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重回1988_第57章

小说下载:重回1988作者:寻香踪更新时间:2017-12-01点击:

她是从二十一世纪回来的人,总觉得三十岁结婚都不算晚,要结婚,起码也得二十五岁以后吧,那还有好多年呢。当然,这都是高凉自己认为的理想状态。
     花园酒店里是典型的粤菜餐厅,菜色极其清淡,为了省钱,高凉和李俊伟点的都是最基本的菜式:清蒸鱼、白灼虾、白切鸡、蒜蓉菜心和肉丸汤。这年头食材都是纯天然无污染的,尽管清淡,吃起来都极其鲜美。李俊伟说:“我发现广东人做菜真是简单,全都是弄熟就可以了,味道也不差。我觉得我也能做,更别提高凉了,对吧?”
     高凉笑着说:“他们这个菜讲究的是火候,还有这些调味品看似简单,其实也很用心的。所以做出来才好吃。”
     朱文武说:“对,广东人在吃的方面特别讲究,他们这边爱喝早茶,等过阵子开市了我带你们去喝广式早茶,点心特别丰富,几块钱可以坐一上午。”
     最后吃完一结账,总共花了五十八块钱,真是能吃大半个月工资了,高凉有些心疼,不管是花的朱文武的钱还是李俊毅的钱,她都没办法奢侈得心安理得。
     吃完饭后,李俊伟回了医院,朱文武带着高凉去了工厂。广州还正在发展中,老城面积不大,他们的工厂就在天河区,这也是后来的市区。
     工厂占地面积不算太大,但是独立的厂房,配套设施都很完善,车间、库房、宿舍和花园都有,可谓麻雀虽小五脏俱全。高凉还是挺喜欢这个小环境的,今天休息,工人们三三两两地在工厂内外闲逛散步,见到朱文武,都礼貌地打招呼叫“朱总”。高凉心想,难道他们叫李俊毅叫“李总”吗?
     朱文武指着坐落在小花园里一幢两层封闭式楼房说:“我和俊毅住在这里,还有公司的一些管理也住在这里。”
     朱文武带着高凉上楼,楼上是公寓式设计,每套都是一室一厅的结构,有独立的厨卫,朱文武和李俊毅各住了一间,就在隔壁,另外还有两套,都是厂里的两位主管住着。朱文武替高凉打开李俊毅的房门,朱文武房间旁边的门开了,一个穿着火红蝙蝠衫黑色健美裤的年轻女人出来了:“朱总,你回来了?这位是?”
     朱文武朝她点点头:“哦,这是李总的女朋友高小姐,刚从老家过来的。高凉,这是我们厂里的主管罗红罗小姐。”
     高凉一听对方的名字,便猜出来是谁了,她礼貌地朝对方伸出手,不亢不卑地说:“你好!罗小姐,请多关照。”这个罗红烫了头发,化了妆,看起来十分精干,有一股成熟女性的魅力,年纪应该在二十五岁以上了。
     罗红一听她是李俊毅的女友,忍不住评头品足了一番,一个字可以概括:土!发型土,衣着土,还素面朝天,除了年轻点,没有任何比自己强的地方。她有些傲慢地伸出手,用指尖跟高凉握了一下手:“你好。”算是打了招呼。
     高凉面不改色,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的微笑,她用普通话对罗红说:“罗小姐有事去忙吧,我先进去休息了。”
     罗红死死地盯着高凉,见她大大方方进了李俊毅的屋子,那儿她只进去过一次,自打李俊毅知道她的心思后就再也没让她进去过了。
     李俊毅在老家的房间高凉只进去看过一次,只有一个印象,简洁整齐,这里的房间跟老家的风格一样简洁,大约是当兵的父亲对他的影响,很显然,李俊毅也是个严于律己的人。客厅的墙上除了一幅“宁静致远”的书法之外没有任何装饰品,家具只有一套沙发、一张茶几和一张书桌,茶几上除了几份报纸和一个烟灰缸,就没有别的东西,书桌上只有一盏台灯、几本码放得整整齐齐的书以及一个墨水瓶,书是伟人传记和一本《曾国藩家书》。
     朱文武笑着说:“俊毅的房间就跟个苦行僧的房间一样。你的东西俊伟给你放在那儿了。房间里有卫生间,但是热水要下去提,我一会儿帮你提上来。”
     高凉连忙说:“不用了,我自己去提,告诉我在哪儿就行。”
     朱文武走到卧室里,从窗口指着一幢楼说:“就在那儿,那儿是公共冲凉房,热水也在那儿。你不用下去冲凉,房里有洗浴间,去打两壶水上来就可以。”
     “好的,我知道了,谢谢朱哥。”她看了一下李俊毅的卧室,依旧是简单的一床一柜布置,床上的蓝灰条纹的被子叠成了整整齐齐的豆腐块,床单抹得一个褶子都没有,倒是很像李俊毅的风格,但高凉的第一念头就是想将这张床弄皱。
     朱文武点点头:“那我先走了,有什么事叫我,我就在隔壁,钥匙给你放茶几上了。”
     “好。”高凉等朱文武一关上门,就迫不及待扑在了李俊毅的床上,头埋在被子里,是她所不熟悉的李俊毅的气息,淡淡的,很好闻,高凉忍不住在床上打了个滚,仰面躺在床上,心里想的则是将来要是真跟李俊毅过日子,肯定很好玩,这男人多叫人省心呐,不过风格太硬了,要打磨得圆润一些才好。高凉想到这些,嘴角忍不住扬了起来。
  
  
   第五十七章 牛刀小试
     洗完澡, 高凉去隔壁敲朱文武的门,想要去他们车间参观一下。朱文武也很乐意将他们的工厂展示给高凉看, 便领着高凉进了车间。
     这个制衣厂不算大, 也就是一百多人的规模。跟现代化工厂一样,采取流水线作业模式, 从设计、制版、裁剪、缝制、熨烫、检验、包装到入库至少有三十四道工序, 分工极为复杂和细致。高凉曾经在制衣厂待了四五年,从一个普通工人做到生产部门的主管, 对衣服的制作流程是相当熟悉的,只是不会设计和裁剪。一进这个车间, 她就油然而生一种熟悉感, 车间里没有工人, 因为今天休息,但车间里还是呈现出了一幅忙乱的景象:工人们刚车完一条边,在电车下放上了下一条, 扣子还没钉完就放下的……
     高凉看了一圈,说:“朱哥, 你这布料不掉色吗?”他们厂里目前正在赶制一批牛仔裤,颜色有深蓝和浅蓝两种,两种半成品混合堆放在桌子上。
     朱文武说:“深色的布料多少有点吧。”
     “那你们两种颜色的布料怎么没分开, 不怕把浅的染色吗?”高凉指着一堆半成品说。
     朱文武皱眉,走过去将几件浅色的布料抽出来:“这个我已经反复强调了,怎么还有这种情况。”
     高凉说:“这是一个款式的两个颜色吧。为什么不分开做呢?集中做一种颜色,做完再做另一种, 这样就不怕染色了。”
     朱文武说:“本来也是这么安排的,浅色的已经做得差不多了,却发现有一些货出了问题,又花了好多时间检查返工,这才混到一起了。”
     高凉想了想,说:“通常大规模出现质量问题,应该是某道工序出错了吧。你们既然都采取流水作业了,为什么不干脆分配得更细致一些?按照流水线分组,从第一道工序到最后一道全都是这个组的人负责,那么就很容易查出问题,及时纠正错误。”他们厂明显是采取传统的大包式生产模式,做完了的半成品在某道工序汇总,出错的就找不出问题的根源所在,一直都在出错,直到最后才能检查出来返工,一旦返工,效率就大大降低了。
     朱文武猛地击掌:“你说的有道理啊。这样一来就能节省好多时间,回头我们要好好调整一下。高凉,你怎么会知道这些?”
     高凉笑着说:“我有个邻居家的姐姐在深圳的制衣厂上班,闲聊时听她说过一些类似的问题,我刚刚看到你们的问题,就想到这个了。”这个问题当然不会是邓美华说的,而是她自己工作多年总结出来的经验。
     朱文武激动地说:“高凉,你简直是个天才,这么容易就发现问题了,你来我们厂里做事吧,别回去了。”
     高凉笑笑说:“我其实也不懂,朱哥你别瞎夸我了,我都不好意思了。”
     高凉又主动问了朱文武很多关于制衣方面的细节,并适当提出了一些自己的看法,朱文武频频称赞,直叹高凉是个天才。
     第二天一早,朱文武就和高凉一起去了医院,朱文武是去和李俊毅商量关于改进生产模式问题的,因为负责生产管理的是李俊毅。
     他们到的时候,李俊毅已经在输液了。听完朱文武绘声绘色的转述,李俊毅以惊异的目光看着高凉,他自己在厂里管理了小半年,还没完全摸索出最佳的生产管理模式,却被高凉这个外行人三言两语就点拨透彻了,她提的意见并非是瞎出主意,而是真的一针见血,直击问题的要害。他似乎不太相信地看着高凉:“真是你想出来的?”
     高凉不好意思地说:“我就是随便说说,可不可行还是你们自己拿主意吧。”
     李俊毅点头:“回头等我出院了,再跟各部门的负责人好好商量一下具体的推行办法。”
     李俊伟说:“高凉来了,那就你来陪我哥吧,我出去逛一逛。”他终于有点眼色要给他哥和高凉创造单独相处的空间了。
     厂里开工了,朱文武自然要回去上班,所以也很快走了。病房里只剩下了两个人,李俊毅在床边拍了拍:“过来坐。”
     高凉拉了凳子过来,坐在了床边,李俊毅伸出没输液的右手朝上放在床上,也不说话,就看着高凉。高凉看看手,又看看李俊毅,最后微笑着主动将自己的右手放了上去。李俊毅握紧了高凉的手,他的手温暖有力,用手指在高凉手心里摩挲了一下:“你这手的茧子比我的还厚,真是难为你了。”
     高凉有些窘迫地笑:“没办法,都是为了生活。”她每天都在干活,又是刀又是铲的,怎么可能没茧子。
     李俊毅说:“以后咱们结婚了,你就不用做事了,我养你。”
     高凉一听,顿时羞红了脸,李俊毅这是在求婚吗?她低下头羞涩地说:“现在说这个太早了吧。”
     李俊毅含笑看着她:“你今年十八岁,过两年就可以结婚了,也不早。”
     高凉知道结婚并不是说结就结这么简单,便也不跟他纠结这个问题,只是说:“不过我不想当家庭主妇,我还是想做事。”不管是从前还是现在,她都独立惯了,有自己的事业,所以她并不想依附谁,不想做个家庭主妇。
     没想到李俊毅满口答应:“可以,就做点你自己想做的事,但是我希望你别太辛苦了,我会心疼的。”
     高凉心里甜丝丝的,抿着嘴点了点头。虽然她并不需要别人养,但是有个男人肯养你,说明他是真的愿意把你捧在手心里去呵护疼爱。
     李俊毅在医院住了四天院,也饿了四天,初四那天出院,终于可以进食了。高凉特意跑到市场去买了糯米、粳米、红枣和牛肚等食材,回来给李俊毅熬粥喝。朱文武很有心,这两天已经安排人买好了锅灶,在宿舍内安装好了,高凉也就不用去食堂借厨房了。
     高凉熬粥的时候,李俊伟和朱文武都眼巴巴地看着高凉:“能不能也给我们做点吃的啊?天天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