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又想骗我养猫_第5章

小说下载:又想骗我养猫作者:绣生更新时间:2017-12-06点击:

在他的腿边喵喵叫,望向他的两双猫儿眼圆溜溜充满了渴望。
     ――这是没吃饱来讨食来了。
     曲宴宁在裤子口袋里掏了掏,还有一包妙鲜包,经常喂猫已经养成了习惯,口袋里时常会放上一些小零食。
     撕开包装袋放在地上,小猫撒娇的用脑袋在他手心蹭了蹭,就埋头呼噜噜的进食。
     曲宴宁站起身伸了个懒腰,又看见了上次那只很特别的猫。
     小猫竖着尾巴,猫耳朵朝前,好奇的打量着他。曲宴宁白天受了惊吓,看见毛茸茸的小动物才被治愈了一点,现在看见这只格外合眼缘的小猫顿时更加意动,跃跃欲试的想撸一把。
     他半蹲下身体,试探的往前走了两步,见小猫没有离开意思,又往前走两步,一人一猫只隔了不到一米的距离,曲宴宁一伸手就可以摸到毛茸茸的猫脑袋。
     随着曲宴宁的靠近,那股奇异的香味更浓了一些,谢祈控制不住的抖了抖耳朵,本体形态时,这股异香对他的吸引力更大。
     “喵喵?”曲宴宁喵喵叫了两声,手心朝下,小心的把手伸了过去。这是一个示好的动作,表示自己没有恶意。
     谢祈冷淡的凝视着他,下巴微微抬起,尾巴在身后慢悠悠甩来甩去。
     曲宴宁见他没有攻击的意思,得寸进尺的又往前了挪了两步,试探着伸出手去摸毛呼呼的猫脑袋。
     谢祈皱眉,抬爪按住这人不安分的手,毛茸茸的脸上流露出一丝不悦。
     他不过是正好经过这里,正好又看见了这个有趣的人类,这才过来看看,这个人类竟然胆大包天想摸他?
     谢祈严肃的叫了一声,对曲宴宁这种不尊重猫的行为表示了不满。
     然而他用毛绒绒的猫咪形态做出来,不仅没有丝毫的威慑力,反而更加可爱了。
     面对一本正经的猫脸,曲宴宁不但没觉得凶,想撸猫的心更加强烈。
     猫爪轻轻的按在曲宴宁的手背上,细密柔软的绒毛骚的痒痒的,曲宴宁假意放弃,乖乖把一只手压在猫爪下。
     谢祈对他的识相很满意,喵了一声以示嘉奖,毛尾巴在身后慢悠悠的晃动。
     趁猫放松警惕,曲宴宁伸出另一只手飞快的把猫从头撸到了尾巴。小猫浑身毛茸茸,摸上去又软又滑,尤其是粗粗长长的毛尾巴,手感棒呆!
     曲宴宁心满意足的眯起眼。
     敏感的尾巴被手掌抚过,谢祈瞬间炸了毛,他猛地弹起跳到另一边,伏低身体对曲宴宁龇牙,喉咙里发出愤怒的嘶嘶声。
     曲宴宁谨慎的后退两步,举起手做投降状,嘴里安抚道:“喵~不生气不生气啊。大不了让你摸回来……”他一边说一边在口袋里掏,想找点东西哄猫,结果口袋就剩下一根包装花花绿绿的棒棒糖。
     曲宴宁:“……”算了,先试试吧。
     他捏着糖棍,在谢祈面前左右晃了晃。彩色的糖球瞬间就吸住了猫的注意。
     谢祈竖起来的瞳孔放松了一些,耳朵依旧往后贴在脑袋上,目光紧紧锁住彩色的圆球。
     曲宴宁小心的又把棒棒糖往前递了递。那股吸引猫的奇异香味随着距离的拉近,一阵一阵顺着呼吸侵入鼻腔,仿佛吸了猫薄荷一样的酥麻感觉在脑中炸开,谢祈控制不住的凑上去蹭了蹭。
     白皙的手带着凉意,温热皮毛的蹭上去,就仿佛也变得的凉丝丝,谢祈惬意的半眯着眼睛,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真乖~”轻轻挠着主动送过来的猫下巴,曲宴宁目光紧盯着白白鼓鼓的毛肚皮。
     从长大后就没再被人挠过下巴的谢祈整个猫都沉浸在这种奇异的感觉中,趴在曲宴宁的膝盖上好像吸了猫薄荷一样晕陶陶,甚至不自觉的露出了白白的毛肚皮!
     曲宴宁目光灼热,蠢蠢欲动,终于没抵过猫色的诱惑,把猫抱起来,将脸整个埋进了毛肚皮里胡乱蹭了一通。
     温热的呼吸打在敏感的腹部,谢祈一僵,晕乎乎的脑袋顿时清醒起来,喵的叫了一声,他挣扎着跳下去,猫耳朵向后抿着,尾巴快速摆动,一副恼羞成怒的模样冲曲宴宁低吼。
     曲宴宁还在痴汉笑,“小肚皮真软嘿。”
     谢祈浑身的毛毛顿时变成了红色,猫爪在地上用力的拍了拍,朝他警告的咕噜两声,然后一转身飞快的跑掉了。
     曲宴宁追出去两步,猫却已经跑的没了影儿,他满脸失望的折返回来,打算下次做点好吃的,把猫骗回家撸。
     已经变回了人形的谢祈面无表情的站在阴影里,只有红的滴血的耳朵透露了一丝情绪,他冷冷看着曲宴宁转身离开。
     “不知死活!”
     ……
     曲宴宁撸到了猫。心情好了很多,步子欢快的上楼,楚周已经先他一步回来了。
     见状随口了一句下午去哪了,曲宴宁想了想还是没有说今天遇见的事情,整件事都太过离奇诡异,没必要把楚周牵扯进来跟自己一起担惊受怕。
  
  
   第7章
     生活似乎又恢复了正常。
     曲宴宁隔两天就会去看看大黄,一方面是因为担心自己不守承诺,女鬼会找上他,另一方面,则是大黄确实很招人疼。
     大黄似乎真的听懂了曲宴宁的话,从那天之后,每顿都会吃很多,各种治疗也都很配合,就连宠物医院的医生都说,从来没有见过这么通人性的狗。
     这天曲宴宁照常陪大黄做完复健,刚出医院门,口袋里的手机就震了起来。
     拿出手机,曲宴宁看着屏幕上消息,缓缓瞪大了眼睛。
     从加了土豪妹子微信后,两人就没有联系过,曲宴宁从未想过,这个微信号还会有用上的一天。
     土豪妹子或者说女鬼的消息很简单,曲宴宁却差点把手机都扔出去。
     “谢谢你照顾大黄。”
     心脏剧烈的跳动,曲宴宁手心冰凉,汗涔涔的差点握不住手机,他深吸一口气,还是鼓起勇气回了消息,总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
     “你是人是鬼?”
     那边却又没有消息了,仿佛一切只是一个忽发奇想的恶作剧。曲宴宁等了一会儿,那边依旧没有动静,他这才死了心,把今晚的事情微信告诉了王利。
     王利的电话几乎是立刻打了过来。
     曲宴宁解释了来龙去脉,王利听完沉思了一会儿,跟曲宴宁说:“这个案子已经转交出去了,现在不归我管,我试试联系那边,他们可能有办法帮你。”
     曲宴宁连忙道谢,跟王利约好了下次联系的时间。
     只是没想到两天后,竟然再次见到了熟人。
     见面的地方在一家私房菜馆,环境很雅致,每个卡座都用珠帘跟绿植分隔开,私密性很好,正好方便他们谈事。
     曲宴宁后到一步,王利隔着老远就看见他了,冲他挥手示意,曲宴宁笑了笑,大步往他们那桌走过去。
     走近了,他才发现,背对他坐着的人,竟然是熟人。
     谢祈正襟危坐,面前一杯热茶冒着袅袅的水雾,他慢慢捻动着手上的木珠,面孔氤氲在水汽中,好似一尊高高在上的佛。
     曲宴宁脸上的笑容收敛了一些,神情明显有些局促。
     谢祈眉眼低垂,一副生人勿进的姿态,王利多少听说过一些这人的事迹,这次能请动这尊大佛已经是意外,也不敢指望这尊冷面佛能主动打招呼,
     他赶紧站起来招呼曲宴宁坐下,顶着谢祈冷冰冰的视线给两人做了介绍。
     “二爷好。”曲宴宁一脸乖巧率先问好。
     不过他眼神却充满疑惑,为人民服务的警察同志,称呼都这么社会的?
     好在他长了点心,忍住了没有当面问出来。
     对面入定似的谢祈抬起眼皮,直入主题,“她找你了?”
     曲宴宁点头,把微信界面调出来给他看,“前天晚上给我发的消息。”
     谢祈没有接手机,目光定定的的落在曲宴宁身上看了一会儿,冰冷脸色的温和了一些,“你跟她因果已经了了。”
     青年身上若有似无的黑气已经散去,说明他答应的事情已经完成,女鬼没有理由再来找他。
     曲宴宁明显松了一口气,努力绷起来的小脸上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谢谢二爷。”
     谢祈点头,算是接受了他的谢意。
     饭桌上安静下来,谢祈将木珠绕了两圈缠在手腕上,端起桌上的茶杯轻啜一口,
     曲宴宁见他不说话了,自己也有样学样的捧着茶杯慢慢的抿。边上王利只好出来打圆场。
     “二爷,菜都上齐了,这次劳烦您亲自过来,我以茶代酒,敬您一杯。”
     王利冲曲宴宁使了个眼色,曲宴宁双手捧着茶杯,睁大眼睛傻愣愣的看着他,完全没领会他的意思。
     王利:“……”
     谢祈对王利举杯示意,嘴角微不可查的弯了弯。
     场面话都说了一遍,三人开始吃菜,谢祈看着就不是个会主动聊天的主儿,曲宴宁跟王利混熟了,本来还算活泼,不知道怎么的,在谢祈面前怂的跟个鹌鹑似的,可劲逮着面前的一盘青菜吃。
     谢祈不太喜欢吃外面的东西,他礼貌性的动了动筷子,之后便不再动筷,倒是对面埋头吃青菜的曲宴宁十分吸引他的注意力。
     曲宴宁垂着脑袋,蓬松微卷的发丝散落下来,在额头上一晃一晃的,引得人想去抓一抓。
     谢祈重新将手上珠串取下来,修长的手指一颗一颗拨过木珠,眼神却定定的落在晃晃悠悠的卷毛上。
     “你喜欢吃青菜?”谢祈微微皱眉,他自己向来不喜欢青菜这种寡淡的食物,所以不明白这个看起来很有趣的人类为什么会如此喜欢。
     “没、没有啊……”曲宴宁筷子还咬在嘴里,眼神无措,其实他只是不好意思去夹其他的菜而已。
     “嗯。”谢祈高深莫测的嗯了一声,便没了下文。
     曲宴宁脆弱的小心脏惶恐了,以为自己又做了什么引起了大佬的不满,小心的看了谢祈一眼,曲宴宁干脆放下了筷子。
     桌上的两个人都不吃了,就是王利心理素质再好,也不好再吃下去,他喊服务员结了账,便客气的送谢祈出去。
     三人走到门口,来接谢祈的车已经在门口,曲宴宁跟在王利的身后恭送大佬离开。
     “这个你收好,贴身带着。”拉开车门的谢祈又折返回来,将一个红色的小锦囊递给曲宴宁。
     “谢谢。”曲宴宁受宠若惊的接过来,红色的锦囊上用黄色丝线绣着福泰安康四个字,等谢祈离开后,曲宴宁小心将锦囊打开,里面是一个叠成三角形的平安符。
     “谢二爷看起很喜欢你。 ”王利啧啧道。
     曲宴宁不解, “怎么说的?”
     “谢二爷这平安符可不是一般人能求到的,”说起这个,王利也有些感慨,谢二爷存在对于现在的公安系统,也是一个相当bug的存在了。
     “总之你收好就是了,那些达官显贵捧着钱财上门,还不一定能求得到呢。”
     曲宴宁点点头,把平安符小心的放进了口袋里。
     ――
     “二爷很喜欢那小孩儿?是谁家孩子?”开车的是个年轻男人,叫张韧,他家里受了谢祈的恩,他便一直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