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我就喜欢你作死的样子_第3章

小说下载:我就喜欢你作死的样子作者:大江流更新时间:2017-12-19点击:

子呢?!趴下!”
     徐京阳是闷着头一瘸一拐的回的屋,他挨了大概三四下,屁股疼的一抽一抽的,进屋把门一关,就趴在床上了。
     外面传来他爸的声音,“你拦什么,没看看他都什么样了。”他妈就吵,“他说得有错吗?他不是你儿子,他爸不叫徐年。”他爸说,“不是你先吵吵的。”他妈就说,“我儿子我说行,你这么打不行。”
     徐京阳就有点难过,他爸妈其实真挺疼他的,就是自己不太争气,老让他们上火。这么大了,他也不好意思哭,只能去戳床头的小熊,戳了一会儿觉得还是难受,就上了微博,写了几个字发出去了,“怎么是你走了呢。”
     为什么不是我呢,反正我只是个废物!
  
  
   第3章
     结果当天晚上,徐京阳就发烧了。
     徐京阳七个月早产,从小身体不好。小时候一发烧就抽风,恨不得整个人都跟着白眼翻过去;上了学后倒是不抽风了,只是身体还弱,出个门,但凡路稍远点,就得病一场;等着真长成人了,体质才稍好点,但也没多强。
     所以也怨不得徐家爸妈养他养的放纵一些,实在是底子太弱。
     许筱蓉九点进徐京阳屋子里看了看,原本是想叫他下来吃点东西,再不争气那也是宝贝亲儿子,当时说几嘴就算了,可也舍不得他不吃饭。结果徐京阳已经睡着了,给他脱了衣服塞进被窝,许筱蓉还不放心,等着十一点又起来看了一次,这次就烧起来了。
     还跟小时候一样,一碰就说胡话,这回叫的是哥哥。
     被许筱蓉叫起来的徐年听着就有点难受,他知道把原本什么都不懂的二儿子短时间内培养成才,太为难他了。可他是真的急,他都六十了,这个年纪谁知道他哪天就去了呢。徐京阳这性子,如果不培养好,以后吃亏怎么办?
     徐年想着,眼睛就有点湿,可又不想让人看见,就指挥着张婶和许筱蓉给他穿衣服,然后自己就把徐京阳给背出去了。手上的徐京阳直烫手,徐年连司机要换他都不让,到了医院也是自己把徐京阳背进去的。
     好在不过是受伤发点热,到了医院输上水就没事了,可就是这样,徐年瞧着儿子惨白着那张小脸躺在病床上,心里也有点后怕。恰好许筱蓉在那儿后悔,“你说我跟他发什么火啊,郁君再好跟阳阳有什么关系?”
     徐年一听郁君的名,就知道怎么回事了,“你见张珍珍了?”
     许筱蓉就点头把张珍珍托她的事儿说了,然后又不自在的说,“再好也是人家的,下回再也不这样了。”徐年看看徐京阳,大手在他脑袋上摸了好几下,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成啊,让郁君过来吧。那孩子稳重,我带带以后让他跟着京阳,有个帮手也就好了。”
     许筱蓉这会儿满脑子儿子,听着也高兴,不过还是将军一句,“你就带郁君啊。”
     这话太明显了,徐年哪里不知道老伴的意思,当即就说,“别激将了,我能不管他?等这臭小子好了,就让他跟着我当助理,我言传身教,我徐年的儿,能差到哪儿去。”
     许筱蓉这才高兴,徐天出事后,徐年就把徐京阳从下属公司给调到了身边,原本想好好带带他,结果他出了好几个丑,徐年一气之下,就把徐京阳又发配回去了。如今徐年松口,她自然没意见,“你好好教教他。”
     徐年眼睛里都是溺爱,点了点头。
     等着徐京阳第二天醒了,就面临着要时时刻刻跟着徐年的境遇,他一边觉得窃喜,他爸终于又给他机会了,一边又想到了日后要正点上下班,时时刻刻面临加班,有点不太适应。
     压力下自然是开微博,居然发现昨天的评论数逆天了。
     徐京阳还以为是那句话引起的,那句话挺容易引人遐想的。毕竟他一直是以单身好青年示人的,不知道有多少痴男怨女暗恋着他的人,八成会误会了,昨天心都碎成渣渣了呢。哪成等着打开才发现坏事了。
     昨天他一时激愤帮着肖小宴狠劲的讽刺了沈密一番,骂他“倒打一耙”。结果不知道沈密是怎么公关的,今天肖小宴居然在微博道歉了,道歉了!!!!!
     她说自己一时好玩开了个玩笑,没想到给沈密造成了困扰,十分抱歉,希望沈密能够谅解她,体谅她的不懂事。
     徐京阳满脑门子就一个字,靠!
     你道歉的时候,想没想过昨天为你拔刀的徐二少呢?!
     他怎么办?
     他依稀仿佛记得昨天因为环境实在太烦人,所以骂的好像格外的流利顺畅激情澎湃,说沈密得了便宜卖乖,此地无银三百两,越往后想,徐京阳就感觉自己后背嗖嗖的凉,他脑海中突然出现了昨天沈密那样子。
     一米九的个儿,瞧着不怎么壮,可肌肉练得跟铁皮似得,撞得他头疼,办了错事态度比他都拽,那句话怎么说呢,“让你爸来跟我要赔偿”!靠啊,敢挑衅他爸的人,这辈子他就见了这一个。
     再看看自己,徐京阳忍不住颤巍巍的伸出了自己还插着针的爪子,身高一米七五,体重一二五,白瘦无毛,风吹就倒,还发着烧,想哭的心都有了。
     他瞧着手机都跟洪水猛兽似得,哪里还敢看?
     他伸手把手机拿起来,顺手扔到了旁边的沙发上,还顺手盖了件衣服上去,准备眼不见为净。可过了会儿,电话就跟不要命似得响起来了。徐京阳想了想,真怕是他爸的夺命连环呼,只能又爬过去把手机拿过来,接着一看居然是李维,就有一种逃出生天的感觉,欢快地接了电话。
     李维那头热闹的很,有人正鬼呼狼嚎的唱歌,他不禁看了一眼墙上的表,这才中午,又聚上了。要不说,他爸妈就是不愿意他俩凑一起呢。
     李维在电话里特别不真情实意的问他,“阳阳,又病了,你这身体也太差了,好点了不?”
     徐京阳可不愿意承认这个,哼哼哈哈的说,“早没事了。”李维这才说正事,“张军三天后结婚,咱不是说好做伴郎了吗?他再确定一下。”徐京阳就连忙应了,拍着胸脯打着保票一定会去。那头李维就说,“那成,我跟他说,放心,那天我罩着你。”
     徐京阳就直接把电话挂了,就李维?呵呵,贾晓妮家暴的时候他只会说,老婆打得好。不过有了这插曲,徐京阳瞧着手中的手机,就有点勇气了,他自欺欺人的抻直了手臂,把手机放在最远处,眯着眼睛点开了微博。
     呵呵,评论上万了。
     他用了五年没达到的水准,被肖小宴反插一刀后,成功了。
     徐京阳一不做二不休,干脆点开来看。
     呵呵,发表评论的也不少,而且居然还有加V用户。
     徐京阳随手点开一个,这个是个写时评的,好像还算有点名,评价特别铿锵有力,“徐天十八岁出入徐氏股东会,徐京阳二十二了还在微博上晃荡,你信他脑子里装的不是屎?”
     靠,徐京阳也顾不得评论扎眼了,直接把手机拉回来,一条条翻看,他不就说错了话吗?他也是好心啊?怎么就这么天理不容了?再说,参不参加董事会跟这事有关系吗?
     他接着往下翻,顶的最多的还有一条,“天天被一群潘颗意淫,就以为自己真是国民老公了,不过是个靠爹活着的傻逼罢了。没你爹你能有今天?”
     徐京阳转头就去看谁发的啊,这么狠,我杀你全家了。结果抬眼一瞧,方丽丽,他上次说她整容失败的那位。这可是新仇旧恨一起迸发了,徐京阳一把把吊瓶拔了,趴在床上给她回复,“我靠我爹咋了,你没有你爹是耶稣给你妈卵子受精的吗?你没你干爹是谁给你钱整的这么不像亲爹,还敢去勾引别人的爹?”
     对,方丽丽试图勾引他爹,让他识破当场给灭了,梁子就是这么结下的。
     他发出去后就运着气在床上盘着腿等方丽丽回复,准备跟他大掐三千架,果不其然,不出半分钟就听见咚的一声,显然是有人@他了,徐京阳立刻飞身爬上去,连忙将手机打开,结果竟是显示是“沈密”。
     他手比脑袋快,已经摁开了,实名认证身份是融汇国际总裁的沈密@他说,“@徐二少徐京阳在不了解事实真相的情况下,对本人进行了人身攻击,本人在此要求徐二少正式道歉,否则法院见。”
     他丫的法院你家开的啊?谁都要拉过去溜溜。
     徐京阳靠了一声,直接把手机给扣了,再加上昨天在沈密那受了大罪,他十分讨厌那个人,又将手机摸起来直接关机,他才不会道什么劳什子歉呢!
     徐京阳不过是发烧,在医院里躺了两天就没事了,他爸这回对打他有些内疚,何况那声哥哥让他这两天想了许多,总觉得对徐京阳太严了,总该给他点时间改变,于是病一好就催着他上班。
     徐京阳想起来那堆人竟敢嘲笑他没进过董事会,当即就屁颠屁颠应了。
     可惜的是,当天晚上没睡着,第二天早上被他妈叫起来的时候,特没精神的很。若是原先,他去了办公室还能迷糊会儿,可如今,他直接被安排到他爹门口那张桌子上,说不定他爹什么时候就要出个门,他可没胆睡。
     就这样浑浑噩噩到了早上十点开会时间,徐京阳抱了个笔记本跟过去,坐在外围椅子上旁听,开始是一些琐碎的业务,没头没尾的,徐京阳费了半天劲,也听不懂。
     谁料到就在此时,他爹突然叫了声,“徐京阳?”
     徐京阳一个机灵就把手机扔地毯上了,冲着他爹说,“爸,哦不董事长,我在。”
     底下顿时一片压抑的笑声,徐年不悦地咳嗽一声,屋子里立刻静了下来。
     徐年皱着眉头回头瞧了瞧徐京阳,发现他没什么不对劲的,就问他,“刚刚我们一直聊美佳IPO的事儿,你谈谈你的想法吧。”
     顿时,会议室几十口子人,都望向了他。徐京阳野鸡大学艺术专业毕业,要是别的还真不知道,可一听IPO,他顿时眉开眼笑了。这个他知道啊,贾晓妮桌子上不少呢,他爹还是向着他,这是故意问的吧。他当即站直了,张口就说,“这个品牌的指甲油其实口碑还是不错的。”
  
  
   第4章
     徐年是黑着脸出的会议室。
     徐京阳跟在后面,就跟只过街老鼠似的。刚刚他话音一落,不知道是哪个没笑点的家伙,噗嗤一声就笑出来了,结果整个会议室都忍不住了,一个个别的跟蒸熟的螃蟹似的。他爹看他的目光,要杀了他一样。
     他不用想就知道,肯定说错话了。等着到了办公室,秘书助理一关门,恐怕一顿胖揍少不了。
     他偷偷摸了摸自己还没好全的屁股,他都在厕所照镜子看了,上面还有四道青紫的印儿呢,这要是再打一顿,恐怕真得趴着睡了。所以,到了消防通道那里,他瞥了瞥他爹没注意,就悄悄挪过去,刺溜一下,跑了!
     等着到了门口,徐年一回头,后面空荡荡的,人早就不见了。
     他立刻看向一直跟着的秘书助理,两个人一脸难色,谁也不好多说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