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重回1988_第39章

小说下载:重回1988作者:寻香踪更新时间:2017-12-01点击:

你回家,十六休息,不仅你放假,我自己也要放假。”
     吴春梅说:“可是十六是星期天,生意最好的一天。”
     高凉一愣,苦笑:“那好吧,我带弟弟妹妹去开店,你继续放假。”自己做生意就是这样,休息还是得给赚钱让路。
     吴春梅听她这么说,便说:“我过完节会立即赶回来的。”
     “不着急,在家好好陪陪家人,下午过来就可以。”高凉和吴春梅闲聊,目光漫无目的地看着在路灯下朦胧绰约的法国梧桐,街上一个行人都没有,只有孤零零的几盏路灯,因为下雨,灯下连蛾子飞虫都没了。
     突然,吴春梅将刹车猛地捏住了,高凉差点摔下去,她赶紧搂住了吴春梅的腰:“怎么了?”
     吴春梅声音颤抖地说:“高凉,前面躺了个人。不、不会是死了吧?”
     高凉从吴春梅背后探过头,发现湿漉漉的路上果然横躺了个人:“是被车撞的吗?”
     吴春梅连忙说:“不是我撞的。”
     高凉无奈地笑:“当然不是你,我们还离得这么远呢。”
     “怎么办?”
     “会不会叫花子?我们过一点看看吧。”高凉掏出手电筒,这是她随身带着的,她家附近那一段没什么路灯,晚上都是靠手电筒照明的。
     吴春梅推着车,两人慢慢走过去,心在胸腔里“噗通、噗通”跳。走近了,高凉打开手电筒一照,一眼就看到了一头熟悉的卷毛,再看衣服,也有点眼熟,吴春梅也看出来了:“这、这不是那个刘彪吗?他怎么在这儿?”
     高凉发现是熟人,也忘了害怕,赶紧过去,用手电筒晃了对方几下:“喂,喂!”
     地上的人一点回应都没有,高凉蹲下去,将手电筒照近一点,对方侧着脸趴在地上,果然是卷毛,他身上衣服都淋湿了,她犹豫了一下,害怕地伸出手去,放到鼻端,发现还有呼吸。吴春梅紧张地问:“死了吗?”
     高凉摇头:“没有。怎么办?我们去叫救护车?”
     “你看那是什么?”吴春梅看见卷毛身下的颜色明显比周围的湿地更深。
     高凉将手电筒往春梅指的方向一照,差点没跳起来,地上居然有一滩血:“我们快去叫救护车。”
     吴春梅点点头:“好。我们一起去吧。”
     高凉看了一下四周:“好!”她也害怕大晚上的一个人在街上站着,而且卷毛还是被人捅伤的。
     于是两人飞快骑车去了几分钟路程外的医院,叫来了救护车,将卷毛送到了医院。卷毛被人划了一刀在肚子上,据说并没有伤及内脏,只是流血过多昏迷了,也算他命大。
     护士从急诊室出来,告知了高凉具体病情,并说:“病人是你们送来的,得麻烦你们先去垫交一下押金。”
     高凉摸了一下口袋,掏出所有的钱来:“只有五十块,够吗?”
     护士点头:“可以,先交这点吧。明天再通知他的家属来交。”
     高凉交了押金,心说幸亏医院还挺人性化,没让押个好几百的。高凉交了钱,去病房看了一眼昏迷不醒的卷毛,然后和吴春梅回家去,这一晚真是个惊魂夜,把两人都快吓坏了。
  
  
   第三十七章 中秋节
     回到家, 高凉还有点惊魂不定。她想如果自己今晚要是没碰到卷毛,那小子会死吗?如果这事发生在后世, 她还未必真敢去救人, 因为万一被讹上那就惨了,希望卷毛这小子不会恩将仇报吧。
     躺在床上的时候, 吴春梅问:“明天我们还要去医院看那个人吗?”
     “去吧。得通知到他家人和朋友吧。”高凉还是想把垫付的医药费要回来的, 然而这个可能非常渺茫,毕竟一个每天只能买一个鸭掌的人, 哪里还得出那么多钱。
     第二天高凉忙完之后,和吴春梅一起去了医院。卷毛已经醒过来了, 看见高凉和吴春梅, 露出仿佛见了鬼的神色:“昨天是你把我送到医院来的?”
     高凉说:“你那是什么表情?昨天我们回家的时候看见你昏迷在路上, 就叫了救护车把你送到医院来了。”
     卷毛听见这话,只是愣愣地看着高凉,没再说话。高凉见他不说话, 便问:“你昨天是怎么回事?谁伤了你?需要报警吗?”
     卷毛依然一句话都没有,只是将视线从高凉脸上移开, 眼帘垂了下去。
     高凉只好又问:“那你家在哪里,怎么才能联系上你家人?”
     卷毛一听见这话,神色顿时黯然下来:“我没家人。”
     高凉一听顿时皱眉:“没有家人?你是个孤儿?”
     “嗯。”
     高凉和吴春梅互相对视一眼, 这下可不好办了,那医药费怎么办,全都要自己垫付?高凉深吸了口气:“那你朋友呢?”
     卷毛咬紧了牙关,仿佛是咬牙切齿地说:“没有!”
     吴春梅说:“就是经常跟你一起来我们店里那个叫黑子的呢?”
     卷毛用手猛地在床捶了一下, 朝吴春梅大吼:“不要跟我提他,我不认识他!”
     吴春梅吓得往旁边一躲,高凉皱眉,冲着卷毛大声说:“吼什么吼!你自己交友不慎,你埋怨春梅干什么,她可是你的救命恩人。”
     卷毛一脸愤恨和委屈,扭过脸去不说话。这时护士过来了,看见高凉:“你是刘彪的家属吗?来了的话就将医药费交了吧。”护士明显不是昨晚的值班护士,不认识高凉。
     高凉看一眼卷毛,说:“我不是他的家属。还需要交多少钱?”
     护士看了一眼单子,说:“还需要交九十八块六毛七分。有劳保卡最好将劳保卡一起拿来。”
     卷毛一听钱,就伸手去掀被子:“我不住了,我要出院。”
     护士连忙说:“你还不能乱动,当心伤口。”话未落音,卷毛就已经拉到了伤口,疼得他往后倒去。
     高凉知道他没有劳保卡,便走过去:“你就安心点在床上躺着吧,别乱动,不然钱都白花了。没人给你付医药费,我替你出,昨天晚上已经交了五十,现在九十八块六毛七分,一共是一百四十八块六毛七分,记住了,以后得还给我。”
     卷毛红着脸:“我没钱。”
     “没钱就去挣。你有手有脚的,哪里挣不到钱?”高凉不客气地说。
     卷毛没说话,满脸都是倔强委屈的神色。高凉见他这样子,又觉得有点可怜:“你既然知道自己没钱,生不起病,那就要爱惜自己的身体。不然就是给别人添麻烦。”
     卷毛扭过头去不说话。
     高凉询问了医生,得知卷毛的身体并没有大碍,目前就是身体虚弱,伤口需要消炎愈合,便放心回去了。反正医院里有食堂,护士都会照看好的。
     吴春梅叹了口气:“明天我不来了,真是好心被当成驴肝肺。”
     高凉安慰她:“春梅你别生气,不用跟这种人计较。”
     吴春梅有些担忧地看着高凉:“你给他垫了那么多医药费,能不能要回来都是问题。”她可是知道高凉这钱是怎么挣来的,每天起早贪黑的,那可都是血汗钱。
     高凉无奈地笑笑:“你说偏生叫咱们遇上了,也不能不管是不是?”她突然想到,上辈子卷毛是不是也遇到过这种事呢,那么他后来怎么样了?是就这么死了,还是被别人给救了?高凉突然觉得卷毛的命运之线落到了自己手里,便多了分责任感,好吧,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希望没有救错人。
     高凉从楼上下来的时候,正好遇到了在医院照顾奶奶的瘦猴,瘦猴惊讶地看着她们,以为她们是来找自己的,高凉这才记起来瘦猴也在医院陪护,自己没带水果来,赶紧跑到医院门口的水果摊买了几个苹果和梨去看瘦猴的奶奶。这年头交通不便利,苹果和梨都是千辛万苦才从北方运过来的,所以卖得很不便宜。
     瘦猴奶奶是天气突变引起肺炎和胆囊炎同时发作,病情已经稳定下来了,再观察一天就能出院了。高凉将水果放在床头柜上,老人的视线就一直都落在那兜水果上,高凉也注意到了,料想他们家很久都没买过水果了,不由得有些难受,便主动借了把小刀,给老人削了个梨。以至于老人对高凉的印象特别好,直夸她是个好姑娘。
     瘦猴转过脸去,伸手捏了一下鼻子,一句话也没说。他送高凉出来的时候,这才得知卷毛受伤的事,他说:“回头我去打听一下,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
     高凉点头:“好。”
     瘦猴说:“我奶奶病情已经稳定了,晚上不需要陪护了,我晚上来接送你们。”
     高凉没有推辞,卷毛出了那样的事,她也不敢大意了。
     翌日是中秋节,高凉预料到生意会空前火爆,便将家里买来的鸡鸭都杀了,也准备了比平时多一倍的卤肉,凉拌菜的份量也翻了倍,而且价格也比平时涨了点,结果还是卖疯了。人们跟不要钱似的买买买,所有的卤菜和凉拌菜都被一抢而空,连鸭头鸭脖子都卖得一干二净,高凉还另外做了三批凉拌菜,都卖光了。
     高凉和吴春梅以及来帮忙的王奶奶都累得不想说话,吴春梅看着第一次卖得精光的柜台,感慨地说:“要是每天都这样就好了。”
     高凉摆摆手,笑着说:“还是别,偶尔一次就好,这样太累了。”有钱赚是好事,得要有命去享受才行,她将书包里的钱拿出来清点了一下,居然卖了三百多块钱,利润至少有一百来块。此时市场里客流量依旧不算小,要是还有货的话,估计还能卖上几十块钱,不过钱是能赚得完的吗,高凉兴奋地站起来:“走吧,回家过节去!”
     今天高凉也买了不少菜,准备回家热热闹闹地过个节,今天过节,又是星期六,学校也非常人性化地放了高盼半天假,姐弟几个终于可以好好团聚了。
     回家之前,高凉去买了几斤月饼,这年头的月饼可没有后来的好吃,广式月饼还没有推广到到这里来,都是本地产的五仁月饼,口味并不怎么好,又硬又甜,月饼包装纸主要有两种,一种是白纸印着嫦娥奔月图的,另一种是红黄绿紫的纯色纸,月饼包装还不是密封的,不能久存,不过过节的氛围倒是比后来浓得多。
     中午高盼就回来了,一家人吃了一顿丰盛的午餐。高凉发现高盼好像瘦了点,可见学校的伙食不怎么好,她自己也应该在用心读书了吧,便一个劲地劝高盼多吃。
     吃了午饭,高凉拿出八个月饼,用牛皮纸包好,用棕绳系好,然后在绳子下面放上一张长方形红纸,以示喜庆,她又将单独留出来的卤鸭用食品袋装了,也用牛皮纸包好,另外从自己买的一箱苹果里拿出来几个,一并拿给吴春梅:“春梅,你在我这里卖了这么久的卤菜,家里鸭子也都送过来了,你们还没吃过我做的卤鸭,带只回去给家人尝尝。这月饼和苹果是我送给弟弟妹妹吃的。”
     吴春梅非常感动:“高凉,你太客气了,不用这么多。”
     “也不多,拿回去吧,一年一度呢。对了,这是这个月的工资,还没到月底,提前发给你,你拿着看要买点什么回去。”高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