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重回1988_第19章

小说下载:重回1988作者:寻香踪更新时间:2017-12-01点击:

半个头,这么一吼,男的立即不出声了。女人坐在地上,见李俊毅帮忙拉架,开始指责自己的丈夫:“你这个死男人,窝囊废一个,你除了打我,你还能干什么?这个家还不是靠我养着!我赚钱的时候你们就笑,出了事就怪我!”
     李俊毅冷着脸:“别闹了行吗?这个时候哭穷卖惨有什么用?自己的儿子没教养好,当父母的就得负责。养不教父之过,该赔钱就赔。拿钱,不拿钱就别想走。”
     男的开始撒泼放赖:“我没有钱,要钱没有,要命一条。”看样子是个无赖。
     李俊毅不怕他耍赖,点头说:“行啊,既然你们不愿意赔钱,那我们去找警察来解决,我正好认识公安局的局长。你大儿子年满十六了吧,也能进拘留所了,小儿子去少管所好了,虽然可能也就关个十天半月的,但是这个案底是留定了,以后考学、招工之类的就别指望了。”他这话半真半假,但是确实非常有威慑性。
     男人一听,嘴唇开始哆嗦起来,女人更是吓得惨无人色,他们可以干任何事,但是绝对不敢拿儿子的前途来开玩笑,女人扑过去一把抱住高凉的腿:“我们赔,我们赔。但是我们家实在没钱,妹子,能不能少一点?我去借钱。”
     高凉从来没遇到过这种阵仗,她赶紧扯开女人的手,往后退了几步,躲开对方:“你别这样。”
     女人趴在地上呜呜地哭:“妹子,你就可怜可怜我吧,我家孩子还小,不懂事,他们就是看我做的菜卖不出去,他爸又总是打我,一时糊涂才干出了这种事。”
     李俊毅冷笑:“小?不懂事?等有一天杀了人是不是还可以用不懂事来推卸责任?杀人偿命,打坏了别人的东西要赔,这事你妈没教过你?所以你也没教给你儿子?”
     男人蹲在一旁唉声叹气,女人坐在地上哭。李俊毅不耐烦地双手叉腰:“你也不去打听打听我李俊毅是什么人,连我妹妹都敢欺负,是活得不耐烦了吧?抢了我们的生意,我没去砸你的摊子,你倒好意思来砸我们的摊子了,真他妈的欺人太甚!我狮子大张口了吗?要你赔几百几千了吗?才一百块钱而已,误工费都不止这么点。赶紧给我拿钱,不给钱我们就去报警。一天不赔钱,我就一天揍你儿子一顿,揍到钱还清了为止。”他打人可是有技巧的,打完了还不留伤口。
     女人今天见识过李俊毅揍人,她两个儿子被揍得嗷嗷叫,毫无还手之力,她男人去拉架,一把就被推了个跟头,一家人都奈何不了李俊毅,否则他们夫妇也不会乖乖跟着李俊毅过来。她掏出了自己口袋里所有的钱,数了一遍,看着丈夫:“我这里只有三十二块,你那里有多少?”
     男人扭过脸去:“我没钱!”
     女人走了过去,问他要钱:“我知道你身上有,快给我拿出来。”
     男人怒目而睁,捂住了自己的裤子口袋,躲着老婆,女人伸手去抢,两人开始进行拉锯战。
     高凉无奈地扭过头去,这个女人真是可怜又可悲。弟弟妹妹们都门外看着那对夫妻的闹剧,高凉对他们说:“都进屋去吧,别看了。”
     王奶奶同情地看着高凉,无奈地摇着头说:“碰到这样的事,真是没办法。凉凉你以后出门的时候要小心点。”
     “我知道,奶奶。” 高凉点头答应,但是也很无奈,她只是好好地过自己的生活,根本就没想招惹谁,谁想到还会祸从天降呢。
     那边两口子已经拉扯完了,一共凑了五十二元,女人将钱拿过来给了高凉:“先给你这么多,剩下的钱我会想办法的。”
     高凉接过钱,看着对方默默叹了口气,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她不能纵容别人犯罪,做错了事就要承担责任。
     女人拖着男人走了,说是明天一定凑齐了钱给高凉送过来。
     家里总算是清静了,高凉看着那对夫妻的背影叹息了一声:“何苦呢?”
     李俊毅讥讽地笑了一下,说:“你知道我找到那两个兔崽子,问他们为什么砸你的车子吗?”
     高凉看着他:“不就是因为我影响他们父母的生意吗?”
     李俊毅说:“你的菜做得比他家的好,他们的菜总是卖不出去,天气太热,菜都放坏了,亏了钱,这家男的就总打老婆。女的就说你的菜比她的做得好吃,她的菜才卖不出去。这俩兔崽子听到他妈的话,就觉得你的存在影响了他家的生意,所以就想把你赶走。你说这都什么逻辑,全家都拎不清楚。”
     李俊伟听得直摇头,说:“这家人怎么蠢成这样,为什么不在自己身上找理由,却要在别人身上找借口呢?上梁不正下梁歪,全家没一个好鸟。”
     王奶奶也摇头:“家教有问题,这个女人真是造孽。”
     高凉无奈地摇了一下头:“谢谢俊毅哥帮忙,中午都在我家吃饭,你们坐吧。我去做饭。”
     王奶奶摆摆手:“别弄了,你好好休息一下。等你好了再说。”
     高凉看了一下自己缠着纱布的手指头,也没坚持。王奶奶回去了,李俊毅兄弟没走,李俊伟说:“高凉,下午我陪你去修推车。”
     李俊毅说:“高凉你上次不是说要开店?”
     高凉有点无奈地笑:“是啊。可是我现在也开不起啊,成本太高了。”
     李俊毅说:“9月1号中心市场要开业了,我有个朋友家里在中心市场买了几个铺子,我帮你跟他租间铺面?”
     高凉惊喜地看着他:“真的可以吗?”中心市场开业这个信息她还真不清楚,她从前刚毕业就去了深圳,只知道中心市场是后来开的,但具体是什么时候开的却不知道,没想到就是现在。
     李俊毅点头:“真的,新铺面也不要什么转让费,交押金和房租就可以了。但是新市场也存在着问题,刚开始的时候客流量肯定少,生意可能比较清淡。”
     高凉简直喜出望外:“当然可以。”她知道中心市场的地理位置非常优越,跟县城最繁华的商业街毗邻,用不了多久,生意肯定会红旺起来。就算刚开始的时候生意不怎么样,但维持收支平衡应该不成问题,这个暑假赚的钱应该足够给弟弟妹妹交学费了。
     李俊伟也为高凉感到高兴:“真这样的话那就太好了,高凉你就不用日晒雨淋的了。”
     高凉高兴得直点头,弟弟妹妹们听了也极其兴奋,大姐终于要开店了。
     李俊毅说:“你要是答应的话,我就去跟文武说一声。”
     高凉听见文武这个名字,突然想起了上次在棉纺厂门口碰到的那个国字脸帅哥:“是上次在棉纺厂见到的你那个朋友吗?”
     “对,就是他,他叫朱文武。你要是真决定租,我马上就去跟他说,最好这两天就把合同签了,到时候你直接过去布置就行。”李俊毅说,“过几天我就要走了。”
     高凉一愣,看着李俊毅:“你去哪儿?”
     李俊毅双手托着后脑勺,头往后仰,看着天花板:“我和文武约好了去南方看看,看能不能捣腾点生意做。”他嘴上说得轻描淡写,其实已经筹划很久了。
     “是去广东吗?”高凉问,这个年代正值改革开放蓬勃发展的时期,机遇尤其多,但是陷阱也多。
     李俊毅放下双臂:“嗯,对。”
     高凉发现自己给不了李俊毅任何建议,因为她完全不清楚李俊毅的人生轨迹,只能说:“挺好的,外面机遇很多,趁年轻应该去看看。”不说别的,起码能增长见识、拓展视野。
     李俊毅笑了:“我也是这么想。那就这么说定了,我去跟我文武说声。俊伟你下午陪高凉去修推车。”
     高凉没想到事情居然这么顺利,竟然能够租到一个没有转让金的铺面,李俊毅真是她的福星。
     开店要到九月份了,所以推车还是要修的。当天下午,李俊伟陪同高凉将推车送去修理,师傅说至少需要两天才能修好,因为有些撑架扭曲了,而将材料复原要比装新的更为麻烦。高凉考虑了一下,将推车折旧给了师傅,又添了十五块钱重新做了一个新推车,时间依旧是两天。这就意味着这两天没办法摆摊,至少少赚了四五十块钱,那对夫妇赔偿的其实也才勉强够损失。
     不能摆摊,高凉就当给自己放假了。晚上李俊毅回来,对高凉说:“我朋友说给你留一间位置最好的铺面,还给你最优惠的租金。明天晚上他来我家吃饭,到时候再跟你当面聊聊。”
     高凉点头:“好啊,好啊,谢谢!”
     李俊毅迟疑了一下,这才说出口:“我朋友要过来吃饭。你能不能去我家帮忙做菜?”
     高凉笑容灿烂,酒窝深陷:“没问题,可以的。”
     李俊毅看着她的笑脸,目光从酒窝移到淤青上:“擦药了吗?还疼吗?”
     高凉用手指头轻碰了一下颧骨:“擦了,不疼了,过两天就消了。你朋友喜欢吃什么菜?”
     李俊毅抬了下眉:“肉,无肉不欢。”
     高凉眼睛笑成了月牙状:“要不要我做点卤肉?”
     “好啊。”李俊毅眼睛都亮了,他想高凉做的卤肉很久了,只是苦于高凉一直没有时间做,如今被迫闲下来,到底也是闲下来了,正好可以解解馋。
     高凉看见他亮起来的眼睛,更加觉得自己应该好好做做卤味,正好明天可以让大家检验一下自己的做菜水平,等开店了才有信心卖卤味。
     李俊毅说:“那我明天早上去买菜,需要什么?”
     高凉说:“不用,我去买就好了。”
     李俊毅严肃地说:“是我请客吃饭,买菜必须我来,你帮忙做菜就够了。”
     “那我不去,你也不知道要买什么啊,那么多材料,你怎么记得清楚?”高凉决定重新调一锅卤水,这次要好好准备才行,根据她之前做卤水的经验改善一下,她打算用这一锅卤征服所有人的胃口。
     李俊毅笑了:“这就简单了,明天早上我们一起去菜市场,你说要买什么我就买什么。”
     高凉点头:“好。”
     “那到时候我来叫你。”李俊毅说。
     “嗯。”
     虽然不用三点起床,高凉也没有睡懒觉,她五点就起来了,李俊毅还没起来,她就在院子里整理了一下菜地,自她打理过后,隔三差五能吃上一顿自己种的蔬菜,纯天然的,没有任何农药和化肥。
     李俊毅很快也出起来了,看见高凉在院子里忙,大声说:“等我五分钟。”他急忙刷牙洗脸,进屋还对着镜子照了一下,看自己的发型有没有乱,事实上发型根本没什么可乱的,毕竟才半寸长而已。
     李俊毅推着车出来,又在门口停下了,找了块布将车后座给擦干净了,那儿很少坐人,经常是用来载货的。
     李俊毅骑了车出来,长腿支撑在地上,“叮铃铃”按铃铛,高凉抬头一看,赶紧跑去洗手,然后提了一个篮子出来。李俊毅看了一下她的脸,脸上淤青稍稍淡了些,可见那药还是有用的,伸过手去:“篮子给我。”
     “我拿着吧。”高凉说。
     李俊毅拿过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