头拧成了疙瘩:“我操!谁干的?还伤到哪儿了?”眼中的怒火差点要烧了起来。
     “没有,就是脸被打了一下。”高凉觉得有点不好意思,躲开了李俊毅的手,抬起手碰了一下脸颊。
     李俊毅抓过她手:“这又是怎么回事?”高凉的右手食指上有一道一厘米长的伤口,手上的血迹用凉白开冲掉了些,但没有洗干净。
     高凉抽回手:“收东西的时候不小心被玻璃划伤的。”
     李俊毅简直要气疯了,没想到居然还有人敢欺负他眼皮子底下的人,真是活得不耐烦了:“到底怎么回事,谁干的?你得罪什么人了?”
     高凉皱眉:“我也不知道,没得罪谁啊。就是两个男孩,年纪不大,我也不认识他们,他们一见到我就问是不是卖凉拌菜的,听说是的就开始砸我们的车,倒了我们的菜。砸完了之后还威胁我不许再卖凉拌菜。”
     李俊毅一听,立即明白过来:“我知道了,肯定也是卖凉拌菜的吧。另外那个卖凉拌菜的最近是不是生意不好?”
     高凉说:“应该不是很好。”
     李俊毅点点头:“你赶紧回去洗一下手,家里有药没有,没有我回去拿。”他转身,看见高盼一直在一旁安静地看着他,“高盼你受伤了吗?”
     高盼赶紧摇头:“没有。”
     李俊毅看着她受惊吓的脸:“没事,这事哥帮你们搞定,一定会找到那两个打你们的人。先去休息吧。”
     高凉说:“谢谢俊毅哥。”
     高珊和高强看见受伤的大姐和完全毁坏的推车,吓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眼圈瞬间盈满了泪水,带着哭腔说:“大姐,你怎么了?”
     高凉安慰小弟小妹:“别怕,我没事,就是受了点小损失,不碍事的。”她去洗了手,高盼很积极将搪瓷盆都收出来清洗,高珊也赶紧来帮忙,几个盆子都有不同程度的损伤,有的边磕得变形了,有的底部撞得掉了瓷,没有一个完好的。高珊眼泪浅,洗着洗着又在默默掉眼泪了。
     李俊毅从家里翻出来药,送到高凉家:“这是治跌打损伤的,你抹一点在脸上。还有纱布。”
     高凉接了过来:“好。”
     李俊毅看着姐弟四个,不由得叹了口气:“暂时不用摆摊了,休息两天吧。”
     高凉点点头,这样也没办法卖了,推车坏了,得修好了才能做生意。
     李俊毅说:“药你先拿着,我走了。”
     李俊毅早饭也没吃就出门去了,王奶奶和李俊伟也得知了高凉今天遭遇的意外,都过来关心她俩,听完事情经过忍不住唏嘘感叹,这也太倒霉了,真是飞来横祸。
     李俊伟看着坏掉的推车:“这个要怎么办,能修好吗?”
     高凉摇头:“我也不清楚,等下午我去问问。”现在她身心俱疲,完全不想动弹。
     不到中午,李俊毅就回来了,还带回了那两个肇事者的父母,也就是跟高凉竞争卖凉拌菜的女人。李俊毅拖着那对夫妻,指着院子里破损不堪的推车和高凉脸上的伤给他们看:“看看,这就是你们儿子干的好事!你看看我妹妹脸上的伤,这也是你儿子打的。你抢了我们的生意不说,怎么还有脸来找我们的麻烦?!”
     女人一见这情况,便忍不住捂着脸呜呜哭起来:“对不起,妹子,对不起,我真不知道我家两个畜生能干出这样的事来。”女人一边抹眼泪一边开始诉说自己的苦楚,夫妻俩都下岗了,两个孩子都要上学,家里还有四个老人,絮絮叨叨的,无非就是说自己多么可怜,希望得到高凉的同情。
     俊毅一回来,王奶奶和俊伟也都过来了,听见那个女的哭哭啼啼的,都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李俊毅猛地一拍桌子:“行了,给我闭嘴!”
     女人噤了声,有些惊恐地看着李俊毅,今天李俊毅可是当着他们夫妻的面揍她两个儿子的,简直比恶霸还恶霸。
     高凉这才得了机会说话:“行了,你也别跟我哭穷了,这个世上不止你有困难,比你穷的大有人在,但是谁也没你们这样野蛮霸道。你穷就有理断别人的活路了?既然已经找到了人,我也不想多说什么,冤有头债有主,赔偿我的损失就行了。”
     李俊毅问:“一共损失了多少钱?”
     高凉说:“推车是二十二块钱做的,盆子六个都砸坏了,买的时候花了十八块钱,折旧算十块钱,今天早上的菜一共是二十斤,也就是二十块钱,一共是五十二块钱。”
     李俊毅补充:“你儿子打伤了我妹妹,还恐吓她,推车砸坏了,这两天都做不了生意,连误工费、医药费和精神损失费一共赔一百吧。”
     一直没出声的男人一听这个数,抬手就给了自己老婆一巴掌:“你这个蠢婆娘,好端端的卖什么凉拌菜,都是你惹出来的祸。”
     女人听见这个赔款数额本来就蒙了,这下被丈夫一打,顿时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我没钱,赔不起。”
     “哭什么哭,哭就能解决问题?”男人还想去踹女人,被李俊毅拉住了:“打女人算什么本事!拿钱来!”
     李俊毅比这男的高了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