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重回1988_第50章

小说下载:重回1988作者:寻香踪更新时间:2017-12-01点击:

毅写信回来看怎么说吧,手表先收着,等问清楚明白才决定戴不戴。高凉当然也希望是那个意思,但她可不敢笃定就是,万一不是,自己会错意,那多么尴尬。
     高凉从来没像现在这样急切地等待着李俊毅的信,结果李俊伟的信都到了,李俊毅的信还没寄到。李俊伟差不多每个月初会给高凉写一封信,当然是朋友之间的联络,主要是问问奶奶的情况,顺便说说他在大学里的精彩生活。他的信吴春梅最爱看,因为那是她向往的大学生活。
     李俊毅的信迟迟不到,高凉不由得有些着急,李俊毅那边该不会是出什么问题了吧,怎么不来信了呢。她一有机会就赶紧问刘红青,刘红青说朱文武和李俊毅早就到了广州,工厂转让的手续也已经办下来了,正在忙着适应新工作呢。高凉一听说人是安全的,不由得松了口气,末了又想起来什么:“阿姨,那他们工厂应该有电话吧?能不能给我抄个号码呢?”
     “电话有的,我这里就有,你记一下吧。”刘红青很爽快地从包里翻出一个笔记本,从上面找出儿子的电话号码。
     高凉赶紧将电话记了下来:“谢谢阿姨。”
     高凉拿着这个电话号码,却鼓不起勇气打过去,李俊毅为什么不给自己写信呢,还是写了的信弄丢了?可是丢信也不常见,不会正好那么巧吧。说不定是太忙了,没空写信。那就再等几天看看,于是这事就一直拖着,手表的问题也一直没解决,还安静地躺在高凉的抽屉里。
     十一月中旬,中小学终于考了期中考试,高珊和高强的成绩单拿回来,高凉还是比较满意的,高珊一个班六十多个人,她能够排名前十,这意味着只要保持,考高中是不成问题的,不过以后考大学还要努把力。高强小学三年级,数学能考九十多,语文只有八十多分,因为刚接触作文,作文写得不怎么好,高凉决定给他买些作文书看看,平时让他看些简单的故事书,提高他的阅读能力和表达能力。
     高盼一直都是高凉的心病,这次期中考试她有了一点进步,排名在班级是25名,比上次考试进步了5名,有了进步,高凉自然不会要求她回来帮自己干活了:“有进步了,盼盼加油!”
     高盼点了点头:“我知道。”
     高强说:“大姐,我们学校要开家长会,你去吗?”
     高凉笑着说:“去。”现在她就是家长,弟弟的家长会自然她去开。
  
  
   第四十九章 丢失的信
     家长会是下午开的, 吃过午饭,高凉和弟弟一起去了学校。先是家长和孩子一起在教室里听老师进行半期总结。全班四十多个孩子, 家长基本到了, 仅有几个没到,高凉是所有家长中最年轻的, 惹得不少爷爷奶奶叔叔阿姨侧目。班会上, 老师还特意表扬了高强,夸他进步很大, 学习自觉主动。
     高强表情严肃,小腰板挺得直直的, 紧挨着大姐坐着。高凉欣慰地摸着弟弟的脑袋, 其实她特别忙, 除了给弟弟妹妹做午饭,晚上一起吃晚饭,和他们相处的时间很少, 根本就没时间盯着他学习,只是吃饭的时候会交流一下, 让他干嘛,他就把该干的事都干好了。珊珊也是这样,特别自觉主动, 很让人省心。
     开完家长会,高凉还特意留下来和班主任老师交流了一下。老师是知道他们家情况的,毕竟学生的家庭资料上全都会记录在案,所以对高强很照顾, 对高凉的态度也很好,老师说:“高强,你先去外面等姐姐,老师跟姐姐说说话好吗?”
     高强刚刚受到表扬,心情非常好,他乖巧地点了点头,先出去了。
     高凉看着老师,问:“老师,是我弟弟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我是教语文的,每周都要求孩子们写一篇周记,主要是培养他们的文字表达能力,当然,也能从这些周记中了解到孩子们的一些思想行为。最近高强的周记里写了一些内容,我觉得你应该了解一下。”老师说着拿出一个本子给高凉,翻到其中一页给高凉看。
     高凉看着弟弟稚气的字迹,内容很短,上面写着:“星期三放学后,张云峰和刘兵又叫我去老厂那边玩,我不想去,他们说我是胆小鬼,张云峰说不去就不和我玩了,我只得去了。他们从一个洞里钻进去,叫我在外面守书包,他们捡了一些铁gun出来,拿去卖钱买了弹珠和糖,我没要,大姐说不经过别人同意拿别人的东西是zei。”
     班主任老师说:“我找其他同学了解过了,确实有这个事。其他孩子最近有点孤立高强,估计是怪他告状。高强是个很懂事的孩子,但是我们做老师家长的还是要注意引导一下,开导一下他,他平时结交的朋友你也要注意一点。”
     高凉点头:“我知道了,谢谢老师,我回去好好跟他谈谈。”
     高凉从办公室出来,看见弟弟低着头用脚在水泥地板上划来划去,高凉走过去,伸手摸摸他的头:“走吧强强,回家去。”
     高强抬起头看着大姐:“老师说我什么了?”
     高凉笑着说:“老师说你很懂事。”
     “真的?”
     “真的。强强最近和刘兵一起玩?”高凉记得刘兵是刘彪的堂弟。
     高强低着头,说:“我和张云峰是好朋友,张云峰和刘兵好了,就叫我一起玩。不过他们现在已经不和我玩了。”
     高凉摸摸弟弟的后脑勺:“我已经知道这件事了,你做得对,不问自取是为贼,偷东西就是不对的。”
     “他们说那里已经没人要了,不算偷。”高强说。
     高凉笑着说:“怎么可能没人要,你们都知道那个能卖钱,为什么主人家不知道?强强你记住,外面的东西,不管是不是有主的,只要不是你的,不是你花钱买的或者靠劳动得来的,我们都不能要。”
     高强点头:“我懂了。”
     高凉说:“是不是最近他们都不跟你玩了?没关系,如果他们不觉得自己做错了,那这样的朋友咱们不要也罢,重新认识新朋友好了。”
     高强用力点头:“嗯。”
     高凉从弟弟肩上将他的书包摘下来,自己提在手里,说:“今天大姐看见你写的周记了,大姐特别为你骄傲,我家强强真是太懂事了,将来肯定有大出息。”
     高强的小脸上绽放出快乐的笑容,大姐夸他了。
     开完家长会,高凉知道,自己的一些言行真的会影响弟弟的行为和观念,比如偷东西这件事,如果她没有跟他提过,那么他跟那些同学出去偷人家的废铁去卖只会觉得是捡了便宜,而不会觉得自己做错了,日后慢慢就会养成偷盗的习惯,也许又会走从前的老路。这一刻高凉特别庆幸自己留了下来,孩子的成长一定需要大人的陪伴和引导。
     第二天高凉见到刘彪的时候,忍不住跟他提起了他堂弟的事。刘彪冷漠地说:“他的事我管不了,我又不是他老子!”
     高凉说:“我只是随口跟你提一句,你要是管不了也没什么。我就是觉得他年纪还小,如果能够引导,可能会使他避免误入歧途。”
     刘彪耸肩:“他爸把我当个眼中钉一样,恨不得我死了才好。那小子也完全没把我放在眼里,你上次也看到了。”
     高凉一听这个,顿时十分后悔提起这个话题:“抱歉,我不该多嘴的。”没想到刘彪的叔叔待他这么恶劣,看来他就没有享受过什么温情,连自己亲人都这样。
     瘦猴说:“你也是好心,不过教育孩子的事,还是得去找他的监护人。阿彪你也不用生气,现在你自己也能自立了,不用仰人鼻息过日子,咱们不惹事,但是绝对不怕事。”
     刘彪撇嘴:“我怕他?笑话!好了,我走了。”
     高凉连忙说:“等等阿彪,把这个带上。如果有人需要热菜,你可以在锅里帮忙加热一下。”她指着一个新炉子和新锅,炉子里面的火红旺旺的,锅里则是卤水,其实就算是菜加热后带回家多半也凉了,但顾客的心理则会好很多,因为买的是热菜而不是凉菜。
     瘦猴和刘彪将炉子和卤水锅搬上三轮车,刘彪踩着车走了。最近刘彪特别任劳任怨,话也少了很多,高凉以为他身体不舒服,但他并没生病,问是不是家里有事,他也说没有,高凉实在是没办法了,很明显,自己不是刘彪会敞开心扉的对象。
     就在高凉犹豫着要不要打电话去广东的时候,终于收到了李俊毅的信,信上说:“一直没等到你的回信,可能是我之前的提议太冒昧了,让你难以回答。没关系,就当我没有提过那件事吧,手表你收着,不用退回给我。”
     高凉看到信一脸懵逼,什么提议?什么时候提的?她完全不知道啊,这中间肯定出了什么乌龙,是不是之前李俊毅给自己写过信,自己没收到?所以她收到信后第一件事就是赶紧回信,告诉他自己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提议,顺便还问了一下为什么送自己手表。
     她发信的时候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选择了挂号信,挂号信不仅快,安全性也有保障。十二月初,高凉收到了李俊毅的下一封信,信上说:“我上次会到广州的当天就给你写了一封信,看来你并没有收到,这可能是天意。算了,既然这样,还是当我没提过吧,这种事果然不能依托别的媒介,以后有机会当面说吧。手表是我送你的礼物,戴上它就如见到了我,所以戴不戴选择权在你。”
     高凉和李俊毅之间的通信从来没有出现过意外,偏生就那一封看来最重要的信没有收到,高凉特别想知道李俊毅到底说了什么,然而她觉得自己是没机会知道了。
     放下信的第一件事,高凉就将放在抽屉里的手表拿了出来,珍而重之地戴在了左手手腕上,戴上它,就会想到李俊毅,所以她愿意戴上。
     吴春梅一直都知道好友这段时间魂不守舍的,几乎每天都会等邮差的到来,如今收到了信,她终于将手表戴上了,不由得替她高兴:“他跟你表白了?”
     高凉赶紧摇头:“没有。”
     “那你怎么把手表戴上了?”吴春梅不信。
     高凉笑眯眯地说:“既然都送给我了,当然要戴上了,不然多浪费啊。”高凉想通了,这手表就是给自己买的,如果还回去也肯定退不了货,最后不知道落到那个女人手腕上了,不如自己戴了。
     吴春梅抿嘴乐:“早该戴上了。”
     高凉的手表也引起了瘦猴的注意:“呀,戴手表了,很漂亮啊,哪儿买的?我看看,还是梅花牌的,瑞士手表呢,我们这儿没有卖的吧?”
     高凉对手表没什么研究,这么一说,摘下来翻到表背面一看,果然有“Swiss”的字样。居然还是进口表,不知道花了多少钱,她开玩笑似的回答瘦猴:“捡的,不要钱。”
     瘦猴当然不会相信:“哪儿有捡?我也去捡一块吧。这一看就是块新表,谁送的吧?”
     高凉笑而不语地将手表收了起来,当然不会告诉他是李俊毅送的,平时什么都没有,他们就已经在开玩笑了,这会儿要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