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玄学大师是网红_第7章

小说下载:玄学大师是网红作者:一杯豆浆更新时间:2017-12-13点击:

整好情绪,转身离开。
     此刻她有些懵懵懂懂地明白了外公的一句话。
     各人有各人的缘法。
  
  
   第010章
     贺玉兰直奔停车场,至于卫生间内简攸宁所言,已全然被她忘在脑后。
     毕竟简攸宁对她而言,只是一个陌生人。
     对方就差明说她有病了,贺玉兰觉得自己还能保持涵养,已然不易。
     坐入车内,贺玉兰习惯性地打开电台。
     “今日赏析的是鹤尘的《生命无常》,主题是中年人一定要爱惜自己的身体。”
     贺玉兰挂挡的动作顿了顿,就听见电台里主持人甜美的声音,“中年正是社会的中流砥柱,但来自各个方面的压力让他们心力交瘁……身体并不是只属于你们,也属于所有爱你的人。”
     若平日里听到这些,贺玉兰肯定不为所动。
     可此刻,她的脑中不由自主地浮现出简攸宁那句‘防患于未然’,贺玉兰脸色紧绷,眼角浮现出几缕皱纹。
     罢了罢了,人到中年,就去医院做个检查吧。
     求个心安。
     否则这件事情还不知道要记挂多久。
     贺玉兰迅速地改了目的地,向首都第一人民医院驶去。
     *
     简攸宁回到大礼堂时,乌泱泱的学生已经走了大半,显然贺玉兰演讲结束后,就散了会。
     她的视线不由自主地落在顾嘉泽的座位上,那里空无一人。
     任佳琪眼尖地看见简攸宁,连忙窜到她的身边,“苏澜、欣欣后天有面试,去逛商场了,你看我们回宿舍还是找个地方吃东西?”
     “我都可以。”简攸宁与任佳琪并肩跟在人流后头,不疾不徐地走着。
     可才刚走出大礼堂,简攸宁就被喊住,回头一看,正是纪白。
     纪白满头大汗、三步并作两步走到简攸宁的面前,再度唤道,“攸宁。”
     任佳琪瞧着对方憔悴又可怜巴巴的模样,直接护犊子般护住了简攸宁,冷嘲热讽道,“哟,这不是纪大帅哥吗?和我们攸宁分手了还找上门来干什么?”
     她眼珠子骨碌骨碌乱转,讥讽道,“难道是那二十万凑齐了,还钱来了?”
     纪白面上青白交加,嘴唇嗫嚅说不出话来,最后把视线投在简攸宁的身上。
     希望她能够帮忙说说话。
     简攸宁握住任佳琪的手,从她的身后走出,歪着脑袋问道,“你是来还我钱吗?”
     纪白其人,能哄骗她三年,纵然有她好骗的原因在里头,但他本身手段也高明,能屈能伸。
     纪白面色灰败,周身充斥着痛苦之色,“攸宁,你说话非要这么刻薄吗?邱馨莹那件事情我可以和你解释,咱们交往三年,你真的不能听我的解释吗?”
     “我不求别的,只求和你把话说清楚。”
     任佳琪瞧着纪白唱念俱佳的表演,不由得啧啧了两声。
     简攸宁也只是嘲讽地看着纪白。
     甭管对方做什么,哪怕他跪下痛哭流涕地求原谅,简攸宁也不为所动。
     对面二人皆一言不发,纪白有些尴尬,但他还是硬着头皮继续说下去。
     如果不能挽回简攸宁的心,他面对的不仅仅是窘迫的处境,还有高达二十万的债务,毕竟对方一笔笔,都有银行记录转账。
     “攸宁,邱馨莹真的……”
     顾嘉泽不知何时出现在纪白的身后,瞥了一眼纪白摇尾乞怜的模样,冷淡地开口道,“麻烦让让,堵在门口妨碍交通。”
     传媒大学大礼堂的门做的还真不小,至于挡道,是完全不可能发生的。
     康又辉扶额。
     顾嘉泽肯定又在吃飞醋,才会睁眼说瞎话,看他盛气凌人的姿态,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有理的一方呢。
     不过纪白这种人渣,也是活该。
     纪白懵。
     顾嘉泽眼眸黝黑,此刻泛着些许慑人的寒光,“没那份能耐脚踩两条船,阴沟里翻船就别怨人。”
     他的右手始终插在裤兜中,高一头的个子显得他居高临下,刻薄道,“真要挽回,先把二十万还了,背着巨额欠款,哪来的脸谈感情?”
     纪白眼眸满是火光,这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男人,有什么资格多管闲事,他反唇相讥,“我和攸宁……”
     顾嘉泽的余光落在简攸宁的身上。
     见她并未有任何的心软之意,顾嘉泽心里的烦躁一扫而空。
     “让开。”
     纪白本想怼几句,可在对方的气势下,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步,真真让出了一条道来。
     康又辉噗嗤一声笑了起来,顾嘉泽心里这股气不知道憋了多久,现在逮着机会还是使劲撒气。
     他晃了晃脑袋,感慨道,“就是因为不要脸的人呐,丢了我们男人的脸。”说完这话后,他连忙跟着顾嘉泽离开。
     被两人连续奚落,纪白的脸色铁青,但想着心里最记挂的事,他压下心头的火气,温柔道,“攸宁。”
     简攸宁视线从顾嘉泽的背影移开,明亮的眼神落在纪白身上,好整以暇,“不管你是不是想要挽回我,先把钱还了,我给你一周的时间,不是让你在我这里做无用功的。”
     说完后,简攸宁便带着任佳琪离开。
     任佳琪还没反应过来,走出了好几米远,才连连发问道,“顾嘉泽和你什么关系?他怎么会帮你说话?”
     简攸宁视线一怔,低声回道,“刚说了,不认识。可能真碍着他道了。”
     任佳琪被糊弄过去,扒着简攸宁又开始说其他。
     *
     周末,简攸宁挨不过包丽惠的苦苦哀求,松口在她家住上一晚。
     薛家住的小区是首都有名的富人别墅区。
     简攸宁到的时候是下午,素日里这个时候只有保姆与雯雯在家,但简攸宁却破天荒的见到了休息的包丽惠。
     不过只是愣了一下,她就反应了过来,可怜天下父母心。
     薛家装修的富丽堂皇,客厅全挑空,水晶吊灯在灯光的折射下璀璨无比,客厅内纯欧式设计,家具无一不精美。
     包丽惠的态度较之寻常更加热切了些,她连忙迎了上去,“攸宁,你终于来了。”
     “雯雯在琴房,这两天麻烦你多陪陪了。”
     简攸宁敏感地感受到了这细微的差别,但她也不曾多说什么,只叮嘱道,“包姐,这两日你多和班主任联系联系,让她时刻盯着班上的孩子,雯雯没有去班级活动,我怕有旁的孩子代为挡灾。”
     这点是简攸宁自己推测出来的。
     那猥亵孩童的变态寻不到目标,恐怕就会对其他的孩子下手。
     简攸宁人微言轻,不能阻止也没法阻止,只能够让包丽惠多上心。
  
  
   第011章
     包丽惠察觉到简攸宁的担忧,想也不想直接应承下来,同为家长,将心比心下,她也不希望别的孩子出事。
     更何况,事情的起因还在雯雯头上。
     “攸宁,你放心。”包丽惠晃了晃手机,“我和雯雯的班主任关系熟稔,入夜后,每半个小时,我都会要求她清点学生的人数。”
     不管学生发生了什么意外,都能够尽早地施救。
     简攸宁了解包丽惠的人品,知道她言出必行,心下放松,“我去给雯雯上课。”
     说完话后,她轻车熟路地走向琴房。
     包丽惠瞧着简攸宁纤细的背影,心头逐渐浮现出些许的感激,她知道,不是谁都会顶着压力出声提醒的。
     若是虚惊一场,皆大欢喜,可雯雯真出了什么事情――
     包丽惠浑身一颤,根本无法想象那样的结果。
     琴房内的薛雯雯见到简攸宁,咧嘴便扑了上去,“攸宁老师。”她亲昵地在简攸宁的身上蹭了蹭,委屈道,“妈妈把我关在房间里,哪儿也不许去。”
     简攸宁知道这是包丽惠害怕雯雯出意外事故。
     她摸了摸薛雯雯的头,带着她走到了钢琴边上,分散她的注意力,“咱们来练习上周教你的曲子,看看一礼拜过去,手生了没有。”
     薛雯雯撒娇道,“攸宁老师先给弹给我听。”
     简攸宁并未拒绝薛雯雯的请求,两人挨着坐下,她便开始弹奏曲子。
     薛雯雯年纪还小,瞬间就忘记了不快,她目不转睛地盯着简攸宁上下翩飞的手指,最后笑眯眯地侧耳倾听。
     *
     谢刘萍是雯雯的班主任。
     从欢乐谷到度假村,她这一路累的够呛,可偏偏带的每个学生都非富即贵,哪个也得罪不起,只能尽心尽力地把这群祖宗伺候好。
     多少人羡慕她这高薪的工作,可谁知道一旦学生有丁点的差错,十个她也不够负责。
     把所有的学生都安顿好,谢刘萍这才有时间喘口气、喝口水。
     没休息两分钟,谢刘萍就拿出手机,点开学生的家长群,把刚刚拍的照片一一上传,表示学生们都已经平安到达度假村。
     就在这时,谢刘萍又收到了包丽惠的消息。
     说来也奇怪,包丽惠的孩子没有参加这次班级活动,可她今日就像是中了邪般,非得让她每半个小时就清点一下人数。
     谢刘萍躺在床上捶腿,整个人又困又涩,对于这个提议内心是拒绝的。
     不过想到包丽惠的反常,她还是咬咬牙又从床上爬了起来。
     谁叫她带着是一群小祖宗呢。
     原本谢刘萍只是例行公事,可她万万没想到,在她眼皮子底下,还真丢了一个人,周舟。
     谢刘萍顿时被吓的魂飞魄散。
     没胆子把这件事情隐瞒不报,谢刘萍当即就打电话报警,得到警察的回应后,谢刘萍又招呼随行的老师一同寻找。
     度假村依山傍水,尤其是晚上,山上黑黢黢的。
     一旦出了什么意外,那就完了。
     不仅仅是周舟完了,她也完了。
     想到这一层,谢刘萍差点没被吓的哭出声来,可她还是颤颤巍巍地给周舟的家长打电话。
     *
     包丽惠整晚都心神不宁,可瞧着在旁陪女儿看动漫的简攸宁,却又不知道说些什么。
     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
     可就当她松懈心神时,桌上的手机疯狂地震动起来,包丽惠瞥了一眼熟悉的来电,心中咯噔一下,下一秒便按下了接听键。
     “包姐,出大事了,周舟不见了。”
     谢刘萍的声音中带着哭腔与惊惧。
     包丽惠听到这话,手一哆嗦,差点连手机也没有拿稳。
     她不由自主地看了一眼简攸宁,当初简攸宁对她所说的‘很大程度上属于非正常死亡,比如车祸、意外伤害。’再度浮现在脑海,包丽惠整张脸被吓的霎白。
     但见到简攸宁身旁好端端的雯雯时,包丽惠的脸色又好看了些。
     包丽惠震惊之下只字未言,但无言的沉默让谢刘萍更加心慌,她的哭声愈发加大,“包姐,咱俩平时关系好,你可不能见死不救。”
     “你从早上就开始提醒我要清点学生人数,是不是你知道会发生什么?”
     谢刘萍早就在心中默认了这一点。
     毕竟包丽惠一开始非常配合班级活动,可到出发的前一天,她突然变卦,更是多次对她提醒。
     如果说包丽惠对此一无所知,那谢刘萍根本不信。
     谢刘萍还要说些什么,包丽惠却直接掐断了电话。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