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又想骗我养猫_第4章

小说下载:又想骗我养猫作者:绣生更新时间:2017-12-06点击:

。案发现场找到的尸体是完整的,但是法医鉴定后,却告诉他们,被害人死后曾被分尸,且分尸后的尸体被抛弃到了不同的地方。
     这具看起来完整的尸体,其实是人为拼凑起来的。
     饶是王利这些年见过不少离奇的案情,这回也受到了不小的惊吓,法医的鉴定结果至今没有对外公开,消息也被上面死死的压了下来。王利猜测,这后面恐怕牵扯的不仅仅只是普通的刑事案件了。
     但是现在上面没有指示,该他们做的工作他们还是得做。
     或许是曲宴宁的神情太过害怕,王利放缓了语气,“这件事虽然目前看起来离奇,但是更大的可能性是凶手在故弄玄虚,混淆警方的视线。”
     “我们来找你,就是想看你能不能回想起什么异常。”
     曲宴宁摇头,他的脑子里乱糟糟一片,理智上知道这种神神鬼鬼都是封建迷信,但是情感上却忍不住缩成一团瑟瑟发抖。
     王利的安慰并没有什么卵用,他还是觉得背后发凉。
     “对了!”曲宴宁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像落水的人抓住了最后一根浮木,“她……之前有拜托我帮忙照顾一只叫大黄的狗……”
     “她……有养狗吗?”曲宴宁充满希翼的问,
     “……”王利顿了一下,近乎怜爱的看这个怂孩子:“案发现场确实有一只金毛,它右腿断了,身上有许多伤痕,似乎是跟人搏斗过。我们发现它的时候它已经很虚弱了,现在正在接受治疗。”
     “……”曲宴宁沉默了,脸上的表情几乎快哭出来。
     他哆哆嗦嗦的问,“我答应了要帮她照顾狗的,要是没有做到,她会不会来找我啊?”
     王利一脸正气的说,“封建迷信要不得,年轻人要相信科学……”
     曲宴宁摇摇欲坠的三观勉强稳了一点,就听王利继续道:“……不过那只狗挺可怜的,你要是没事也可以去看看它。”
     曲宴宁幽幽的说,“不是要相信科学吗?”
     王利咳嗽一声,脸上写满正直,“这叫有爱心,不叫封建迷信。”
     曲宴宁一脸生无可恋,“……哦。”
     该说的都说了,王利三人起身准备告辞,曲宴宁亦步亦趋的跟在后面送他们出门。
     一直把人送到了电梯口,王利都有些不好意思了,“不用送了,如果想起新的线索,可以再随时联系我。”刚才他们已经互相加了微信。
     曲宴宁扒着电梯门,脚尖在地上蹭了蹭,小声道:“要不……我跟你们一起去看看那只狗吧……”
     “……”王利在他热切的注视下点了点头。
     曲宴宁立马跨进电梯,站在了三个人高马大,满身正气的人民警察中间,感觉背后都没那么凉了。
     公安局离小区不算很远,王利开警车过来的,四人一起上了车,准备先回局里一趟。
     他们到的时候,门口已经停了两辆车,王利一眼就看出来,其中一辆车是他们局长的。
     他打头往里走,碰见值班的同事时顺嘴问了一句,“局长来了?”
     同事左右望了望,把他拉到边上小声道:“张局带了个人过来,据说是要接管你手上的案子。”
     王利皱眉,“这案子还没到要移交的地步吧?”
     同事摇摇头,压低了声音道:“老头子就指着今年再往上升一级,现在出了这么个棘手案子,不知道他托的什么关系,把国安处的人请来了。”
     王利眉头一跳,“国安处?”
     同事点头,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心劝道:“现在国安处的人出手了,这案子就不是我们可以碰的了。”
     王利道了谢,心事重重的往回走。
     国安处一向神秘,正常手段解决不了的诡异案子,最后都被国安处接管了,虽然明面上说法是协助破案,但是经历过的都知道,案子到了他们手里,其他人就别想再知道一点消息。
     曲宴宁直觉他们刚才说的事情跟案子有关,却又不好意思开口问,几番欲言又止的看着王利。
     王利正琢磨着同事透露出来的信息,看了看身边怂的跟个鹌鹑似的小孩,脚步一转,索性带着他往后面走去。
     被害人没有亲人,独自在申市工作,现在案件还没有侦破,尸体就暂时停放在局里的停尸间里。
     国安处的人应该也是去了后面。
     王利猜的没错,他们过去的时候,他们局长正捧着大肚子满脸赔笑的跟旁边的人说话。
     他旁边是个比他足足高出一个半头的男人。
     男人面孔很年轻,穿着打扮却很老成,一身长袍,右手盘着一串木珠,要不是那张过于年轻精致的脸,几乎就是仙风道骨的大师标配了。
     张局长小心跟在谢祈身边陪着笑容,下巴的肉褶子一层堆着一层,“二爷,您看出什么来了?”
     谢祈没有说话,眼神落在对面的曲宴宁身上。
     张局长没得回答,脸上却没有半点不忿,他顺着谢祈的目光看过去,脸顿时就板了起来。
     “王利,你在这里做什么?!”
     王利立正敬礼,眼神飞快往谢祈的方向飘了一下,大声道:“报告局长,我找了一个证人,带他来过来做笔录。”
     张局长哼了一声,看向他不悦道:“做笔录你带着人跑后面来做什么?”
     王利面不改色的说证人见过被害人,“我带他去看看被害人的尸体。”
     曲宴宁:“…………”
     他张了张嘴,又闭上了,原来人民警察也是可以面不改色的说谎的。
     “你见过被害人?”谢祈忽然出声,他的声音很冷,像珠玉落在冰面上,人冷,连声音也泛着冰渣子。
     曲宴宁对着他那张脸就有点虚,小声的说见过的,显然是担心他还记得火锅店里的事情,
     “那就一起去看看。”本来准备离开的谢祈转身往回走。
     曲宴宁瞪大眼睛,神情充满茫然。
     张局长高兴地颠着啤酒肚,瞪了两人一眼,“还不赶紧跟上。”
     停尸间里,被害人的尸体盖着白布停放在中间,谢祈就站在边上,修长的手指缓缓的拨动木珠。
     曲宴宁有点害怕,远远的站在另一头不敢过去。
     谢祈揭开白布,道:“过来。”
     曲宴宁低眉敛目,一动不动当个小鹌鹑。
     “你,过来。”谢祈声音冷了一个度,冰凉的目光落在低着头的曲宴宁身上。
     屋子里的另外两个人齐齐转头看他,这下曲宴宁想装傻都不行了,他慢吞吞的挪过去,一直挪到谢祈旁边。
     谢祈紧绷的嘴角放松了一些,指指担架上的尸体,“你在哪里见过?”
     曲宴宁在心里把王利按在地上摩擦了一遍,不情不愿的转头去看尸体。
     女尸的五官很清秀,嘴角边有一颗黑痣,皮肤白皙脸颊泛红,要不是脸上斑驳的红色痕迹以及脖颈上的紫痕,完全看不出来这是个被分尸后又拼回来的死人。
     曲宴宁瞪着面前的尸体,心跳越来越快。
     ――他想起来了,他确实见过的,第一天在夜市街摆摊的时候,
     那个牵着狗的女孩。
     曲宴宁咽了咽口水,艰难的说:“十五号,那天我在夜市街摆摊,她、她牵着一只金毛站在我边上……还跟我说了话。”
     张局长干笑一声,“年轻人,这种事情可不能乱说。”
     曲宴宁摇头,偷偷的往后退了两步,怂哒哒的瞪圆眼睛,像一只受了惊吓想跑又不敢跑的小鹌鹑。
     “她跟你说了什么?”谢祈是四个人里最淡定的,他把白布盖好,继续捻着手上的珠串。
     曲宴宁回忆着那天晚上事情,越想越觉得背后发毛,感觉头皮都快炸了,“她跟我说谢谢,还说我们家的粉底很好用。”
     “……”
     王利嘿嘿笑了两声,“看起来还是个有礼貌的鬼,”
     没有人接他的话,空气中充满尴尬。
     王利干咳一声,自己给自己解围,“尸检结果显示,被害人尸体上的伤口,就是通过化妆来遮盖的,我们还在现场找到了很多用完的化妆品盒子。”
     “而且……”他顿了顿,“被害人生前,是一名入殓师。”
  
  
   第6章
     入殓师的工作就是给死者整理仪容。让死者能够体面的离开,也是对生者的一点抚慰。有些经验丰富的入殓师,即使是撞的人形都没有了的尸体,也能原封原的拼回来。
     而被害人李晓红,生前正好是一名经验丰富的入殓师。
     这么一说,整件事情似乎显得更加诡异。
     曲宴宁整个人几乎都快贴在墙上了,他惊恐的瞪着尸体,仿佛她下一秒就会站起来跟他说话。
     “走吧。”谢祈背起手,率先往外走去。
     曲宴宁早就想走了,他亦步亦趋的跟在谢祈身后,要不是谢祈周身的气势看起来实在太足,曲宴宁估计都要越过他直接冲出去了。
     谢祈不紧不慢的往外走,到门口时忽然停下,回头看向曲宴宁,“你应了她的请求,就是有了因果,这因不断,恶果不消。”
     曲宴宁的笑容僵在脸上,呆呆问:“什么意思?”
     谢祈没有回答他,留给他一个高冷的背影。
     王利深沉的拍拍曲宴宁的肩膀,“或许是让你照顾好那只狗。”
     “……”
     ――
     曲宴宁哭唧唧的跟着王利去看狗。
     虽然去的时候不情不愿,但是等看见躺在笼子里输液的金毛时,心软还是战胜了害怕。
     金毛趴在笼子里,温润的黑眼睛半闭着,身上的毛被剃了大半,裸露出来的皮肉上是可怖的伤口。
     “大黄?”曲宴宁试探的喊了一声。
     金毛耳朵动了动,飞快抬起头,黑色的眼睛一瞬间迸发出强烈的光彩,在看到不是自己的主人后又迅速的黯淡下去,喉咙里发出低低的呜咽声。
     曲宴宁试着摸了摸它的头,金毛怏怏的趴回去,没有回应。
     “它伤得很重,而且从送来后就不肯吃东西……”
     金毛为了保护主人受了很重的伤,后腿被打折了一条,脖子上有绳索勒过的痕迹,身上还有不少利刃割出来的伤口。这还只是看的到外伤,真正严重的是,胸腔折断的一根肋骨,刺伤了的内脏,医生检查后,也只能让它先养着。
     “它得在这里待多久?”
     王利说怎么也得等到伤都好了吧,“而且它现在还不肯吃东西。”
     曲宴宁把边上的狗粮放在金毛面前,轻柔的摸了摸它的头,温声道:“你不吃东西身体就不会好,身体不好,就不能去找你的主人。”
     金毛耳朵动了动,黑眼睛乌溜溜的看着曲宴宁,仿佛听懂了他的话。
     曲宴宁把食盆往他嘴边推了推,拍拍它的头,“吃吧,等你好了,我带你去看你的主人。”
     金毛的黑眼睛温温润润闪着光,它轻轻的叫了一声,慢慢的开始吃东西。
     伤还没好,大黄暂时只能待在医院里,探望过后,曲宴宁跟王利一起离开。
     王利跟曲宴宁住的方向相反,两人出了门后就各回各家。
     在外面耽搁了这么半天,再回去的时候已经是傍晚。
     刚到小区门口,两只小猫就围了上来,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