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前夫高能_第9章

小说下载:前夫高能作者:绝世猫痞更新时间:2018-01-04点击:

个最长的盒子看看,里面是不是装着传说中的狙击枪,一公里爆头的那种。
     “马上就好。”宗铭头也不抬地在一个全息笔记本上敲着什么,一边说,“稍后我要出去办点事,你开车载一下我,我腿不方便,昨晚骨折好像恶化了,今天装支架有点疼。”
     李维斯梦游般答应着,半天才反应过来宗铭这是把他当手下使了,不禁又是惶恐又是期待――我这是要参加超自然案件了?
     幸福来得太快让人完全没有心理准备啊!
     宗铭鼓捣了半天,拿起手机打电话,也不知道那头是什么人,他特别不客气:“阿菡,你能靠点儿谱吗?让你给我弄个令号怎么这么长时间?这么慢你还算什么殿堂级黑客啊摔!”
     李维斯依稀感觉那里不对,那边宗铭已经拿到了“令号”,接通打印机打了一张崭崭新的逮捕令出来,又打开旁边一台3D打印机,吭哧吭哧喷了五分钟,喷出来个圆柱形物体。
     “差不多吧……”他眯着眼睛看了看那个圆柱,沾了点儿印泥往逮捕令上一盖,一个鲜红欲滴的“刑事侦查局”公章便骇然出现在了右下角。
     李维斯都惊悚了:“你、你、你在印假的逮捕令?”
     “嗯哼。”宗铭将逮捕令挥舞着风干,说,“之前那个做得仓促,套了个假令号差点被发现,这回用个真的。”
     李维斯满脑子的WTF,崩溃地问:“你那警徽不会也是3D打印机喷出来的吧?为什么你一个处长还要办假证?……不对你是不是压根就不是什么处长?”
     宗铭将风干的逮捕令对折,塞进衬衫口袋,道:“处长是真的,不过……宗佳玉没告诉你吗?我在停职休假。”
     “……”李维斯发现自己完全无言以对,只觉得宗铭整个人简直就是一艘大写的贼船!
     然而为什么内心竟然有一种跃跃欲上的冲动?
     “走吧。”宗铭拿起那把小巧的格洛克,关上书架,对李维斯说,“去换一双轻便的鞋,我在车库等你。”
     李维斯见他还带了枪,顿时脑子有点眩晕:“我要带个武器吗?我没有枪。”可以给我发一把吗?
     宗铭拍拍他的肩膀:“不用,我会保护你的。”
     “……”
     二十分钟后,李维斯开着宗铭价值一百万美金的奔驰AMG越野离开了石湖农场,他的旁边,坐着他不可思议的不知道是未婚夫还是上司还是表哥的户主大人。
     宗铭照旧脸色苍白,双眼贼亮,指点他将车子开上通往西堰市方向的省道,说:“你慢慢开,开稳点,我太累了,稍微睡一会儿。”
     李维斯这才意识到他可能整晚都没有睡,或者之前一天一夜也没怎么睡,连忙放缓了速度,道:“你睡你睡,到了我叫你。”
     宗铭将座位放低,取出一个眼罩戴上。李维斯犹豫了一下,问:“王浩就这么留在家里,合适吗?你和白小雷不说他是犯罪嫌疑人吗?他醒了会不会逃跑?”
     宗铭言简意赅地回答:“不会。”
     李维斯好奇地问:“为什么?你给他下安眠药了?用超能力把他催眠了?还是使用了结界?”
     宗铭将眼罩推起来,像看傻逼一样看着他:“什么结界?”
     李维斯兴奋道:“我都感觉到了,前天晚上和昨天晚上,我都好像被什么力量魇住了一样,那种感觉和网上描述结界的感觉挺像,今天早上起床我连眼睛都睁不开呢,总觉得眼睑黏糊糊的。”
     宗铭重重将眼罩拉下去,一副拒绝交流的模样,道:“你那是眼屎没洗净!”
     李维斯:“……”
     一小时后,车子开进西堰市,李维斯叫醒了宗铭:“下高速了,咱们去哪儿?”
     宗铭掀开眼罩,貌似恢复了一些精神,搓了搓脸,道:“青少年心理援助中心。”
     李维斯开了导航,十分钟后到达市立中心医院,和宗铭走进位于顶楼的青少年心理援助中心。
     “王浩?”值班员看了宗铭出示的警徽,将他们带进资料室,在终端上查询了近十年的记录,调出一份名为“王浩”的副本,“就是他了,资料显示他从2018年底开始接受选择性缄默症的咨询,2024年初结束,期间一共经过五个疗程。”
     “负责他的医生都有谁?现在还在你们中心吗?”
     “有一个还在。”值班员回答,“负责最后两个疗程的黄医生,今天恰好她轮值。”
     宗铭约见了那位黄医生,黄医生是个面容和蔼的中年女子,听他问起王浩,立刻道:“我记得他,一个非常漂亮的男孩子,科技大学的学生。我给他辅导了两个疗程,第一个疗程效果不明显,但第二个疗程进步非常大。之后我本来建议他再巩固一个疗程,可他说学习太忙,拒绝了。”
     宗铭翻阅了黄医生提供的手书病例,速度之快令人咋舌:“他的情况挺复杂啊,不单是选择性缄默,还有点偏执……”
     “是的,他的性格非常矛盾。”黄医生说,“这也和他的经历有关吧,从小缺乏母爱,父亲性格暴戾,儿童时期因为发育迟缓,受到同学的嘲笑和欺辱……我曾经看过前几位医生对他的评估,问题挺严重的,但在我接手治疗的第二期,他情况好转得非常快,缄默症消失了,性格也开始变得开朗而自信。我甚至曾经怀疑他在中心以外还接受过其他治疗。”
     “你问过他这个吗?”宗铭眼神一凛。
     黄医生耸肩,道:“我问过,但他否认了。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对我说了谎,但实际上民间有很多互助会、虚拟群之类的组织,会给这些有心理问题的孩子提供帮助,并要求他们保密。我当时出于担心,曾经劝过他,因为这些组织没有执照,目的可能很难说――以前就有虚拟群教唆青少年集体自杀的案例。”
     宗铭若有所思,黄医生又道:“不过我感觉他接受的辅导应该是正面的,因为那段时间他确实进步很大,状态很好,所以我没有过度介入这件事……请问宗警官,他现在怎么样了?还好吗?”
     “他现在念大四,成绩很好。”宗铭避重就轻地说,“其他的不方便透露,抱歉黄医生,谢谢您的配合,如果有其他关于民间组织的消息,请您及时通知我。”
     宗铭给黄医生留了电话,带李维斯下楼,站在电梯里还在皱眉沉思,仿佛黄医生最后那番话让他想起什么非常重要的问题。
     刚出电梯,手机响了,宗铭接通了,问:“小白?”
     电话那头白小雷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宗铭脸色骤然一变,道:“我马上到!”
     李维斯也紧张起来,问:“出什么事了?”
     宗铭拄着拐杖飞快地往车库走去,道:“马上回家,快!”
     李维斯鲜见他如此失色的模样,立刻迈开长腿一路飞奔,将车子开过来接上宗铭:“系好安全带,我尽量开快点!”
     二十五分钟后,奔驰AMG越野一个甩尾停在石湖农场门口,宗铭踉跄下车,扶着墙吐了两口酸水,道:“你也太耿直了,我让你开快点,你就给我快成这样……”
     李维斯也是眼冒金星,拄着膝盖问他:“现在干什么?”
     宗铭掏出烟盒来,说:“我先喘口气,你去把王浩给我扛下来,咱们去一趟石湖镇。”
     李维斯掏钥匙开门,忍不住问:“到底出什么事了?”
     宗铭抽了口烟,叹气:“王建遇刺,我们送王浩过去见他最后一面。”
     作者有话要说:  李维斯:爹,我感觉我上了贼船。
     猫叔:别想那么多,是贼船上了你。
  
  
   第11章 S1.E11.惊魂枪
     李维斯扛着王浩,三步并作两步下楼,放进车后座。宗铭已经在副驾位上坐好了,一边系安全带,一边道:“去石湖镇大南街五号。”
     李维斯迅速发动车子,问:“王建没被送去医院吗?”
     宗铭道:“现场情况复杂,凶手还在挟持人质,白小雷的人正在控场,我们得尽快把这小子送过去。”
     李维斯心情有点复杂,虽然王建昨晚带人把他暴揍了一顿,但真要就这么死了,还是挺唏嘘的,一脚油门往石湖镇飙去。
     走到一半,李维斯感觉空气中忽然爆发一阵剧烈的震颤,像地震似的,脑子一晕,倏然减速,听见后座上响了一下,往后视镜一看,王浩醒了,正缓缓坐起身来。
     他像是有点眩晕,扶着车门摇了摇头,懵懂四望,问:“这是去哪儿?”
     宗铭在后视镜里看着他,道:“石湖镇大南街五号。”
     “我家?”王浩有点诧异,“你要送我回去?”
     宗铭拿了瓶水丢给他,说:“嗯。”
     王浩接过水喝了一口,淡淡道:“你不审问我了吗?我以为你会把我抓起来……”说着说着脸色忽然一变,一把抓住宗铭的座椅靠背,道,“出了什么事?我家是不是出事了?”
     宗铭默然不语,王浩扑过来抓住他的胳膊,用力之大连指甲都有些发白:“他出现了?他去了我家?”
     宗铭仍旧不语,但王浩似乎已经完全明白了:“他杀了谁?我叔?我堂哥?还是……”最后一个猜测在嘴边滚了几下,他没勇气说出来。
     宗铭一点点扒开他的手,道:“坐好,我们马上到了。”
     王浩脸色慢慢变白,半天颓然瘫在后座上,缓缓闭上了眼睛。
     石湖镇离石湖农场很近,李维斯开车又猛,几分钟后他们便到达了大南街,拐进一个窄小的死胡同。
     胡同尽头是一个半旧的朱漆大门,门口站着几个刑警。宗铭对李维斯道:“你们在车上等。”说罢便推开车门,拄着拐杖走了过去。
     向门口的刑警出示了证件,宗铭问:“现在什么情况?”
     “还在僵持。”刑警大概是得过白小雷的嘱咐,将情况简明扼要地给宗铭讲了一遍。原来这里是王建父亲留下的祖宅,后来王建带着王浩去西堰市生活,就把这里租给了他的二弟。他二弟在院里开了个木工作坊,招了几个帮工。前一阵王建带着王浩回来奔丧,就暂住在堂屋旁边的耳房里。
     “今天凌晨,王建带着人来我们派出所闹了一场,民警好不容易把他们给劝走了,结果刚到中午110又接到他们的报警,说是有个疯子闯入了作坊,挟持人质,还扬言要杀了王建!”刑警一脸晦气的表情,对宗铭说,“白队马上带着我们出警,我们来的时候王建还没出现,那疯子提着个杀猪刀,砍伤了两个帮工,所幸都是轻伤。我们怕案情继续扩大,就派了谈判专家进去安抚疯子,想和平解救人质。”
     宗铭见他脸色疲惫,掏出烟盒递给他,刑警道了声谢,道:“本来事情进展得很顺利,那疯子都有点平静下来了,谁知王建忽然从地窖里冲了出来――原来他一开始就在作坊里,怕疯子真杀了他,就趁乱躲进了地窖――他见疯子被谈判专家劝住了,就想趁机冲出来,结果疯子一见他就失控了,直接跳过来戳了他一刀!”说着,在自己腰部比了一下,“这儿,110的救护员进去看过,说可能伤着内脏了,凶多吉少,如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