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重回1988_第93章

小说下载:重回1988作者:寻香踪更新时间:2017-12-01点击:

的车不骑了,放店里。明天早上我送你去市场。”
     “好。”高凉叫上秋兰, “我们一起坐车吧,你坐我后面。”
     王秋兰从没坐过摩托车, 听说可以坐车,也没拒绝,兴奋地答应了。高凉将菜放在摩托车座箱里, 爬上车,搂住了李俊毅的腰,王秋兰则坐在高凉身后。
     李俊毅说:“抱紧了啊?出发了!”摩托车的车速跟自行车的太不一样了,车子“嗖”一下就冲了出去, 王秋兰本来只是扶着高凉的腰,身体被惯性带得猛地往后一仰,吓得她赶紧抱住了高凉,并往前移了移。高凉被挤在中间,又成了秋兰的支点,不敢大意了,只能贴紧了李俊毅的背。四月的广州开始热了,已经船上了单衣,高凉这么一贴着李俊毅,清晰地感受到了李俊毅的体温,顿时尴尬起来,但也没有办法,摩托车太快,又不敢放开。李俊毅只觉得背上贴上了一团暖软,瞬间呼吸一紧,身体里涌起一股热流,开始心猿意马起来,还好手上还没乱,稳稳地掌着车龙头。
     幸亏夜风凉爽,吹得两个人脑子都冷静了下来,高凉赶紧找了话题来化解尴尬的沉默,说:“今天下午有个人来应聘洗碗工,我让她去体检了,明天可能来上工。”
     李俊毅说:“那是不是要安排住的地方?”
     高凉说:“嗯,她明天真来了的话,我就得去附近租个房子当宿舍。”
     坐在后面的王秋兰默默地听着两个人的对话,没有做声,她在犹豫要不要搬出去住,因为李俊毅奶奶要过来了,高凉那儿住的人就太多了,也就更不方便了,只是和不太熟悉的人一起住她有点不太敢。
     回去之后,高凉拿出菜,给朱文武熬了一个蔬菜鸡肉粥。李俊毅自己先喝了一碗,这才给朱文武送回去,然后又回来过夜,明天还要陪高凉去买菜的。
     李俊毅回来的时候,王秋兰已经洗完澡睡了,高凉也正好洗完澡出来,她今天洗了头发,用毛巾包着头发擦着,她双臂往头顶举着,身上宽松的棉质TS贴在了身上,完美地勾勒出曼妙的曲线。李俊毅一看,喉头便有些发紧,因为他想起了坐车时那柔软的触感。
     高凉没注意到他的眼神变得幽深起来,一边擦头发一边说:“你去洗澡吧,水已经烧好了。”
     李俊毅沉默地走向高凉,高凉本来在专心擦头发,突然感觉眼前的光线暗了,抬眼一看,李俊毅已经走到身前来了,她有些不解地看着他的眼睛:“怎么了?”
     李俊毅低头看了她一会儿,然后抬起手:“我帮你擦。”伸手连高凉的手和毛巾一起抓住了。
     高凉发现他的声音都变了,女性的直觉让她觉得氛围有些暧昧,但是又移不开脚步,松开手低着脑袋乖乖地让李俊毅帮自己擦头发。李俊毅的手意外地轻柔,居然一次都没弄疼她,高凉闭着眼睛含笑调侃:“李总,你是不是去学过洗剪吹?”
     李俊毅哂笑:“自学成才,只为高总一人服务,你觉得还满意吗,高总?”
     高凉嘻嘻笑起来,李俊毅的衬衣下摆原本是掖在皮带里的,此刻有一半被拉了出来,高凉这人有点强迫症,比较注重对称性,忍不住替他将另一半衬衣拉出来。她一拉衣服下摆,就被李俊毅一下子抓住了手,下一刻,高凉整个人就被李俊毅推在了墙壁上,对方一只手揽着她的腰,一只手还抓着毛巾,将她的头往后拨一下,抬起了下巴,低头吻了上去,吻得又急又重。
     高凉被这个吻弄得先是一蒙,然后反应过来,启开牙关放进那个急切扣门的来访者,她的舌头下一刻便被攫住了。高凉觉得这不仅仅是在接吻,她觉得灵魂都要被李俊毅吸进去了,以至于让她忘记了他们还在客厅里,弟弟妹妹和王秋兰随时都有可能出来,她像一条柔软无力的藤条,无力地抬起胳膊,缠缚住了唯一可以依靠的对象。
     李俊毅仿佛焦渴已久的旅人,寻到了绿洲中的一眼清泉,一头就扎了进去,即便是溺毙都不舍得挣出来。
     高凉被吻得七荤八素的,直到她察觉到一只手从衣服下摆探了进来,快要摸到了她的前胸,她才猛地惊醒过来,推开李俊毅,抓住了那只四处游走的手:“别、别!”
     李俊毅的元神倏地归位,他眼神也渐渐变得清明起来,急剧喘息着,看着满脸通红的高凉,他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唇角的口涎:“抱歉,我去冷静一下。”说完赶紧进了旁边的卫生间。
     高凉抓抓凌乱的头发,她此刻双颊通红,呼吸紊乱,她深吸几口气,拍拍烧红的脸颊,使自己冷静一点。卫生间里传来了哗哗的水声,高凉赶紧朝自己房间跑去,进门后将门关上了,卧室里没有开灯,窗帘是拉上的,浅色的窗帘映着外面的路灯光,高珊正睡得香甜。高凉在黑暗中冷静了许久,想着刚才的意乱情迷,她其实差点就想投降了,不过最后还是把持住了,虽然她也觉得婚前性行为并不是什么可耻的事情,但她还是不打算这么轻易就把自己交出去,她不能让李俊毅觉得自己是个随便的人。何况刚才的场合也不对,这是在家里,随时都会有人来撞破的。
     她打算上床去睡觉,却发现头发还没擦干,毛巾被李俊毅拿走了,她想了想,最后还是没出去,而是在床上拿了自己的枕巾将头发擦了擦,最后打开窗户吹风,准备等差不多干了再睡。
     这时有人在轻轻地扣门,李俊毅的声音在外面响起来:“高凉,你头发没干,不要那么早睡,会头疼的。”
     高凉有点不好意思见他,便走到门边,小声地说:“我已经擦干了。”过了一会儿,她听见李俊毅离开的脚步声,不由得松了口气。
     第二天早上高凉起来之后,李俊毅也准时起来了,高凉见了他有些不好意思扭过脸去,李俊毅看着她羞涩的模样并不像是生气的样子,不由得悄悄松了口气。
     出门的时候,高凉坐在李俊毅身后,只是双手扶住了他的腰,没敢抱住他。李俊毅并不发动车子,而是转过头来说:“高凉,对不起,我昨晚上实在是情难自禁,你别生我的气,我以后会注意的。”
     高凉咬着唇,垂下眼帘说:“我没生气。”
     李俊毅嘴角终于扬了上去,凑过来在高凉鼻尖上吻了一下:“那你抱好了,我要出发了。”
     高凉扶住李俊毅的手变成了圈住他的腰。李俊毅加大油门,车子呼啦啦冲了出去,高凉惊叫出声,本来是虚虚地圈住对方的腰变成了搂紧,身体也贴上了他的背。李俊毅高兴地笑了起来。他们在四月清晨空寂无人的街道上驰骋,风中飞扬的不仅仅的他们的衣袂和头发,还有他们此刻的心情,两颗灼热的心在沁凉的空气里缠绕、融汇,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美好的清晨带来了一整天的好心情和好运气。上午十点多钟的时候梁四妹过来了,她带来了医院的检验报告,显示是合格的。高凉对她说:“那现在就正式上班吧。”
     梁四妹卷起袖子要来干活。高凉说:“现在还没什么客人,没有碗可洗,你帮忙打扫一下卫生吧。”梁四妹就拿起抹布,将秋兰擦过的桌子又擦了一遍,甚至将玻璃门都擦得一干二净,高凉看在眼里记在心里,这位梁大姐干活肯定是靠得住的,从她沧桑的脸和粗糙的手就能看得出来,老家的生活想必是十分艰难,否则这个年纪怎么会出来打工。
     中午的生意也不错,比前两天好了不少,李俊毅载着朱文武一起过来吃午饭。朱文武的摔伤并不太严重,就是左胳膊肘和左膝盖有些擦伤。高凉安慰了几句,让他开车小心点,摩托车毕竟和自行车不一样。朱文武说他已经交了学费,摩托车已经学会了。李俊毅补充了一句:“别急着出去约会,多练练才出门,安全至上。”
     高凉明白他学会骑车是想去约会那个模特,也劝他:“朱哥你还是谨慎点,要约会也不着急骑车去,你技术不熟练,万一磕着碰着人家姑娘了,那真是得不偿失。”
     高凉这话说得朱文武终于冷静下来,对啊,努力了这么多,不能够功亏一篑:“好,那我再练练吧。”
     李俊毅拿出一个盒子交给高凉:“这个送给你。”
     高凉看了一下包装盒,上面印了一个电吹风,意外地看着他:“给我买的?”
     李俊毅点头:“嗯,以后晚上吹干了头发再睡,免得头疼。”
     “谢谢!”高凉心里甜丝丝的,李俊毅还是很有心的。她高高兴兴地收下了礼物,这个家里人都能用上,也就不用跟他客气了。
     李俊毅问:“对了,洗碗工来了吗?”
     高凉指了一下厨房:“来了,正在干活呢,特别勤快。”
     “那就好。你是不是要去找宿舍?”李俊毅问。
     高凉点头:“嗯,我打算下午去附近看看,找个离店里近点的地方,方便她们过来。”
     “我陪你去找。”李俊毅说。
     “你不上班了?”
     李俊毅转向朱文武:“文武,我下午跟高凉出去办点事,你先回厂里可以吗?”
     朱文武正在吃饭,听完抬起头来,不太确定地问:“我自己骑车回去?”
     李俊毅忍不住笑了:“难道还要我送你回去?行吧,我先送你回去,再来找高凉。”
     高凉也忍不住低头笑,朱文武真学会骑车了吗?
     下午李俊毅陪高凉在附近转了一圈,最后租了一套一室一厅的当地村民在自留地里修建的民房。这是城中村的雏形,有钱有能力的村民先盖起了房子做起了房东,以后不管是出租也好、拆迁也好,那可都是白花花的银子。房子虽然不及小区那么合理,但是胜在干净,房东自己也住在这个楼里,安全系数比较高,而且房价也不算太贵,40块一个月,距离他们店大约十来分钟的步行路程。房东也愿意弄两张上下铺进来,客厅和卧室里各放一张,这样的话就能够住四个人,条件相对也还不错了。
     高凉回到店里,跟梁四妹说起房子已经租好,明天就能够搬进去。王秋兰听见高凉说起那边房子的情况,便悄悄地跟高凉说:“凉姐,我也想搬到新租的宿舍去住,可以吗?”
     高凉抬头看着她:“你不跟我们一起住了?”虽然他们那边的房子住六个人有点挤,但也不是住不下,就是不太方便就是了,王秋兰是她从家里带出来的,她还真不好主动说让她搬出去住。
     王秋兰点头:“嗯,那个四姐人挺不错的,我跟她应该能相处得来。”其实主要是原因她昨晚想去上厕所,结果刚打开自己的房门,就看见李俊毅将高凉压在墙上的那一幕,把她给窘迫坏了,本来还有些犹豫的,这下是彻底打定主意要走了。
     高凉点头说:“你要是想搬出去,那就搬吧,那边的条件其实还可以,房子是新的,很干净,也很安全。”
     于是第二天下午,王秋兰和梁四妹都搬到了新租的宿舍里。王秋兰住的那个小房间里空了出来,就等李俊毅去接奶奶来住了。
     星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