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福气满皇朝_第6章

小说下载:福气满皇朝作者:浅淡色更新时间:2018-01-05点击:

理而污了阿姐的衣服什么的也是很羞耻的呀!
     眼下,他又要嘘嘘了,可是阿姐还抱着他,他已经忍了很久了,作为一个小婴儿,即使是一只有着小乌云的小婴儿,他也觉得自己已经到极限了。
     所以眼下看到阿娘阿爹,务必一定要把他从姐姐怀里捞出来呀!
     只是虽然每天都能看到小儿子,可是皇后和李祯是一个待遇,谁叫她们两个都是天生神力呢?
     特别是皇后,力气又莫名变大了,所以这几个月来一直在锻炼控制自己的力气,虽说时时关心,但真的没怎么抱过。
     眼下看到小儿子张开胳膊要抱抱,皇后是多么想抱抱自己的小儿子亲亲他的小脸蛋给他一个爱的香香呀,然而她最终只是瞪着旁边的皇上,眼睁睁看着相公抱走了自己的最爱的三娃!
     哼,好嫉妒好嫉妒好嫉妒呀!凭什么李狗蛋可以抱她的三娃,等到她力气控制好了,力气控制好了一定要先揍李狗蛋一回,然后再抱自己可爱的三娃!
     皇后全然不记得自己晚上怎么将皇上踹下榻的,居然还要继续揍,皇上缩在床底简直委屈成球。
     只是此时的皇上还不知道自家的皇后究竟在想什么,见皇后示意,立刻抱起了自家的小儿子,给了他一个爱的没有胡茬的亲亲。
     李福面无表情,表示恶心心。
     有美人娘亲在,谁要这个方脸大汉的亲亲呀,他可还记得自己的俗气名字就是老爹取的呢!
     而到了老爹的怀里,坚持了许久的李福终于忍耐不下去了,一个嘘嘘出来……皇上身体僵硬了。
     ???
     什么情况?
     这濡湿的感觉……这温暖的热流……这怀里的儿子……
     “臭小子尿了……”皇上郁闷极了,好不容易抱了抱儿子,结果儿子就是这样对待爱自己的爹爹的?
     真是个小混球!
     皇上心里郁闷,皇后却是忍不住扑哧一笑,果然不愧是她的儿子,就是和娘亲。
     莫名收获了亲娘一波好感的李福被宫人带下去换衣裳,皇上也待不下去了,显然也是要更衣的,看着这雨还有一会儿才能下完,皇上安心的去沐浴了。
     也是因为这样,两个人错过了一场奇景。
     一场由乌云引发的奇景。
     谁能想到,乌云还会散呢?
     又有谁能想到,散开的乌云还会分开下雨呢?
     于是原本笼罩在皇宫上方的乌云由原本的一大朵迅速的分成很多的小朵,向四方散去,原本只在上京城下的雨也逐渐扩散到四周,乃至整个北部。
     虽然稀疏,但至少是雨,能在秋收来临之前给庄稼积蓄最后的力量。
     百姓们仰天望着这场奇迹之雨,而城门外正在躲雨的游道子却是忍不住眯了眯眼睛。
     这雨似乎不对呀……
     果然,大晋是得天庇佑了吗?
     ――那更应该看一看了。
     只是……游道子捏了捏手里的信鉴,总觉得这样上门有点丢人。
     毕竟,谁家当了皇帝的弟子给师父信鉴,居然送的是鎏金的木牌的!
     你不说送个金牌银牌,哪怕你送个铜牌铁牌也好,结果送鎏金的木牌――这要不是上京有异,他这辈子都不会想上这个记名弟子的门!
     毕竟这个记名弟子出了名的小气吝啬,有了金银好物一准的攒着给媳妇当私房,想要那是半点门都不会有的。
     想到这里,游道子就是气呼呼,气着气着走到皇宫门口,当他终于抬头的时候,却是忍不住惊呆了。
     等等!皇宫有龙气庇佑是不错,龙能腾云驾雾也是常理,可是谁家的龙驾的是乌云呀!
     不不,谁家的龙被乌云驾呀!
     看着皇宫上方那头顶小乌云的金龙,游道子不由深深陷入了沉默中。
     也许他这趟不该来吧,是的,不然怎么年老成这样,连眼神都不好使了呢?
     不然,也许就是师门典籍是错的?
     师门典籍是没错的,那果然,就是他眼睛不好使了。
     游道子将眼睛揉了又揉,揉了又揉,最后忍不住哭了,师父,您老快活过来告诉徒弟,这皇宫龙气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呀?
     弟子实在是解不出来……
     果然,还是要将弟子揍一顿的吧,不然怎么别人家的皇帝都好好地,就他变成了这般模样?
     终于开解好了自己的游道子对着守卫递上信鉴,随即就老神在在的等了起来。
     而此时的李梧还不知道自己师父来了。
     更不知道,自己的师父将对自己做些什么。
     请允悲_(:з」∠)_……
  
  
   第8章
     皇宫里,李梧刚刚沐浴完,作为一个以身作则的皇帝,即使外面正在下雨,也要节约用水,所以他只略微冲了冲就出了浴房。
     只是正在更衣的时候,却有侍卫禀报,说有人带着他的信鉴来求见。
     他的信鉴?
     李梧有些纳闷,他送出的信鉴是有数的,赵信有一枚,但是估计用不到了,那原本是给他爹爹的,现在由他继承,其他的秦将军有一枚,那可是岳父,当然享有见君不拜的殊荣,至于其他的……李梧想了想,实在是想不出会有哪个人会过来。
     至于他的便宜师父?
     别说笑了,他师父陇中老人那个万年深山的宅,想让他出门比登天还难,就教了他两年,来了句孺子不可教就迫不及待的把他赶下了山,就算他后来当了一方霸主乃至皇帝,他师父仍然对他嫌弃的很,怎么可能会来见他。
     但是让李梧想不到的是,还真就是他师父来找他了。
     看着面前的白胡子老头,李梧眨了眨眼睛,显然有些纳闷,“师父您老人家怎么来了?”
     要知道他师父很是有些神异,所以他在登临霸业后三请四请的想让师父当国师,然而师父他老人家十分不屑,表示要参悟大道不染凡俗,拒绝进入滚滚红尘。
     可是如今?
     游道子有些讪讪然,又气恼这傻孩子还是一如既往的言语耿直,就不知道给师父一个台阶下吗?
     拒绝和弟子说这个话题的游道子直接无理取闹的说道,“怎么了?我就不能来吗?当了皇帝后就开始嫌弃师父了?”
     李梧瞠目,等等,当初明明是你说不来的呀!他请了好多次的呀!现在怎么还倒打一耙?
     但是看着师父那气得翘起来的胡子,记得老爷子今年好像都已经九十多了,李梧只能默默地忍下了这口污蔑,真诚地说道,“您老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真的。”
     看着弟子一如既往的老实,游道子心里有一丢丢欺负老实人的罪恶感,但是随即这抹罪恶感就消失了,嗯,谁叫这是自己弟子呢?就算不能研习师门术法只是个记名的,那也是弟子。
     于是游道子心安理得的说道,“我这次来是观大晋气运有异,方才赶来看看。”
     说道这里,游道子看着还傻乎乎看着自己的徒弟,心里也不好受起来。
     这个弟子说起来没什么不好的,天生练武的苗子,人也踏实勤恳,还有孝心,即使他这么多年没管过,依然每年都往山上送瓜果,成了皇帝也不例外,也是因为这弟子,自己这些年才过的舒舒服服的。
     只是……这弟子他短命啊!
     不止弟子命短,连这新生的大晋朝气运也是短的可怕,居然只有区区八年。
     八年的帝命,稀薄的龙气,还有那将破碎的日月山河,让游道子怎么面对自己这个弟子?
     怎么告诉他,他将来的命运居然这般?
     所以在为师两载倾囊相授后,游道子便封山不出,不再见自己这个徒弟,之后的国师之邀更是拒不接受。
     命运之所以称之为命运,就是它无法改变,即使你改变了这一刻,下一刻命运还是会用另一种方法来实现该发生的事。
     游道子所能做的,也仅仅是每月卜筮,预测吉凶,若真有那样一天,他将会亲自出门,带徒弟归山。
     原本的卜筮还是很正常的,每次都是小凶,且凶数在逐渐加深,只是自从几个月前起,这卜筮就渐渐变了。
     最开始是中平,随后是小吉,上个月更离谱,居然是大吉的术数,游道子更在那大吉之中察觉出了些许的不同寻常,这才决定上京看看。
     只是刚到城门口就看到了那奇迹一样的云散之状,到了皇宫更被那乌云驾龙吓了一跳,而现在……
     游道子默默地看着自家弟子的面相。
     嗯,帝王命,没毛病,子女宫一子一女……等等,多了一个子是怎么回事?
     至于最让他关心的寿命问题……游道子看着那长的离谱的寿命一脸发懵。
     老天一定在逗他!
     他弟子的面相怎么变了变了!
     没听说帝王命还可以逆天改命的呀,难道他徒弟是仙人转世?
     游道子整个人都懵逼了,而被懵逼的师父盯脸盯了半天的李梧也是心里发毛,不知所措。
     师父为什么这么看着他,他哪里不对吗?他沐浴后穿衣服了呀,再看看,嗯,衣服没穿反,所以师父这是在瞅啥?
     师徒两个对面懵逼,还是李梧先开口问道,“师父……你说大晋气运有异?”
     游道子刚有点缓过神就听到了徒弟的这句,有些不知道怎么开口,该说些什么呀!
     说你原本只能活五年了,结果现在五十年都不知道够不够你活,说大晋就要亡了,然后大晋的气运金光璀璨的仿佛再延续个几百年没问题?
     让游道子怎么开口?
     “嗯……”游道子忍不住清了清嗓子,强行转移话题,“听说你又多了个儿子?这不是气运有异吗?又多了一道气运呀!”
     →仗着徒弟什么都不懂就胡说八道的游道子对自己也是佩服,转移话题技能棒棒哒,李梧听到师父说道自己儿子也是满心自豪,自家儿子就是个小福星呀,出生以后大晋下了三场雨了,妥妥的福娃,没毛病。
     自己喜欢自家娃就以为全世界都喜欢自家娃的李梧顿时就理解了自己的师父,原来是看自己又多了个儿子前来庆祝的,师父还不好意思说,真是的。
     于是好意思说的李梧就开始对着自家师父吹嘘起来,“你说的是我家三郎吧,师父我跟你讲,我就没见过我家三郎这么乖巧懂事可爱听话的小娃娃,真的,你一看到他就喜欢的不得了,恨不得把天上星星都摘给他,长得也圆润白嫩,眼睛黑葡萄一般,手脚的灵活劲儿就别提了,现在已经可以抓住球球来回扔了,而且还会亲亲……”
     游道子:“……”
     “他还特别喜欢我,每次见到我都要爹爹抱抱,唉,我都抱烦了,孩子就是太粘人了,可是谁让是自己儿子呢,我只能宠着了……”
     游道子:“……zzz”
     “就连皇后都没有我招三郎的喜欢,三郎还特别喜欢我给他做的小木马,都说了不要总是玩一个玩具,他还不听……”
     游道子:“……凸”
     “而且三郎……”
     游道子:“停!!!”
     游道子再也忍不下去了,如果任由徒弟说下去,游道子怀疑他们可以说到天黑,不过看徒弟这么吹,游道子也有些好奇起来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