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重回1988_第60章

小说下载:重回1988作者:寻香踪更新时间:2017-12-01点击:

高凉说:“不是吧,奶奶,我都胖了啊,身体好着呢。”这段时间没有摆摊,每天作息也正常,吃得好睡得好,还有爱情的滋润,气色明显要好多了,她自己都看得出来,奶奶怎么会没看出来。
     李俊伟低着头一边吃枣一边笑:“奶奶的意思是你还要再胖一点。”
     王奶奶忙点头:“对,以后结婚生孩子了身体才顶得住。”
     高凉的脸唰地红了,李俊伟跟奶奶说她和李俊毅的事了?她瞪着李俊伟,他怎么能跟老人说呢?他难道不知道说了的后果吗?
     李俊伟耸了一下肩,做出一副“我也很无奈”的神情。
     高凉在和王奶奶的推让中尴尬地吃完了早饭,找了个机会问李俊伟:“你是不是把我和你哥的事跟奶奶说了?”
     李俊伟说:“不是我说的啊,奶奶问我的。”
     高凉一脸惊吓:“她怎么问的?”
     李俊伟说:“昨晚上奶奶直接问我:‘你哥有没有和凉凉定下来啊?’那我能怎么说?”
     高凉:“!”奶奶怎么知道?
     李俊伟耸肩说:“只能说奶奶相中你做孙媳妇很久了。这不挺好的嘛,奶奶那么喜欢你,以后你嫁到我们家就有靠山了。”
     高凉:“……”简直跟李俊伟说不清,她红着脸跑走了。
     这天上午她先去了吴春梅家,去看看春梅是不是已经上学了,顺便通知一下春梅家里以后按时给自己送鸭子。
     果然如高凉担心的那样,春梅还在家里,并没有去学校。见到高凉,吴春梅激动地迎上来:“高凉你可算回来了。”
     高凉看着她:“春梅你怎么还没去学校上课?”
     吴春梅低着头捏了一下鼻子说:“我本来跟我爸妈提过,他们也答应了,但是春节里我奶奶突然过世了,家里的钱都拿去办丧事了。”
     高凉搂着春梅的肩,看着吴家大门上残留的白色对联,她刚刚还在奇怪,怎么一点过年的氛围都没有,春联不是红色的而是白色的:“原来是这样,节哀顺变。既然你爸妈都答应了,那就去上课吧,钱我借你。”
     吴春梅抱紧高凉,哽咽着说:“谢谢你,高凉。”
     高凉拍拍她的背:“没事的,都能熬过去的,会好起来的。你今天就收拾东西去我家吧,明天就去学校报到。”
     高凉跟吴才顺夫妇谈了一下吴春梅的事,两口子为这事也愁得不行,本来手头刚刚宽裕一点,可以圆了大女儿的上学梦,结果老人又去了。中国农民最花钱有几件事――盖房子、娶媳妇、老人去世,最后一件就让他们家给碰上了。中国的葬俗最为铺张浪费,其实人人都明白这个理,但是社会风气如此,你办得太简陋就会遭人戳脊梁骨,所以就算是超出自己能力承受范围,也不得不打落牙齿和血吞。吴才顺听说高凉主动借钱给春梅上学,差点就跪下来了:“小高,你真是个好人,我们全家都会感谢你的。”
     高凉赶紧拦住吴才顺:“叔叔,您千万别这样。春梅是我的好朋友,帮助她是我应该的。”
     刘招弟只是抹眼泪,高凉家的情况他们再清楚不过了,比他们家的情况甚至还糟糕,如今却是这个孤苦无依的姑娘向他们家递出了援助之手,这份恩情让他们怎么回报?“春梅啊,你一定要好好读书,这样才对得起小高啊。”
     吴春梅含泪点头:“我知道。”
     高凉赶紧跟吴才顺说:“叔叔,我家的店也要开张了,你还是继续给我们送鸭子吧,跟从前一样。”
     吴才顺猛点头:“诶,好。我今天就送去吗?”
     高凉说:“嗯,明天我打算开张了,今天就给我送来吧。”
     吴才顺猛点头:“好、好、好。”
     高凉又说:“我一会儿还得去一趟我大伯家拜个年。春梅你和叔叔一起去我家吧,下午我应该能赶回来,要是赶不过来,你们就把鸭子先过秤,等下次过来我再跟你们结账,可以吗?”
     吴才顺猛点头:“可以,可以,可以。”
  
  
   第六十章 重新开张
     有句俗话叫“血浓于水”, 高凉觉得这句话不是绝对的,如果那个血亲总是做一些伤人心的事情, 那还不如路人呢。反正高凉对自己的大伯没什么感情和期待, 毕竟跟他一母同胞的父亲都没能和伯父做到兄友弟恭,那么自己这个隔了一辈的侄女自然也不可能从内心里去尊重这个长辈, 去伯父家, 那只是一种道义,需要维持表面的亲戚关系而已。
     往年他们都是年初一就去大伯家拜年的, 今年他们没有去,估计大伯母老大不高兴, 年快过完了才打发大伯来她家看看到底出了什么事, 现在估计在心里把高凉埋怨了个透。高凉带了些从广州带回来的荔枝罐头、桂圆干、糖果之类的去拜年, 打算堵上大伯母的嘴。
     高凉已经记不起多久没回过老家了,虽然父母的丧事是在老家办的,照现在的时间推算, 也不过半年多而已,但她现在的记忆里, 起码有十多年没回去过了。所以她看见老家那低矮的土坯房时,有了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今天大伯家很热闹,人也很齐整, 哥嫂们都在,还有两个陌生人。高凉一进家门,大伯和大伯母的脸色顿时变了,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了。高凉礼貌地拜过年, 将自己提来的东西放在桌子上:“对不起,大伯。本来该初一来拜年的,但临时有事去了广东,一直没在家,昨天才回来。这些是从广东带回来的,给大伯和伯母尝尝。”
     大伯母脸色才稍稍缓和一些,但还是不高兴地埋怨:“你说你一个姑娘家,大过年的去帮人照顾什么病人,你跟人家非亲非故的,传出去多难听,你以后还要不要嫁人了?”
     高凉本来还和煦的脸听到大伯母这句话,不由得看了两个陌生客人一眼,她这是打算帮自己宣扬么,她满不在乎地笑笑:“嫁不出去就算了。”谁说女人一定要嫁人呢。
     大伯皱眉:“说什么胡话!好了,高凉难得来一趟,你赶紧去弄饭吧。”
     大伯母提着高凉放在桌上的东西进了卧室,这才转身去厨房。高凉本来打算一走了之的,但是觉得当着陌生人的面拂袖而去,估计大伯母会诅咒自己一辈子,虽然她可能也并不乐意自己在她家吃饭。
     高凉起身去外面转了一圈,回来的时候听见他们在挑日子,讨论房子坐向问题,忽然有些明白过来,这是风水先生在看宅基地吧,大伯家要修房子了?高凉找了个机会问三堂哥,三堂哥支支吾吾地说:“家里打算修房子,二哥今年下半年要结婚了。”
     高凉问:“哦,修在哪儿呀?”
     三堂哥是个老实人,脸一下子涨红了:“拆了老房子修新的。”
     高凉一下子明白过来,三堂哥指的老房子当然不是他们家现在住的房子,因为这房子是大伯家七十年代修的,还算是新房,老房子肯定指的是爷爷原来住的老房子,那四间房有两间是高凉家的,那块宅基地旁边的空隙不大,拆了两间来修新房肯定是不够的。高凉猛然想了起来,她记得大伯家拆了原本属于她家的老屋修了新房,完全没有知会一声,原来就是这年。以前是她不在家,去了深圳,他们来了个先斩后奏,现在还是不打算知会他们一声吗?真当他们是软柿子呢。
     吃饭的时候,高凉就当着大家的面把这话说开了。大伯母说:“这房子你们不是不要了吗,我让你们回来也死活不肯回来,你们要是回来住了,我还会拆那房子吗?”
     高凉冷静地说:“伯母,话不是这么说的,即便我们不回来住,这老房子的所有权也还是我家的,你没有拆的权力。就算是你修房子地不够,那至少应该来征询一下我们的意见吧,不能一声不吭就把房子给拆了。”这是欺负他们姐弟年纪小,不怕他们闹呢。
     大伯母说:“房子现在不是还没拆吗?现在你知道了,反正你们也用不着,地就让给你哥哥们吧。”
     高凉斩钉截铁地说:“不能免费让。”
     “那你想怎么样?”大伯母的脸色变得不好看起来。
     高凉说:“你们要么给钱,要么用别的地来换。”当年她妈就是这么被逼走的,她现在就算不需要这地,也不能白白拱手相让,亲兄弟明算账,这是大伯教给她的。
     大伯看了侄女一眼,发现这个侄女的性子和弟媳妇的性子非常像,也是个不肯吃亏的,他咬咬牙,说:“我家山头那块地就换给你吧。”
     高凉想了想:“好。不过得立个字据,空口无凭。今天哥哥们都在,风水师父也在场,你们帮忙做个见证吧。”那块山头高凉父亲带他们去看过,是队里分的黄土山,高凉家也有一块,跟大伯家的挨着,上面稀稀落落长了些枞树和茅草,并没有什么实用价值。高凉记得以后好像有高速公路从那里修过,不过具体是哪儿她记不清了,不管是不是,有没有价值,反正这地她不能拱手相让就是了。
     高凉去大伯家这趟估计气得大伯母郁闷得要吐血,不过她觉得自己去得挺值的。临走前,大堂嫂悄悄地拉着高凉的手问:“妹妹,你去了一趟广东,觉得那边怎么样?是不是真的有很多工厂招工?我要是去那边能不能找到事做?”
     高凉跟这个堂嫂鲜少接触,不过以前听妈妈说过,这个嫂子是个挺实诚的人,因为有个厉害的婆婆,经常被挑剔嫌弃,堂嫂一有机会就会跟高凉妈诉苦。高凉自己没跟堂嫂接触过,不太清楚她的为人,不过看她低眉顺目的样子应该是个和善的人:“嫂子你想出去找事做?”她看着堂嫂怀里才两三岁的侄子。
     堂嫂说:“你伯母经常嫌弃我,你哥也不帮我,我两头受气。我不想在家待了,想出去做事。但是没有人带我,我不敢去。”
     高凉自己身为女性,对受压迫的女性多少都有点同情心理,便说:“侄子这么小,你出去我哥能同意吗?”
     堂嫂说:“他有什么不同意的,我出去挣钱养家,他在家看孩子就行。”
     高凉听她这么一说,便说:“我帮你找个熟人问问,看能不能帮你找个工厂。过半个月你再来我家听消息吧。”她知道李俊毅厂里安排个工人肯定是可以的,但她不能替李俊毅做主,而且她也不想让堂嫂去李俊毅的工厂,看他能不能帮忙去别的工厂找个事给她做。
     其实高凉也想过自己店里需要人手,春梅上学去了,瘦猴不会永远都在店里帮自己做事,但是她不想让堂嫂来自己店里,这样自己的家底就全都抖露得一干二净,大伯家里要是知道了,自己还有宁日吗?
     回到家,吴春梅和她爸已经过来了,正好还没走,高凉赶紧过秤给钱。然后跑去通知瘦猴,顺便给瘦猴奶奶带了个荔枝罐头,老人喜欢得不行。高凉还见到了瘦猴的妹妹,小姑娘上初二,还没开学,见到高凉,跑过来小声地问:“姐姐你是我哥的女朋友吗?”
     瘦猴将妹妹一把拖开:“思思你别胡说八道,这是毅哥的女朋友。”
     高凉哭笑不得,这都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