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玄学大师是网红_第6章

小说下载:玄学大师是网红作者:一杯豆浆更新时间:2017-12-13点击:

解释道,“世界运行有它自己的法则,窥探天机改变事物运行规则的要遭到上天惩罚。事物发展有着自己的因果,强行插手改变因果,那就会招来无妄之灾。”
     “风水堪舆的相师在某些程度上来说,就算是窥探了天机,会遭到上天的责罚,在相师的世界里,这责罚又被称为五弊三缺。”
     “五弊三缺指的是一个命理。所谓五弊,即鳏、寡、孤、独、残,三缺,即钱、命、权。”
     任佳琪听得一愣一愣的。
     就听见简攸宁愈发低沉的声音。
     “我的外公就是一代风水相师,但他犯了五弊其二的鳏与残,他向来教导我,若不是生死攸关的大事,能独善其身就独善其身。”
     苏澜感慨,“原来这就是攸宁三年来这么低调的原因啊。”
     杜欣欣也连连点头,“咱们这些小事还是别叫攸宁算了。”
     简攸宁甚是欣慰,这下连大学三年为什么不显山不露水的原因也解释了,“雯雯是我带了三年的学生,和我渊源匪浅,她有难,我才打电话去提醒学生家长。”
     一句话解释了昨晚的事情。
     “你们是我大学交好的朋友,若是真有意外,我也会提前告知你们,但生活里的小事,恕我真的不能多言。”
     简攸宁耸了耸肩,然后伸手指了指天上。
     三人听到这话皆心满意足,只觉得与简攸宁的距离也更近了。
     任佳琪也不逼着问面试的结果了,她大大咧咧地凑上前,“简美人,快吃饭,等会儿还要去电视台听报告,咱们别迟到了。”
     见把三人成功地忽悠过去,简攸宁浑身轻松,笑眯眯道,“好。”
     *
     简攸宁所在的是中国传媒大学。
     学校组织大三的学生参加社会实践活动,把不同专业的学生分批次送入了北京电视台底下的小电视台,也就是分部。
     如今实践活动即将结束,为了鼓舞学生就业的信心,学校专门请来北京电视台的副台长给大家演讲。
     传媒大学最注重形式,一个普普通通的演讲都能够搞出大阵仗来,礼堂布置一新,更是挂着巨大的红色横幅,拐角、窗台、演讲台上摆满了芳香四溢的鲜花。
     从电视台归来的简攸宁几人直奔学校的大礼堂占座。
     可大伙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后排的座位。
     放眼望去,后排乌泱泱地坐满了学生,只有最前面几排空空如也。
  
  
   第009章
     简攸宁几人互相对视一眼,皆满头黑线。谁叫她们来的晚呢。
     可就这眼神交流的片刻,靠后的两排座位也被迅速地占领,这下简攸宁几人不敢耽搁,再踌躇下去,估摸着只有第一排还剩位置。
     大礼堂内环境闷热,嘈嘈杂杂,简攸宁在第二排坐定后,只觉得后背出了一层薄汗。
     大热天的,学校不容易,学生更不容易。
     顾嘉泽与好友康又辉踏入大礼堂,见到礼堂内熙熙攘攘的学生,不由得停住脚步。
     顾嘉泽笔直地站在门口,背光站立,只能瞧见一个模糊的轮廓。
     康又辉穿着随性,脚踩人字拖,视线在黑压压的人头中逡巡,待目光定格在某一处时,不由得裂开了嘴,“你女神就在第二排,她旁边没人,快去占座。”
     背光的顾嘉泽向礼堂内走去,表面淡淡然然,“我早就看见了。”
     模糊的轮廓逐渐变得清晰,露出顾嘉泽周正的相貌,他右手随意地插在口袋中,轻轻松松的姿态一下子吸引了绝大数的人的目光。
     他不疾不徐地向第二排走去。
     康又辉心中啐了他一口。
     整天装的清心寡欲的,活该是条单身狗。
     他觉都还没睡醒,顾嘉泽就把他拖来大礼堂,什么时候一个外校的学生都比他一个本校的学生清楚课程和会议了!
     康又辉心酸地摸了摸没来得及打理的头发,心机,真是太心机了!
     算了,牺牲颜值来成全顾嘉泽,为了兄弟也值了。
     谁叫他是全天下最仗义的兄弟呢。
     康又辉碎碎念,待回过神来,发现顾嘉泽已经走出了三米远,他忙不迭地跟了上去。
     简攸宁正乐此不疲地刷着微博。
     如今的微博延续了上一年迅猛的发展势头,对生活的渗透日益深入,足以可见它将会成为社会的热门信息分享平台,并逐渐取代论坛、博客,成为新型网络载体。
     简攸宁在10年就申请了微博,平日里她会晒晒生活照、美食等,凭借着高颜值与惬意的生活态度也圈了不少的粉丝。
     沉浸在微博中的简攸宁完全没发现身边多了一个人。
     而简攸宁身旁的任佳琪则是激动的浑身颤抖,更是悄悄的掐了一把简攸宁的大腿。
     简攸宁吃痛地看向任佳琪。
     “顾嘉泽。”
     任佳琪口型示意。
     简攸宁起初还有些不明白,可循着任佳琪的视线看过去,不期然与顾嘉泽的视线相撞。
     顾嘉泽虽不是传媒大学的学生,可在传媒大学的名气也很响。他出类拔萃、清冷疏离,是不少女生爱慕的对象。
     简攸宁有些怔楞。
     她认识也知道顾嘉泽。
     简攸宁眼睑低垂,佯装不经意地移开视线,旋即低声开口道,“什么顾嘉泽,我不认识。”
     任佳琪恨不得和简攸宁换一个座位,好近距离地观察男神,对于简攸宁‘不求上进’,只觉得恨铁不成钢。
     简攸宁的声音虽低,可一旁的顾嘉泽依旧听得清清楚楚,他的睫毛微颤,投下一层浓密的阴影。
     面上微不可见的期待也逐渐被失落所占据。
     有些难过。
     顾嘉泽第一次见到简攸宁,是在传媒大学的迎新晚会上。
     彼时他去寻找康又辉,却偶然见到了在台上表演的简攸宁,少女五官精致,手指灵活,琴音悠扬,恬淡的侧影深深地植入脑中。
     没有人比她更显眼。
     *
     随着学校领导们与电视台副台长落座,喧闹的礼堂逐渐变得安静起来。
     会议就是源源不断的发言。
     简攸宁听得昏昏欲睡,可坐在前排又不能和后排的同学般肆无忌惮,她强打起精神,佯装专注地听系领导发言。
     但手底下,却开始偷偷摸摸地玩手机。
     简攸宁轻车熟路地点开微信里附近的人。
     顾嘉泽[100米以内]-22岁
     贺玉兰[100米以内]-43岁
     徐卫[100米以内]-21岁
     看到第一就是顾嘉泽,简攸宁嘴唇抿了抿,没能控制的住自己的好奇心,还是点了进去。
     视频的地点在学校大礼堂的门口。
     康又辉拿胳膊肘戳了戳顾嘉泽,“眼巴巴地跑过来,这么大好的机会连一句心里话也没说,啧啧,顾嘉泽,活该你是单身狗。”
     因着离开礼堂的时间较晚,所以周围并没有多少的学生。
     顾嘉泽面色丝毫未变,低头掩去失落,反唇相讥,“您老经验丰富,说的您有女朋友?”
     康又辉听着这话就来气,“我找不着女朋友,不还是拜你所赐?”
     “隔三差五就来学校陪我上公开课、选修课,社团活动、图书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咱俩处于热恋期呐。”康又辉越说越气,“我清清白白的名声都毁你手里了,我怎么交你一个不着调的朋友。”
     虽然视频还有一大半未播放,但简攸宁还是手疾眼快地点了返回。
     两人的聊天中未提及简攸宁三字,可简攸宁却是肯定,他们谈论的对象就是她。
     一时之间,简攸宁心思有些复杂。
     原来顾嘉泽这么早就已经喜欢她了。
     被顾嘉泽搅和的心烦意乱,简攸宁干脆点入贺玉兰的朋友圈,可看见贺玉兰朋友圈的头像,不由得吃惊地抬起了头。
     她……她……不就是正在演讲的北京电视台副台长吗?
     简攸宁觉得贺玉兰有些眼熟,但一时之间怎么也没想起来。
     顺手点开了贺玉兰的资料。
     资料就是最正常的身高体重家庭经历等,简攸宁一目十行,最后落在了贺玉兰的健康值上。
     正常女人的健康值在85-95徘徊,可贺玉兰的健康值却仅仅只有59,甚至都没有及格。
     向来健康值显示的数字都是绿色的,可此刻这59却是刺眼的红色。
     看来这贺玉兰的身体出了大问题。
     正沉浸在思绪中,礼堂内突然掌声如雷,捧着手机的简攸宁被吓了一跳,连忙环视一圈才知道发生了什么。
     贺玉兰的演讲结束了。
     结束演讲后,贺玉兰显然是赶时间,她开始收拾桌上的文件。
     简攸宁瞧着贺玉兰的脸,电光火石间,突然想起了这贺玉兰为什么这么眼熟。
     月底北京电视台的面试,贺玉兰也是面试官之一。
     有邱馨莹的作怪,面试时五位评委有三位极尽刁难,一位袖手旁观,还有一位难得替她说了话。
     这难得替她说话的人就是贺玉兰。
     瞧着贺玉兰即将离开,简攸宁情绪有些激动,恍惚之间似乎还听到了她自己的心跳声,有力而强烈。
     没有犹豫,简攸宁站起身,偏头看向顾嘉泽,“不好意思让一让,我要去卫生间。”
     *
     贺玉兰正在卫生间补妆。
     虽然已经四十多岁,但她的皮肤晶莹细腻、饱满弹性,时光丝毫没有在她的身上留下痕迹。
     浑身上下散发着知性美。
     这一趟演讲本不是她来,可因为她与校长有些交情,这才亲自跑一趟。
     虽然没耽误多少功夫,但始终觉得有些累。
     把口红收回包中,贺玉兰最后检查了一番妆容,下一秒她的视线被卫生间门口的简攸宁所吸引,和蔼地笑了笑。
     简攸宁原本还觉得自己不管不顾地冲出来这举动有些冲动,可瞧见贺玉兰的神情,再联想到那鲜红的59,突然心里觉得有些遗憾。
     此时此刻,她的小心思荡然无存。
     “贺老师好。”说话时简攸宁走入卫生间。
     贺玉兰点头应了,瞧着面前亭亭玉立的少女眉眼乖觉的模样,总觉得自己老了。
     拎起包转身欲走。
     简攸宁连忙出声提醒,“贺老师,我看您的脸色并不是非常好,如果您有空的话去医院做一个全身检查,防患于未然也是好的。”
     她也仅仅是从微信上才得知贺玉兰身体有恙,但具体的情况简攸宁并不清楚。
     如今能做的,只是提个醒。
     如果对方把她的话听进去,提前发现身体哪部分有毛病,也可以提前治疗。
     有些病,越拖越严重,乃至于丧命。
     简攸宁对贺玉兰的观感不差,不希望贺玉兰发生什么意外。
     贺玉兰脚步一顿,她微微侧头看向镜子。
     镜子里的女人妆容精致,无一处不完美,除了精神上有些疲累外,根本看不出半分病态。
     贺玉兰有些不以为意,甚至于有些恼火。
     但视线后移,与简攸宁格外认真的视线对上,她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客气道,“谢谢关心。”
     说完这话后,贺玉兰便拎着包离开了卫生间。
     简攸宁也不知道对方有没有把她的话放在心上,心内微微叹了一口气,察觉到门口又有人进来,她才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