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玄学大师是网红_第8章

小说下载:玄学大师是网红作者:一杯豆浆更新时间:2017-12-13点击:

的嘴唇泛起些许的苍白之色,只无助地看向简攸宁,哆哆嗦嗦道,“攸宁,你都算准了,雯雯有个同班同学不见了。”
     此刻,包丽惠的心内满是彷徨。
     她怕自己的女儿大灾还没有度过,不知何时会意外离开,又担心消失的那位同班同学,毕竟在某些程度上来说,对方是替她的女儿挡了灾。
     薛雯雯耳朵尖,立刻插嘴问道,“妈妈,谁不见了?”
     包丽惠这才意识到女儿还在一旁,连忙摇了摇头,“你听错了,我和你攸宁老师正在议论电视里的角色呢。”
     “乖,时间不早了,你先上楼睡觉,妈妈一会儿就来陪你。”
     薛雯雯被教养的极好,知道老师和妈妈要开始说悄悄话,瘪了瘪嘴,乖巧地上了楼。
     临走前,她还给简攸宁做了一个鬼脸。
     等薛雯雯的身影消失在楼梯口后,简攸宁的脸色一下变得极其难看。
     她想救回雯雯,却不代表要牺牲其他的孩子,在简攸宁的心里,她们的地位都是一样的。
     越着急,简攸宁的头脑越发冷静。
     她拼命地开始回想上辈子听到的细枝末节。
     变态的猥亵,被殴打得遍体鳞伤,最后抛尸度假村的湖中。
     犯罪人是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因为喝了酒,在湖边碰到雯雯,这才起了歹意。
     包丽惠见简攸宁一言不发,忙不迭地开口道,“刚刚给我打电话的是雯雯的班主任,她笃定我知道什么,攸宁,你看你能不能想个法子,算算周舟去了哪里?”
     “这孩子下落不明,我的心里总是不踏实。”
     包丽惠这话说的真心实意。
     简攸宁瞧着对方不加掩饰的急切,开始斟酌用词,“我没有在现场,所以算得不一定准确。周舟,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所以她出现的地方一定是有水,舟靠周,一定不是湖中心,可以向湖边的方向找一找。”
     这些都是简攸宁根据可能的情况随口瞎编的,见对方还在发呆,她抬高音量道,“找人要紧,还不把这些话传给对方。”
     包丽惠连连点头,旋即拨通了谢刘萍的电话。
     “谢老师,实在不好意思,刚刚信号差。”
     谢刘萍心里有怨气,但此刻她也不管这解释是真是假,略带激动的问道,“包姐,你是不是知道什么消息?”
     包丽惠回答的言简意赅,“先带人去湖边找一找,阵仗搞得大一些,没准儿对方投鼠忌器,不敢动手,还能够赢得一线生机。”
     谢刘萍挂断电话,压根没有犹豫就通知了所有人,她本人更是带着身旁的男老师转了一个方向,直接向湖边跑去。
     如果周舟出了什么事情,那她也不用在这贵族学校里继续上课了。
     有了寻找的方向,加上人多势众,谢刘萍很快就在湖边的芦苇荡中发现了昏迷的周舟。
     谢刘萍快速的打量了周舟一眼,见她衣着完整,呼吸顺畅,并没有明显的外伤,压在胸口的大石终于卸下。
     “快,快,把她送到医院去。”
     *
     简攸宁辗转反侧了一整晚,第二天才从包丽惠处得到了新的消息。
     周舟只是受惊吓导致昏迷,并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登时,简攸宁松了一口气。
     虽然没能及时抓到那个变态,但好在也无人员伤亡,至于周舟失踪的真相,她相信周舟的父母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不过想到那变态仍逍遥度日,简攸宁便浑身不舒坦。
     她不疾不徐地对着面前的包丽惠开口道,“虽然雯雯已经度过了一个大劫难,但昨天的歹人对雯雯始终是一个威胁。”
     言下之意不言而喻。
     如果有包丽惠出手帮忙,案件调查的进度只会更快。
     包丽惠一颗心顿时被揪起,她的眼中飞快地闪过一抹狠厉的光芒。
     龙有逆鳞,女儿就是她的软肋。
     就算掘地三尺,她也会把那歹人找出来。
     简攸宁把对方不善的面色尽收眼底,不曾多说什么,直接辞别,“包姐,雯雯已经没事,我就先走了。”
     包丽惠以前一直只把简攸宁当成普通的家庭教师,可经历过此事后,她再也不敢小觑对方。
     简攸宁能掐会算,不仅救了她的女儿,甚至只凭一个名字就能够猜出周舟所在的方位,着实厉害无比。
     与这样的人交好,有百利而无一害。
     心思转圜间,包丽惠从口袋中拿出一张支票,面露感激,“攸宁,你救了雯雯一命,我无以为报,只能聊表敬意。”
     说着,她把支票塞入简攸宁的手中。
     简攸宁犹豫了一下,倒是没有推脱。
     包丽惠心中一喜,但脸上却泛起为难,“攸宁,你也知道我们做父母的,一辈子都在操心孩子。你看雯雯以后还有大祸吗?”
     上辈子薛雯雯在昨日就已经丧命,如今命运早已发生改变,简攸宁自然说不出什么,只高深莫测地回了一句,“雯雯的命格已经发生了变化,短时间内我也无法看出她的运程。”
     包丽惠脸上为难之色褪去,再度感激,“攸宁,真是麻烦你了。”
     *
     香港,夜幕初上。
     简从佑换上了家居服,白日里的儒雅与睿智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慵懒之色,此刻他正坐在12岁的儿子身旁,辅导他写功课。
     简唯小身板挺得笔直,正一笔一画地写功课,不过没写多久,他就偏头看向身旁的男人,脸上满是委屈之色,“爸爸,今年中秋你还要回家陪爷爷奶奶吗?”
     在简唯的印象里,从未见过面的爷爷奶奶非常不喜欢他,甚至连节日也不愿意一起过。
     简从佑听着儿子稚嫩的话,身体有些僵硬,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我听老师说,中秋是阖家团圆的大好日子,为什么爸爸你每次都不陪我们一起过呢?”
     “爷爷、奶奶不喜欢我和妈妈,那我和妈妈就去求求他们,让他们喜欢我,这样爸爸就可以把我和妈妈都带回家,咱们一家五口大团圆。”
     简唯的话,让简从佑哑口无言,他根本无法和儿子解释如今的情形。
     瞧着眉眼与自己像是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儿子,简从佑整颗心软的一塌糊涂。
     他伸手摸着简唯柔软的发丝,像是保证道,“今年中秋咱们一起过。”
     简唯的眼神陡然间亮了起来,他像是得到了最珍贵的宝藏般惊喜,迫不及待地询问,“爸爸,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简从佑松开手,瞧着儿子乖觉的模样,心中某个决定逐渐明朗化,他沉声道,“爸爸过几天就回家一趟,说服你爷爷奶奶让我陪你过中秋好不好?”
     “就算爷爷奶奶不同意,爸爸也会回来。但小唯要好好做作业,听到没有?”
     简唯得了想听的答案,心花怒放,顿如小鸡啄米般点头,旋即开始认真地做作业。
     简从佑又在简唯的身旁坐了一小会儿,见他始终沉浸在作业中,才轻手轻脚地离开简唯的卧室。
     但关上房门的一刹那,他的脸色立刻沉了下来。
     简从佑三步并作两步走入自己的卧室,他在屋内扫了一眼,视线落在黄雅的身上,怒道,“小唯说的那些话是你教的。”
     不是疑问句,而是陈述句。
     黄雅正对着梳妆镜精心地擦着护肤品。
     年龄越大,皮肤越差,再不好好保养,恐怕衰老的更快。
     她听到简从佑的质问,手里的动作顿了一瞬,旋即恢复自然,“是我教的又如何?难道那些话不是事实吗?”
     “每年中秋、春节,你都要回你那个家,把我和小唯置于何地?简从佑,我才是你法律上认可的老婆。”
     每每说到这些黄雅就非常不满。
     当初简从佑一穷二白来到香港,她始终不离不弃陪伴在他左右,从无到有,创下一份不菲的家业。
     原以为碰上了相携一生的爱人,可她后来才发现简从佑居然在内地有老婆孩子。
     一直欺骗了她多年。
     简从佑有些心虚,可想到刚刚那些令人尴尬的话,他蹙眉道,“那你也不能这么教坏孩子。”
     “教坏孩子?”黄雅听到这话不乐意了,她把手中的护肤品放下,转过身,直视简从佑,“我怎么就教坏孩子了?咱们做人得讲良心。”
     “孩子到现在还以为你回内地是去看爷爷奶奶,如果我真要说不好听的话,还用得着给你留脸面?”
     简从佑微恼地开口道,“黄雅,我以为这些咱们早就达成了共识。”
     黄雅冷笑一声,像是彻彻底底被激怒,“话都已经说到这儿,咱们索性摊开来讲,反正现在小唯也长大了,也有资格了解真相,让他看看究竟是你这个当爸的不对,还是我这个当妈的不对。”
     “又或者说,你到底要那个家还是要这个家?”
     简从佑眼睛眯了眯、二人一起奋斗多年,许多东西都是交叉的,根本就不能离开对方,就这么一瞬间,他的态度软了下来。
     “雅雅,我什么态度你不是一直都清楚?犯得着拿这些话来刺我?”
     “刚刚我已经答应了小唯,过两日回去把内地的事情处理了,就回来陪你们过中秋。”
     黄雅也只是嘴上抱怨、抱怨而已,如果两人真能分的开,也不用等到现在,简从佑的态度一软,她也就着对方给的台阶往下走。
     “你也知道,这么多年我心里一直都觉得委屈。”
     “你是真的打算把那边了断了?”
     黄雅仔细地观察着简从佑的微表情。
     简从佑哪里不知道黄雅的打量,权当没看见,只笃定道,“对,了断。”
     黄雅的脸上顿时浮现出一抹欣喜。
  
  
   第012章
     二人达成共识后,心照不宣地忽略了这个话题。
     黄雅懂见好就收的道理,虽然她、她家是帮了简从佑不少,但归根究底还是简从佑自己有能力,且简从佑自尊心比较强,说多了恼羞成怒更得不偿失。
     这么多年,终于等简从佑松了口,也是不容易。
     此刻黄雅的心里一直盘算着,简从佑回去离婚,她也要跟着。
     简从佑又瞥了一眼继续抹护肤品的黄雅,一言不发地去洗澡,思绪早已蔓延开。
     程素锦是他年轻时最喜欢的女人,这么多年,她素面朝天、清纯羞怯的模样至今还存在他的脑海中。
     两人感情水到渠成,顺理成章的结了婚,可简从佑总觉得缺了点什么。
     婚后,他的工作屡屡不顺,老丈人在程素锦的央求下,替他算了一卦,算出他的发家地在香港,简从佑这才攥着老丈人和程素锦给的钱,背井离乡出门打拼。
     在香港,简从佑阴差阳错认识了黄雅,他一路从底层打拼,才有了如今的成就。
     一开始是不想离婚、到后来是不得不离婚。
     简从佑心内微微叹息,他打开花洒,瞬间打湿了满脸。
     *
     简从佑的打算,简攸宁虽一无所知,但她却有所明悟,毕竟上辈子父母离婚也就在这当口。
     简攸宁早已深思熟虑过,无论她怎么做,结局都不会比上辈子更惨。
     但归根究底,如何处理,端看妈妈的态度。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