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玄学大师是网红_第2章

小说下载:玄学大师是网红作者:一杯豆浆更新时间:2017-12-13点击:

看到的完全吻合。
     接下来的事情也不用猜。
     苏澜的家境是四人中最差的,她的父母都是工薪阶层,这回两只香奈儿的口红也是去专柜试了色后特意找代购买的,现在断裂了一支,怎么可能不找卖家理论呢?
     简攸宁心头滚烫,升级的微信不仅能看到别人的各项资料,而且还能看到别人的未来。
     在播音主持行业中,需要打交道的地方很多,有了这微信的新功能,几乎能立足于不败之地。
     *
     傍晚,简攸宁特意等到她妈妈程素锦下班才给她打了电话。
     程素锦是天海市第一人民医院妇科的主治医师。
     接到女儿的电话,程素锦疲累的脸上浮出一抹浅笑,气质温婉绝伦,她温柔地开口唤道,“攸宁。”
     简攸宁站在宿舍的阳台上,视线落在长势颇佳的香樟树上,听到电话另一头的轻唤,鼻尖发酸,“妈,学校组织的实践活动还有一个星期就结束了,一结束我就回家。”
     说完这话后,简攸宁的眼角泛红。
     程素锦在她12年的时候撒手人寰,能够活生生地与她对话,怎能让简攸宁不激动?
     更让简攸宁激动的是,得了机会重回14年前,她一定会保护好程素锦。
     程素锦还没来的及讲话,身旁的一位护士匆匆来来,小声地交代了什么,程素锦的脸色一变,“攸宁,妈妈有点忙,等我空了,我再给你打电话。”
     简攸宁并未像平日里般发脾气,只是小声叮嘱道,“妈,别累坏了身体。”
     以前她不理解程素锦一心扑在病人上,可越长大、越明白一个道理,每行每业的工作人员都会有一种东西,叫做责任心。
     尤其是救死扶伤的医生。
     程素锦正要挂电话,听到这句话后,心中松了一口气,抿了抿唇歉意道,“妈妈将来一定会补偿你的。”
     简攸宁听着电话另一头挂断的嘟嘟声,眼神骤然冷了下来,}人的可怕。
     上辈子程素锦过世时,她才22岁,从小被妈妈保护得非常好,心性单纯,有些事情根本就未曾深究。
     但走出了象牙塔,她就发现了妈妈自杀的不对劲之处。
     像程素锦这事业心重、又有牵挂的女儿,怎么可能因为和丈夫离婚从此一蹶不振呢?
     这里面一定有蹊跷之处。
     想到和妈妈离婚的简从佑,简攸宁的面上闪过一抹恨意。
     简从佑与程素锦是高中同学,勉强算得上知根知底,二人双双考上大学后,便陷入了热恋期。
     几乎大学刚毕业,他们俩就领了结婚证。
     后来,简从佑在外公的提点与支持下,直奔香港,从底层开始做生意,逐渐发了家。
     每年都会给家中寄一笔生活费,仅此而已。
     也就是在这月,简从佑会从香港回家,和妈妈提出离婚。
     可简攸宁知道,简从佑不仅已经有了香港的户口,而且还在香港娶妻生子。
     现在,简从佑的儿子已经12岁。
  
  
   第003章
     简攸宁打小就很敬重简从佑。
     在程素锦给她灌输的思想里,简从佑为了家庭在外操劳奔波,只为给她创造一份更好的未来。
     而每年中秋与春节,简从佑对她嘘寒问暖,更会带许多内地所没有的礼物讨她欢心。
     哪怕他与妈妈离婚时,简攸宁也只是觉得是夫妻二人长期分离,感情淡了生活不下去了而已。
     简从佑扮演了好爸爸、好丈夫的角色二十多年,以至于后来简攸宁知道简从佑有一个比她只小九岁的儿子时,所有的信仰一度崩塌。
     这时候,对妈妈死因的怀疑才会接踵而来。
     简攸宁抿了抿唇,心乱如麻。
     上辈子简从佑病危,临死之前想再见她一眼。
     而简攸宁想着,虽然爸爸对婚姻不忠,但从头到尾都没有对不起她,当即便推了手头的工作,直奔香港。
     谁知竟会发生那样的悲剧。
     全身不受控制、刹车踩到底的颤栗感再度袭来,简攸宁的后背不知不觉湿了一层,这件事情太匪夷所思,闻所未闻。
     就在简攸宁发愣时,任佳琪穿着人字拖,推开移门,不满地嘟囔道,“我说攸宁,你今天到底是怎么了?魂不守舍的,纪大帅哥找人都找到我这儿来了。”
     “让我瞧瞧是不是中邪了。”
     她嬉笑间就走到简攸宁的身边。
     亲昵的举止令简攸宁迅速地回神,但她未曾有任何的排斥,脸上还浮出了一抹柔色,因为任佳琪是简攸宁为数不多的好友之一。
     “他找你干什么?”
     许久不曾想起纪白,简攸宁有些恍惚。
     都说时间是最好的良药,这么多年过去,当初纪白带给她的痛苦也不复存在,如今想到他,心里已经没有一丝涟漪。
     任佳琪撇撇嘴,刻意拉长了声调,“还能找我干什么,我给你学学。”
     说着,任佳琪的声音一变,“佳琪,我有十万火急的事情想找攸宁,但她一下午都没有联系我,你能联系到他吗?”
     把当时纪白的口气学的十成十。
     即便简攸宁对纪白的印象已经模糊,但看着任佳琪的表现也能够分辨出几分。
     简攸宁勾唇抿出一抹笑意。
     任佳琪又是啧啧两声,“你平时要是愿意多笑笑,前赴后继的追求者们恐怕都要打起来了,何必吊死在纪大帅哥身上呢。”
     她素日也见过不少美貌之人,可简攸宁每每都能给她带来惊艳之感。
     难得有人容貌瑰丽,恍若盛开的玫瑰,但通身的气质偏偏干净纯粹,这奇异的结合,更令人移不开眼。
     简攸宁安安静静地站着,唇角上扬,“你说的对,我为什么要为了一棵歪脖子树,放弃整片森林。”
     任佳琪被惊,嗓子眼像是被呛到般,不停地咳嗽,“简攸宁,你不会是鬼上身了吧?”
     纪白虽对外光鲜亮丽,可任佳琪却是知道,对方是个一穷二白靠女人的怂货,但不知怎么,把简攸宁迷得团团转。
     任佳琪起初还会提醒几句,可感情的事情,就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了。
     她也没必要为了一个男人而影响和朋友的感情。
     所以此刻听到这句话,简直觉得不可思议。
     简攸宁耸肩,而后指了指太阳,“你觉得会有鬼不怕阳光的吗?”
     显然是玩笑话。
     可任佳琪仍觉得愣了愣,不知怎么,她觉得眼前的简攸宁性子变了。
     不过她不是多管闲事之人,只认真叮嘱道,“如果纪白那王八蛋做了什么伤了你的心,姐妹儿就在这里,别客气,看我不一爪子挠花他的脸,没那副臭皮囊,我看他还怎么耀武扬威。”
     “行了,你好好想想,我还得回去安慰苏澜去,她和卖家理论了一下午了都。”
     简攸宁又笑了。
     想到因为苏澜,才印证了微信的特别之处,简攸宁的心情变得美了起来。
     “苏澜的生日快到了,你就和她说,让她香奈儿的色号随便挑,甭管十只还是二十只,我都包圆了。”
     简攸宁所在的宿舍关系还不错,平日里生日也会互送东西。
     比起后世“女生八人宿舍间,七个微信群”好上太多,即便后来大家各奔东西,有时间也会出来聚一聚。
     任佳琪哦豁地叫了一声,“你居然这么大方?”
     不过简攸宁不仅家境颇佳,平日里也会去富人区的小孩子做钢琴教师,收入也不菲,十只、二十只口红并不在话下。
     “既然小土豪都说话了,那就好办了。”
     简攸宁黑漆漆的眼里倒映着任佳琪离开的背影,平静地拿出手机。
     因为整个下午都沉浸在微信中,所以简攸宁忽略了企鹅消息与短信息,现在打开一看,手机几乎被纪白的消息占领。
     简攸宁粗粗扫了一眼纪白的消息,起初纪白语气婉转地询问她在干什么,而后可能见她许久没有回复,说的话逐渐变得暴躁起来,最后更是质问她在哪里。
     看着依旧熟悉的口吻,久违的记忆浮上心头。
     上辈子也就是这一天,纪白不仅和她提出了分手,而且把她贬的一无是处,隔天就潇潇洒洒地和邱馨莹公然出双入对。
     让她在学院所有人的面前,变成了一个彻彻底底的笑话。
     简攸宁嗤笑一声,二话不说直接给纪白打了电话。
     不是想要提分手吗?不是想要傍上邱馨莹吗?行,她简攸宁就等着。
     没有了上辈子的单纯与软弱,没了对纪白的爱,没有了软肋,简攸宁不信自己还会一败涂地。
     而一直处于焦躁状态的纪白,见到了简攸宁的回电,顿时呼出一口气。
     邱馨莹逼的紧,让他两面为难。
     一方面,简攸宁性子单纯、又生的美,平日里好好哄着,还能够从她手里拿些钱,带出去备有面子,只是她不懂情趣。
     另一方面,邱馨莹的外貌虽没有简攸宁美艳,可情趣十足,哄得他心中舒坦。
     原本他一直在犹豫不决,可这回电视台的实习位置,让他彻彻底底动摇了,心中的天平直接倾斜。
     只是有些可惜,简攸宁为人保守,他还没玩过。
  
  
   第004章
     “攸宁,你怎么到现在才回电话?”纪白的语气中夹杂着埋怨。
     电话另一头默不作声,纪白还以为简攸宁是愧疚的,口气不由自主变得重了些,“你知道我找不着你人有多担心吗?我把你常去的地方一个一个找了个遍,甚至佳琪那里也是,你何必为了一件小事闹脾气。”
     “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有自己的判断能力,邱馨莹是怎么回事一目了然,你若是真的要斤斤计较,那我也无话可说。”
     纵然简攸宁脾性再好,听到这番话,心头无名火骤起。
     她眼睛眯起,唇角划过讥讽的笑意,“说说,你去哪里找了我?”
     纪白一愣,对简攸宁的回答始料未及。
     他整日都和邱馨莹黏糊在一起,自然没空去找简攸宁,此刻这副做派,只是想找个由头吵架而已,“简攸宁,你什么意思?”
     简攸宁的语气不咸不淡,“我能有什么意思。”
     她背靠阳台,单手手肘搭在阳台面上,显得整个人懒散无比,而后简攸宁漫不经心地开口,“见一面吧,我们把话说清楚。”
     隔着电话纪白都能够感受到简攸宁的不对劲,但想着先前的打算,他快速地应了下来。
     “那就在学校旁边我们常去的咖啡馆见面。”
     *
     92℃咖啡馆。
     明亮的路灯灯光从窗户中折射而入,与咖啡馆中颇具情调的暗黄灯光交织晕染在墙壁上,透出几分宁静气息。
     店内的人有些少,音乐悠扬。
     纪白赶到之时,只瞧见简攸宁独自斜坐在咖啡馆靠窗一角,灯光昏黄发暗,没有咖啡和点心,只有一杯水。
     他快步走过去,在简攸宁的对面坐下,“攸宁。”
     简攸宁置若罔闻。
     本来就准备撕破脸,又何必太客气。
     此刻简攸宁正拿着手机,点入‘附近的人’功能,每次都会显示与她距离最近的三个人的资料。
     这是简攸宁试验过好几次才得出的结论。
     微信升级的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