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玄学大师是网红_第3章

小说下载:玄学大师是网红作者:一杯豆浆更新时间:2017-12-13点击:

能太强大,她有些乐此不疲。
     成功刷新后,果不其然,纪白赫然在列。
     简攸宁点入个人相册,顶部依旧是那句-朋友仅展示未来一天的朋友圈-,忽视后,她轻车熟路地点开视频。
     视频的地点是92℃咖啡馆。
     纪白与她对面而坐,正滔滔不绝地把她损的一无是处,视频中的简攸宁痛苦之余却无力反驳,最后不堪受辱,直接夺门而出。
     这远远未曾结束。
     简攸宁离开后,后座的邱馨莹迅速地走出,依偎在纪白的怀中,开启嘲讽模式的同时更是柔情蜜意地许诺了实习生的位置。
     咖啡厅内多的不仅是邱馨莹,还有许多邱馨莹的同伴。
     视频中的内容赫然与上辈子发生的一模一样。
     原本简攸宁不懂,平日里彬彬有礼的一个人,在分手后怎么会冷嘲热讽,现在想想,她都明白了,敢情都是做给现女友看得。
     哦,不仅是做给现女友看得,还是给现女友的朋友们看得。
     这是迫不及待地想要证明自己的心意呐。
     简攸宁又点开纪白的家庭资料,一目十行浏览完后,觉得自己脑子里更是进了水。
     当初怎么就这么眼瞎呢。
     一旁的纪白等了许久也没有等到回应,微恼道,“简攸宁,是你要和我见面说清楚,现在你抱着手机就能说清楚吗?”
     “既然你不说,那我就说了。”
     简攸宁闻言抬起头,心里有了决断。
     她把手机放下,身体前倾,小手臂落在咖啡桌上,右手更是有规律地在桌上轻扣,直接了当道,“纪白,我要和你分手。”
     分手说的又果断又干脆,毫不留恋。
     纪白从未想过简攸宁会主动提分手,毫无准备的冲击,此刻他脸上神情变换的非常精彩。
     “攸宁……”纪白想到邱馨莹与她的女朋友们都在92℃咖啡馆内听着二人的对话,更觉得如坐针毡。
     可他嘴巴张了张,好半天才唤了个名字。
     就在此时,安静的咖啡厅内传出了咳嗽声。
     简攸宁挑眉,不用想也知道是谁。
     纪白迅速地回过神。
     他轻叹一声,神情悲悯,语气柔软,“攸宁,我同意分手,其实一直以来我都觉得咱们俩……”不太合适,只是为了照顾你的情绪,才不忍心提分手。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简攸宁打断。
     “既然你同意分手,那就好办了,咱们再来算算账单。”
     账单?纪白有些懵。
     简攸宁向来都不在乎钱财,这账单又是怎么回事?
     纪白心中本能觉得不好,可还未来的及阻止,就瞧见简攸宁拿出一个精致的本子。
     简攸宁把长发缕到耳后,眼底深处透着戏谑,似笑非笑道,“以前你是我的男友,我无需计较,如今你于我而言,只是陌生人,自然得清算清楚。”她翻开手头的本子,“我素来有记账的习惯,你听听,我说的对不对?不对的地方可以反驳。”
     纪白如坠冰窖,可他却不敢轻举妄动。
     “攸宁,你这样就没意思了。”
     简攸宁冷漠地笑了笑,声音略抬高,“咱们交往三年,无论是旅游、亦或是在外用餐,几乎都是我掏的腰包,没有个十五万也有个十万,既然你说没意思,那这些我就不提了。”
     邱馨莹的几个朋友们互相对视了一眼,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简攸宁清冷的说话声还在继续。
     “09年五一,你说家里有一项好的投资项目,问我借了5W整,允诺一年还清,结果项目失利,投资打了水漂。”
     “同年11月,你外公重病,可因为项目失利拿不出急救钱,问我借了2W整。”
     “10年2月,你说为了未来的发展,需要上课外培训增加经验,问我借了2W整。”
     “同年8月,……”
     简攸宁说的累了,端起玻璃杯喝了口水润润喉,瞧着纪白额头冒汗,坐立不安的模样,她冷哼一声。
     凭什么放过这个狗东西。
     她不痛快,别人也别想舒坦。
     “最近的一笔是在今年7月,你无理由问我借了2W块钱。”
     “我统计的都是五位数以上的欠款,平日里你拿的千八百看在往日的情分上,我也就不和你计较,纪白,你打算什么时候还钱?”
     简攸宁放下玻璃杯,咄咄逼人。
     面前的本子每一页都是白纸,简攸宁根本没有记账,只是凭借着银行汇款记录,一笔一笔的想清了而已。
     简攸宁对钱并不看重,加上时间久远,有些记忆并不是很清楚,所以小额数字干脆都省了。
     但这二十多万,也足够纪白喝一壶。
     纪白嘴唇嗫嚅,根本说不出话来,他不明白平日里视金钱如粪土的小仙女怎么变成了斤斤计较的小恶魔。
     这些钱,讲心里话,他从来没想过会还。
     想到邱馨莹还在听着他们二人的对话,纪白只觉得脸上烫得惊人,丢人丢大发了。
     原本和邱馨莹说好,要当着众人的面给简攸宁难堪,现在倒好,对调过来了。
     但纪白心思转圜间仍低声道,“攸宁,我什么时候说过我不还了,我什么样的人你难道不清楚吗?”
     “我同意和你分手,就因为你这强势的性格。”
     纪白已经打定主意,不管如何,都要把简攸宁损一通,他和简攸宁闹成这样,已经不可能和好,如今更要巴紧邱馨莹。
     简攸宁嗤笑,“得了吧,你同不同意分手关我什么事。”
     “哦,还有,但凡有品的男人都不会对前任评头论足,你今儿就给个痛快话,这二十多万究竟什么时候还?现金、银行转账还是打欠条?”
     怎么绕都绕不过这欠款。
     纪白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根本不愿意接过话茬。
     他哪来的钱还给简攸宁?就算把两个肾卖了都不够啊!
     “没钱?我怎么听说你给邱馨莹买了一条巴宝莉项链呢?难不成是最近问我借的那2W买的?”
     背地的邱馨莹听着一声声的质问,只觉得脸都僵了,感受着小姐妹投来的打量视线,她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脖子上被提及的巴宝莉项链,更是重如千斤。
     这都叫做的什么事啊。
     在纪白眼里,此刻的简攸宁又冷酷又无情,可他偏生拿简攸宁无可奈何,“攸宁,你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
     简攸宁懒得再与他争论,“以前当你的人肉提款机,你当然觉得千好万好了。纪白,有些话我不说第二遍,你听好了。要么还钱,要么我把账单贴到你的班级群里,辅导员处,对,还不能忘了邱馨莹。”
     “当然,如果你的脸皮够厚,我也不介意和你法庭见。”
     纪白平日里最好面子,现在听到这话后,只觉得气得浑身哆嗦,“简攸宁。”
     简攸宁非常不雅地摸了摸耳朵,“说话别那么大声,我听得见。”
     突然,她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坏笑,“你说邱馨莹知道你做的那些事吗?”
     听到这话的邱馨莹的一颗心都提了起来。
  
  
   第005章
     邱馨莹从小扎堆在富人圈里,阅人无数,平日里最爱放纵享受。
     可偏偏纪白的调调拿捏的她上不上、下不下,加上纪白还有一个不愿意分手的女朋友简攸宁,邱馨莹自然不甘心。
     邱馨莹心砰砰直跳,屏住呼吸等着简攸宁接下来的话。
     纪白一颗心同样纠起,他做的事情多了去,也不知道简攸宁说的究竟是哪一桩。
     不过看简攸宁不怀好意的神情,纪白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好事,他的眉头微蹙,浑身透出哀愁与不解,“你为什么老是要把事情扯到邱馨莹的身上呢。”
     “不管我做了什么,我都会亲自去与她解释,和你有什么干系。”
     简攸宁听着这话,胳膊泛起鸡皮疙瘩,纯粹是被恶心的。
     她哦了一声,整个人靠在后座的软皮上,惬意地问道,“她也知道你为了电视台实习生的名额要和我假分手吗?等把她哄住了,彻底在电视台站稳了脚跟再把她一脚踹开。”
     “啧啧,你说邱馨莹知道了,会是什么个反应?”
     “不过那女人向来胸大无脑,也好忽悠吧?”
     说完后,她伸手拿起桌上的玻璃杯又喝了一口水,却没把玻璃杯放回原处,放在手中把玩。
     电视台实习生名额。
     哄住。
     一脚踹开。
     好友们都不忍直视邱馨莹难看到极点的神色,这些私密话她们也是第一次听见,但大约可以肯定是真实存在的。
     而且简攸宁也不知道邱馨莹就在这咖啡店内,一言一行也不会掺水分。
     这就尴尬了。
     强行被‘胸大无脑’的邱馨莹整个人愤怒多端,刚想站起身,找简攸宁说个清楚,可被身边两个小姐妹给按下。
     “馨莹,咱们就应该继续听听,这纪白究竟还做了什么。”
     邱馨莹忍住心内的怒火,勉力地控制住自己的情绪,牙齿咬的紧紧的,一言不发。
     纪白的反应就更激烈了,“你胡说八道什么,你以为杜撰假分手冤枉我别人就会信吗?电视台实习生这件事都是谁在和你嚼舌根。”
     简攸宁简直不是人,是魔鬼。
     她今天的一言一行和平时判若两人,纪白站起身来,怒道,“你究竟要做什么?”
     “是不是胡诌你自己心里清楚,不是你亲口所说,我又怎么会知道。”纪白越暴跳如雷,简攸宁的心情就越好,她向账本的方向努了努嘴,“你要是不想我和邱馨莹说,你就老老实实地把钱还了。”
     “指不定邱馨莹又是下一个简攸宁呢。”
     邱馨莹牙齿都快咬断了愣是没发泄出火气,艹他大爷的,竟然看走眼了。
     现在倒好,在一堆人面前出丑了。
     纪白一听还钱,整个人就怂了,刚才的气势顿时消失大半,他苦口婆心道,“简攸宁,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简攸宁把玻璃杯搁在桌上,溅出几滴水珠,碰撞间发出清脆的声响。
     她的神情高傲冷淡,“好相见,呵,等你把钱还清了,我这辈子都不想再看见你这张穷酸脸。”
     穷酸脸!
     纪白听到这话后,整个人的脸色变得狰狞起来,简攸宁说的话戳中了他心底的伤疤,他腾地站起身来。
     简攸宁双手抱胸,继续用最刻薄的语言攻击。
     “为了掩盖自己贫穷的家庭,把自己的爸爸吹嘘成法官,把自己的妈妈吹嘘成人名教师,纪白,你在地里劳作的父母知道了会不会心寒?问我借了那么多年满足你的物质生活,你可真行。”
     纪白靠着嘴皮子与光鲜亮丽的外表,蒙骗过了不少人。
     可任何人都可以嫌弃他的家庭,只有纪白不可以,那毕竟是生养他的地方。
     就这一点,简攸宁就看不起他。
     纪白听到这话后,脑子顿时充血,被人知道借了二十多万不可怕,可他的家庭被人知道了,纪白只觉得丢人。
     他脑子里一根叫做理智的弦顿时崩断。
     额头青筋暴起,纪白直接俯身靠近简攸宁,右手已经抬起了一半。
     简攸宁眯了眯眼。
     下一秒,她不闪不躲地出手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