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重回1988_第169章

小说下载:重回1988作者:寻香踪更新时间:2017-12-01点击:

需非常漫长, 因为工程量太大了,至少需要半年多的时间,所以今年都不能搬进去住,果果还得跟着爸爸妈妈住在一起。最后还是奶奶比较体谅两口子的不易, 将果果的小床挪到了她的房间里,晚间由保姆来照顾果果,给果果冲奶粉喝。
     新房装修的同时,李俊毅抽空回了老家一趟,准备拆了老家的房子重新修别墅,监工的事打算交给高凉的堂哥高勇。王小云和高勇做了几年卤味生意,已经攒下钱在县城里买下了属于自己的房子,早就搬到自己的房子去了,高凉的老家已经空置了一年多,所以这时候拆迁也不是什么难事,就是家里那些老家具还得处理。
     奶奶知道要拆房子搬东西,特意跟了回来,这老房子她住了几十年,感情深厚,得在拆迁之前回来再看一眼。她舍不得那些老家具,因为满满都是回忆,看见什么都想留下来,李俊毅觉得那些家具都很老旧了,早就不合时宜,该扔扔、该送人送人。在奶奶的坚持下,祖孙俩还是用心地检查了一遍家里的东西,最后还真淘出了不少有意思的东西,比如老照片、老收藏,甚至还翻到了一本高凉小时候的日记本。
     晚上回到酒店休息的时候,李俊毅拿出高凉的日记本,翻开看了一眼,日期是1982年,他想了想,应该是高凉上小学五年级时写的,里面还有老师批的红勾,看样子是老师要求写的作业。他正打算仔细看内容,奶奶戴着老花镜拿着相簿过来找他了:“你看看这照片上是不是凉凉?”
     李俊毅凑过去一看:“还真是。”照片上是五个小孩,上面有李俊毅兄弟俩,看样子他的年龄也就是十来岁,他身前站了个扎着羊角辫的小女孩,一手牵着一个比她更小的女孩,仔细看还真是高凉,她牵着的自然是高盼和高珊。
     奶奶将照片拿得远远的看:“这应该是她们姐妹三个吧。”
     李俊毅说:“对,就是她们。奶奶,这照片我怎么从来没见到过?我完全没有印象,这是什么时候照的?”
     奶奶皱起眉头想了许久:“这应该是那年你爸妈回来探亲,顺便送俊伟回来上学的那年照的,你爸带了个相机回来,高强那时候还在他妈肚子里呢。这照片压在另一张照片下面了,我们一直都没注意到。嘿,原来凉凉那么早就跟你一起照相了,这缘分!”
     李俊毅笑了,拿着照片仔细端详了许久,因为照片是黑白的,只有三寸左右,人像很小,隐约可以看出自己很严肃,高凉则露出些害羞的笑容。他嘴角扬了上去,突然说:“果果跟高凉小时候还挺像的。”
     “是有几分像。”奶奶点头附议。
     李俊毅说:“这照片要好好留起来,拿回去给高凉看看。”
     奶奶回去之后,李俊毅翻出了高凉的日记看了起来,越看越觉得惊奇,里面居然有不少关于他的内容,比如“俊伟的哥哥今天和人打架,鼻子出血了,衣服都沾了血,他不敢回家,跑到我家来让我帮他把衣服洗干净,我洗了半天还是没洗干净,他给了我一角钱,说是封口费,不让我告诉俊伟和王奶奶,谁要他的钱啊。”“今天放学的时候碰到俊伟的哥哥,他给我买了冰棍,他的零花钱真多。”……“张红说俊伟的哥哥好看,我看了很久,也就是两个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没看出来哪里好看。”
     李俊毅看到这里笑了,他家媳妇绝对是个迟钝的人,十多岁了还分辨不出美丑来,想当年他多帅啊,好多小姑娘都给他写情书。不过这些小事他都没什么印象了,亏得高凉还记下来了,那时候她一直管自己叫“俊伟的哥哥”,不知道是因为自己的名字比较复杂难写呢,还是仅仅因为他就是她一个伙伴的兄长。
     李俊毅合上日记本,满怀柔情地给媳妇儿打电话。高凉正在安抚果果睡觉,赶紧出来接电话:“今天搬了多少?还有多久回来?”
     “怎么了?”
     高凉说:“今天下午我带果果出去散步,她看见有个人穿了件跟你一样的衣服,以为是你,使劲蹬着学步车追上去叫爸爸。我说不是,她还哭着拼命要去追人家。宝贝儿想你了。”
     李俊毅听见这句话,顿时心都揪起来了:“果果呢?宝贝呢?”
     “正要睡觉了。”高凉说。
     李俊毅说:“你把电话给她,我要跟她说话。”
     高凉拿着无线话筒,走到奶奶的房间,看着听着保姆儿歌正要入睡的女儿,压低了声音说:“她都快要睡着了,你明天早点打回来吧。”
     “别,我都一天没听见女儿的声音了,你让我听听吧,把她叫醒来,你再哄她睡呗。”
     高凉无奈,只好走过去:“果果,果果,爸爸来电话了,要跟你说话,是爸爸。”
     果果的眼皮本来都快合上了,此时听见高凉的声音,又费力地抬了起来,高凉将声音外放,说:“你跟果果说话吧。”
     李俊毅赶紧叫:“果果,爸爸在这儿呢,宝贝儿,想爸爸了是不是?”
     果果这会儿睡意朦胧,对白天执意要找的爸爸已经不那么执着了,只是无意识地砸吧一下嘴,模糊地叫了一声:“爸。”
     李俊毅激动坏了:“宝贝,再叫声爸爸。”
     果果已经不理他了,她今天在外面玩闹了一天,这会儿早就累坏了。
     高凉说:“果果都睡了,还是别让她叫了,明天早点打回来。”
     李俊毅内心无比遗憾,这还是女儿头一回主动要找自己呢,他能不激动吗,恨不能马上就飞到女儿身边:“那好吧,我尽快处理好这边的事就赶回去。明天早上我打电话回来。”
     被宝贝女儿这么一闹,李俊毅也忘记跟媳妇儿回忆往事了。挂了电话之后他才想起来,再打也不合适,就算了吧,等回去了再好好说说。
     因为想念女儿,李俊毅加快了节奏,奶奶舍不得的一些破烂被他劝说扔的扔、送的送,尽早收拾好一切赶紧回去。搬好东西之后,拆房子的事就交给了高勇来监工。至于买建材之类的,也都交给了高勇来处理。
     然后火烧屁股似的回到了广州,到家的时候,高凉上班去了,果果正跟保姆玩,李俊毅打开门,东西还没放下,就朝女儿喊:“果果!”
     果果正满地爬得欢,听见声音,停下来扭头朝门口看过来,李俊毅放下手里的行李,朝女儿张开双臂:“果果,爸爸回来了,来爸爸这儿!”
     果果停顿了一下,然后飞快地朝李俊毅爬过来,李俊毅欣慰坏了,离家快一礼拜了,女儿居然还记得自己,果果还没爬到,他就走过去将女儿抱了起来,在她脸上吧唧亲了一口:“果果真乖,叫爸爸。”
     结果果果拼命弯着腰伸手朝下,流着口水说:“花花。”
     跟在后面的奶奶哈哈笑:“她是想要那花。”
     李俊毅低头一看,地上正好放着自己在小区外面买的一束玫瑰,这是给高凉买的。李俊毅无奈地捡起那束花,果果兴奋将花搂在怀里,张嘴去啃玫瑰花朵,李俊毅赶紧说:“这个不能吃!”
     保姆赶紧过来帮忙将行李都拿进屋来:“果果这两天到处都在找爸爸和祖奶奶,现在一见到了,又不肯叫了。”
     李俊毅将花从女儿嘴下夺过来,果果伸着手还要,李俊毅无奈,只好拿了一个玩具给她,结果她看都不看一眼,张嘴哇哇哭起来。奶奶说:“她喜欢花,你就给她一朵嘛。”
     李俊毅说:“她要吃,花上灰尘太多了,不干净。”说完抱着女儿满屋子转悠,安抚哭闹的女儿,最后果果终于被阳台上正在盛开的百合花给吸引住了目光,终于不哭了。
     李俊毅抬起手,抹掉女儿脸上的泪痕,絮絮叨叨地跟她说话,果果抽噎着将头埋在李俊毅肩上,叫了一声:“爸爸。”他顿时觉得旅途的疲惫和烦闷全都烟消云散了,真是有女万事足。
     高凉中午下班回来的时候,看见李俊毅抱着熟睡的果果在沙发上坐着:“怎么提前回来了?不是说要明天才到家吗?”
     李俊毅说:“我把事情全都交给大哥处理了,就先回来了。”
     高凉一看就明白他是想女儿了,看着他的衣服:“你是不是回来还没洗澡呢?就这么抱着果果,也不怕把细菌传到她身上,赶紧去洗澡,我抱她去睡觉。”
     李俊毅将果果交给高凉,自己去卧室洗澡。高凉看着他的背影,又看着满桌子的新玩具,不由得摇了下头,这都成女儿奴了。
     高凉将熟睡的果果放在小床上,去厨房帮奶奶和保姆的忙:“奶奶,您昨晚上坐了一夜的车,赶紧去休息,还做什么饭。”
     保姆也说:“我让奶奶去睡觉,她说她下午再休息。”
     奶奶笑着说:“我不累,坐的是卧铺,我在车上睡够了。”
     高凉想去厨房帮忙,发现没自己插手的地方,便回房间去,打算洗个澡换一身衣服,发现自己的床头柜上插着一束火红的玫瑰,不由得笑了,还行,还记得自己。
     李俊毅从浴室里走出来,看见站在床边的高凉,走过去将人抱住了,在她耳边呢喃:“给你买的,喜欢吗?”
     高凉挑了一下眉:“勉强吧,我以为你就记得女儿了呢。”
     李俊毅咬着高凉的耳垂:“怎么可能,无论如何女儿她妈的地位在我心中还是最高的。”
     高凉被他咬得心头一阵悸动,连忙说:“别咬,脏死了,我还没洗澡。”
     “谁说你脏了,我老婆是最干净的。”说完将高凉转过身来,吻住了她的唇,将高凉的抗议全都吞到了肚子里。
     高凉感觉到那只手摸向了自己内衣扣,连忙说:“别,一会儿就要吃饭了。”
     李俊毅说:“奶奶炖了汤,起码还要半个小时,咱们速战速决,我快想死女儿她娘了。”
     一时间屋子里就只剩下了一片旖旎。
  
  
   第一百七十八章 春天来了
     晚上高凉坐在床头翻看她小时候写的日记, 惊奇地发现还挺有内容的,虽然语句有些不通顺, 字迹也很稚气, 这点滴琐碎的小事将她的思绪带回了久远的童年。
     李俊毅凑过来:“没想到你小时候还挺在意我的,说吧, 是不是早就暗恋我了?”
     高凉被打断了思路, 回头白了他一眼:“怎么可能,我小时候单纯得很, 那时候根本都不懂得什么叫美丑,更别提暗恋了。”
     李俊毅将信将疑地看着她:“真的?那你为什么在日记里写了我那么多的事?”
     高凉拿着日记本哈哈笑:“你是选择性记忆是不是?我日记里明明记了好多人的事, 俊伟、盼盼、珊珊、强强的, 还有我爸妈的。”
     李俊毅说:“但是你没发现写我的那部分比较暧昧?”
     “暧昧?”高凉斜睨着他, “这大概是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吧。说实话,你小时候在我心目中形象非常英武。”
     “哈哈哈,我就说吧, 我肯定是不同的。”李俊毅得意地笑。
     高凉说:“对,特别能打。三天两头都在打架, 今天不是打破这个的头,明天就是弄得别人胳膊脱臼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