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又想骗我养猫_第9章

小说下载:又想骗我养猫作者:绣生更新时间:2017-12-06点击:

,就忍不住扭头看一眼猫,再扒两口,再扭头看……
     等到谢祈吃完了小黄鱼,曲宴宁碗里的白米饭还有大半碗,楚周已经放弃治疗他了,吃完了饭就转移阵地葛优瘫在电脑椅上,翘着腿看剧。
     谢祈清理干净嘴巴,蹲坐在沙发上,冲曲宴宁抬爪喵了一声。
     曲宴宁放下碗筷,飞扑到猫主子面前,“乖宝,怎么啦?”
     谢祈抬起的爪爪僵了一下,歪着脑袋犹豫了好半天,才把爪子伸出去,让曲宴宁看被弄脏了的爪垫。
     曲宴宁猜了几遍,才弄明白原来是猫想洗爪爪,一把把猫抱到卫生间,放在洗头台上,曲宴宁找了干净毛巾出来,用温水稍微打湿了,仔细给他擦爪子。
     谢祈歪着脑袋,金色的瞳孔放的很大,这么近的距离 ,能看见青年垂下来的眼睫毛,漆黑的眼睫毛鸦羽一样整齐的朝下,在眼睛下方打出淡淡阴影。
     青年的神情无比温柔,温热的手掌小心的握着他的爪子,细细的用温毛巾擦拭着。
     还有身上的那股异香……面前的一切都在吸引着他靠近,谢祈没忍住往前伸了伸脖子,湿润的鼻尖在曲宴宁脸颊上一触即离。
     “竟然偷亲我?”曲宴宁反应非常快,一副你偷亲我也要亲回来的模样,极其自然的在谢祈的猫脸上也亲了一口。
     谢祈觉得浑身毛毛都烧了起来,他猛地抽回爪子,抿了抿耳朵,脚步慌乱的跑掉了。
     被抛下的曲宴宁惊讶,“竟然还会害羞。”
     谢祈一路跑回卧室,灵敏的跳上床钻到被子底下,这才遮住了他红的快要烧着的身体。
     黑暗让心情慌乱的谢祈平静了一些,他抱住尾巴打了个滚,心里第一次有了烦恼,这个人类,真是胆大包天!
     难道以后变成人形了也要这样?简直就是有伤风化!
     谢祈埋在被子里默默发愁,愁着愁着……就睡着了。
     跟进来的曲宴宁小心把被子解开,给他调整了一个舒服的睡姿,这才放心的关上门出去。
     他跟楚周约好了要去湖滨公园钓鱼。
     下午四五点钟,太阳最毒辣的时候已经过去,橘色的晚霞在天边铺展成一片,橙红色的太阳就懒洋洋的卧在绚烂的云层之中。
     两人带着渔具,慢悠悠的散步过去。公园离的不远,走路过去也就不到半个小时。
     他们去的公园叫做湖滨公园,因为公园里有个很大的湖泊而得名。
     公园环境很好,沿途是生长茂盛的大树,枝丫错结的树冠往中间倾斜,交错在一处,为行人撑开了一片天然的绿伞。
     湖滨公园据说是在民国时期的梨园旧址上建起来的,后来改建后,建筑也都是古色古香,充满韵味。
     公园里人很多,多数都是住在附近的住户,拖家带口的出来散步纳凉,也有和他们一样背着渔具的,一看就是准备去湖边垂钓。
     两人在湖边找了一个阴凉的地方,便各自坐下垂钓。
     晚霞,落日,游人。
     安静跟喧嚣交织,充满了世俗独有的人气儿。曲宴宁上饵食。放钩,没一会儿就有了动静,水面上的浮漂轻轻抖动两下 ,曲宴宁稳住没动,水下的鱼儿似乎是觉得安全了,一口咬住了鱼饵。鱼竿一沉,曲宴宁快速的收竿,一条黑边鲫鱼胡蹦乱跳的被甩到了岸上。
     将鱼取下来扔进水桶里,曲宴宁重新放了鱼饵,冲楚周得意的扮鬼脸,“一条。”
     楚周送了他一个大白眼,每次两人一起钓鱼,曲宴宁就跟开了挂一样,湖里的鱼不要命的往他钩上送,楚周早就习惯了。
     太阳逐渐落下,最后只剩下半边勉强的挂在地平线上。
     六月,天黑的晚,但天地接壤的地平线也已经隐约染上暮色。
     湖面波光粼粼,潋滟的水波漾着晚红,缥缈的戏曲声从湖面传来。
     “ 梦短梦长俱是梦,年来年去是何年……”
     戏腔哀婉凄切,像一把锋利薄刃,在心脏上反复拉划,曲宴宁手一松,鱼竿从手中脱落,挣动的浮漂顿时平静,只有湖面上荡开一圈一圈的涟漪。
     “你难过吗?”
     婉转的声音像带了钩子,白色的身影从远处的湖面缓缓走过来,一直走到曲宴宁跟前,俯下身跟他对视。
     作者有话要说:  【科学养猫日常~】
     谢大喵:爱甜品爱小黄鱼爱铲屎官~
     曲小宁:三餐猫粮配罐头,表现好奖励小黄鱼,提倡科学养猫。
     谢大喵:……
     终于把喵拐回家了嘿~
  
  
   第13章
     黑白分明的眼睛定定的看着曲宴宁,“你恨吗?”
     这声音带着蛊惑,像一只手紧紧攥在曲宴宁的心脏上,压迫的他喘不过气来。
     曲宴宁勉强摇头,眼睛泛红,难过的半阖着。
     “真是好命啊……”白衣人脸上的笑容淡下来,藏在袖子里的手伸出,去勾他的下巴,“同人不同命,真是叫人……生气――”
     话音未落,白衣人碰触到曲宴宁的指尖瞬间焦黑,一股强烈的煞气直冲白衣人面门。
     胸口一轻,曲宴宁猛地站起来,大口大口的喘气,楚周察觉到他的异状,丢下鱼竿过来,“怎么了?”
     “那里有――”曲宴宁的话音戛然而止,他愣愣的指着湖面,那里空无一物,平静的湖水已经染上了暮色。
     “没什么,”曲宴宁放下手,脸色苍白,“就是忽然心口有点痛。”
     “好好的怎么忽然心口痛,”楚周给他顺顺背,嘟嘟囔囔的关心道:“明天去医院看看,心口痛不是小问题。”
     曲宴宁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收拾收拾渔具,低声道:“我们回去吧。”
     忽然出了意外 ,楚周也没心情再继续,收拾了东西,跟他一起回去。
     两人拎着渔具往湖泊的反方向走去,曲宴宁若有所感的回头看了一眼,就见昏暗的湖水边,他们刚刚待过的地方,隐约站着个人影。
     那人影见他回头,冲他挥了挥手。
     飘忽的声音在曲宴宁耳边呢喃,他说:“我们还会见面的。”
     谢祈醒来后,发现家里就剩下自己一个,非常不高兴。
     他竖着尾巴把屋子里转了一圈,将躲在暗处的邪祟全部整治了一遍,然后又把楚周藏在抽屉里零食翻了出来,瘫在沙发上吃零食。
     门锁响起来的时候,他想藏已经来不及了。
     楚周一边跟曲宴宁说话,一边往里走,刚走了两步,就看见家里新来的猫端端正正的蹲坐在沙发上,猫尾巴矜持的盘在身前,十分严肃的样子。
     楚周朝曲宴宁笑道:“曲儿啊,瓜皮正经的时候还挺唬人――”
     “……个屁!”楚周瞪着沙发上眼熟的包装袋,气急败坏,“我刚找人代购回来的半熟芝士!”
     “喵?”谢祈歪歪脑袋,一脸无辜。
     曲宴宁护崽子的把宝贝猫抱进怀里,离气急败坏的楚周远了一点,“就是一包芝士嘛,我再给你买,乖宝还小,你别吓到它。”
     “……”楚周不可置信的瞪着这个光明正大包庇猫的人,难过的说,“你已经不是我的小可爱了。”
     曲宴宁摸摸毛茸茸的猫头,说是呀,我整个人都是乖宝的我是不会爱你的,你死心吧。
     楚周愤怒的抱着空空如也的包装袋回房间了。
     谢祈舔舔嘴巴,看着楚周凄凉的背影颇高兴的甩了甩尾巴。
     “你别高兴的太早,”曲宴宁戳戳猫额头,将他放在桌子上,居高临下的俯视他。
     谢祈面对板着脸的曲宴宁,莫名有点心虚,他放平耳朵,瞪圆眼睛,使劲的看曲宴宁。
     “卖萌也没用,”曲宴宁在猫的身体健康方面是非常有原则的,他捏了捏毛嘟嘟的猫脸,教育道:“不许再偷吃,不然以后就只许吃猫粮。”
     谢祈:“……”
     他转过身,背对着曲宴宁,表示不想听。
     曲宴宁顺势戳戳他的屁股,“生气也没用,乖乖的以后就每天给你做鱼吃。”
     “!!!”
     谢祈一僵,脖子上的毛毛都炸了起来,动作飞快的跳到另一边,瞪着曲宴宁虚张声势的喵喵叫。
     曲宴宁……曲宴宁听不懂,不过看也知道猫是闹脾气了。他弯弯嘴角,往厨房走,“晚上就吃糖醋鱼吧……”
     谢祈:“……”
     最后谢祈还是在糖醋鱼面前屈服了,不过他的份是特制的,无盐少糖,鱼肉白生生,对比着餐桌上那盘汤汁晶亮、香喷喷的糖醋鱼非常惨烈了。
     吃过晚饭消了消食,闹腾了一天,两人都早早的休息。
     谢祈被擦干净爪爪,跟曲宴宁睡在一个被窝里。房间里很暗,只有青年轻微的呼吸声响起,谢祈紧挨着他趴着,长长的尾巴不时扫过旁边的身体。
     夜晚,青年身上的香味比白天更重,谢祈靠近他吸了一口气,敏感的在奇异香味儿里发现了一丝烧焦的糊味。
     谢祈皱眉,动动鼻子,在青年脖颈处闻到了那股气味。
     他的眼神转向床头柜,上面放着一枚小小的红色锦囊――那是他送给青年,嘱咐他贴身带着的。
     小心的起身,谢祈把锦囊打开,把里面的符纸掏出来,打开一看,里面的毛毛已经化成了灰烬。
     谢祈沉思,这两天他都跟着,曲宴宁能遇到不干净的东西,也就只有下午的那一会儿。
     他不高兴的用毛爪按了按曲宴宁的脸。
     曲宴宁睡的很沉,没有丝毫动静。
     谢祈思索片刻,伸头在他耳后轻舔两下,随后抖抖身体,消失在房间里。
     ――
     一个星期后,张韧再次上门。
     曲宴宁打开门看见是张韧的时候,还有点紧张,“二爷回来了吗?要把猫接回去吗?”
     张韧眼角抽了抽,回想起二爷深更半夜把他从床上揪起来交代的事情,连忙道:“您误会了,二爷刚回申市,想请您吃个饭,感谢您一直照顾少爷,不过他只待一天,所以后面的日子还是辛苦您照顾少爷。”
     曲宴宁放下心来,笑容都热情了不少,“那好,我到时候带它一起去。”
     “不用不用,”张韧急忙拒绝,见曲宴宁神情诧异,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太过激动,连忙解释道:“二爷订的餐厅,不能带宠物。”
     曲宴宁点点头,说好。
     张韧松了一口气,要真让他把猫带去了,二爷抽不开身,到时候铁定又要折腾他。
     张韧跟他又闲聊几句,订好了吃饭时间地点,就先离开了。
     ――
     吃饭的地方在德园,一家地道的鄂菜私房菜馆。德园老板是鄂省人,据说祖上曾经给大户人家做过厨子,是世代相传下来的手艺,尤其是一手做鱼的手艺吸引了不少老饕来吃。德园的招牌菜就是老板亲自做的清蒸武昌鱼,每日限量供应三道。
     谢祈有一段日子没去吃过,就干脆将见面的地点约在了这里。
     中式餐厅,装修也是古色古香,曲宴宁抬头看看门匾上龙飞凤舞的“德园”两个大字,确定没有找错,才走了进去。
     报了谢祈的名字,就有服务员把他引到了包厢。
     谢祈已经先到了一步,正半阖着眼睛,慢慢拨动手中的珠串。
  
  
   第14章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