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我就喜欢你作死的样子_第5章

小说下载:我就喜欢你作死的样子作者:大江流更新时间:2017-12-19点击:

阳去了他的房间,一扭头,居然还拿着一瓶跌打药酒进来了,说是要给徐京阳上药。
     徐京阳吓得差点从床上出溜下来,他虽然在李维面前挺豪放的,可在他爹面前总有点不好意思,一边捂着屁股一边冲着他爹说,“不用,不用!我自己来就成了。”
     徐年这时候怎么看他怎么顺眼,他这儿子,虽然能力上差点,可孝顺啊,现在也知道学了,何况长得又好看。
     他们老徐家的人长相都是四平八稳的一般人,许筱蓉漂亮点可也不特别出挑,结果不知道徐京阳在胎里怎么挑拣的,这长相上可是突破了两家的天花板了。虽然徐年平日里对徐京阳总是没好脸色,可实际上,徐年每次参加宴会,瞧着自己儿子鹤立鸡群,心里都是偷得意的。
     儿子帅,说明爹也不差啊!
     “你自己看得见自己的屁股?”徐年那叫一个固执,直接上前,一把拍开徐京阳捂着屁股的两只手,给他把裤子扯了下来,露出个饱满的,镶着白边的姹紫嫣红的屁股。
     如果说上次挨打就是并排四下的话,这回由于生气,那叫一个纵横交错,都成花的了。
     徐京阳趴着揉着自己被打疼的手,嘟囔道,“我都二十二了,爸你这样不好,我怎么娶媳妇啊!”
     徐年抬眼瞥他一眼,“你有女朋友了?”
     徐京阳立刻否认,“还没呢,这不是预防吗!人家来了一看,呦,你们父子不会有什么吧,跑了怎么办!”
     徐年差点被气笑了,直接上手拍了他屁股一巴掌,啪的一声,特响亮,徐京阳立刻就嚎了一句哎呦,他跟他爹闹腾惯了,孝顺的时候是孝顺,急眼了也没个大小,当即就怒了,“爸,你这是伺机报复吧!疼死了!”
     徐年一边大力给他上药一边讽刺他,“我报复你还用这招?没轻没重的东西,我看你是欠收拾。还女朋友,你这样,谁看得上!”
     徐年郁闷的说,“你天天跟李维混一起,人家找媳妇的本事怎么没学到呢。”
     徐京阳就特不服气,晃着肉眼不可见的尾巴哼哼唧唧地反驳道,“别太小看我,爸,我保证找个比贾晓妮强的,我这人,一般人看不上,看上的肯定特厉害。”
     徐年瞧他那副得意劲儿就乐了,正好也上完药了,往他好好的腰上一拍,起身说道,“吹牛吧你!我等着,看看你给我找什么厉害媳妇!”
     输什么也不能输气势,徐京阳趴在床上一边像个虫子一样蠕动着穿裤子,一边放话,“多准备点聘礼!”
     昨天就没睡好,今天又这么一折腾,还挨了顿打,等着吃过许筱蓉送上来的饭,又听了他妈一耳朵“你是不是笨不知道躲着点”的熊妈理论,徐京阳就睡了。
     半夜似乎是有点发热,好在他妈又上来一趟,提前给他喂了药,早上他醒的时候,除了感觉浑身湿哒哒的,其他倒是还好。
     要是平日里,他今天肯定要歇着了。可他不是提前答应了给张军当伴郎吗?都是一个圈子的,他要是做了什么光彩的事情请个假还有点脸,可他因为昨天在董事会出丑挨打不去,徐京阳都能想到那群人怎么嘲笑他,他怎么可能落人话柄?
     所以,纵然屁股疼的都不敢坐下,李维早上六点来接他的时候,他已经收拾好了。
     许筱蓉和徐年这时候还在睡梦中呢,只有张婶起床了。徐京阳就跟张婶打了声招呼,跟个螃蟹似的,慢慢蠕动到李维车上了,直接去了后座,趴上面了。
     李维边开车边无奈道,“你这样等会儿怎么办啊,走路能装,总不能不坐下吧。”
     徐京阳就说,“我有法子,你别管了,不准说漏嘴。”
     他倒是真有法子,明明上车的时候步履蹒跚,等到下车的时候就腿脚轻快了。不过李维不用看都知道,徐京阳肯定咬牙切齿忍着呢。
     婚礼的程序其实挺简单的,新婚夫妻都是京城的人家,早上新郎带着伴郎去新娘家里接亲,走完程序后就回了新郎家,再走程序,等到了中午吉时,就到达预定好的饭店,然后开始婚礼主程序。
     徐京阳前面还好过,毕竟有李维打掩护,坐车也只坐李维开的,趴着就行。只是到了婚礼现场,他就有点受不住了。
     他丫的那个破司仪,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多幺蛾子,做个屁游戏啊。都是二十多岁的人了,一会儿念诗一会儿作词的,这还都好说,徐京阳也就忍着了,虽然他腿都有点哆嗦了。可结果熬到后面,司仪又来了句,“下面是考验新郎和伴郎恒心的一关,请新郎背起新娘,请伴郎捉对背起伴娘,做二十个俯卧撑。”
     他还招呼呢,“来来来,展示一下我们男性的风采吧!”
     屁男性屁风采,他现在两腿站着都是奇迹了,还背人?还俯卧撑?他直接死这儿算了。问题是,开始也没沟通有这个环节啊。
     徐京阳就看向新郎张军,张军已经趴下了。徐京阳就知道,兄弟这时候都是靠不住的。
     下面观礼的人着实不少,沈密就坐在正中间,所以徐京阳一上场他就看的清清楚楚。不得不说,那天在医院里一副纨绔样的徐京阳,随意打扮打扮还真是挺上台面的。这么一溜排开,加新郎十个男生,都是二代,长得都不错,可就徐京阳最打眼,实在是眉目太出众了,嗯,条也顺。
     就算是对徐京阳第一印象一般,他也不得不说,上面仪式折腾了二十分钟,他所有的目光都盯在徐京阳身上了。
     自然,经历丰富的沈密也发现了徐京阳的不对劲,他的动作幅度特别小,挪动虽然看着干净利落实则轻拿轻放,恨不得站原地不动了。
     用沈密老辣的经验判断,徐京阳八成胯关节有点事情,这是挨揍了吧。
     徐家他倒是接触过。徐年是个人物,半点背景没有打拼到现在,虽然进不去首富的行列,可也是一个行业的领军人物。徐天他也见过,四年前,他的融汇国际还不如现在壮大,徐天也不过二十二岁,跟他谈过生意,着实少年英才。
     不过他一向忙碌,徐天去世后的事儿,他是这两天才听了一嘴巴,才知道徐京阳处在什么状况――这样的父子映衬下,徐京阳这个不成器的二儿子自然入不了眼。徐天去世,徐京阳被迫顶上,想都知道徐年那种恨铁不成钢的心理,徐京阳总挨揍这种事传出来也就不足为奇了。
     不过,人人都同情徐年,沈密的目光却看向了台上的徐京阳,他倒是挺理解徐京阳,想都知道他会经历怎样的落差――从父母娇养的孩子到一无是处。
     在这样的境况下,你的优点将不是优点,而你的缺点被无限放大,你的朋友成了狐朋狗友,捧着你的父母成了最严厉的教师,所有人不再是和蔼的面孔,你知道他们表面和善背过身去全部都在嘲笑,甚至,他们都在说,老天爷怎么会留下这个废物。
     当然,这还是徐年健在的情况,如果有朝一日,徐京阳立不起来,徐年却走了,他还会看到更残忍的一幕。
     世界都变了啊。
     沈密忍不住揉揉有些疲倦的眉心,看徐京阳的目光就没那么挑剔了,然后低头对旁边的人说了句话。
     徐景阳还在上面发愁呢,旁边的人都开始捉对了。都是一个圈子的,他们和伴娘都认识,倒是不尴尬。而且兄弟们都挺让着他的,把其中最瘦的一位伴娘留给他了,但问题是,别说背人,他自己都做不了。
     正想办法呢,就发现司仪低头看了看手机,然后突然说,“好像少了位裁判,不如这样,”他问徐京阳和剩下的那名伴娘,请道,“就麻烦二位给数个数,可别让他们作弊了。”
     徐京阳一听巴不得呢,连忙操练起来,然后热热闹闹的,终于将仪式举行完了。
     等着一下台,他就去找了李维捶了他一拳,“还是兄弟你好,知道给我解困。”
     李维一脸莫名其妙,“不是我啊,你又不让我说,我哪里敢出头啊。”
     徐京阳一下子就愣住了,那是谁呀。毕竟是婚礼仪式,要不是特殊原因,人家谁给你变换规矩啊。李维一瞧只能说,“成了,你休息吧,折腾半天了,我去给你打听打听。”
     徐京阳就瞧着李维绕圈去找了司仪,不知道说了点啥,他就一脸奇怪的回来了,问了徐京阳一句,“你确定,那天沈密态度不好?”
     那还用说吗!撒了他一头尿,还叫嚣让他爸找他赔偿!可话没出口,徐京阳就顿时反应过来了,不敢置信地说,“你别告诉我,是那个纨绔子弟给我帮的忙。”
     一个纨绔子弟叫着另一位事业有成的家伙叫纨绔子弟,饶是李维跟徐京阳关系这么好,嘴角也忍不住抽了抽,这才点头,“是他,说……说是你怕你弱不禁风摔着伴娘!”李维真服了这沈密了,办好事都不留句好话。
     徐京阳一听就往外走,李维还怕他这是怒了呢,扯着他小声说,“人家好歹是帮忙了,你就凑合听着吧。婚礼上呢。”
     徐京阳就哼哼说,“我没那么不知道礼数,我给他道谢去。”
     雄赳赳气昂昂说完,李维就看着他挪着小碎步过去了,他拍了拍脑袋,只能跟过去了――他觉得沈密不好欺负,徐京阳又收不住脾气,被炮轰了怎么办。
     这边沈密上了趟厕所回来的半路上,却被肖晓伟纠缠住了。
     这地方挺隐秘的,也没什么人,肖晓伟倒是说话很直白,“我知道当年的事我们肖家对不起你,这些年我们两家也因此而生分了。不过今天我想跟沈董谈谈那块地。”
     无人瞧见下,沈密的手微微握了一下。当年沈家已经落败,他创业最无奈的时候,抵押了他爷爷的一块地,那是他爷爷买给奶奶的,很有纪念意义,却被夺走了,至今没拿回。肖晓伟如今居然有脸说这块地?
     “谈什么?”他问。
     肖晓伟一听只觉得有门,不由兴奋起来,肖家已经势头大不如前了,如今只是时间问题。而且他爸年轻时处事阴毒,并没有人愿意帮忙。他和他姐姐偶尔听他妈说了曾经和沈密居然有口头婚约,这才动起了心思。至于那块地,其实不给沈密,肖家早晚也要卖了。用肖晓伟的想法来说,何不换一个大靠山。
     他笑笑说,“我姐姐喜欢你,而且你们从小也有口头婚约,不如履行吧。当年的事是我爸爸做的,跟我姐姐并没有关系,她是无辜的。当然,”肖晓伟提出了诱惑,“那块地也会作为嫁妆陪送过去,我说话算话,就算是我们表达歉意了。”
     这是买一送一,肖家打得好算盘。
     沈密还没开口,就见徐京阳从对面过来,看见他后,那张脸上顿时露出了你这人怎么乱跑啊,我可找到你的表情。沈密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有读心术了,这表情居然一眼解读出来了,连个磕巴都没打。
     只是眼前还有个要收拾的,沈密暂且收回眼冲着肖晓伟说,“你当我沈密是什么,当年想抢就抢,如今拿着一块地就想跟我联姻?呵!”他不屑的笑道,“我告诉你,那块地我是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