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重回1988_第110章

小说下载:重回1988作者:寻香踪更新时间:2017-12-01点击:

起来。
     高凉红了脸,悄悄看了李俊毅一眼,这还没结婚呢,大嫂就叫了起来,真窘。李俊毅则含笑看着她,显然对俊伟的称呼极为满意。
     年夜饭两家各吃各的。高凉做夫妻肺片和手撕鸡的时候多做了一份,准备给李俊毅家里端过去。她正在厨房忙,刘彪过来了,给高凉送了一块野猪肉和一些腊肠过来:“野猪是小军家里打的,我拿了点来给你们尝尝,这腊肠是我做的,你们也尝尝我的手艺。”
     高凉非常高兴地接了过来:“好,谢谢!晚上过年,就不留你吃饭了,明天晚上过来我家吃饭吧。”中午要去大伯家吃饭,晚上能回来。
     刘彪点点头:“哦,好。我走了。”
     “等等,阿彪。”高盼听见刘彪的声音,跑出来追上刘彪,看见刘彪脖子上空无一物,有些失望地说,“你怎么没戴围巾啊?”
     刘彪看了她一眼:“我怕弄脏了。”
     高盼笑起来,小脸充满了希望:“那明天过年不用开店了,你会戴吧?”
     刘彪没作声:“我要回去了,我爷爷还等我回去做菜。”
     高凉将阿彪送来的野猪肉炒了两盘,送了一份到李家。李俊毅也给高凉送了一份奶奶做的珍珠丸子过来。虽然两家没在一起吃,但是吃的菜都差不多。吃完饭之后,李俊伟搬出了李俊毅买的烟花,和高强高珊一起在院子里放了起来,高凉和李俊毅一起仰头看着天空中绽放的火树银花,虽然不在一起吃年夜饭,但还是可以一起庆祝新年的到来。
  
  
   第一百一十三章 刘彪的理想
     除夕夜快转钟的时候, 高凉出去放鞭炮,刚打开门, 便被一阵冷风吹得打了个哆嗦。一个人影迅速冲过来, 抱住了她:“新年好!”
     冰冷的寒风里带着熟悉的气息,高凉在这个宽大的怀抱里笑了起来:“俊毅哥, 新年好!”
     李俊毅将一个东西塞到高凉手里:“给你的新年红包。到点了, 该放鞭炮了,我帮你点。”
     “好啊。”高凉看了一下手表, 分针与时针马上就要重合,耳畔突然传来噼里啪啦热闹的声响, 有的人家已经迫不及待地抢先放起了鞭炮。
     李俊毅“刺啦”一下划燃了火柴, 点了一根香烟, 吸了一口,大声问高凉:“在哪儿放?”
     高凉看着他点烟的动作,确实挺帅气的, 不过她并不迷恋,她督促李俊毅戒烟很久了, 平时他也不怎么抽。李俊毅见她看着自己手里的烟,笑着说:“我不抽,就是为了放鞭炮才点的, 一会儿就掐了。”
     李俊毅家院子里传来了李俊伟的埋怨声:“哥,你把火柴拿走了,我怎么放啊?”
     “等一下,等我放了这边的。”李俊毅大声回话。
     高凉笑了起来, 赶紧将鞭炮放在地上,按亮了手电筒给他照明,李俊毅找到引线,点燃了鞭炮,瞬间便噼里啪啦响了起来,一股青烟蒸腾而起,硫磺味蔓延开来,那是年的味道。高凉一边用手捂住耳朵,一边看李俊毅迅速往自己家跑去,很快,那边的鞭炮也响了起来,高凉忍不住笑了,又是新的一年了呢。
     高凉朝那边大声喊:“祝你们新年快乐!”
     李俊毅兄弟俩都大声回:“新年快乐!”李俊毅还帅气朝高凉抛了个飞吻。
     高凉乐陶陶地进屋去睡了,一夜的梦境都是粉红的。
     清晨又是在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中醒来,推门看着满院子的红纸屑,真是喜庆。初一早上吃面条,因为面会发胀,寓意新年大发。吃了早饭,高凉给弟弟妹妹们每人发了个一个红包,然后去隔壁李家拜年。奶奶给他们姐弟四个都包了红包,李卫国也每人包了一个。李俊毅又拿出五个红包,给俊伟和高凉姐弟几个每人发了一个红包。而且他们给的红包都不小,奶奶每人包了二十,李卫国每人包了十块,李俊毅最大款,每人包了一百,把高盼、高珊和高强都乐疯了。
     高凉咬着唇笑:“昨晚不是给了吗?”
     李俊毅朝她挤眼:“你是最特别的,所以多给个。”
     高凉这一天的心情都是甜丝丝的,连去了大伯家跟往年的感觉都不一样了,大伯母居然亲自煮了红枣鸡蛋给他们姐弟几个吃,往年可是从来没有这种待遇的。高凉直觉大伯母肯定有事相求。
     果然,大伯母张时英亲自跟高凉开口:“高凉,听说你在广州赚了很多钱,给你哥嫂引条路,把他们也带出去吧。”
     高凉看向王小云,王小云用手指了指二堂哥和二嫂,意思是他们,不是自己。高凉笑着说:“大伯母不是说出去打工是骗人的吗?现在怎么又肯让哥嫂去了?”她听王小云说起过,当初大伯母和大堂哥死活不让她出去打工,就是听说去外面的人不是进工厂,而是去卖身。这种偏见一直都存在八九十年代之交人们的脑海中,保守与固执局限着内地农民的眼界和行为。
     张时英有些尴尬地笑:“我那是不懂,听人瞎说。我听说他们给香港老板打工,一个月挣的比国家工人的工资都多,你哥嫂都还年轻,是该趁年轻多出去赚点钱。”
     高凉说:“现在外面招工的地方很多,广州、深圳、东莞都可以,你们想要出去的话,可以自己去找,现在工作也不难找。”
     张时英说:“那怎么行呢?他们从来都没出过远门,到外面方向都摸不到,万一碰到了坏人怎么办?你都去广州了,自己家里人都不能帮一下吗?你那厂里不招人?”
     高凉还真有点不太乐意帮大伯一家,张时英这人太难伺候了,打工又不是什么轻松事,万一给介绍的工作不满意了,嫌赚的钱少了,到时候又来埋怨自己,她纵使有几张嘴都说不清楚,完全是费力不讨好的事。高凉说:“我不在厂里做,自己只做了点小生意,也帮不上哥嫂什么忙。”
     张时英说:“哦哟哟,现在你发达了,就看不起我们穷亲戚了。”
     高凉一听大伯母的话,就觉得特别刺耳,不想理她了。
     从没跟高凉打过交道的二嫂开口说:“大妹妹,我们不要你帮忙找工作,就是想去广州那边有个熟人能够帮忙找个落脚的地方,这样我们心里有底,工作我们自己找。”
     高凉看了一眼抱着孩子的二嫂,心说大伯家找的儿媳都是有主见的,说:“二嫂不是还要带孩子吗?你也要出去?”
     二嫂说:“没事,这孩子可以断奶了,留家里给奶奶带,我也出去。”
     三哥高志说:“妈,我也想出去。”
     张时英一看小儿子这么说,顿时急了:“你出去干什么?不行,你得结了婚才出去。”小儿子今年都22了,在农村正是要结婚的年纪,这可是一辈子的大事。
     高志说:“我年纪又不大,过两年也行。我想出去看看。”
     王小云在一旁说:“出去好,说实话要不是我现在还要带两个孩子,个我也想出去见见世面。”
     张时英瞪了一眼跟自己最不对付的大儿媳,但是王小云已经完全不怵她了。张时英捏了一下丈夫的胳膊,大伯不说话,只是重重地吸了一口烟。
     高凉看了一屋子都急着出去见世面的年轻人,便说:“我给哥嫂打个预防针吧,出去给人打工那是很辛苦的,吃住条件都不好,而且受人约束,如果吃不了这个苦,我觉得还是不要去了。”
     二嫂赶紧说:“那有什么不能吃的,比在家种地还辛苦?比你哥给人挑砖头扛水泥还辛苦?那么多人都能干的事情,我们有什么不能干的?肯定能。”
     高凉也没有马上答应,而是说:“我回去帮你们问一下我朋友,看他们厂里招不招工。过两天你们来我家听回信,我初六就要走了。”
     高志赶紧说:“好,我初四过来行吗?”
     “行。”高凉愿意帮这个忙,是因为几个堂哥并没有欺负过自己,而且她也只是当个引路人,并不负责他们的人生,堂哥这个年纪的人,迟早都是要走出去的,高凉也不想以后听见哥嫂们说起自己的时候,说自己是个多么自私冷血的人,当年让帮个忙引个路都不行。
     下午高凉回去,李俊毅也从亲戚家拜了年回来了,高凉跟李俊毅说起这事,李俊毅说:“到时候让他们去我厂里吧,正好还要招工。”
     高凉说:“这样好吗?我怕他们听厂里工人说老板是我,到时候就各种耍大牌,弄得你也难堪。炒了的话又说我太绝情,弄得我们里外不是人。”
     李俊毅说:“没事,过完年后我就计件算工资了,各凭本事吃饭,这还有什么好耍大牌的,我总不能供起来吧?”
     高凉想了想,算了,反正自己在大伯母那儿从来就没有过好名声,也懒得计较这点了,哪里还管得着世人的两张嘴,还是自己活得心里踏实就行了,希望二嫂不会是个作妖的。
     当天晚上,刘彪如约来高凉家吃饭,并没有戴高盼所期盼的围巾,让她失望了好一阵子。李俊毅见刘彪来了,也赶紧过来了,李俊伟自然也过来蹭饭了,因为高凉家的饭比自己家的好吃。
     席间,刘彪跟高凉说了一件事:“高凉,那个店我可能不会开下去了,让给你大哥大嫂开可以吗?”
     高凉惊讶地看着他:“你不想开店了?”店里生意不错,一年赚个两三千应该不难吧。
     刘彪低着头说:“我想去技校学修车。”
     高凉一听,顿时理解了:“好啊,不开就不开,做你自己喜欢的事最重要。”当初将店子让给刘彪,就是因为觉得他应该需要这个店,并没有考虑到他的喜好,如今他终于找到自己想做的事,她当然应该支持。
     李俊毅拍拍刘彪的肩:“不错,能学一门技术挺好的,以后汽车只会越来越多,这是一门有前途的技术。”
     高盼笑得尤为灿烂:“去我们学校学吧,我们学校有汽修班。”
     刘彪仿佛没听到大家的话似的,继续看着高凉:“那店呢?是给你大嫂开还是关了?”
     高凉想了想:“给我大嫂吧。”当初她就是怕大嫂会将配方传得到处都是,不过那个配方她现在已经重新调整过了,所以传不传也无所谓了。
     “好。”刘彪点头。
     高盼很兴奋:“阿彪,开学了你和我一起去学校吗?我们学校可以随到随学的。”
     刘彪摇头说:“暂时不行,得把店子交给你大嫂了才行。”
     “哦。对了,那小军怎么办?”高盼突然想起这个事来。
     刘彪沉默了一下,显然还没考虑这个事。高凉问:“小军是谁?”
     刘彪说:“小军是我店里的店员,一个亲戚的儿子。”
     高凉说:“这个好办。他要是想去外面,到时候来我广州找我吧,来我店里也行,或者他不想出去,去杨哥店里也行,我看杨哥那边应该也是需要招人的。”
     刘彪点点头:“好。”
     “如果要来广州的话给我们打电话,俊毅哥厂里的电话我抄给你了。”
     “知道。”
     知道刘彪终于找到了自己想做的事情,高凉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毕竟当初把店子交给刘彪,只是考虑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