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重回1988_第98章

小说下载:重回1988作者:寻香踪更新时间:2017-12-01点击:

费一万,也就是说,你要付他们一万块钱。我们这边的押金依旧是一万,租金每个月一千一。”
     高凉见他坐地起价,使出浑身解数来跟对方谈判,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最后终于谈到五千押金,房租跟她之前租的同步,也就是说前三个月还是六百,之后也就是一千,租期是两年九个月,日期跟她原来的店面同步,这样便于计算。
     至于钱,她自己显然是不够的,所以还得跟李俊毅借。高凉觉得挺不好意思的,李俊毅已经成了自己的银行了,虽然她借钱也不是不还。李俊毅倒是很乐意:“我们还用分彼此吗?帮你也就是帮我自己,如果咱俩的情况掉转一下,你也肯定不会对我袖手旁观。”
     高凉知道是这个道理,但是真能做到李俊毅这样全心全意予取予求的能有几个呢?所以这世上独有李俊毅一人,她要好好珍惜。
     店面盘下来,就要重新装修,中间那堵墙肯定要打通,否则就没有意义了。为了最有效地控制装修时间,高凉和李俊毅先是做出了详密的设计方案,买好了装修材料,请好了施工队,这才让高味停了业开始装修,他们将工期限定在十天之内,毕竟每天时间都是钱。
     店面装修期间,大中小学校都放了暑假。按照之前约定好的,高盼一放假就来广州过暑假,高凉没有回去接她,拜托了杨中华送她上火车,然后自己到车站去接她。
     姐弟四个终于又聚在了一起,见了面自然是兴奋的。几个月不见,高盼的模样又发生了不小的改变,她的发型又换了,齐耳短发的发尾还烫曲了,不消说又被室友拿去当实验小白鼠了。这个发型做好了本来是很俏皮可爱的,但是发型师技术显然没过关,烫曲的部分弄得太大了,显得有点俗气和成熟。高盼见了自家姐弟,见面第一句话就是:“不要看我的头发,太难看了!”
     高珊嘻嘻笑:“其实还好吧,就是显得你比大姐还像我们大姐。”
     高盼不蠢,自然知道高珊意思是说这个发型显老,哭丧着脸说:“好了,别说了,我知道了,等长一点我就去剪了。阿彪也说我发型好难看。”
     高凉听她这么说,笑着说:“也还好,挺好看的。大家都还好吗?阿彪的店开得怎么样?杨哥店里生意还好吗?见到汪哥了吗?堂哥堂嫂呢?”她虽然和杨中华有书信联系,但信写得不怎么勤快,一个月甚至更长时间才有一封信,她刚来的时候也给刘彪写过信,但是刘彪没回过信,只是让杨中华捎了几句话,说自己不会写信,没办法回信。杨中华的信里偶尔会捎带几句大家的近况,但还是知之甚少。
     高盼被她一大串问题弄得有些懵,不知道从何说起,最后说:“大姐,我有点渴,想喝水。”
     高凉才觉得自己太心急了:“哦,对,回去再说吧,外面太热了,我先给你买瓶水。”
     回到家,奶奶已经准备好了冰西瓜和冰绿豆汁,招待长途劳顿的高盼。高盼满意地打量着新家的情况,这比老家的房子要好得多,干净又方便。
     姐弟几个吃着西瓜,喝着绿豆汁,高盼终于开始说起了老家的情况。杨中华火锅店的生意一直非常好,包子和火锅已经在县城里叫得上名号了,他已经计划要开新店了,把早餐店和火锅店交给他爸妈开,他自己去开饭店。这个高凉听杨中华在信里说起过,说他还是想开饭店,不把从她这儿学的手艺给浪费掉了,汪彦君厂里的效益越来越不如从前,他打算入股杨中华的饭店,和他合伙开个大点的酒楼,可以承办酒席的那种。刘彪将卤肉店经营得非常红火,堂嫂熟食档的生意也非常好,比摆水果摊赚得多多了,还不用日晒雨淋的,他们对偶尔回去住的高盼态度非常友好,可能觉得现在住的、赚的都是高凉给的缘故。
     高凉听说大家的情况都还不错,便放了心,安排妹妹说:“这几天店子正在装修,我现在也没什么事,陪你先在广州玩几天。然后你就去俊毅哥的厂里实习吧,你不是学服装设计的吗,跟着学学衣服是怎么做的。”
     高盼点头:“好。”
     高凉起身去做午饭,这段时间店里装修,她每天除了跑去监工,也没别的事做,所以就在家给家人们做做饭,弄点好吃的。
     中午李俊毅也回来了,看见高盼,也忍不住调侃起了她的发型,高盼气得鼓鼓的,但是敢怒不敢言,因为她一直都对李俊毅心存敬畏,如今又是准姐夫,马上又要成为自己的老板,更是不敢说什么了。
     吃了午饭,大家都回房间去休息了。高珊主动搬过去和奶奶一起住,高盼就和高凉住一屋。高凉推推靠在沙发上发呆的李俊毅说:“你也去睡一觉吧,下午还要忙呢。”
     李俊毅抓住了她的手,抬起头看着她:“陪我坐会儿。”
     高凉敏锐地察觉到了李俊毅的情绪发生了变化,不像刚才吃饭时那样轻松了,她坐下来:“怎么了?”
     李俊毅抓住了高凉的手:“文武今天跟我说,他想单干。”
     高凉瞬间了然,这一天果然还是来了:“他想怎么分?”
     李俊毅扭头看着高凉:“你似乎一点都不觉得意外。”
     高凉说:“和朋友合伙迟早都会这样。就算现在不这样,以后做大了也会这样。尤其到时候会有很多的利益牵扯,所以现在趁关系融洽的时候分开反而还好,还能一直做朋友。”
     李俊毅有些郁闷地说:“我是想过会有这一天,但文武要散伙的原因是因为他女朋友,他们计划弄一个新品牌,自己设计生产。当初我跟他说要招设计师自己设计品牌,他还嫌麻烦,如今他倒不怕麻烦了。”
     高凉笑着说:“当然,你是他的朋友,阮慧是他的女朋友,他们关系自然更为紧密。阮慧是服装模特,她对这个行业更为了解,所以她想做一个自己的服装品牌无可厚非,我也想你做一个自己的服装品牌呢。”
     李俊毅眉头拧成了川字:“我也明白,可是我们厂也不是不能做,现在只差一个设计部而已,为什么非要现在散伙呢。”
     “到时候散伙的时候就更复杂了,所以长痛不如短痛吧。”高凉给了李俊毅一个安抚的笑容,“不用担心,我们也能做好的。”
     李俊毅苦笑:“现在有个大问题,文武说把工厂折给我,让我将另一半股权给买下来,可是我没那么多钱啊。”那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高凉想了想,朱文武要撤资,那么就得以自己的名义全都买下来,这个厂的法人就是自己了,她顿时觉得肩上的压力大了起来:“那就去银行贷款吧。”
     李俊毅眉头深深锁起,认真地看着她:“我现在没有资产抵押,能贷的款很少,主要得靠你了,这就意味着压力都在你肩上,你真的觉得没问题吗?”这是他最为苦恼的事,法人代表岂是那么好当的,高凉本身不管事,对工厂的情况基本一无所知,却要陪自己承担这么大的风险,这贷款可不是几万块钱,至少是几十万甚至上百万,自己若是将工厂经营得好还好,但若是经营不善呢,那债务可都在高凉身上。
     高凉突然想起了上辈子的事,她跟邓兴华合伙做生意,最后生意破产,对方跑了,所有的债务都落在了她这个法人身上,如今历史竟是如此地相似,她灵魂深处不由得产生了一阵寒颤,不,不会的,李俊毅怎么可能是邓兴华呢。然而高凉的情绪却仿佛被什么攫住了似的,她的身体也止不住颤抖起来。
     李俊毅发现高凉情况有些不对,大热天的怎么发起抖来了?他赶紧伸手握住高凉的肩,急忙说:“你怎么了,高凉?”
     高凉回过神来,脸色煞白:“哦,我没事。你会一直都陪着我的对不对?不管发生什么。”
     李俊毅看着脸色苍白的高凉,瞬间明白她刚才为什么突然颤抖起来,他眼神坚定地点头:“当然,我不会让你一个人承担这所有的责任。这辈子,我李俊毅会和你荣辱与共,不离不弃。”
     高凉伸出手搂紧了李俊毅的脖子,偎近他怀里:“我相信你,我们一定会将工厂经营好的,我会帮你。”她已经不是从前那个高凉了,悲剧不会再重演,他们一定会幸福的。
     李俊毅搂紧了高凉:“我会竭尽全力,一定不会辜负你的期望。”
  
  
   第一百零一章 求婚
     高凉用了很长时间才将心中那种恐慌和不安排挤出去, 不管从哪方面来说,她现在都比从前好上太多, 虽然没有大富大贵, 但也算有了安身立命的事业,弟弟妹妹都平平安安地待在自己身边, 她自己也健健康康的, 李俊毅从各方面来说都堪称完美,从来都没叫自己生出过半点不安, 所以根本不用担心会重蹈覆辙,她应该放宽心, 和李俊毅一起去迎接接下来的挑战。
     朱文武要转让股权, 高凉肯定要和他坐下来开诚布公地谈。三人在厂里见了面, 没有无关人等在场,朱文武见了高凉,神色带了点歉意, 毕竟是他主动要撤资的,这于朋友来说是有点不义。不过高凉并没有任何责备他的意思, 而是开诚布公地说:“朱哥,这事你也不用觉得对不住我们,你和俊毅哥当初合作的时候肯定就想到了会有今天。你们以后虽然不合伙了, 但友谊不散伙,所以我觉得这已经算是一个很好的结局了。咱们还是在商言商,谈谈转让的具体操作方式吧。”
     朱文武一直觉得高凉是个少见的有大局观的女性,此刻更是打心眼地佩服她的淡定与果断, 他不由得有些庆幸和高凉是朋友,而非敌人,朱文武说:“关于工厂资产的具体价值,我想请专业人士来评估。”
     李俊毅说:“这是应该的。那就尽快找人来评估工厂的资产吧,趁着高凉这段时间正好有空。”
     朱文武又说:“我所持有的股份全部转让给你们,依旧是转让到高凉名下吗?”
     李俊毅看了高凉一眼,几乎没有犹豫地说:“对。都转到高凉名下。”
     高凉静静地看了李俊毅一眼,突然间明白一件事,其实转到自己名下的不仅仅是风险,也是更多的权益,这就意味着,整间工厂都是自己的了,如果不是毫无保留的信任,李俊毅怎么会把自己所有的财产全都放在自己名下?这一刻高凉心头涌起无法言喻的感动和甜蜜,她悄悄地伸出手,在桌子下面抓住了李俊毅的手。自己怎么只想到了风险,却没想到这一层上来呢,她难道不该全身心相信这个男人,并与他一起合力将工厂打理好吗?那么光明而美好的前程,应该由他们共同去创造。
     李俊毅的手被高凉抓住后,很快就翻过手来,扣紧了高凉的手,这一刻,他们是荣辱与共的。
     朱文武有些羡慕地看着他俩,同样是情侣,他绝对没办法这么全身心信任阮慧,这大概就是青梅竹马和普通情侣的差别吧:“真羡慕你们。”
     李俊毅没说话,嘴角微微翘了起来,将高凉的手握得更紧了。
     高凉也微微笑起来,问:“朱哥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