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我就喜欢你作死的样子_第8章

小说下载:我就喜欢你作死的样子作者:大江流更新时间:2017-12-19点击:

能去,肖小宴自然也有资格去参加。可她刚刚在微博上让沈密落了面子,这会儿正是觉得难看的时候,不想让人看她笑话,就叮嘱了肖晓伟,自己留在家里了。
     肖晓伟一进家门,她就迎了上去,小声问他,“怎么样了?”
     这自然不是说的张军的婚礼,而是指他们的那个提议,沈密是什么意思。肖晓伟往客厅里看了一眼,后妈倒是不在,只是也不是说话的地方,他就指了指二楼,示意肖小宴跟着他去书房了。
     肖小宴其实等的挺焦急的,脸上就带了急色。这落在肖晓伟的眼中,只觉得特无奈。他姐姐其实比沈密就小两岁,十年前沈密要创业来肖家的时候,两个人都成年了,可那时候他姐姐是怎么看沈密都不顺眼,嫌弃人家长得太高太壮,跟门口的保镖似的,还嫌弃他没品味,穿的衣服不好看。反正那股子不喜欢,三里外都能感觉到。
     可谁能想到,不过十年,他姐的心思就变了呢。如今提起婚约想嫁过去,可沈密早已不是当年的落魄小子了,就算没有肖家坑他那回事,当年的嫌弃也是有目共睹的。他肖晓伟自己作为一个男人也得说,但凡有点骨气的男人,都不会愿意。
     只是,谁让他姓肖呢,无论是为了肖小宴还是肖家,他都得去做这事儿。
     进了书房,关了门,肖晓伟也不用问,直接倒豆子一般将沈密的态度说了。肖小宴听了整个人都愣在那儿了,那张漂亮至极的脸蛋满脸的不敢置信,“他凭什么啊,我哪里配不上他,再说,那块地是他想拿就能拿回去的吗?他做什么梦呢。”
     肖晓伟倒是清醒,“他想,就有那个本事。”
     肖小宴一下子噎住了,想发狠却又没反驳不了什么,不过终究是不甘心,她想了想说,“我还是见见他,有些话,得我跟他说。”
     肖晓伟压根没劝,他姐姐一向都是说一不二的,他劝不动,只能看着她妖娆的走出门去,又叹了口气。
     第二天下午,徐京阳就黑着眼圈,抱着自己写了一晚上,又润色了一上午的道歉信,去了沈密的公司。大概是沈密提前交代过,他一进门报上了姓名,就有个特别漂亮的小姐姐招待他,不但亲自带他上了楼,还很歉意的跟他说,“董事长还有十五分钟才结束会议,您可能需要等上一段时间。”
     徐京阳就低头看了看表,两点四十五,不由微叹,这家伙可真准时啊,他知道准时开会,可准时散会的人却少,他爹也做不到。
     他倒是无所谓,就直接说,“我等等就好。”
     小姐姐就将他领进了办公室,顺便给他上了茶,就出去了。徐京阳倒是好涵养,虽然挺好奇的,可也没站起来参观参观,只是老实的坐在沙发上扫了一圈。嗯,如果说他爹那个一水的红木家具算是中国风的话,沈密这一水的黑色家具,应该算是性冷淡风吧。
     徐京阳觉得,这里夏天都不用开空调的,进来就凉三度。而且,那家伙自己就有一张能冷死人的面瘫脸,浑身上下散发着冷气,然后还在这里办公,不会被自己冻着吧。
     想到这里,徐京阳就忍不住为自己的脑洞点了个赞,自己嘿嘿乐起来。
     于是沈密一进门就瞧见了徐京阳笑的那副傻样,别说,真挺好看的,他就算再挑剔也得承认,就凭这张脸,他就讨厌不起来徐京阳。就当是让眼睛休息休息,这么看了傻兔子一会儿,瞧着这兔子还没反应,沈密才冷冷的问了一句,“这是写的很满意了,这么高兴?”
     他就瞧见徐京阳那张脸,从花开满园霎时间就变成了冰雪天地,冻住了,一副瞠目结舌你什么时候来的表情,出现在那张脸上。
     太好猜了!
     沈密刚刚在会上带出来的那些硝烟,这会儿就彻底消散了,心情无端端的好了起来。
     他大步往里走,也不管那只冻兔子是怎么想的,接着说道,“我这人要求严,你要是写不合格可不行。”
     徐京阳这会儿已经回过神来了,结结巴巴地跟在后面说,“我……我努力了,最大努力。”他也知道自己的水平,怕沈密看不上,就先上了哀兵之策,指了指自己的黑眼圈卖惨说,“昨晚上都没睡,早上也在修改呢。”
     说着,就把打印好的纸递了过去。
     沈密没看纸,先顺着那只修长白皙的指头看了看这家伙所谓的黑眼圈,结果什么也没瞧到,就看见一双特灵活的眼睛咕噜噜转着,有神极了,哪里有半点疲惫。可也知道,这样的从小娇养长大的少爷跟自己这种创业者是完全不同的,他沈密熬夜跟吃饭似的,这家伙细皮嫩肉,唇红齿白的,八成这辈子都熬过几次呢。他也没说什么,低头看那封信。
     结果第一句,沈密的手就抖了抖。
     徐京阳写道,“沈大哥,我那天不该那么不负责任,在什么都没清楚的情况下,做了那样的事儿,给您的身心名誉都造成了极大的伤害,我错了!”
     你不就怼错了人吗?什么叫做“做了那样的事”,还让他的身心受伤害了?省略不是这么省略的,套话也不是这么用的。这他妈幸亏没直接发到微博上,要不就算没有桃色新闻,也得让人笑掉大牙!
     倒是徐京阳自觉不错,还不知死活地来了一句,“写的怎么样?”
  
  
   第9章
     沈密抬头看徐京阳,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就问了他一句,“哪里不错啊。”
     徐京阳还挺美的,一听就将白皙的手指伸了出来,指着道歉信说,“你看,第一段开门见山,先表明来意,多清楚啊。”徐京阳这可是费了大劲儿的,比起董事会里那些听不懂的文件,这封信他说起来可是头头是道,“这是我高三补习的时候老师讲的,他说这是捷径,起码第一眼让人印象深刻!”
     这是他实在没救后,他哥给他请的教师教的,当天上课的时候,他哥就在后面坐着看书,徐京阳只觉得背后嗖嗖凉,比鬼压身还可怕,至今记忆深刻,这不就用上了。
     原来上来这句,还是有渊源的,沈密就没见过这样的开门见山。他直接一把抓住了那只在眼前晃动的手,拽着那根手指头放在了一句话上,问他,“那告诉我,什么叫做了那样的事,什么叫身心伤害?”
     沈密的手又大又厚,跟徐京阳又软又暖的手完全不同。他抽不开,只能任由沈密扯着他指点,不过瞧见那两句,他就明白了,当即就说,“哦,这不是因为交代起来太麻烦了吗?老师说第一段不要超过百字,都写齐了,太长了,再说后面写什么啊,我就简略了。”他挺不好意思的,“一千字太长了,不好写的。”
     沈密简直无语。这要是他的手下,他连问都不问肯定就开除了。不,他手下压根就不会有这种脑子简单神经大条的人!他都指在那儿了,居然还不懂!“你懂什么叫歧义吗?”
     在徐京阳一脸愕然,一副我说的挺清楚的表情下,他抓住徐京阳的手使劲一拽,徐京阳一个趔趄就站不稳了,然后被他一推,整个人靠在了硕大的办公桌上,沈密站了起来。
     沈密足足一米九高,徐京阳费劲了吃奶的劲儿才长到了一米七五,此时对比之下,徐京阳顿时感到了压迫感,动都不敢动了。沈密用手指着他,徐京阳都以为他要暴力了,结果也就指了指,然后放下了,身体往后一坐,冲着他淡淡的说,“你也就是长了张脸了。”
     他真不知道以后哪个倒霉蛋会替他收拾残局,不过这话没说出来。
     就这儿徐京阳还有点不服气,他最讨厌人家说他除了脸一无是处了,对了,最多加上一句会投胎。他真是写了一晚上,早上一直都打瞌睡,足足喝了两杯咖啡才提的神呢。他也不是没脾气的人,这会儿气上来了,胆子就大了,气鼓鼓的说,“有不对你说就是了,干嘛攻击人啊。脑袋好是天赋,长得好不是天赋啊。都是平等的,你凭什么看不起我?我也没说过你长得丑啊。”
     沈密:……
     兔子急了也咬人啊!沈密第一反应就是这个,刚刚被他气得内伤,这会儿瞧见他成了个充气兔,还有那歪理邪说,直接气笑了。他瞧了瞧时间,已经过去二十分钟了,后面还有个会不能耽误,又觉得似乎跟这家伙说不清,干脆说,“信我收下了,就算过了。”
     结果他偃旗息鼓了,徐京阳不干了。他这副样子,就让徐京阳想起了公司里的那堆同事们,他干不好,他们也不指出来,一个个就说这样就可以了。他开始还以为同事都很和善呢,结果偶尔却听到人家抱怨说,“二少爷就是个草包,你瞧瞧他做的事儿,没一样好的。咱还得给他兜着,加班替他干活,会投胎就是好啊。”
     徐京阳就不懂了,他又不是不想干好,哪里不对你指出来啊,干嘛表面一套背后一套啊。他自己家的企业,他不想更好吗?所以,沈密的态度彻底惹怒了他,徐京阳一把扯过那张纸,啪的一声拍在他胸膛上,质问他,“什么叫过了啊,哪里不好,我改就是了,你敷衍我干什么呀!”
     他就差掐个腰了,不过言语已经表达了这个意思,“说啊!”
     外面秘书已经敲门了,沈密简直了,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平日里也不好色啊,怎么就为了点眼福招惹了这个小祖宗。明明他是受害者,怎么弄得跟他得罪了徐京阳似的。
     他这会儿来不及了,就干脆直接跟他说清楚,“你这话指代不清,我们都是公众人物,不知道多少人盯着,他们可不会将整篇看完,而是断章取义。你说我们发生了那事,然后还对名誉、身、心都有伤害,你会往哪里想?”
     徐京阳有点醒悟,脸稍微红了点。
     沈密这会儿倒是觉得开门见山这法子真不错,教他的老师的确是个人才,否则说不清楚啊。“他们会想咱们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特殊关系!懂了吗?”他一把将道歉信拍给徐京阳,自己则站了起来,终于想起喝了口水,然后边往外走边说,“我后面有会,你自己想想吧。”
     然后没走到门口,就听见徐京阳嗷的一声哀嚎了一声,显然是真想明白了。
     沈密有会要开,也顾不上他,只是出门的时候吩咐了一句秘书,“他要愿意待着,不用撵人。”
     可徐京阳也是要脸的,他其实真没多想,别看他跟他爸开玩笑还说什么误会父子关系,那是因为对跟男人谈恋爱这事儿没概念,才敢这么说啊。
     要知道,为了不让他学坏,徐年和徐天这父子俩费了多大的心思啊,徐京阳被保护的那叫一个周到,那群朋友们也知道他爹和哥的彪悍,谁敢带着他玩这个啊。所以,男男的事儿只是在他听说当中,他都没真正接触过,怎么会往那里想?
     这会儿闹了个大乌龙,徐京阳只觉得脸都没了,闪的那叫一个快。沈密前脚走,他后脚就溜了。半路还想着,要是沈密不叫他,他就再也不见沈密了,以后有场合也躲着他,就当不认识。结果一到门口,就瞧见了一个不算意外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