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玄学大师是网红_第5章

小说下载:玄学大师是网红作者:一杯豆浆更新时间:2017-12-13点击:

惠正在家中陪雯雯收拾参加班级活动需要的行李。
     雯雯所在的是贵族小学,寒暑假各会举行一次班级活动,虽然参加班级活动是自愿的,可不成文的规矩就是全体参加。
     接到简攸宁的电话,包丽惠仍有些意外。
     “攸宁,是我短信的意思没有表达清楚吗?”
     简攸宁大脑快速地斟酌着措辞,因为紧张,她的手心里不由自主地沁出些许的汗渍。
     “包姐,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说。”
     包丽惠手中动作停下,笑道,“什么事情这么严肃?”
     简攸宁既不能暴露自己,所以提醒的不能很清楚,可若是不把事情说严重了,包丽惠也不会当真,停顿了片刻,她才开口。
     “包姐,你也知道我外公是风水大师,有些话说出来得罪人,但我深思熟虑后,还是决定和你说。”
     这时候,简攸宁就无比感谢外公程玄陵的身份了。
     程玄陵是天海市有名的风水大师,慕名前来算卦、看风水的人数不胜数。
     如今人到老年,他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找到合适的弟子,最亲的两人,无论是程素锦还是简攸宁,都表示毫无兴趣。
     包丽惠对程玄陵有一定的认识,简攸宁话还没说出口,她就已经信了三分。
     “上周我瞧雯雯的面相,从印堂有一道白线入耳、鼻着,在风水上,这是死亡的征兆。”
     包丽惠的脸色变白了些。
     “命门、也就是耳前,连鼻中有白色横贯,这种情况,很大程度上属于非正常死亡,比如车祸、意外伤害。”简攸宁只能模糊雯雯的死法,否则指不定包丽惠接受不了,“亦或是无疾而终。”
     简攸宁从小跟在外公的身边,耳濡目染下,虽不知道这些话什么意思,但拿出来忽悠人还是可以的。
     最后简攸宁再补了一句。
     “雯雯印堂、鼻尖、两q皆发黑,若真出事,也就这三天内。包姐,我也是为了雯雯好,才会说出这得罪人的话,至于信不信,端看你自己的了。”
     最后一句话,是外公替人看相消灾常说的一句。
     包丽惠向来不信这些,可这些确实从简攸宁的嘴里说出来的。
     简攸宁当了三年的家庭教师,包丽惠对她的人品还是有一定的了解,她绝不会随意地说出这些。
     “攸宁。”包丽惠瞧了一眼天真烂漫的女儿,嗓音有些颤意,“你说的有几分准?”
     丈夫和女儿,是包丽惠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人。
     简攸宁察觉到包丽惠的反应,心中不由自主地松了一口气,只要上心就好。
     “包姐,我若是没有把握,就不给你打这通电话了。”
     *
     简攸宁打完电话后,又对上了三道视线。
     任佳琪上下扫视了一眼简攸宁,眼神里有些匪夷所思,“这是死亡的征兆。”
     杜欣欣接过话,“若真出事,也就这三天内。”
     向来不怎么参与宿舍话题的苏澜也接过话,“至于信不信,端看你自己。”
     简攸宁有些哭笑不得,她把手机拿在手里把玩,“你们这一个个的,学我的话干什么?”
     任佳琪最憋不住,顿时就开始碎碎念,“总觉得你今天有点怪怪的,纪白说踹就踹,包丽惠说忽悠就忽悠,你该真不会是换了个人吧?”
     “平时冷冰冰的不搭理我们,今儿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不过这样的简攸宁更食人间烟火,更让人觉得心理舒坦。
     简攸宁换了个方向坐,托腮撑在椅背上,解决了一桩大事的她心情甚好,也开起玩笑来,“怎么就忽悠了,我说的句句在理。我这算命的本事还是从我外公那里学来的。”
     这是一句玩笑话,谁也没当真。
     如果简攸宁真有算命的本事,前三年也不会不显山不漏水啊。
     任佳琪剥了一颗糖塞入口中,觉得甜丝丝的,瞧着简美人,兴头来了,“那你也来给我算算呗。”
     说着,她脸上露出一丝邪气,“算不准,今儿把你扒光了给我暖被窝。”
     这是要搞事情啊。
     简攸宁心里哦豁了一声,不留痕迹地打开了手机,直接点开附近的人,找到任佳琪的朋友圈。
     附近的人有个历史列表,一旦出现过,显示的人就不会消失,也可以从中搜索人名。
     看完任佳琪的朋友圈,简攸宁笑得更加乐呵,“如果我算准了,下周整宿舍电视台签到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学校组织的实践活动在电视台里,早上向来都没什么事,只需要去签个到,中午正常到场就好,大家为了多睡会懒觉,每个宿舍都轮流去签到。
     这个提议顿时得到了苏澜和杜欣欣的附和。
     任佳琪瞧着看热闹不嫌事情大的两人,翻了个白眼。
     “我今天还非得把你扒光了不可。”
     简攸宁脸上的促狭一闪而逝,而后笃定道,“明早你就能收到上回面试公司一轮通过的邮件,佳琪,去电视台里签到后,别忘了给我带早饭,皮蛋瘦肉粥、白煮蛋还有一个包子。”
     任佳琪捧腹大笑,“那公司面试多久了,你要扯掰也不扯掰一个靠谱点的。”
     “我要这能通过,别说签到了,下周你们的早饭我都包圆了。”
     简攸宁浅笑,倒也没有反驳,“苏澜,欣欣,你们当见证人,这话是佳琪自己说出来的,没人逼她。”
     朋友圈的视频里,任佳琪因为接到了公司面试通过的邮件,激动地一大早吵醒了整个宿舍。
     简攸宁揉了揉眼睛,那张鸡窝头、麻袋睡衣、眼袋浮肿却又开心到变形的脸,简直辣眼睛。
     轻咳一声,简攸宁拿起桌上的洗漱用品,叮嘱道,“明早激动归激动,先去电视台签到,然后给我们带早饭,才能吵醒我们啊。”
     说完后,她慢悠悠地走出了宿舍门去洗漱。
     准备上床睡觉。
     任佳琪迅速地和苏澜两人对视了一眼,“这真的是简攸宁吗?”
     答案当然是肯定的。
     任佳琪瞧着两人无言的肯定,最后撇撇嘴道,“看我明天怎么收拾她。”
  
  
   第008章
     挂断电话的包丽惠失了给女儿收拾行李的兴致。
     简攸宁的每一句警告都在她的脑海中反复回响,事关宝贝女儿,包丽惠不得不慎重。
     薛雯雯歪着脑袋看向包丽惠,“妈妈,我的维尼小熊也要带走。”
     她的牙齿雪白,一笑起来露出两个酒窝,非常讨人喜欢。
     对上女儿水汪汪的大眼神,包丽惠的心蓦然软了下来,她伸手摸了摸女儿的头,温柔道,“妈妈先去给爸爸打个电话好不好?等会再来给你收拾维尼小熊?”
     薛雯雯用力地点头,“妈妈,告诉爸爸雯雯很想他。”
     包丽惠瞧着女儿的模样,嘴角不由自主勾起。
     旋即她站起身,拿着手机走出门外,有些事情包丽惠并不想让女儿知道。
     隔着门缝看着兴致勃勃的女儿,包丽惠拨通了丈夫薛华伟的电话。
     电话接通后,包丽惠言简意赅地把简攸宁的话复述了一遍,“华伟,你看?”
     薛华伟不比包丽惠,听完妻子的描述,他的神情早在不知不觉间变得凝重无比。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简攸宁不是说三天内会出事吗?正好,学校组织的班级活动就不要参加了,这三天你尽点心,陪在雯雯的身边。”
     虽然薛华伟与简攸宁接触不多,却也知道简攸宁的人品。
     对方拼着得罪人也要打电话提醒,薛华伟早在不知不觉间就信了三分。
     包丽惠点头,最后无意识地呢喃,“老公,雯雯不会出事吧?”
     薛华伟隔着电话感受到妻子难得的软弱,安慰道,“咱们雯雯从小运道好,你放心,她会长命百岁的。”
     “简攸宁兴许算出了什么,这样,周六、周日让她到咱家来继续替雯雯上钢琴课,就算出了什么事情,她也不会袖手旁边。”薛华伟放柔了声音,“老婆,最迟后天,我就赶回家。”
     包丽惠有了主心骨,挂断电话后,立刻就去房间内哄孩子。
     *
     重生的第一天,简攸宁非但没有失眠,相反,还迅速地进入梦乡。
     同寝的任佳琪则完全相反。
     简攸宁说话时笃定的语气让她不由得怀疑自己是否真的能够获得面试通过的邮件。
     一个月前,任佳琪鼓足勇气去心仪的公司面试,原以为在面试时发挥超常,十有八九能够进入下一轮,可等了许久,她也没等到公司的通知。
     过去那么久,连她自己也忘记了这回事。
     就怪简攸宁,偏偏又提起她的伤心事。
     任佳琪在床上翻来覆去,一边告诉自己,时间过去这么久了,面试怎么可能还有回信,但另一边,心里却仍萌生了小小的期待。
     直到天边露出鱼肚白,任佳琪才迷迷糊糊地睡过去。
     可因为心里记挂着事情,任佳琪没睡多久就醒了过来,醒来后第一件事情就是查看邮件。
     结果邮箱里还真有一封面试通过的邮件。
     任佳琪彻底懵了,她第一反应就是看向斜对角简攸宁的床铺。
     卧槽,简攸宁什么时候这么能掐会算了?!
     *
     简攸宁已经很久没睡过这么舒服的觉了。
     外公、妈妈的相继去世,加上工作压力,简攸宁睡眠很浅,一有风吹草动就能把她惊醒。
     到后来,简攸宁每日依靠着安眠药才能够勉强睡着。
     如今一觉睡到大中午,她只觉得浑身舒坦。
     简攸宁才刚下床,就被桌上摆放的塑料袋以及饭盒惊了惊。
     昨日她所说的皮蛋瘦肉粥、白煮蛋、包子一样不少,可因为到了中午,皮蛋瘦肉粥的旁边还放着一份温热的鱼香肉丝盖浇饭。
     空气中隐隐约约散发着鱼香肉丝的香味。
     “攸宁,下周宿舍电视台的签到任务、早饭我都包圆了。”任佳琪笑嘻嘻地套近乎,“你什么时候学会算命了啊,你再算算我能进入这家公司不?”
     至于任佳琪昨日口口声声的收拾,早就忘到了九霄云外。
     苏澜、杜欣欣同样被简攸宁这一手给震慑住,“攸宁,有空也来帮我算算呗?”
     简攸宁瞧着任佳琪春风满面的笑意,就知道她已经收到了邮件。
     杏眸中闪过一抹笑意,简攸宁抬了抬下巴,“还要收拾我?”满脸傲娇。
     任佳琪连忙凑上前,给简攸宁捏胳膊,“收拾你?谁要收拾你,我任佳琪第一个不放过她。”
     说完这话后,任佳琪讨好地问道,“攸宁,快帮我算算我接下来的面试能成功不?”
     看着能屈能伸的任佳琪,简攸宁不由得乐了。
     但简攸宁并不想暴露太多,升级的微信连她自己也没有琢磨清楚,也不清楚这件事情对她来说究竟是利还是弊。
     简攸宁轻咳一声,再度开启了忽悠模式,“佳琪,有些事情我不能提前透露,昨晚只是一个意外。”
     说话之时,她瓷白的脸上透出淡淡的为难,让人舍不得逼问。
     任佳琪沉溺于简攸宁蹙眉却仍惊艳的脸蛋,呆呆地问道,“为什么?”
     简攸宁随手整理洗漱用品,同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