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齐乐_第2章

小说下载:齐乐作者:来自远方更新时间:2017-12-06点击:

里一般。
     “喵。”
     小猫奶声奶气的叫了一声,凑上前,伸出小舌头舔了舔齐乐的下巴。
     “妈……”
     齐乐皱眉,抖抖嘴边的胡须,到底抵抗不住毛团的威力,前爪一探,将小猫捞进怀里,本能的舔着对方的耳朵和后颈,确定怀里是只小公猫,开口说道:“今天开始,你就是我儿子,叫爸。”
     尾音落下才发现,他能说话了?
     虽然声音有些沙哑,发音有点奇怪,但的的确确是在说话。
     “爸?”小猫歪着脑袋。
     “对。”舔干净小猫的后颈,齐乐又开始舔起小猫的下巴,“有名字吗?”
     “没有。”小猫摇摇头,“妈妈出去找东西吃,一直没回来……”
     “嗯?”齐乐动作一顿,眯起双眼。敢情这小东西不是认错,而是认真的赖上他?
     “爸爸。”小猫奶声奶气的叫着,讨好的蹭了蹭齐乐的前爪。
     面对这样一只萌物,还能怎么办?
     只能认栽。
     “从今儿开始,你叫齐宁。”齐乐趴在树枝上,顺便将小猫卷到自己怀里,“有兄弟姐妹吗?”
     齐宁摇摇头,垂下了耳朵。
     亲娘一去不回,就算是有,如今也只剩下他一只。
     齐乐没有再问,更紧的抱住齐宁。感受到小猫的瘦弱,对他能独自走到这里,继而成功的找到自己,不由得生出几分佩服。
     树下,吼叫声渐渐远去。
     大概是虫群被丧尸引走,来不及发现这对新鲜出炉的父子,也或许是出于其他不知名的原因,始终没有靠近树冠。
     齐乐小心看一眼树下,雨水冲刷走了残留的血迹,连块骨头渣都没剩下。
     很显然,虫群路过时,不忘顺便“打扫”一番。
     “爸爸?”
     “没事,先睡觉,积攒体力。”
     齐宁很听话,大概是终于找到依靠,不再感到孤单和恐惧,很快闭上双眼,打起了呼噜。
     齐乐趴在树枝上,透过树叶的缝隙看向远处。
     这个世界全然陌生,他甚至不能肯定,这里究竟是不是地球。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来了这里,也不知道等着自己的又会是什么。唯一知道的是,无论能不能找出答案,他都要努力的活下去!
     确定暂时没有危险,齐乐抱紧齐宁,一大一小两个毛团依偎在一起,在树枝包围间,在大雨滂沱中,寻得片刻的安稳和静谧。
  
  
   第二章 第一顿饭
     雷声慢慢减弱,闪电消失在乌云之后,雨势虽有减小,却始终连绵不断,淅淅沥沥下个不停。
     怀里拱着一只毛团,暖烘烘的驱散了寒意。齐乐却并不敢睡得太沉,在梦中仍保持警觉,耳朵竖起,提防随时可能出现的危险。
     一阵迥异于雨声的轻响惊醒了他,察觉有黑影迎面扑来,压根来不及多想,迅速将齐宁护在身后,跃起挥出无影爪。
     数道寒光闪过,一阵血雨飞溅。
     偷袭者和齐乐同时愣住。
     前者没有想到,一只貌似好欺负的原生种会如此凶悍。本以为手到擒来,结果见面就磕掉大牙。
     后者浑身炸毛,死死盯着眼前的不速之客,眼镜蛇的长相,巨蟒的身材,两个脑袋,这究竟是什么东西?
     双头黑蛇竖起上半身,脖颈处压得扁平,冰冷的竖瞳盯着齐乐,蛇信探出,发出愤怒的嘶声。
     齐乐拱起脊背,发出一声声威胁的低吼。
     对峙良久,黑蛇终于明白,眼前这只原生种很不好惹。鉴于身上的伤口,决定放弃这次捕猎,慢慢开始后退。还有别的的猎物可以抓,何必在这里冒险。
     黑蛇萌生退意,齐乐却不打算放它走。
     不怀好意上门,见势不妙想溜,哪有那么便宜的事!
     要不是他足够警觉,反应够快,九成会被生吞活剥。
     想到某种可能,齐乐生生打了个哆嗦。锋利的尖爪深深扎进树干,一双茶色的大眼睛满满都是杀意。
     黑蛇的嘶声更加可怖,意图吓退齐乐。
     齐乐完全不受影响,在他的眼里,黑蛇的一举一动都像是慢动作,根本不构成威胁。确定齐宁老实的趴在树上,齐乐慢慢逼近黑蛇,直将对方逼近树梢,又一次挥出前爪。
     岩石般坚硬的鳞片,在齐乐爪下不堪一击,豆腐一样被轻易剖开,露出粉红色的血肉。
     “嘶――”
     黑蛇被彻底激怒,两个蛇头前后摇摆,猛然蹿上前,想借身体的优势捆缚住对方。
     齐乐纵身一跃,轻松躲开袭击,在半空中翻身,狠狠又是两爪。
     裂帛声中,黑蛇断成两截,血水倾泻而下。半截蛇身悬挂在半空,随风左右摇摆,仅留一层蛇皮牵连。
     齐乐大获全胜,得意的叫了一声,就要将黑蛇踹下树。中途被齐宁阻止,小猫咬住齐乐的尾巴,大声道:“爸爸,不要扔,这个可以吃!”
     “能吃?”齐乐看了一眼齐宁,再看看死去的黑蛇,怀疑道,“你确定?”
     两个脑袋一个赛一个难看,吃下去不会闹肚子?
     齐宁点点头,用前爪比划着,认真道:“妈妈抓过这种蛇,只是没有这条大。”
     听到这样的解释,齐乐仍是半信半疑。见齐宁坚持,抱着试试看的心理,将残余的蛇皮划断,带着蛇头的半截蛇身落地,留下的半截拖到齐宁跟前。
     父子俩盯着这顿送上门的美餐,肚子都开始轰隆作响。
     齐宁伸出爪子,指了指树下的半截蛇身,道:“爸爸,这么大的蛇,很可能有晶核。”
     “晶核?”
     “就是昨天吃的那个。”齐宁的知识全部来自亲娘。可惜的是,亲娘一去不回,他知道的实在有限。能顽强的活到今天,已经称得上是奇迹。
     “好吧,我去看看,你留在树上不要乱动。这个,”齐乐拨拉两下蛇身,确定流出的血是鲜红色,染血的树叶也没有异样,才利落的划开蛇皮,“吃吧。”
     “喵!”
     齐宁眯起大眼睛,兴奋的蹭蹭齐乐的下巴。
     齐乐坚持严肃脸。
     做长辈的必须有威严!
     三忍两忍,终归没能忍住,认命的舔了毛团几下,转身离开树冠。
     比起昨天,他的动作熟练许多。尖爪变得格外锋利,像是刚磨过的弯刀,擦过树干时,总能留下几道清晰的划痕。
     察觉到自己的变化,齐乐隐约间明白,乌鸦妹子口中的“变强”究竟是什么含义。
     黑蛇摔在地上,骨架彻底散开,已经死得不能再死。
     齐乐仍不放心,秉持着小心无大错,绕着蛇身转过两圈,伸出爪子拍了几下,确定没有任何反应,才将蛇头划开。
     带着毒牙的部分远远踢走,在留下的颅骨中翻找。挖开两个蛇头,真被他找出一个扁桃仁大小的晶核。
     和乌鸦妹子慷慨赠与的不同,这只晶核大归大,颜色却不够鲜亮,蕴含的能量似乎不多。
     为何会有这个结论,齐乐说不出原因。真要说出个五四三来,只能归于两个字:直觉。
     嫌弃的拨拉开蛇头,借雨水冲刷掉晶核上的血丝,确保没有任何残留,齐乐叼起晶核,顺原路返回树冠。
     齐宁正埋头吃着早餐,小脑袋几乎埋进蛇身,小肚子鼓成圆球。见齐乐归来,立刻喵喵叫了两声,咽下嘴里的肉,舔着前爪开始洗脸。
     齐乐走上前,低头放下晶核,往齐宁跟前推了推,问道:“吃吗?”
     “爸爸吃。”齐宁摇摇头,小脸恢复干净,继续整理身前的毛发。
     见齐宁的确吃饱了,齐乐咬碎晶核,几口吞下肚。
     有句广告词怎么说来着,牙好,胃口就好。
     整个晶核下肚,齐乐眯起双眼,能感到体力慢慢恢复,精神也好了许多。可惜的是,饥饿感没有半点缓解,似乎还加重不少。
     叠起前爪,摆出经典的农民揣,齐乐得出结论,这玩意能补充体力,终归不能当饭吃。抬头看向挂在树上的早餐,犹豫半晌,终于败给本能,张嘴咬下第一口。
     蛇肉很有韧性,囫囵吞下肚,压根来不及品尝滋味。
     随着蛇肉入腹,一股微不可查的热量缓慢攀升。齐乐愣了一下,匆忙咬下第二口。这次的感觉更加明显。
     嘴里嚼着蛇肉,齐乐双眼发亮。
     看起来,不只是晶核,包括蛇肉都是好物。
     “爸爸。”齐宁收拾干净自己,乖巧的坐在一边,看着齐乐吃饭。
     “恩?”
     “爸爸很厉害。”
     尽管有毛发遮挡,齐乐仍控制不住的脸红。含糊的应了一声,避开齐宁的目光,狠狠撕咬着蛇肉。说来也奇怪,咬下第一口,心理障碍彻底解除,用心嚼几下,蛇肉的味道竟然相当不错。
     难道品种变了,味觉也跟着改变?
     齐乐一边吃一边想,等他回过神来,半条蛇身已经被吃得干干净净,连骨头都被嚼了几块。
     临近正午,雨终于停了。
     乌云散去,现出碧蓝的晴空。
     火红的光轮下,一道彩虹横跨天际,两队大雁穿空而过,悠长的叫声中,羽毛披上七彩。
     当然,如果没有长翅膀的异兽追在后边,也没有煞风景的吼叫声掺杂其中,眼前的景色会美好许多。
     整理干净皮毛,齐乐爬上最高的一根树枝,开始四周眺望。
     鉴于昨天和今早的状况,此处并非久留之地。
     按照乌鸦妹子的建议,最好能找个更加隐秘的藏身处。不求百分百避开危险,好歹能抵挡一阵,不至于隔三差五遇到丧尸,睡觉都要提防毒蛇。
     西边和北边不能去,也就意味着南边和东边相对安全?
     “儿子,你是从哪边过来?”
     齐乐转过身,把齐宁叼到身前放下,舔了舔小猫的耳朵。
     “那边。”齐宁的方向感不错,准确指出来时方向。
     “那边啊……”
     齐乐瞅了两眼,发现齐宁所指的方向有不少高大的建筑物,具体是什么,离得有点远,暂时无法确定。真想辨认清楚,怕要亲自走上一趟。
     不过,那边是哪边?
     脑子里陡然冒出一行大字,齐乐僵住了。
     似乎、好像,他的方向感不是很好,有点分不清东南西北。
     从太阳判断?
     这里的太阳是东升西落吗?
     走反了怎么办?
     若是以前顶多迷路,换做现下,怕是要付出生命代价。
     “爸爸?”齐宁抬起头,不解的看着齐乐。
     身为当爹的,怎么能露怯!
     齐乐振作精神,清了清嗓子,正要迈步,想到可能出现的严重后果,终归是理智压过了脸面,试探着开口问道:“儿子,你知道哪边是东吗?”
     齐宁:“……”
     此时此刻,小猫的震惊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他给自己找的依靠,似乎并不是那么可靠……
     “咳,儿子?”
     “那边。”齐宁举起前爪,指着他来时的方向。
     “确定?”
     “确定。”
     “好,就去那边。”齐乐当场拍板,四下张望一番,张嘴叼起儿子,利落的爬下古木。
     “爸爸,我能自己走。”齐宁本能的蜷缩成球,在齐乐落地之后,开口说道,“爸爸可以放下我。”
     “嗯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