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重回1988_第25章

小说下载:重回1988作者:寻香踪更新时间:2017-12-01点击:

真是帅气的爸爸和美丽的妈妈,这让高凉有点怀念自己的父母,却只能看看墙上的遗像。
     李卫国回来之后,李家门庭若市,无数的亲戚朋友都来登门拜访。高凉隐约知道,李卫国在部队是个团级干部,类似于地方处长、县长的级别,难怪那么多人来拜访。
     高强看着李卫国的一身戎装,别提多羡慕了,从那对夫妇回来之后,他每天都要跑到李家去玩,偷偷打量军仪威严的李卫国,回来不止一次跟高凉说他在李家的见闻,表达对军队的向往之情:“大姐,我也要当军官。”
     高凉一边做凉拌菜,一边对弟弟说:“可以啊。不过现在就要好好学习,将来才能当军官。”
     高强说:“参军是不是眼睛不能近视?那我要少看书。”
     高珊忍不住喷了:“强强你是不是为不想读书找借口啊?”
     高盼说:“书不能不看。电视不要再看了,免得近视。”
     高凉听见弟弟妹妹们的对话,说:“二姐说得对,书不能不读,读了书才能考军校,当军官。”
     高强用手指挠了挠脸:“不是参军才能当军官吗?”
     高凉说:“参军有可能当军官,但是考上军校就一定能当军官。”
     高强似懂非懂:“那李叔叔是考军校的吗?”
     高凉说:“这我就不清楚了。”其实她知道,李卫国不是读书出身的,他是当兵出身的,在部队里待了二十多年,现在混到这个级别,一定付出了比常人多得多的艰辛。
     高强说:“那我要好好读书,不看电视了。”
     高珊说:“这就对了。”
     李卫国回来后的第三天,在家给李俊伟办了升学宴。他没有请太多的人,只请了李俊伟的老师和自家的一些亲朋好友,原本计划只有三桌,但是不少人得到了信儿,不请自到,结果坐了七八桌。这可把王奶奶给忙坏了。因为准备不够,大家临时又去买菜,并将午宴推迟到了下午两点。
     高凉也跟着忙坏了,她答应帮王奶奶做三桌酒席的凉拌菜和卤肉。这下人多了,菜还好办,王奶奶给她预备的肉就完全不够用了。临时去买肉又买不到,好在瘦猴、三胖和彦君有能耐,他们直接从乡下买了一头猪回来,现杀现用。
     高凉也是厉害,她将猪舌、猪尾、猪头、猪腿以及部分猪肉一起卤起来,赶在下午两点前给做了出来,及时上桌,不过累得她简直要虚脱了。
     这顿升学宴晚了点,但是质量绝对够的,高凉做的凉拌菜和卤肉引来了一大片赞美之声。王奶奶不遗余力地给大家推荐高凉和她的凉拌菜摊子,高凉成了这顿宴会上李俊伟之外的另一个焦点。
     高凉好不容易吃完午饭回到家里,发现家里多了两个客人,来的是高凉的大伯和伯母。大伯看着她说:“高凉你刚刚在隔壁帮忙?”
     高凉淡淡地点头打招呼:“大伯,伯母。”
     高凉的父亲只有两兄弟,伯父比他爸大了11岁,兄弟感情算不上多好,伯母张时英是个表面和气,实际上很精明的人,高凉妈没少受过这个女人的气,伯母生了三个儿子,而高凉妈接二连三生的都是女儿,被妯娌冷嘲热讽,高凉妈打落牙齿和血吞,发誓非要生个儿子不可,所以才超生有了高珊和高强。
     高凉家原来在乡下,高凉妈虽然不喜欢大嫂,但一直维持着表面的和睦,没撕破脸,直到分家的时候。那时高强还没出生,伯父一家得寸进尺,房子、地等都要多分一份,说是将来要给他的儿子们盖房子。高凉妈一怒之下和他家大吵一架,逼着高凉爸来了县城,高凉爸是个裁缝,衣服做得特别好,很多人都请她爸做衣服,高凉妈带着孩子还去棉纺厂做临工,慢慢地就在县城生活下来了,并凑钱买了一直租住的房子。
     就这样,张时英还对高凉父母相当不满,觉得他们不可能独力买房,肯定是高凉爷爷奶奶暗地里帮衬了的,所以拐弯抹角跟婆婆打听是不是私下给了钱给兄弟。这事高凉妈从奶奶那儿听说了,简直气得火冒三丈,差点没跟妯娌当面打起来。这房子原本是县郊的农房,根本就不贵,而且还跟高凉外婆那边的亲戚借了不少钱才买下来的。但是伯父一家并不这么认为,所以一直都还惦记着高凉家的房子,从父母去世后就在劝说他们卖房子。
     高凉对这样的亲戚喜欢不起来,从来都当他们不存在。张时英看着高凉,第一句就是:“啊呀,高凉你怎么晒得这样黑,女孩子太黑了不好看。”
     高凉这段时间下午总在外面跑,又没有防晒霜,就算戴个帽子,也难免晒黑:“哦,天气太热了。”
     张时英说:“隔壁人家是不是小孩考上大学了?你考上了没有?”
     高凉面无表情地说:“没有。”
     张时英笑:“大学是不好考,不过女孩子读完高中已经很不错了,以后能找个好婆家。”
     高凉没接话,爷爷奶奶都不在了,他们和伯父也就是过年的时候礼貌性走动一下,平时都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他们过来肯定是有事的,她在等对方主动提起。
     张时英用手杵了一下自己的丈夫,大伯高树生抽了一口卷烟,直起腰来,说:“高凉啊,大伯之前跟你提过,你们姐弟几个都还小,家里没有大人了,几个孩子住在家里不合适,不安全。大伯还是那个意思,你把这房子给卖了,正好我认识有人要买房子,可以给你卖个好价钱,这样你们姐弟几个的学费生活费就都有了。你们都搬回老家来住,老家的房子收拾一下还能住人,我和你伯母才能照顾到你们。”
     高凉头也不抬:“谢谢大伯,我们不卖房子,在这里住得挺好的。”卖了县城的房子回乡下去住,脑子被门夹了才会这么打算吧,他们不就是想从卖房子中分一杯羹么。
     张时英讪笑了一下:“这个事我觉得你还是再考虑一下比较好。你们现在都小,你又没有工作,这日子可怎么过?弟弟妹妹都还小,总不能现在就不读书了吧。”
     一直在一旁不说话的高强张开嘴:“我大姐……”后面的话被高珊捂住了,人也被高珊拖走了,他们全都不喜欢这个大伯和伯母,但是高珊知道大姐会处理好的。
     高凉直起腰:“谢谢伯母的关心,现在我们还没到要饭的时候,真要讨米了,也会绕开你家的,不会给你添麻烦。”
     张时英听得有些不高兴:“你这孩子怎么说话这么生分,好歹我们也是你们大伯和伯母,都是一家人,当然都是希望你们好,我们跟你说的是正事,你听我们的,不会害你。”
     高凉语气不太好地说:“我也说的是正事,房子不卖!”
     一时间气氛有点僵,过了一会儿,张时英笑着说:“不卖就不卖吧,以后实在过不下去了,也是可以回老家的。还有一件事,是这样的,我娘家那边有个亲戚,儿子在部队当兵,现在都是排长了,今年22岁,还没有结婚,他想在老家找个读过书的女孩子谈对象,我和你大伯觉得你就非常合适,你过完年就满18了,可以谈了,先谈两年,到时候再结婚。这可是求都求不到的好事,你要是同意,我就去帮你说去。”
     高凉觉得有点好笑,结婚这件事对她来说太遥远了,上辈子她就没结过婚,现在恋爱结婚对她来说也还是太遥远了,她对张时英说:“伯母,谢谢你的好意。我家目前这个情况,我现在完全不考虑恋爱结婚的事,多谢你费心了。”她记得几个堂哥都想参军,大堂哥二堂哥过了年龄也没参上,三堂哥比她大了两岁,为参军也折腾了几年,今年秋季招兵又开始了,伯母这是想让自己去为她换点人情吧。
     “又没让你现在就结婚啊,只是让你们先恋爱。那个男孩子人很不错的,又是军官,将来你就是军官太太了,多有面子是不是?以后还可以帮衬你弟弟妹妹,高强想去当兵那就方便多了。”张时英不遗余力地游说高凉。
     “谁要结婚了?”汪彦君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门口,脸上挂着痞痞的笑容,后面还跟着瘦猴和三胖,“凉妹子你要嫁人了?”
     高凉无奈地笑:“没有的事。”
     瘦猴说:“我们刚刚都听见了,好像还是个小军官,条件不错嘛。这是谁啊,媒人吗?”
     张时英看着突然出现的三个大小伙子,一个个都打扮得流里流气的,她吞了吞口水,说:“我不是,我是她大伯母,自家亲戚。”
     汪彦君笑了:“原来是伯母啊,这事就不用您操心了,我们凉妹子一定会嫁个好人家的。”
  
  
   第二十三章 鸿雁传书
     大伯高树生看着汪彦君三个人, 站了起来,有些紧张地问:“高凉, 他、他们是谁?”
     高凉说:“我朋友。”他们都是俊毅的朋友, 但是这么跟大伯说实在太绕了,干脆就说是自己的朋友。
     张时英戒备地看着三个男生:“高凉你怎、怎么交这样的朋友, 这对你名声可不大好。”
     瘦猴和三胖一听气死了, 都捏起了拳头,欺身过去, 瘦猴眼珠瞪得跟牛眼一样,恶狠狠地说:“我操, 老太婆你是怎么说话的?我们怎么了?我们杀人放火了?抢劫偷窃了?我们至少不会像你这样, 打着亲戚的名义, 把还没成年的侄女推出去嫁人。有你这样的亲戚吗?我告诉你,高凉以后就我们罩着了,你要是再敢打她的主意, 先问问我们兄弟几个的拳头准不准。给我滚!”
     高大木讷的高树生被比他矮了半个头的小年轻吓得往后退了一步,他结结巴巴地说:“高凉, 你、你别走歪道啊,不要跟这些小混混来往,会害了你一辈子的。”
     高凉还没说话, 汪彦君怒极反笑,指关节捏得啪啪响:“兄弟几个抄家伙,既然都落实了混混的罪名,今天我不给这两个老东西一点教训, 怎么对得起混混的名声。”
     兄弟三个果然纷纷转身去高凉家里找家伙。张时英是个外强中干、欺软怕硬的人,一看这阵仗,赶紧拖着丈夫的胳膊就往门外走,到了门外还不忘说:“高凉,你这样和一群烂人混在一起,自己不想有个好名声,别连累你弟弟妹妹!”
     三胖粗着嗓子喊:“我操,你这个死老太婆,今天我非撕烂你的嘴不可!你有种就别跑!”
     张时英拖着丈夫很快就跑到巷子里去了,高树生走了一段,想了想,还是停住了:“不行,我还是得回去看看,我不能不管他们姐弟几个,这样下去,莲生这个家就完了啊。高凉还小,她不知道后果,成天跟这些人来往,以后还能嫁得出去吗?她的弟弟妹妹怎么办?”莲生是高凉的父亲。
     张时英死命拖住丈夫的胳膊:“你给我回来!这难道是我们逼着她去和那些人来往的?这是她自找的,我们也不是不想帮她,她听我们的了吗?嫌我们多管闲事。反正以后他们姐弟几个的死活我不会再管,你也别想给我插手,自己家里的事情还搞不清楚呢,走,赶紧回去。”
     高树生突然在大腿上用力拍了一下:“哎呀,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